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血裔之谜

    对于童话马戏团的真正实力,就连戈隆也说不清楚,随着他对于马戏团了解的加深,就越是感觉到它的深不可测,每次以为自己已经对他有所了解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不过是掀开了重重帷幕微不足道的一个小角而已。

    对于这次的突发事件,戈隆认为最完美的解决方法,莫过于是将调查兵团的注意力从老街那里转移到童话马戏团身上,这样无论最终结果如何,都能够给戈隆和他的两位盟友争取到最需要的准备和发展的时间。老街深厚地财力基础与忠诚可靠地人力资源,加上地精商人的商业人脉与北地熊合作的秘密军/工厂,还有戈隆那些逐渐成长的食人魔族人,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戈隆就能够打造出一支实力可观的部队。唯一的前提就是要有充足的时间,所以戈隆才会主动代替珍和罗比亚路这两个小伪娘,前往库拉汗男爵大人的兵营魔窟。

    戈隆并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少价值,童话马戏团会否因为他而去招惹调查兵团,但是如果以老街深厚的财力直接发布任务的话,以童话连龙穴和黑手食人魔村寨都是说打就打的行事作风来看,调查军团虽然强大,但应该还不至于让这群疯子畏惧金钱的诱惑,会做出相应行动的可能性还是十分大的。 上一次相见,初出茅庐的戈隆穿着打扮还是那名土不拉几的童话学徒,再加上心事重重导致的气色不佳。库拉汗男爵虽然一眼就看中了这位蓝发少年,但是还没有产生对他势在必得的想法。虽然时隔不久,但是经过后街大老板卡桑德拉的精心包装,现在的穿着打扮完全符合一位贵族审美观的戈隆,再加上看到了一线曙光之后精神气色上的变化,逐渐充满自信的气质,可以说现在的戈隆就像成功蜕变的丑小鸭一样。短短一两天时间,竟是从内到外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这种变化是好是坏暂且不说,但是不得不承认。对于某些特殊人群,戈隆此时的诱惑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的是全名。”库拉汗注视着戈隆的双眼,痴痴地问道:“我相信你一定有一个十分美丽的名字” 这个名字来自于戈隆的父亲,多米尼科?克里斯蒂亚?塔布里斯?冯?休文子爵,戈隆隐隐感觉到自己父亲身上似乎也隐藏了不小的秘密,再加上他现在人已经失踪,戈隆又无法分心去寻找他,于是灵机一动,准备借用这个假名。看能不能从这位贵族老爷身上弄到一些有关这个姓氏的情报。

    果不其然,当听到戈隆伪造的这个贵族味道十分浓郁的长名之后。库拉汗男爵竟是瞬间愣住了,他仔细注视着戈隆的面庞,良久后,突然问道:“你究竟是谁?你和侩子手休文家族的阿曼达伯爵是什么关系?”

    阿曼达伯爵正是当今帝都黑山的风云人物,引领时尚界的达人,杜隆塔尔大帝的头号宠臣,无数绯闻秘闻的源头,戈隆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姓氏竟会让库拉汗联想到这位大人物。戈隆猛然间想起父亲口中那些颠三倒四的故事,一些记忆的碎片在脑海中浮现,逐渐将一张拼图完善,但是在关键的几个位置却是缺少了至关重要的几片。

    库拉汗男爵再次催问戈隆,他心中一动,脸上不动声色地回答道:“不,我什么都不知道,从我懂事起就已经是个孤儿了,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除了这个又长又绕口的名字之外,他们再没给我留下任何东西。”

    男爵大人再次沉默了,他几乎可以肯定戈隆和休文家族有着血脉上的关系,甚至有可能还是三代以内的直系血亲,从面前这个漂亮男孩的脸上,他找到了几分自己那位可望而不可及的梦中情人的影子。

    贵族圈里向来很乱,伴随着各种阴谋陷阱,恩怨仇杀,以及废贵族的没落,新贵族的诞生,确实有不少身上流淌着高贵血液的贵族血裔会因种种原因流落到民间,而这些血裔子嗣有可能就像投入大海的石头一样,逐渐淹没在茫茫人海之中,再也找不到半点曾经存在过的痕迹,但是也有这些血裔后代重返贵族圈的先例,甚至在帝国的历史上,就有一位赫赫有名,创造出不世武勋的隆美尔大帝,他的少年时代传闻就是在贫民窟中度过的。

