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邪气凛然

第三部 巅峰 第137章 大结局(上)

    “他……死了。”

    我走出这个浴室的时候,门外只有杨微在等着。我看着杨微,不知道怎么的,口中只说出了这三个字,然后,我感觉到自己的眼睛里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脸颊上凉凉的。

    是眼泪么?

    我……还是会为叶欢流泪么?

    杨微是了解我心里的感受的,她也明白,我心里对叶欢的复杂感情。所以,聪明的她,轻轻的抱了抱我,低声道:“好了,你上去看看。仓玉……死了。”

    叶欢的办公室在第十层赌场里。

    赌场是空的,走过一张张空荡荡的赌桌台,我依稀仿佛回到了当年的那个夜晚。

    就是在那个夜晚里,一个愣小子,就这么走入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走进了一个从前他想都不曾想过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世界!

    现在,这里空荡荡的,带着阴森的气息,可是走过中间的一圈台的时候,我却仿佛看见了那个优雅的,穿着高根绑带鞋的仓玉,在对我浅笑。

    仿佛她还在对我微笑:“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陪你?”

    我呢?当时我怎么回答的?哦……对了,我说“你误会了,我不是有钱人。”

    前尘往事,过眼云烟!

    仓玉的尸体就在叶欢的办公室里发现的,她坐在叶欢的椅子上,眼睛已经凸了出来,原本娇好的容颜,现在却泛出了惨白。

    “我们在这里找到了医药箱,她说想一个人待会儿。”杨微低声道:“可是过了会儿,我们的人推门发现她已经死了。”

    仓玉死的很平静……或者说,我猜她死的时候,一定很平静。

    她是用一根针管扎进了自己的脖子里……针管里是什么药物我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是致命的毒药。

    我甚至可以在脑海里想象出一副画面:仓玉一个人坐在叶欢的办公室里,她从容的走到桌前,坐在叶欢的椅子里,甚至还深情的抚摸过椅子的扶手,然后……她打开医药箱,拿出针管,抽出毒药,扎进自己的身体……

    我想……仓玉是了解叶欢的。她那么深爱叶欢,一定了解叶欢的为人。她虽然当时没有和我一起去见叶欢,但是她一定猜到了,叶欢见了我之后必死。

    所以……

    仓玉也死。

    看着这个女人的尸体,我忽然一秒钟都不想在这个房间待下去了!我几乎是狼狈的掉头跑出了这个房间,甚至脚下踉跄了一下,险些摔倒!

    走过外面赌场里那个台的时候,我依稀又仿佛看见了台前有个优雅美丽的女人对我微笑……

    “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陪你?”

    “我叫仓玉,这里的人都喊我玉姐……”

    “欢哥走之前说过。如果你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

    “我是一个交际花,是舞女,是情妇,是玩具,也是妓女!我就是这么一个人!!”

    “你知道么,就在这张沙发上,我至少和十几个男人上过床!”

    ……

    那张优雅美丽的脸庞,还有一张凄然扭曲的脸庞……这两张脸在我脑海里来回闪烁交错,我用力摇了摇头。

    我忽然转过身去,大步朝着那个中间的台走了过去,然后一脚狠狠的踢在了台上!

    砰!!

    我发疯了一样的抓起身边的一个高脚凳,甩手就朝着台上砸了过去!我势若疯虎一般,拳打脚踢,对着那个台一通狠砸!我气喘吁吁,忽然转身对着周围的手下吼道:“来!给我把这个台砸了!砸了!让它从我眼前消失!!我不要看到它!!!”

    杨微从后面抱住了我,低声呼唤:“陈阳……陈阳……”

    咣!

    我手里提着的高脚凳被我扔在了地上,我深呼吸了几下,然后摇摇头:“我……我有些不舒服。”

    杨微不说话,她只是静静的抱着我。

    “微微……微微……”我忽然有一种想对人倾诉地冲动:“微微……我不知道怎么了。今天我成功了……叶欢死了。我报仇了!我曾经受到的不公的待遇,曾经的背叛……曾经的一切都讨回来了!可是……可是为什么,我现在心里一点都不开心,一点都不高兴!我……”

    杨微轻轻叹了口气:“小五……其实你应该明白,这是一个,必然的结局!”

    我身子僵硬住了,随即我喘息了一会儿,冷静了下来:“朵朵……朵朵呢?你们找到朵朵了么?”

    “找到了,还有金河,都在一起。”杨微赶紧回答。

    “带我去!现在!快!”

    推门走进这个房间之前,我心里还有些担心,有些紧张。刚才在叶欢的办公室,推门进去就看见仓玉的尸体……那样的场面实在让我心里留下了一丝阴霾![天堂之吻 手 打]

    我担心我推开眼前这扇门之后,会不会也看见几具尸体?

    幸好,推开门之后,我看见的是一张床。

    一张病床。

    朵朵就坐在床前,此外还有一个人,一条手臂用绷带吊在胸口,是罗烈!

    床上躺着的,是金河!

    依然是冷漠刚毅的面容,可是脸色却蜡黄。金河醒着,睁着眼睛。静静的看着天花板。

    我走近两步的时候,终于发现了不对!

    薄薄的白色床被之下,从金河在被子下面的身体轮廓看来……他……

    金河的一条腿,已经没有了。

    “之前叶欢遭到过青洪的人暗杀,青洪死了几个好手。金河……受伤了,没了一条腿。”杨微在我耳边低声说着,然后又看了一眼罗烈……看来,罗烈也是因此而受伤的。

    原来如此,所以今晚的激战之中,金河从头至尾都没有露面,让叶欢的人也缺少了一大战力。

    “陈阳!”

