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恶意

    亡灵天灾

    传说在上古神战期间,十二位魔法皇帝之一的“死国真主”——戴尔蒙德大帝,他是唯一一位没有在众神与刀塔大陆诸多种族的围攻下陨落的魔法皇帝。由他亲手制成的灭神魔导具“死国黑棺”成功的保护了他的一点残躯以及少许灵魂碎片,令戴尔蒙德大帝可以将自己转化成超出生死法则的异类存在——“巫妖王”。

    虽然魔法皇帝统治世界的时代早已经过去了,但是这位“死国真主”对于刀塔大陆的诅咒却是延续了下来,“不死生物”正是由于他歪曲世界底层规则并诅咒一切生者而产生的暗黑魔物,天灾军团,就是戴尔蒙德大帝创造出的复仇工具。

    某种意义上讲,天灾军团比之地狱魔族入侵,地下城与蛮荒部落的异人族反攻还更加可怕,虽然除了死灵骑士血尸龙等少数精英个体之外,不死生物如骷髅兵僵尸行尸丧尸等不死生物大多不堪一击,稍微训练过的民兵就能够对付,但是天灾军团最可怕的地方却是它可能在任何一个大量人类聚集的地方爆发,就好像一场瘟疫一样,最初可能仅仅只是一两起无人重视的袭击伤亡事件,等人们真正注意到的时候,可能就连身边的亲人都已经被“死亡”所感染,变成毫无狼只懂得袭击所有活着生物的不死邪物。亡灵天灾重点不是“亡灵”,而在于“天灾”。因为亡灵天灾就好像那些可怕的自然灾害一样,防不胜防,而且一旦爆发。就拥有可能导致整个大陆沦为死亡国度的可能。所以从几千年前开始,无论是人类,地下城,荒原部落只要是存在智慧生物的地方,就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一旦发现与亡灵天灾有关的人或物,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将其毁灭。如果村子里面发现有僵尸出没,那就屠村,如果森林里面发现有不死生物。那就将整片森林烧为灰烬

    想到故事中那些与亡灵天灾有关的情节片段,戈隆忍不住轻颤了一下,与亡灵天灾有关的任何事情都是不需要争辩和解释的,仅凭蕾娜?凯瑟琳将军小腹上这个与死国黑棺上篆刻的死亡符咒一模一样的伤疤图案。一旦暴露。不仅所有与蕾娜有密切关系的亲人和朋友都会被杀光,就连整个调查兵团,甚至是像他这样走进过军营的外来人,不就连整个落潮港,都有可能被圣光之理教会的埋葬机关彻底清洗然后付之一炬的。在帝国历史上,并不是没有出现过利用天灾符文设下陷阱,陷害他人的案例,但是帝国对待这种事情一向是严查到底。绝不姑息,遭陷害者固然是第一时间就会被清理掉。但是事后查出幕后黑手,也会遭到同样甚至更加残酷百倍的对待,就连灵魂都会被皇家死灵法师抽取出来,然后诅咒折磨,所以人人避之唯恐不及,几乎没人敢去打亡灵天灾的主意。在戈隆所听过的故事之中,就有一个有关帝国皇室继承人争位的故事涉及到了亡灵天灾,而在这个故事当中,帝国皇室几乎毁于一旦。

    仅仅是一瞬间,戈隆的脑海中就闪过无数种可能,但他却想象不出有什么方案能够完美的解决眼前这个危机,就在这时,脸上满是温柔笑容的女将军大人俯身几乎将面孔正对着戈隆的脸庞说道:“你在想什么呢?”

    戈隆顿时一惊,连忙挤出一丝笑容,尴尬的说道:“没,只是第一次见到将军大人,心里有些有些紧张”…

    “哦~~~?是这样吗?”。蕾娜脸上满是坏坏的笑意,然后故意用手指在戈隆的脸颊上轻轻掐了一下,甜甜的笑道:“近距离一看,你还真是可爱的不像话呢,为什么你偏偏会是一个男孩子呢,真是太可惜了。”

    “”戈隆面色古怪,却是不敢再搭话了,他现在只想尽可能的离这个女人越远越好,然后好好想想,若是将军大人的这个秘密一旦泄露出去的话,他该如何保护自己需要保护的人,甚至一个无比诱人却极度危险的想法也无法抑制的在戈隆脑海中酝酿

    他,是否能够利用这个机会

    “你们都退下吧,我想跟这个孩子好好聊一会。”

    在场的所有宪兵团女战士,还有室内的卫兵在收到命令后瞬间就都走得一干二净,没有任何迟疑犹豫,显然这种命令将军大人已经不是第一次下达了。女将军看着面前有些不知所措的美少年,满脸笑容的说道:“别怕,我只是想和你稍微聊一会,还有,我可不认为能够在一夜之间摆平老街所有女人的男人,在看到我后会这么紧张啊,你说是不是呢?尊敬的‘后街之王’?”

    戈隆这一回是真真正正的愣住了,他成为“后街之王”这件事除了老街的女人之外,应该没有几个外人知道,更何况这种说大不大的事情应该还不至于会引起调查兵团这种庞然大物的注意力才对。可蕾娜将军明明刚刚才认出自己,怎么可能一下子就道出这个秘密?

