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红缨记

1080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十七)

    阿飞并不善于分析和琢磨那些背后的故事,至少从他现在所知道的信息来看,给童姥下毒之人极有可能就是卓不凡。也只有卓不凡才有这种机会和动机弄出这种毒来,并悄无声息的让天山童姥中招。至于残废了手脚的他是怎么弄出来的,这就不为阿飞所知了。早些年卓不凡与灵鹫宫素有恩怨,仔细研究过逍遥派的武功学识,懂得一些其中的法门也不为奇。

    想到这里阿飞就有些感慨唏嘘。任何人如果被打断了手脚,割掉了舌头,囚禁在暗无天日的地牢中永无出头之日,甚至成了他人练功的炉鼎,那么他内心里的怨恨就会化成无可解药的剧毒。只要有一点儿报仇的机会,哪怕让他用自己的身体炼制尸毒,他也会在所不惜的。

    或许在卓不凡的计划中,他只是想给天山童姥暗中下了尸毒,等到童姥内功有损的时候就爆发,这样就可以杀人毁尸,端的歹毒与解恨!只是卓不凡大概也想不到,自己这报仇的法子,非但干掉了天山童姥与李秋水,又把自己的逆徒大剑神给毒倒了。

    话说,如果大剑神不去背叛天山童姥,他就不会中毒。如果不中这毒,他的那点武功的隐患就不会被催发,即便是阿飞点了那三个穴道也是无济于事。如果不是走火入魔,他今天完全可以获胜,甚至是保持赢家通吃的结局。

    命运仿佛有一种无形的手在安排着一切,饶是阿飞这个无神论者,也不得不感慨天意造化、因果循环之理。

    他定定的想了一会,没有公开说出卓不凡的事情,而是看了一眼大剑神,走到他身边,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大剑神此刻已经消停了,不过他瘫坐在地上喃喃自语,还处于走火入魔的有效期。走火入魔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玩家的神智,其实是类似于某种迷幻的效果,让玩家说话不受控制,做事癫狂。只有等他死了之后这种状态才会消失。当然作为一个游戏,可不能真的把玩家玩的生死不知了,这只是一种短暂的游戏状态而已。

    听到阿飞那几句话后,原本癫狂的大剑神愣了一下,他的目光忽然变得清澈,从披头散发的缝隙中透露出来,带着些许的疑惑和迷惘。

    阿飞就这么看着他,红缨长枪握在手中,只要轻轻一刺就可以取了他的性命。不过阿飞没有动手,他等了一会,忽然高声喊道:“东方教主,请问走火入魔之后有什么坏处?玩家会挂掉吗?”

    东方不败淡淡道:“如果不能及时化解,那结果就是死亡。而且这种死亡惩罚极为严重,鉴于是走火入魔而死,基本等同于系统的特殊死亡惩罚。”

    山洞中一片哗然,所谓“特殊死亡惩罚”,就是玩家传说中的洗白了!这种惩罚会百分百废掉一门武功,顺带极高的几率废掉多门武功,较低的几率废掉所有武功。最有名的那次便是云中龙了,他的紫霞神功就在那次事件中被废掉了,从此也跌落天下第一人的宝座。

    如果大剑神受到了这个惩罚,基本预示着他的武功要大大消弱了。他一身的绝学,从小无相功到剑神剑法,从凌波微波到北冥神功,甚至还有金刚不坏神功,任何一个被废掉了都是损失极大。

    人群中的云中龙哈哈大笑,兴奋道:“洗白!卧槽,大剑神你也有今天!你终于也要被洗白了!哈哈,哈哈!”他一面笑一面拍打着地面,充满了幸灾乐祸和报仇的快感。

    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觑,神态各自不一。

    大剑神自从听了阿飞那句话之后,似乎整个人也开始变得清醒起来。或许这更像是某种回光返照的迹象,总之他坐在地上发了一会呆,很快也弄明白了自己的处境。饶是一代游戏霸主,落得个这种局面也委实不能接受。不过听到云中龙的讽刺之后,他忽地大笑一声,复又冷冷道:“云中龙,你别得意!我即便是被洗白了也有大把的绝学可以弥补回来!比你当年要好多了!”

    云中龙一愣,笑道:“原来你已经清醒了,很好,很好!”说到这里他也挣扎着站起身来,仰头叹了口气,又低头看向大剑神,道:“我真害怕你在疯癫之中就这么死了,让我看不到你懊悔和失望的表情!嗯,你这披头散发的样子,是故意挡着脸不让我看吗?”

