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片时代

第一三九章:撞上了

    陈道明的戏份终于上马,因为今天戏多,剧组来了不少人,就连没戏的陈惠琳等人都被叫了过来。或许有其他安排,但大家都想看看内地这位来戏骨老前辈,到底水准如何。尤以黄秋生为最,一副好事者模样瞧热闹,“看看道爷的戏怎么样?”梁加辉劝道:“喂,别搞事,陈导很尊敬他的。他们都姓陈,搞不好还是亲戚。”“我又不说什么,就看戏,你紧张什么。”梁加辉撇嘴,黄秋生这张毒嘴他早领教过了。但是到了时间点,陈天都却依然不开戏,反而频频看表看门口。他不说开始,大家谁也不动,只是反复做着琐碎事。

    终于,门口停了一辆车子,陈天都站了起来,一脸堆笑的走过去。“李导,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你来了。”

    “霍~”来人居然是李案,大家都意外的看着他们,有点不知所措。

    “陈导的年轻,让我意外的惊奇!”

    陈天都迎了上去,“导演你在电影上的风姿,我还没入行的时候,就不止一次领教了。”

    “我们这次貌似会撞上。”李案微笑道。

    陈天都脸色故作为难,试探道:“那我挪开档期?”

    李案呵呵一笑,“不用,我只负责拍电影,其他一切事情都不管的。反倒是你,开了个公司,要考量的事情更多。”陈天都顿时狡猾的咧嘴一笑,“我是晚辈,叫我天都就行了。不介意我高攀的话,我也叫你一声李叔。”

    “最好不过了。”

    孔乙己越来越胖了,挤开人群钻过来,兴奋嚷嚷道:“李导,陈天都还有个小名大家都不知道,叫嘟嘟,他小时候比我还胖,跟猪头一样,你干脆直接叫他嘟嘟就行了。”陈天都顿时瞪眼,看也不看,一脚踹过去。剧组人全楞了,继而哈哈大笑。

    “嘟嘟”陈惠琳重复一遍,“没想到导演还有这样搞笑的外号。”

    李案为人很儒雅,说话同样儒雅,他是个表里如一的人。听到这话笑得很开心,“我是不是来晚了,让大家久等。”

    陈天都道:“还没开始,正要给你介绍一下。华哥、辉哥,这些就不多说了。曾老,因为带病参演,我每天不敢让他工作时间超过三个小时。这位是陈道明,陈老师,人民艺术家,我很尊敬的一位老师。”

    “我都认识,认识。”李案很熟练的跟两个前辈级人物握手,跟陈道明说道,“陈兄,久不到内地,没想到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

    “合作的机会?”陈道明颇为诧异,“李导那你来这里是……你们这是……打什么哑谜呢?”

    陈天都也向大家解释了原因,“我有点事要暂离,但剧组正常工作。于是就拜托了李案导演代拍几天戏,提前叫大家过来都认识一下。”大家有点意外,但并不惊奇,只有刘德华些微猜到点什么。圣诞节将至,剧组有部分外国人放假,大部分却是加班的,重要岗位更是一个都没走,自然是没有假期的。那么陈天都此时给自己放假,当然是要有重要的私事要办,他表示理解。

    介绍了一圈后,李案也很体贴道:“耽误太多时间,那就开始吧,不要让大家久等。”

    “好!”陈天都笑笑,给他介绍最后一人,“这位是麦考威,我一直以来的助手,从《第六感》到《黑客帝国》都是他当副导演,我去演戏的时候他就执掌镜头。能力不错,就是自信心太差,找不到节奏准心。你这次跟李导好好学学。艺术电影,即使放在全世界,李案导演也是首屈一指的。”…

    李案连连摆手,“太过讲了,大家互相学习。”

    面对奥斯卡最佳导演,麦考威没什么傲气的,主动让出了座位,跟李案讲解起接下来的镜头。

    “沈澄山西太原人,民营企业家当过兵。在内地搞古董买卖和运输,白手起家现金充足,一年前来香港发展,他弟弟沈亮最近才跟他,负责出面搞一些见不得光的事。韩琛这几年想在内地发展,他叫你去跟他谈合作。”

    陈道明的“巴乔胡子”太霸气,面无表情的墨镜更是平添杀气。带着一大帮人踩到韩琛的地头上,就要拿下陈永仁。一阵混乱的推怂后,进入正题。该黄博表现的时候了,整个剧组里他都是小辈,虽然是陈天都钦点进剧组的,可是他从不仗着关系骄傲的。

    “不就是打爆人家的头吗,出来混,不是你爆人就是人爆你咯。砸破头是吧,这样子行了吧?”

