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拷问

    亚马逊半人马的战争领袖,奥利维亚女可汗此时心里也是十分的矛盾,以战斗民族亚马逊半人马的本性,在看到“食人金刚”这种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又浑身充满挑衅气息的人形怪物后,说什么都是要先冲上去打上一架再说的,至于之后是将他的头颅割下,插在部族的旌旗顶端装饰炫耀,还是自己被碾碎甚至被怪物吃掉反到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了,对于亚马逊半人马来说,追寻战斗带来的刺激是高于一切的生命意义,哪怕是自己几无胜算也无所谓,更何况此刻跟随在奥利维亚身边的都是部族精锐,战斗力极为强悍,以方才苍白巨人表现出来的实力来看,真的开打她们也未必会输。

    但问题是,她们这一次走出雨林,却不是为了寻找自身的荣耀,而是为了捍卫整个部族的尊严,要用亵渎者的鲜血洗刷他们的罪行。那头苍白的怪兽仅凭一己之力就歼灭了“毒蟒之牙”的一座基地,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堪比珍种魔兽。奥利维亚可汗就算心有胜算也无法排除战斗后会伤亡惨重的可*顶*点*小说 能。那么问题来了,以她们残胜后的残余战力,是否还能够完成天可汗克拉里萨莉娜?众生践踏者所交付的重要使命。

    在犹豫挣扎了一番之后,使命感终于胜过了战斗欲望,奥利维亚终于决定放弃去挑战这个神秘的苍白巨人,但不知该说是命运三女神的指引,又或是那三个无聊女人的又一次恶作剧。就在奥利维亚转身打算安静的离开时,她的鼻尖耸动,竟是突然闻到了一抹曾经那么熟悉的气味。那是属于她们永远的宿敌,黑手食人魔的味道,难道......那个苍白色的巨人竟会和已经被彻底灭族的黑手食人魔有什么关系吗?

    心中极度震撼之下,奥利维亚再次去仔细观察变身后的戈隆,因为注意力从他那彪悍完美(亚马逊半人马的审美)的战斗姿态上转移开来,奥利维亚终于注意到了苍白巨人脸上戴着的那张巫毒面具。

    虽然在海石湾雨林中巫毒面具就像长刀弓箭一样属于标准配备,可以说随处可见。但其实每个亚人类人种族的巫毒面具都有属于自己的风格与设计,虽然这些特征过于细微而且十分混杂难辨,但是在雨林霸主兼最强猎手。同时也是最著名的巫毒装备制作者的亚马逊半人马眼中,仅凭一张面具就足以得到关于其主人的许多信息了,更何况,“食人金刚”脸上这张面具更带有她们亚马逊部族专属的隐秘特征。如果能够近距离仔细观察的话。奥利维亚女可汗甚至能够辨认出这张面具究竟是出自于部族中哪位战士之手。

    正是因为亚马逊半人马的面具以及黑手食人魔特有的气息,终于让奥利维亚女可汗决心抛开一切,决定先将这头怪物捕获再说。

    “快说!那头白色的怪物去哪儿了?”

    受到质问的戈隆与布兰妮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而这些脾气暴躁的半人马战士显然也没有看他们装傻卖萌的耐性,在奥利维亚的授意之下,四名战士冲上前去,用手中的长枪投矛将戈隆与小妖精架了起来。紧接着二人就感到身体的骨节传来一阵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剧痛,他们甚至毫不怀疑下一刻自己身体的某些部位就会永远的离开自己......这就是亚马逊半人马的拷问方式。简单粗暴,而且从不考虑是否要留下活口的问题。对此深有了解的戈隆哪敢让这些疯女人继续下去,稍一犹豫就算不痛死恐怕也会留下终身残疾,哪怕是生命力自愈力超强的食人魔也没有断肢再生的能力,更何况那个娇生惯养的小妖精了。

    “住~~~住手!我说!”戈隆的话音落下时,那股剧痛终于褪去,但是关节神经还是在发出阵阵哀嚎,戈隆马上向布兰妮看去,却意外地看到了一张仿佛是高潮余韵般的舒爽表情,甚至还有点意犹未尽的样子,但是戈隆没有时间弄清楚这小妖精究竟是怎么回事,因为女可汗奥利维亚的短剑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敢废话,就宰了你,等等......我,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戈隆心中一动,马上接口说道:“我以前被黑手食人魔捕获过。”

    奥利维亚瞬间恍然,戈隆的相貌极为出众,即使是只对肌肉感兴趣的亚马逊半人马也难以忘记,一下子便想了起来,这孩子正是那个黑手部族覆灭后的唯一幸存者,但是由于当时的戈隆实在是弱小的让人提不起丝毫“性趣”,连杀都懒得去杀,这才少有的让他成为目击亚马逊半人马后还能继续活着的超级幸运儿。

    不过这些事情其实并不重要......

