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重返大隋

522.第522章 誓不退兵

    太阳像团火,知了在树上热情的鸣叫。

    汗水浸透脊背,杨秀袒胸露背,站在树下大口的喝着刚打来的冰凉井水,犹如一个农夫小民,丝毫没有了皇帝的威严。去他娘的皇帝威仪吧,杨秀灌下一肚子的冰凉井水,整个人总算是得到了片刻的清凉。他从没有想过,这世上还有如此炎热的地方,如此炎热的季节。他多年来基本上一直呆在蜀中,蜀中那地方虽然偏远了一些,可夏天却绝没有这样的炎热,有的只是清凉舒适。何况就算再热的那段日子,他的王宫里也常备着大量的冰块,而且他的蜀王府宫殿足够豪华,荷塘假山还有园林,水榭楼阁,他还有一栋夏天时可以在屋顶上喷水的避暑偏殿,炎炎夏日之时,有竹管接到屋顶喷酒冰凉的井水,然后檐下还挂着轻纱,水流下经过薄纱。而殿周围还栽着许多大树,树下架着不少的风车,风车鼓动将风吹到打透的薄纱之上,顿时阵阵清凉的风吹入殿中,让人恍如置身于幽凉的山谷之中。

    可现在南阳城下,没有宫殿,没有冰块。让工匠做了几架风车,可吹出来的风全是滚热的。

    长孙龕站在一侧,垂头不语,喉咙里似着了火一样,可却不敢讨要一碗井水。

    杨秀厌恶的审视着他,他还没有娶长孙氏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他了。那个时候他们曾经一起玩耍,他的父亲那个时候是北周丞相,长孙龕的父亲长孙览是北魏皇族之后,站在杨坚这一边。那时两家关系密切,两家的孩子也相互往来一起玩耍,杨秀与长孙龕就玩的很好。后来杨家夺得北周宇文氏皇权,长孙览参与了诛杀北周宇文氏,因此更得皇帝的信任,不久就特意以长孙览之女许配给越王杨秀,从此杨秀与长孙家族的关系更进一步。他称帝之后,长孙一族更是恩宠无双,整个长孙氏家族封了八个国公,郡公县公侯伯子男以及授勋封官者,多达五百余人,这份恩宠比当初隋开国之初对李穆、于翼、韦孝宽三族还要宠重几分。

    “前方奏报,长孙宽已经在鲁阳关下全军覆没?”

    “是的,陛下。元衡暗中投降伪朝,阵前倒戈,与叛军前后夹击我兄长,致全军覆没。”

    “是吗?”杨秀转向薛国公长孙洪,“朕说过以元衡为主帅,长孙宽为副帅,让长孙宽主要负责监督元衡,对吧?”

    “是的,陛下。”长孙氏当代家主长孙洪回道。他是长孙览嫡长子,长孙皇后的嫡长兄,继承父亲的薛国公之位。他兄妹五人,三个弟弟一个妹妹,妹妹原是蜀王妃,如今为皇后,他继承了父亲的薛国公之位,三个弟弟也都得封国公,长孙宽是他二弟,封管国公,已经在鲁阳关下刚刚阵亡。

    “邓国公,你可还记得?”

    “陛下让兵部尚书元衡领兵攻鲁阳关,让管国公为副帅,并让他监督元衡,我们全都听见了。”长孙家老四邓国公长孙操低着头答道。

    鲁国公长孙龕嘴巴张张合合,“陛下,是元衡辜负背叛了陛下,管国公已经为国尽忠...”

    “战死尽忠?朕并不需要这种尽忠,那叫丧师误国,五万兵马,一个都没有回来,全都丢给了杨林。而且那叫尽忠吗,五万兵马几乎全都投降了杨林。若不是长孙宽中流矢而死,朕估计长孙宽也已经降了伪朝吧。朕之前反复交待长孙宽,他此行的职责是监督元衡,是朕的监军,可他呢,五万大军上下几乎尽皆叛投伪朝,可他却还什么都不知道。连自己的职责都记不住,战死了能怪谁?”

    他的怒喝,让长孙家三位国舅都不由的退缩,“长孙宽确实未能尽全职,但...他也确实为陛下战死。元衡等人皆降,长孙宽也不曾动摇过对陛下的支持。”

    “尽忠?尽忠就是把朕的五万大军尽皆送到敌手,然后自己死了就叫尽忠?”