    “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仿佛是看穿了戈隆心中的想法,蕾娜?凯瑟琳继续微笑道:“老街的‘大老板’卡桑德拉我凑巧对这个女人很感兴趣,她白手起家的经历,她的能力,她的手段,她的头脑,都是在这个糟糕却又有趣的地方最能够吸引我的东西,所以我就稍稍调查了一下她,也顺便知道了那个‘男人中的男人’在一夜之间征服整个老街所有女人的趣闻,在我看到你之后。我才突然发现,你身上的特征和我所取得的情报竟然完全一致,真没有想到。你为了保护老街那些女人,不,库拉汗那个变态狂能看中的,应该是些男孩子吧,你竟然会为了庇护他们,就敢将自己送到我的调查兵团来。以我对那位大老板的了解来看,这应该不会是她的主意。这也就排除了你是被人利用的可能,那么剩下的你自己主动来到这里,不会是怀着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吧?不少字”

    看着女人那甜美的笑容。戈隆只感觉自己背脊发凉,在她的双眼中,戈隆仿佛看到了一个恐怖的深渊。

    “好啦,咱们先不聊这些了。对了。我有个东西,想给你看一下呢,你跟我来吧。”

    戈隆根本就没有办法拒绝,他的实力和对方相差实在是太过悬殊,尤其是在知道这位女将军真正的秘密之后,他知道自己无论是转身逃跑还是豁出去动手反抗都只有死路一条,于是戈隆只能硬着头皮,跟在蕾娜?凯瑟琳的身后。向另一个房间走去。

    这里应该是将军大人的私人书房,只见她毫不避忌地将书架上其中一本书抽了出来。哗啦啦一阵机关响动,书架自行向两边滑开,竟是露出了一道可移动式的空间传送门。即使是身为食人魔的戈隆也知道,像这种半稳固的空间传送门绝对价值不菲,甚至连一般的大贵族都无法拥有,更别说像是调查兵团总指挥这样在帝国军部中也不能算什么重要人物的蕾娜?凯瑟琳这一级别了,那么,果然是因为她的另一重身份了吗?

    戈隆本能的就想要转身逃跑,但却突然发现他的身体就像被毒蛇盯死的青蛙一样,根本就动弹不得,无可奈何地,戈隆就只有跟随着这个危险的女人,迈步进入了传送之门。

    不知道这个传送门究竟连接着哪里,戈隆感觉自己像是突然间回到了黑手部族那熟悉的洞穴中一样,黑暗阴冷潮湿

    隐约间,还能嗅到些许的血腥味道。这里和食人魔洞穴最大的区别,也就是这个地穴一般的地方,完全是由人工建造的,墙壁与地板都是厚重的石砖铺就。

    到了这个时候,再担心忧虑也已经是多余的了,戈隆反而彻底放下了心事,随口向在前方引路的蕾娜将军询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感觉像是一个地牢?”

    戈隆并没有得到回答,蕾娜将军在进入这间密室之后,就仿佛变了个人似的一言不发,也不理会身后的人。虽然戈隆只能看到她的背影,但还是能够猜到,这位女将军恐怕已经没有兴趣再伪装出那一副虚假的笑容了。

    在穿过了漆黑的走廊之后,终于,前方出现了一点昏黄的亮光,戈隆知道,他们已经到了。

    跟随着蕾娜,戈隆迈步进入这间石室,也许是因为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了吧,戈隆并没有为眼前看到的东西而感到惊讶。

    那也许是一个中年男性吧戈隆并不能够马上确认,即使他是一位经验非常丰富的食人魔厨师,也很难快速判断出面前这一堆蠕动的肉块之前应该是什么东西。

    如果曾经强行教导过戈隆的那位刑讯大师在这里的话,恐怕会像看到最顶级的艺术品一样扑上去细细查看吧,毕竟一个“五”肢都被切掉,眼皮嘴唇耳朵鼻子都被割去,内脏大脑全部裸露在外面,骨骼被一块块小心的拆下来之后再胡乱地插回到内脏之中,却还能继续活着的人,这绝不是一般的折磨方式可以做到的,戈隆的厨艺虽然也能够做到这种程度,但他的技艺却是为了烹饪,而不是为了让人忍受最大程度的痛苦和折磨。

    在面前这堆肉块之上,戈隆仿佛看到了地狱血海一般浓的化不开的仇恨,以及对这个世界,对所有人,甚至是对自己的最深刻的诅咒

    “这个人,是百龄鸟孤儿院的院长,而我,就是在这间孤儿院内长大的”

    戈隆闻声后望,就看到不知何时竟是已经脱去军装,一丝不挂同时面无表情的蕾娜将军站在他的身后,正如戈隆之前看到的那样,这个女人身上数之不尽纵横交错的伤疤,就好像她那深渊一般的永不见底的恶意一样,令一切生灵为之战栗,恐惧

    “你果然已经知道了我的秘密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是能够看穿我布好的伪装结界,直接看到我这个丑陋不堪的身体的人,你还是第一个。”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