    “那个白色的巨人呢?它躲到哪儿去了!说!”

    “他是我召唤出来的,现在召唤时间已经过去了,他消失了!”戈隆这是在豪赌,赌的是这些半人马出于某种理由正迫切希望找到变身“食人金刚”后的自己,而且要活着的。戈隆的赌注则是自己的生命。他考虑过随口胡扯巨人通过传送魔法已经离开等理由,但是先不说这样的魔法波动无法瞒过亚马逊半人马中的随行萨满或者巫毒祭祀,就是看这些疯女人杀气腾腾的架势,如果知道他已经没有用了,那么她们必然会毫不犹豫地解决掉自己。

    “你召唤出来的?”奥利维亚满是怀疑的目光在戈隆身上扫过,她的双目精光闪烁,显然是在动用某种斗气战技,戈隆只感到浑身上下如同被凉水浇头洗刷一般,即使以他食人魔的强悍体质也忍不住狂打冷战,可见奥利维亚的斗气探查方式是多么的蛮横霸道。

    “奇怪,记得上次见你时,你就只是个废物,现在竟然成了一位一阶萨满祭司,可就算如此,你也不可能召唤出那么强大的召唤物,还有,那怪物脸上的面具为什么是我们亚马逊半人马的,说不清楚的话,我现在就直接宰了你。”

    戈隆心中杀意涌现,但却不能表露出一丝半毫,亚马逊半人马的野蛮嗜杀全大陆闻名,跟这些女人任何含糊其词刻意拖延时间的行为都是在找死。

    “这是我通过一张在黑手食人魔营地里捡到的巫毒面具召唤出来的!我的老师对它进行了魔化改造,通过特殊的仪式,黑手食人魔的鲜血与指甲,再加上大量的艾哲红石!我就可以成功召唤出一位‘食人金刚’为我战斗。”说着,戈隆手掌一翻,已经取出了那张变身面具,老实说,他真的不想将这张最重要的底牌拿出,但在这一时片刻间,他又实在是想不出其他可以解释“食人金刚”脸上那张面具的理由。

    果不其然,戈隆手中的面具被女可汗一把抢过,拿在手中仔细的查看。片刻后便听到奥利维亚自言自语道:“确实是那个怪物脸上戴着的那张没错......这张面具是雅尔塔?雷霆践踏制作的,只是有些奇怪啊,这明明是她两年前的制作手法,有很多细节都不大完美,可是这张面具似乎制作完成后只经历了一两个月的时间,看上去新的有些古怪,还有,这材质似乎也有点问题......”

    戈隆怎么也想不到仅凭一张面具就会泄露出这么多的情报,甚至连雅尔塔都被牵扯进来了。好在他的经历诡异至极,这张面具恐怕也被那位远古的祖先改造过了,奥利维亚就算再目光如炬,恐怕也读不出他所有的秘密,戈隆唯一担心的就是这位半人马战争领袖会将自己的面具扣押起来,好在亚马逊半人马并不以小心谨慎闻名,女可汗一把将面具扔回给戈隆,随口说道:“你还能再次召唤吗?能的话就马上召唤!”

    “现在不行,艾哲红石和食人魔的血液指甲都已经消耗完了,必须重新补充后才行。”戈隆随口胡扯道,艾哲红石什么的当然只是借口,只要他的体力恢复,主动权就能回到他的手中。

    “既然这样......你!跟我们走,至于另一个,没用了,马上处理掉,我们还要追杀那些胆敢亵渎亚马逊半人马尊严的混蛋,没有时间在这里浪费!”

    眼看站在布兰妮背后的半人马女战士举起了手中的刺枪,就要向小妖精的背心处落下,戈隆来不及细想,大声喊道:“这个孩子,她知道你们要找的人在哪里!”

    “等一下!”奥利维亚手一抬,制止住那名女战士,目光直接向小妖精扫去:“她说的是真的吗?回答我,你只有一次机会。”

    **********************************************

    闹鬼金矿......

    战斗已经进入了尾声,经过一整天的厮杀,参战的各方都已经是精疲力竭了,囚禁着老街女人与黑手食人魔的几间临时牢房已经数次易手,老奸巨猾的梅西团长与大奴隶商人卡梅隆都没有执着的坚守那里,他们知道只有最后的胜利者才能拥有一切的道理。

    其实很早前他们就已经觉察出了不对,照这样打下去,很有可能最后实力保留最完整的势力反而成了老街的那群女人,到那时谁奴役谁就很难说了,卡梅隆甚至想要趁着自己掌握临时牢房时杀光所有的女人,可是大老板卡桑德拉与戈隆早已看穿了一切,凭借早就布好的暗线将他的意图直接曝光,瞬间令奴隶商人成为所有人的众矢之的,差一点就将他的人马斩尽杀绝。(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