    大剑神闻言大怒,目光开始变得阴冷。

    云中龙却是哈哈大笑,道:“今天终于也等到你被洗白的下场。很好,你我各一次,斗了这么久,这局算是扯平了!不过你不是我,你怎么就能肯定以后会像我一样重新崛起呢?”

    大剑神却是深吸一口气,冷笑道:“你也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行呢?我手里的人脉和武功,远超你的想象!”

    云中龙听了哈哈大笑,顺便也是摇头。但是那大剑神也是跟着冷笑,笑了一会两人都停了下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目光中都充满竞争和挑衅。仿佛只要生命不止,他们的斗争就不会停息。

    好一会那云中龙道:“你可以安心去死了。放心,等你挂了,我就会安排人去找你的麻烦,就如同你当年找我的麻烦一样。”

    “太好了,我都等不及了!”大剑神不冷不淡的回道。

    云中龙摇摇头,他将自己的长剑插回剑鞘,转身走到一旁,却再也不看大剑神一眼。大伙儿也都看的出来了,此时的大剑神应该是回光返照,马上就要挂掉。众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却没有人说话,似乎都在等待着大剑神最后的时刻。阿飞其实有满肚子的话想说,不过话到嘴边却什么也没有。他想不出能和大剑神聊些什么。难道仅仅是去调侃他一下,展示自己作为胜利者的姿态吗?

    忽地那白巴特道:“大剑神,你这个恶人终于要死了!死得好,你这是恶有恶报,咎由自取!”

    众人都是一愣,纷纷看向了白巴特。却见他脸上带着嘲讽之意,恨恨的看着大剑神。大剑神却是淡淡一笑,道:“你哪里看得出我是恶人了?”

    “你做了那么多的坏事,还不是恶人吗?”,白巴特大声道,“暗中装作蒙面客,挑动江湖风波。背后偷袭玩家,做事不择手段,还勾结蒙古异族,图我中原……”

    大剑神却是哈哈笑了,笑的前仰后合。那白巴特怒道:“你笑什么?”

    大剑神却不理他,良久才停下来,嘿然一声道:“这些事情我都承认!没错,这都是我做的,不过我可不认为这里面有什么善恶之分。这是个游戏的世界,我的所作所为,到头来也只是游戏方式的不同罢了!在游戏中我追求神秘,行走在黑暗之中。我崇尚这种行事作风,为了江湖争霸而不择手段。可这不都是系统鼓励我们玩家去做的吗?你看见我杀人放火,荼毒生灵了吗?你看见我丧尽天良,不做人事了吗?即便是有,也是在系统规则的允许之下做的,都是剧情需要。所以你不能善恶来指责我,你也没有这个资格!”

    那白巴特听得愣了,虽然脸上依旧义愤填膺,却找不出可以反驳的话出来。玩家们也都是若有所思,即便是阿飞也在想:是了,游戏中的事情是不能用善恶来定义的,顶多只是利益的冲突带来双方的恩怨。

    那大剑神又冷笑一声,道:“所以说年轻人,你太着迷这个游戏了,都分不清现实与游戏的区别。按照你说的,云中龙和苦命的阿飞就是善良的吗?不见得吧,我们每个人都会做一些事情,归根到底都是维护自己的利益。当这些事情损及别人的利益之时,就会被别人当做是坏事、恶事。所以这善恶之分,根本就是狗屁!实话告诉你,我在现实的世界中风光和正面的很,单单是每年的慈善捐款就够你活上一辈子了。如果你想用游戏中的善与恶来指责我,那就是太无知和悲哀了。”

    白巴特脸都涨红了,偏偏是说不出话来。大剑神的每一句话都敲打在他的心头上,让他想宣泄的愤怒之火找不到出口。山洞中众人也都是哑口无言,每个人心都在想,是否这个江湖真的没有善恶之分,只有利益之别呢?大剑神说的话,细细一想也不是没有道理。

    忽地有一个声音道:“我觉的你说错了,大剑神!”

    众人都是讶然,抬头看去,却见说话之人竟是百里冰。大剑神也是一愣,旋即一笑,道:“你有什么话要说?是想说你的阿飞是善良侠义之辈吗?”