    “砰”一酒瓶砸在自己头上。

    这里用的酒瓶,全是道具的糖瓶。用糖制作的,非常轻易碎。但是装了水,砸在脑袋上还是非常痛的。黄博表现出的冲劲非常棒……

    “cut!”

    却意外的一声暂停终止了拍摄,陈天都不明所以看向李案。李案道:“镜头在陈兄身后架设一个,他刚才用手指鼓掌的动作,没有拍到。”陈天都看到了,这个动作显然是陈道明自发的反应。

    面无表情下,双手交叉只用手指头轻轻接触,别人是鼓掌,他却是“鼓手指”,霸气侧漏没说的。而跟他对手戏的曾江,更是不必赘言。

    眼神和台词流动,全都是戏,那叫一个精彩。

    黄博一瓶子白挨了,重新擦干酒水,还要吹干头发再来一遍。重新化妆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脑袋破了,鲜血直流,顿时惹的一阵惊呼。演员受伤,问题就来了,拍不下去了。

    “没关系,这点小伤,止止血就行了。不妨碍的,不妨碍,反正一会还有流血戏,正好省了化妆。”黄博坚持要继续拍下去,可不敢让全剧组人等他一个。

    孔乙己拎起酒瓶子颠了颠,“是有点重了,尤其是放水之后。一会还要砸导演一下呢,要是再破头就麻烦了。”道具师傅也没办法,“这是提前准备好几天的,再准备的话,也未必比这个糖瓶轻薄。或者可以倒掉水,再泼一头水,用剪辑将中间间隔剪掉。”

    “不用,那样会失真。”

    陈天都断然否定,“一瓶子买卖而已,我头很硬的。”

    十分钟后,再次开拍,一直没说话的李案,对镜头和道具稍作调整,让场景看起来更加自然一点。他的镜头以美著称,提出的改变,连陈天都也暗自点头。一切准备就绪时,李案终于开口喊了一句:“开拍!”机器开始运转,饭店内惯性的安静了下来。

    “沈亮~”

    陈道明中气十足的音调一出,气势立现。伸手倒提一个瓶子,长身而起,没有太多动作,却将一个大哥的姿态做到十足,身上那股不怒自威的霸气,让人不寒而栗。

    一步一挪,眼神鹰一样盯着沈亮,用他特有的磁性嗓音说道:“**是跑这搞事来的,还是做生意啊?”一个“做”字陡然加重音调,手中瓶子却出乎预料的砸向了一眼都没看的陈永仁。

    “滚!”

    “滚!”

    一低沉、一高亢的声音传出来时,直接震慑全场。陈天都已经满头酒水,头皮上自然的流下一道血线,继而爬出第二道血线,不多大光景,血已经像蜘蛛一样爬满半张脸。

    这可不是化妆,远处看着的牛英英差点一声惊呼打断拍摄。又出意外了,道具师傅想死的心都有了。

    而唯一不受影响的,还是在表演的这群人。在陈道明气势压迫下,也唯有曾江还是那副邪邪的微笑,自始至终没有变过。

    “这下扯平了。”陈道明抖抖手指头,几片瓷瓶片从指间漏到地上,脸上表情又恢复云淡风轻,看向曾江:“那就谈生意吧。”

    曾江叼着的雪茄离开手指:“你的军火生意做的挺大的,要是能够让我插一手,我觉得他们两个流的血,挺值得。”

    这戏彪的,让人无法自拔。梁加辉小声问黄秋生道:“人民艺术家的水准怎么样啊?”黄秋生也不得不佩服,“麻麻得。”

    李案也轻轻鼓掌,两个人还流着血呢,赶紧说道:“过了,精彩!医生,赶紧止血。”

    大家这才醒悟过来,现场又是一阵忙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