    “...”长孙兄弟无言以对,皇帝的话让他们很受伤。

    “陛下,我们长孙家族对陛下的忠心绝不动摇。”

    “忠心不是用嘴巴说的,朕要的也不是无用的忠诚,朕需要拿下鲁阳关时,你们却让几万大军反而都投降了杨林。我需要拿下南阳城,可你们统兵攻打了这么久,十万大军却拿四千守军毫无办法。”

    长孙洪抓住这句话,“陛下,臣以为如今天气炎热,极不适合攻城,而且如今洛阳十万援兵已到,我们又新丧五万兵马。臣以为,我们不如暂且退回武关,以待天气稍凉之后再出兵来战,那时联合突厥、吐谷浑、吐蕃、高句丽诸族兵马,一起出关。”

    “撤兵?”杨秀冷笑,“退兵,这个时候退兵,你觉得还有多少军心士气,说不定朕一宣布退兵,立即就有人要反叛作乱。”

    “可如今杨林来的太快,势头迅猛,我们又拿不下南阳城,等杨林大军一到,我们将处于极为不利的态势。”长孙洪劝谏道。

    “那你就马上给我拿下南阳城,你有十万大军,还有十万民夫工匠,为什么却连只有四千人守卫的南阳城也拿不下?南阳城难道是什么天下雄城?还是说,南阳城里的守将是天下名将?”杨秀怒视着长孙洪。南阳城虽然也很高大,可决不如长安洛阳襄阳荆州这些大城,南阳城的守将更只是郭衍的儿子而已,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如果是郭衍还不至于让他如此愤怒。一个毫无名气的小子领着三千客军守着南阳城,为什么十万大军却攻不下来,就算是用人填,也早填下来了。

    “继续攻城?”长孙洪的眼睛瞪的如牛眼般大,“陛下,天啊,郭臻虽然无名,可确有几分郭衍本事。城中虽只有四千兵,可郭臻征召全城青壮,甚至连妇女都上城协守,因此完全不能只按四千人对待。尤其是这些叛军知道杨林正率军赶来,因此极其顽强。臣最担忧的是,就算我们拿下南阳城,可南阳城无坚可守,到时杨林兵马一到,襄阳的郭衍再北上,那时我们将被困于南阳。南阳城就是一个牢笼,眼下我们要做的不是砸开宾笼再把自己关进去,而是应当马上离开。”

    “不攻下南阳,朕誓不退兵。”

    “陛下,三思啊。退回关中,我们还有关陇、蜀汉、河西,若用心防守,定能割据一方。然后休养生息,养精蓄锐,待十年之后,到时再兵出关中,未偿没有机会夺取天下。想当初,宇文泰不也只是据关中一隅,而且那时关中更是破坏,兵不过三万而已,可高欢却据关东之地,地广民富兵强,但最后呢,东西魏数次大战,高欢都没能一举击败宇文泰。到最后,宇文氏立北周,高氏立北齐,经过数十年的对峙,反而最后是北周灭亡北齐,以当初三国最弱之势,后来反为天下最强。陛下,咱们现在可比当年宇文泰初入关中之时强多了,咱们有蜀地、巴汉,还有陇右河西,暂忍一时,韬光养晦,他日再卷土重来,依然不迟啊。”

    杨秀听着长孙洪的苦劝,心里根本不为所动。

    他并不蠢,长孙洪的这些话只能表面听听,也许可以跟手下的官员将士们说说,让大家涨涨士气。可杨秀自己却很清楚,如今的形势与当年宇文泰和高欢东西对峙之时绝不相同。当年宇文泰与高欢各奉北魏一位皇帝,互相争夺天下。当时的北魏刚经历了六镇起义、河北起义、山东起义,关陇起义等一系列的大叛乱,天下早就乱了。高欢虽控制关东地区,可内部一样很不稳定。而宇文泰据关中,虽一开始只有三万兵,但手下的将领们都同是武川集团出身的将领,大家上下一心,团结坚持,这才有了关中地区的稳固。才有了后来宇文代周,并反攻北齐。可现在的形势能是一样吗?

    不管他怎么宣扬,但他弑君篡位之名始终是挥之不去的。甚至他为了稳固对关中的控制,不得不把那些关中的豪门大阀几乎都剥夺了官职,踢出了朝廷。这些人就是一个隐患,随时就有可能爆发。另外,与自己正相反,杨林虽以太子之名监国摄政,可他之前就是先皇册封的皇太孙,杨勇又是先皇册封的皇太子,因此如今洛阳朝廷杨勇继位,杨林为监国太子,可以说占据了正统之名。加之杨林又很会使手段,这使得如今整个关东地区,甚至江南地区都已经纷纷归顺了洛阳朝廷,杨林手中又兵强马壮,解决了北方突厥人的隐患,还得了大批突厥骑兵相助。

    此时跟杨林拼命争夺荆襄,如果赢了,那么就能守住蜀汉地区,那样才有割据一方长期对峙的可能。如果这次出兵争夺荆襄失败,那么巴蜀汉中也根本守不住,到时被困守关中一隅,也根本就是个死字。

    杨秀绝不肯后退,他宁肯在南阳跟杨林拼个你死我活,也绝不退入关中,陷入四面楚歌,众叛亲离,窝囊悲惨的死去。

    “什么都不要说了,你若是自认不行,就滚到一边去,朕亲自指挥攻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