    躺在床上的金河忽然开口了。他的眼神依然停留在天花板上,他没看我。

    “我在这里。”

    金河面色冷漠:“你的事情办完了么?”

    “……办完了。”

    金河躺在床上,他的喉结蠕动了几下,我看见一滴眼泪从他的眼角滑落,而他的声音依旧冷漠坚硬:“办完了,就走。”。

    我点了点头。

    在这一刻,我,还有床上的金河,我们之间似乎不用多说什么了,彼此心里似乎都已经有了一个默契。

    “派人把他带走……带到上海的慈善堂里,找医生照顾他。”我对杨微说。

    很快,有我的手下进来,把金河从床上移走了。金河也不挣扎,也不说话,就这么安静的任凭我的人把他抬起。

    只是,经过我身边的时候,躺在床上的金河低声说了一句:“朵朵,照顾好她。”

    等房间里就剩下了我,朵朵,还有罗烈的时候,气氛已经陷入了令人窒息的沉默!

    朵朵坐在那儿,不说话,只是默默地流泪。罗烈已经默默的走到了我地面前来。

    “我要带朵朵走!”

    我没理他。

    “我要带朵朵走!”罗烈的眼神里闪动着野兽的气息。

    他试图拉朵朵,但是朵朵没动。

    “放开她。”我叹了口气。

    “陈阳!我要带倪朵朵走……”

    啪!

    我回答他的是一个耳光!

    罗烈被我打倒在地上,他猛然跳了起来,大吼一声朝我扑了过来。我一脚把他踢倒,冷冷看着他,然后问了他一句话:“你配么?”

    罗烈眼睛瞪圆了,他额头青筋乱跳,死死的盯着我,吼道:“我不配?你凭什么说我不配!难道你配么!有本事你杀了我!否则我一定要带她走!”

    啪!

    依然的,回答他的是一个耳光。

    我收回了手,依然是冷冷的看着他,再次问出那三个字:“你配么?”

    罗烈被我打得嘴角流出鲜血,却死死咬着牙:“难道你配?”

    “是的,我配!但是你不配!”我的回答很冷静,看着这个小子,我冷笑道:“罗烈,我记得我问过你……值得么?看来这个问题,你根本就没想过!”

    罗烈剧烈喘息,没说话。

    “你听好了!小子!勇气是可贵的品质,但是鲁莽就是愚蠢的表现!你以为你现在很勇敢?笑话!有本事我杀了你?更是笑话!我为什么不能杀你?今晚这里死的人已经很多了!不在乎多你一个!你算什么?你的命并不比别人值钱!也不比别人贵重!如果我杀你,只要动动嘴巴,你就会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你这叫勇气么?这叫愚蠢!”我毫不掩饰的刺激这个家伙:“你很像我?不,你一点都不像!因为你除了用没脑子的方式表现你所谓的勇气之外,却没有我的忍耐!你除了会拼命,你还会什么?我告诉你,你只有一条命!也只能拼一次!拼完了,你就什么都没有!”

    罗烈躺在地上,面如死灰的看着我。

    我语气更冷漠:“你听着!你带不走朵朵!因为你不配!你知道不配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么?意思是:你保护不了她!你照顾不了她!你是什么?现在你什么都不是了,你没有钱,没有势力,除了两手三脚猫的功夫,你有什么?就算今天我放你走出这里,你出门之后,就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小混混而已!你凭什么带走朵朵?你凭什么保护她?照顾她的生活?”

    罗烈语塞。

    我看着他,冷笑:“我配!我就敢这么说!叶欢死了!已经死了!但是他的仇家还在!青洪还在!青洪的人如果知道了叶欢的女儿活着……你以为凭借你一个小混混,能保护得了她么?你这叫勇敢么?错了!你这是没头脑!是大言不惭!是不自量力!!”

    我转过身来,指着门口,冷冷道:“我现在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你从这扇门走出去,然后以后这里的事情和你没任何关系!你回去当你的小混混也好,过你的生活也好!自己想想你该怎么活下去!要不然……”我冷笑:“你如果想为叶欢报仇,可以,我给你一把枪,然后看看你能不能杀我?然后,我保证,你会死在这里!”

    罗烈的脸色剧烈变化着,他脸颊的肌肉乱跳……

    我冷笑一声,鄙意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绕过他不再理会这个人。

    我走到了朵朵的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朵朵,你父亲死了。”

    倪朵朵抬起头来看着我,她的眼神里是冷漠:“你,杀了,他?”

    “不。”我摇头:“他杀了自己。不过……你也可以认为是我杀了他,这没什么区别。”

    “你杀了他!”倪朵朵猛然站了起来,她的手里攥着一把刀,狠狠的朝着我的胸口扎了过来。

    我抬手捏住了她的手腕,然后一抖,刀掉在了地上。倪朵朵挣扎,我干脆一拳打晕了她,然后把她抱了起来,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身后,地上的罗烈忽然跳了起来,他猛然抓住了地上的那把刀,狠狠的朝着我的背后捅了过来!

    可惜,我回过身来,一脚就把他踢翻,这个家伙躺在地上,一脸的扭曲和怨毒。

    我叹了口气:“我给过你机会了。今晚死的人够多了,我本不想杀你了。但是……我说过了你,你根本不是勇敢,而是愚蠢和发疯。”

    我掏出口袋里的手枪……

    砰!

    房间里传来一声枪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