    几个人却是轻声一笑,却见百里冰坐在地上脸色一红,缓缓摇头正色道:“谁是侠义,谁是善恶,我说不出来。不过你有句话说错了。这个江湖虽然是一个游戏,处处都有利益之别,但是有些人采用的方式,偏偏和别人大大不同。”

    那大剑神一愣,目光闪烁。

    却听得百里冰侃侃而谈道:“游戏的世界的确有自己的规则,对现实道德的约束力低了,因为杀人不再是犯法,背叛也只是一种手段。就像你所说的,游戏方式不同,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玩法。可为什么有人选择勤修苦练,做事有情有义,身正影直!有人却选择了不择手段,甘愿行走黑暗之中,不正面示人呢?大剑神,我不想说你是恶人,不过这种与生俱来的选择,其实就是源自每个人性格的不同。”

    大剑神忽地冷笑道:“你说我性格天生如此吗?”

    百里冰却摇头道:“什么都会变,性格不会变,无论在现实世界还是虚拟的江湖。大剑神,听说你第一次见到云中龙的时候就和他起了冲突,你可知这是为何?”

    大剑神冷笑一声,道:“我看他不爽而已,这需要理由吗?”

    百里冰微微一笑,道:“这只是表面上的。其实这和你与生俱来的出身和性格有关。你曾说过,你出身贫寒,通过艰苦的奋斗才出人头地,这原本是一个多么励志的人生。但我发现,这也在你的心里埋下了一个阴暗的种子。以后你但凡见到出身富贵,或者家境不错的人,你就看不惯。你其实是嫉妒,是恨,恨自己的出身,恨别人的出身,你天生就把自己摆在了别人的对立面上。所以当你看到了出身优渥的云中龙的时候,你心里就失衡了,从此之后处处与他做对,甚至故意与他争夺风衣玲。仿佛只有压倒他,才能证明你是出色的,你是对的,那些富贵的人不配和你相提并论。让我猜猜,你们俩其实一开始就没有什么恩怨,我说的可对?”

    百里冰越说越快,大剑神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大伙儿都是听的呆了,心想这个说法也太突然了吧!只有云中龙淡定的看着这一幕,脸上带着一种若有若无的笑容。

    那百里冰接着道:“如果仅仅是不爽,这还罢了。游戏中谁不是这样呢?可你内心里其实早有做事不择手段的性格。对付云中龙就不说了,你在对付峨眉派的时候,明明可以光明正大的宣布阻截,摆开了阵势来一场公平的对决。你却偏偏选择玩弄阴谋,弄出一个蒙面客暗地里做事,还埋伏了内奸杀手,兴风作浪。当你利益受损的时候,又开始对阿飞下杀手,明里一套,暗里一套,将你们原本可以成为朋友的可能性给切断了。甚至为了绝学,你可以背叛出卖你的师父卓不凡;可以偷袭你的好兄弟金环刀,竟然还在表面上惺惺作态;甚至可以在天山童姥背后捅刀子,交换你一切可以交换的利益……你做的这一切,不过是假借‘游戏风格’之名,行自己阴暗之事罢了!”

    当她说到这里的时候忽地停了下来。那大剑神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忽地一笑,道:“净是胡说八道!在一个游戏中,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代表我的性格就是如此。我在现实中……”

    “没错,你在现实中可能是一个成功人士,一个慈善家。这个虚拟的游戏只是一个放大器,放大了你内心的欲望和阴暗面罢了。不过看你在游戏中的作为,我有理由怀疑你在现实中没有动过类似的念头,没有做过类似的事情!”说到这里百里冰微微一笑,道:“当然了,这一切都是我猜的,或许猜的不对,你完全可以反驳。不过我要说一句,在一个武侠的世界,武和侠都是不分家的。你的游戏风格只是武而已,和一个侠字是万万沾不上边了。所以有人说你是恶人,也不是没有道理。”

    整个山洞都是静悄悄的,没有人说话,只有大剑神那粗重的喘息声。大伙儿都在嘴里咀嚼着“武侠”两个字,都想不到百里冰竟然能说出这样一幅大话来。良久那大剑神忽地大笑一声,竟不知从哪里生出了力气,硬生生站起来道:“胡说八道,胡说八道!我大剑神纵横江湖,何等的出人头地,你竟然说我和‘侠’沾不上边?我在社会上出人头地,处处都是人上之人,你竟然如此贬低我!嘿,真是胡说八道,胡说八……”

    说到这里他忽然口中沙哑,后面的话在也说不出来了。几秒钟后,他的身子轰然倒地。白光闪烁中,他化作了一堆灰色的灰烬散落在地。山风吹过洞口,仿佛带着一股呜咽之音,还有云中龙那云淡风轻的一声叹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