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魔窟遇“险”

    作为一间专门用来“藏娇”的“金屋”,库拉汗男爵专用的宅邸从外面看来虽然朴实简洁,颇有军中风格,但是内部摆设装饰就完全不同了,奢侈的魔法调温系统令屋内四季如春,温暖舒适,厚厚的异族手工编织地毯甚至铺到了洗手间的地板上,屋内处处摆满了鲜花,墙壁上挂满了名家油画,一股馥郁芬芳的香气随微风飘散,这里以其说是一位高级军官的住宅,还不如说是某位贵族大小姐的闺房。?。。只是不知道这种风格是男爵大人自己喜欢,还是纯粹为了居住在这里的另一群人......他的“私人亲卫队”了。

    好不容易甩掉了一群带把的“莺莺燕燕”,戈隆终于能够在给他专门安排好的小房间内安静休息一会了,他仰躺在宽敞舒适的大床上,像是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怎么样了,消息带到童话马戏团了吗?”

    黑暗精灵少女的身影在虚空中缓缓浮现,她用复杂的目光注视着这位夺走自己“第一次”的男人,语气淡淡的说道:“大老板已经安排可靠的人手去办理这件事情了,按照你的吩咐,是以任务委托的形式。” 作为一名“影子”,黑湖本不应该是这么多话的。在大老板卡桑德拉的身边,她就只会忠实的执行交代下来的每一个任务,从不发表自己内心的想法。但是戈隆却是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而这件事。对于一名黑暗精灵来说却十分的重要。

    黑湖至今也不明白,在那个疯狂的夜晚,早已经退居幕后的大老板卡桑德拉不仅亲自爬上了戈隆的床,更是命令自己也向那个古怪的大男孩献上了自己的贞洁。要知道,黑暗精灵与高等精灵,暗夜精灵,血精灵最大的分别并不是来自肤色与信仰。而是在于他们各自对于“**”都有着截然不同的理解。 至于黑暗精灵,他们却将“性//爱”视为一种非常神圣的仪式,是一种和吃饭睡觉,甚至是和呼吸一样重要,需要经常去“做”,时时去“做”的事情。以频率次数而言,刀塔大陆上的智慧种族无人能出其右。虽然黑暗精灵并没有忠贞这种观念,任何看得顺眼的人都能够成为“仪式”的对象,有时混乱聚会的规模甚至连人类都要甘拜下风,但是对于生命中的第一个对象,他们同样会像夫妻配偶一样重视对方,不离不弃,甚至比其他种族的夫妻伴侣更加恩爱和忠诚,这种对于其他种族来说是完全矛盾,无法理解的事情,对于黑暗精灵来说却像是天生的一样自然,这也是黑暗精灵被其他所有精灵,甚至是同样被归属于“堕落精灵”的血精灵所排斥的原因,如果不是拥有卓绝的天赋与战斗**,加上所有精灵中最强大的生育繁殖能力,黑暗精灵这一种群早就在两面夹击中灰飞烟灭了,更不可能成为现今人类的主要对手,地下城势力无日同盟的领导者了。

    关于黑暗精灵少女黑湖是如何离开地底国度,成为老街大老板,卡桑德拉的贴身亲信,这件事暂且不提,先说黑湖的异常,大老板之前为了控制黑暗精灵少女的本性,严令禁止黑湖参与任何老街的生意,但是现在黑暗精灵已经从戈隆的身上体验到了这种血脉卉张的疯狂快感,而且还是最高等级的体验享受,被压抑的血脉本性终于逐渐开始觉醒,一股奇怪的火焰无时无刻不在焚烧着精灵少女的灵魂,令她总是有一种口干舌燥的感觉,如果不是后天训练出来的强大自制力,恐怕此时黑暗精灵少女已经扑倒在戈隆的身上,开始进行那种愉快舒爽的仪式了。

    对于黑湖的问题与少女逐渐炽热的眼神,戈隆都没有做出直接回应,他只是轻闭着双眼,仿佛已经睡着了一样,过了好一会,戈隆才回答道:“其实,我并没有什么把握,我不知道童话马戏团会不会来这里救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够安全地离开这里,我甚至不知道我的决定究竟是对是错,我只是做了当时我所能想到的,唯一能够令我们大家脱离困局的决定,至于之后的计划......我当然不会有了,我甚至都不知道真正的军营究竟是什么样子,又怎么可能事先做好详细的计划,所以现在我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希望我的运气不会太坏。”

    戈隆的回答令精灵少女颇感无力,但其实她也知道,当时除了戈隆这个疯狂的计划之外,再没有任何方法可以阻止大老板为保护“家人”而与调查兵团正面开战的决心,在知道了这个答案之后,她也确实说不出什么,就在这时,黑湖突然神情一凛,她的目光望着房门,身影逐渐淡化透明,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完完全全地消失了,而这时,戈隆的房门被人推开,之前曾与戈隆同乘马车的少年艾希和菲兹走了进来,他们的手上各自端着一个银盘,艾希的手上是一份精美喷香的食物,而菲兹的手上却是一套衣服。

    “歌莉娅,你一定饿了吧,我们拿来了一点食物,还有更换的衣物。”

    美少年们一进屋就脱掉了军装,换上薄如蝉翼的魅惑裙装,加上早就穿在军裤下的性感丝袜,男爵的品味顿时暴露无遗。而此时令戈隆更加头痛的是,菲兹拿在手上的那套衣服,分明和他穿在身上的那套有穿和没穿没啥区别的透明装相同。虽然身为一名食人魔,戈隆对于衣物并没有什么挑剔,无论是男装女装,礼服铠甲,只要能够遮羞就行,食人魔虽然粗野愚笨,但是他们怎么说勉强也算是“智慧生物”,所以绝不会喜欢像野兽一样将自己的重要器官暴露在外面,所以这套耻度爆表的透明装刚好就突破了戈隆的底线,让他穿上几乎和杀了他差不多,就在戈隆考虑自己该如何拒绝,要不要现在就动手的时候,窗户外突然传来一阵骚动,戈隆借着这个机会伸手直接将那套轻纱接过,扔在柜子里,然后几步跑到窗户前,向外望去,结果他只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就变得无比古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