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片时代

第一六四章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求一张月票!)

    韩琛抓了倪永孝最大的弱点,夏威夷一家都在他的枪口之下。本来他可以直接出庭作证,却临时改口,因为倪永孝抓了他在泰国的老婆做威胁。其实这不是他的老婆,只是他在泰国的佣人。但韩琛却选择去见倪永孝,他要复仇,而不是出庭作证。

    一个打去夏威夷的电话当场逼迫倪永孝当场拔枪顶着他的脑袋,韩琛面对一群用枪包围的警察,“各位警官,等会他打死我,开不开枪就随便你们了。”

    倪永孝咬牙切齿用枪顶住韩琛的头,曾几何时他何等风光,却被逼迫至此等境地,“出来跑,迟早要还的。”

    “砰!”

    再次一声响彻全影院的巨大枪鸣,让人浑身一震。

    “这音效,简直太过分了。哪里是枪声,分明是炮声!”

    影评人们也保持着高昂的兴趣,“到底谁开的枪,到底谁被打死了?”画面在卧底刘建民身上转过,在卧底陈永仁身上转过,在倪永孝身上转过,在韩琛身上转过,最后才转会黄志成,他的枪口冒着烟。

    倪永孝死在了陈永仁的怀里,临死之前却发现了藏在陈永仁怀里的摩斯电码窃听器,陈永仁在那一刻完全慌了手脚,心慌手慌,他不知道该愤怒还是该高兴,一个悲哀的人物。倪永孝,镜头不多,却足够让许多人记住的大佬,真是死也不能瞑目。

    黄志成面对陈永仁的眼神,完全不能直视。

    “这对警察与卧底的搭档,又该如何发展下去?”

    影评人心中这一刻都是惊讶,陈天都花了很大的笔墨讲两个卧底成长期间的故事,构建了一个黑|道大佬。却在这个时候让他死掉了?!

    “两个问题,你有没有杀他全家?”“当然没有……我和泰国朋友吓唬他的。”

    “你早就料到我会帮你杀他?”“我说没有你相信吗,我准备好死在这里的……对不起。”

    “你知道不知道。我用了多长时间搜集了多少证据,足够让他做一辈子牢。”

    两人争锋相对。对视一眼,同时皱眉走向相反的方向。

    韩琛在车上接到了一通电话,“保罗,我想倪家的事就不用做的太绝了吧。”“之前你碰到我算你捡回了一条命,那一枪没打死你,我们就是拍档,一定要做的那么绝。”

    “……好啊。”

    “砰砰砰砰,砰砰砰!”一家七口人全杀死在夏威夷。包括小孩在内。当黄志成看到传回香港的报道时,将墙壁上倪永孝的照片取下,取而代之的是霸气彰显的韩琛。

    1997香港回归,警署深夜升起国旗,更换警徽。

    而在另一边,一片灯红酒绿间,韩琛成了香港最大的受益者。此时的曾江已经化妆恢复了头发灰白模样,邪气禀然的笑容间,一个比倪永孝更加霸气侧漏的黑|道大佬就此诞生。而电影才刚刚走过一半,所有人都忍不住要咽下一口唾沫了。

    刚刚那么厉害的倪永孝。居然只是个小波ss,陈天都这一次真是玩死人不偿命啊。

    可仔细一想,这样的安排何尝不是最合理的呢。还是那句话。只有你想不到。

    不罗嗦吗?似乎没有让人觉得罗嗦,停下来回头一想才发现脑子里已经满满的满足。

    《大西洋月刊》的专栏影评家墨索里尼-基隆感到越发的兴趣浓烈,银幕上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无法测度,完全的新鲜感和酷劲十足。

    这是角色气质、精致的台词营造出来的,那一大段台词有着快速的镜头剪辑和人物切换,场景中的每个人都有照顾到和发挥着作用,时不时有句幽默,和那些你永远猜不到下一步该往哪里发展的剧情,这大概就是不显罗嗦的原因。

    《洛杉矶时报》记者罗曼达-约瑟现在有点明白陈天都的意思了。“这是一种自信十足的讲故事方式,没有害怕地东拉西扯。小波ss死了,衬托出一个更加强大的波ss!一波推进一波。娓娓道来的一大段,突然来一段快的!就好像……就好像ml一样,虽然这个比喻有点不雅观。可原理是一样的,激烈的摩擦,待到厚积薄发终于忍不住的时候,就激烈的喷发出去,才会有彻底的爽快感。……没错,就是这种感觉。”

    也许已经有人意识到了,马上就有一场暴风骤雨要来了。

    两个已经成熟的卧底主角,陡然开始发力,戏份一场接一场的精彩。

    ……

    “标准的港产货,一万多,加上一千多的本地线,顶的上十几万的欧洲货。高音甜,中音准,低音沉,总之一句话,就是通透。来,过来听听。”

    刘建明筹备新家,去音像店挑选一套家庭音响,正好碰到去店里寻找藏着的毒|品的陈永仁。两个人就音响的效果做了一番讨论。

    可是当2850家影院的观众看到再次出现在镜头中的两人时,都不自觉发出惊叹。已经忘记这事第几次了,不得不再夸一声,“神化妆!”从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人,一直演到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自然和谐,这份化妆功底堪比特效写真技术了。

    “this-is-the-end!”第一句歌词唱出来,就让人有点毛骨悚然感。

    “为什么我觉得这首歌比之前还要更好听了。”

    惠特尼也非常意外,歌曲还是那首歌曲,只是放进了电影的环境之中,却突然有种再次幡然一新之感。电影成就乐曲,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前有《保镖》和《泰坦尼克号》,似乎现在还可以添加一首“skyfall”。

    而看过戛纳版本的刘德华、梁加辉、黄博、孙轰雷等人却更加诧异,那个版本里可不是这首歌,而是蔡琴的《被遗忘的时光》。当时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有种神曲再现的感觉,没想到现在换到美国上映。改动会这么大。

    黄志诚与陈永仁在天台接头,陈永仁向黄志诚抱怨:“明明说好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就快十年了。老大。”

    “你对我态度好点行不行?现在全香港只有我知道你的身份,我回去把你的档案全删除掉,你一辈子做古|惑仔,我也不用烦了。”

    “你想要我怎么样?天天提醒自己,我是警察,做梦的时候都说‘放下枪,我是警察!’这样啊?”陈天都大吼。

    生动的台词,精彩的演技让观众观影的畅快感油然而生。“陈天都的演技真好啊,感觉更上了一个层次。”

    ……

    刘建明在警局将一位犯人给套出了话,孙轰雷饰演的*问他:“有两下子啊,对了,你怎么知道场子是阿毛的?”

    刘建明当时就楞了一下。

    短短几段跳来跳去的剧情,不但没有混乱,反而更加彰显流畅的剧情线路。有前面铺垫,现在大家都知道了最*oss是韩琛,该卧底爆发了。

    第一次看电影的黎名也不住的点头,这样的剧情和以往的港片很大不同。尤其是天台上陈永仁的那句“三年又三年”。瞬间让他感受到了一种卧底的身不由己,以及那种明明是个好人,却被当作坏人。无处倾诉的苦闷。

    他本来可以有一个面朝大海的办公室,现在不得不又干回去,因为走了一个倪永孝又出了一个比倪永孝更狠的韩琛。

    “导演功力好不好,不是经验多不多,而是故事讲的好不好。难怪陈天都能在戛纳斩获最佳导演奖,凌而不乱的叙事,足见导演功底了!”

    随着剧情的展开,一场警匪之间的较量激烈上扬。

    双方斗智斗勇,陈永仁用摩斯电码发信息。刘建民却区域发短信。最终双方谁也没有占到便宜,警察部缺少证据。黑|帮失了货物。

    警察局,曾江扮演的黑|帮老大韩琛优雅的在桌子上用餐。周围一圈警察和罪犯。别提有多霸气。

    黄志诚走过来,“案子查清楚了,不好意思,让你损失了几百斤的货。”

    韩琛抹了抹嘴,忽然把饭菜撒了一桌子,用他特有的沙哑嗓音狠狠盯着黄志诚,怒而不发:“以为在我身边安插一个孬种就可以赶绝我啊?”

    “大家都一样。”黄志诚说,“来,握个手,欢迎下次常来啊。”观众差点笑喷。

    “你见过有人到殡仪馆去和死尸握手吗!”

    于是,各自都要开始排查内鬼。各种反侦察,内鬼斗内鬼。“我这边有个内鬼,想办法把他找出来。”“见面,你想我死啊,先把那个内鬼给我揪出来。心理医生,靠~~”

    每一步都在别人的算计中,也在算计别人的每一步。整个首映礼现场可谓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剧情深深的吸引。“以为前段已经很棒了,没想到更加精彩的还在后面。”

    漂亮的心理医生出现了,总算让紧张的剧情稍缓。陈永仁与心理医生之间矛盾频发,几次三番之后居然意外产生了**。凑巧刘建民在警局高升,因为工作认识了心理医生李芯儿,然后对她展开追求,一段看似狗血的三角恋就要出现。

    宽敞的心理医生治疗室内,每个镜头都像是在拍画报,简直美的不像话,也恰巧弥补了电影感情戏不足的空档。

    雨夜之中,还上演了一出激|情漏电的床戏,真是让人意外。陈天都偷看凯特一眼,他要求凯特用替身,自己可是亲身上阵的。凯特似是感受到他的目光,回头撇他一眼,一撇嘴“哼”扭过头去。

    陈天都顿时龇牙咧嘴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