    此时库拉汗男爵的内心正在左右挣扎,一方面他有种强烈的冲动,想要将这位名为歌莉娅的美少年就此雪藏封禁起来,培养他,训练他,调/教他,将他变成专属于自己的帝都之花。但是另一方面,他又惧怕“休文”这个姓氏所代表的麻烦,虽然休文家族原本只是贵族中最阴暗最卑微的侩子手家族,是连正规场合都不能够出现的末等贵族,但是阿曼达的横空出世彻底颠覆了整个传统,原本以暴躁嗜杀闻名大陆的杜隆塔尔大帝对这位帝都第一美人几乎是有求必应,恩宠之隆匪夷所思,短短数年时间就赐予他连休文家族族长都没有的世袭伯爵爵位,并将美丽富饶的断背山领地封赐给他。

    这些倒不算什么,重要的是,因嘲讽侮辱或者企图染指阿曼达伯爵而被灭族屠杀的人数以万计,在最疯狂的时期甚至连“阿曼达?休文”这个美丽的名字都能令孩童止哭,猛士战栗。出身于侩子手家族的阿曼达几乎成为死神的象征,几大侩子手家族砍下的贵族首级比过去百年加起来还多。

    想想那位大帝的恐怖和善妒,库拉汗男爵的额头忍不住开始流淌起冷汗,他的双眼死死的盯着戈隆,伸进身边两位侍卫领口内的手掌也不经意间开始收紧,两位美少年顿时紧紧皱眉,疼的冷汗直冒,但是他们却丝毫不敢反抗。这一幕看在戈隆眼中,也令他心中浮想联翩,自己的姓氏竟是拥有令一位男爵大人都心神不宁无法自控的力量,看来隐藏在父亲身上的秘密甚至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深谙,戈隆不知道这会对他的计划和未来的命运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但是现在没有势力,力量单薄的他,也就只能够随波逐流了

    ******

    军用马车足足行驶了半个小时,才终于来到了调查兵团在落潮港的驻地,这是一些临时搭建起来的简易房屋,但是由于魔法技术的大量投用,这批房屋还算是宽敞舒适,尤其是贵族军官的住宅,已经和普通的别墅差不多了。在将戈隆和两名贴身侍卫留下之后,神色匆匆的库拉汗男爵甚至连话都没和戈隆说几句,就那样心事重重的离开了。

    “你好,歌莉娅,我叫艾希,他叫菲兹,以后我们就要互相关照,相依为命了啊。”美少年之一友好的看着戈隆打着招呼,但是他身边的黑发少年菲兹就不是那么友好了,他一边皱着眉轻揉着自己可能已经被库拉汗男爵掐的青紫的胸部,一边说道:“那可不一定,艾希,你难道没看见男爵大人的一反常态吗?要是平常的话,他恐怕在马车里就已经忍不住将这小子推倒了呢,可是在他报出自己的名字之后,男爵大人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吓住了一样,连动都不敢动他,还连累我们遭罪。”…

    “这么说来,好像真是这样哎,啊,你这么一说,我的胸口也好痛啊,我们快进去上点药吧,要是不小心留下了伤痕”

    说到伤痕,两个人都像是被那种最坏的可能吓到了一样,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马上拽起戈隆就向屋内走去。

    看到他们惊恐的样子,戈隆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如果留下了疤痕会怎么样啊?”

    “嘘~~~!小声一点,歌莉娅,你身上不会已经有伤疤了吧,男爵大人最讨厌不完美的东西了,上一次艾美不小心在腿上留下了一道红色的伤疤,被男爵大人发现后,竟是把他的整条腿切了下来,然后一直看着艾美失血过多而死,那一天真是吓死我们了,如果你身上已经有伤疤的话,小心一定不能叫男爵大人发现,听说落潮港能买到很稀有的美容魔药,不仅能令皮肤变得更加细嫩白滑,而且还可以令一些不是太深的疤痕消失呢,我想办法去帮你弄回来一点”

    “不不不,真是多谢了,不过,不过我应该应该还不需要吧”戈隆一脸尴尬的笑着,要说伤疤,他身上虽不算多,可也不少,最近的就是那天童话教官留下的几道鞭痕,不过戈隆本来也没打算脱光了衣服让那位男爵大人肆意把玩,身上有没有疤痕完全无关紧要,不过这些身上散发出奶油和红茶气息的美少年们看似衣着光鲜,身在军中威风凛凛,但其实过的日子甚至还不如老街的那些妓/女,至少在大老板的庇护之下,已经没人再敢随意伤害那些可怜的女人了。

    在艾希和菲兹的带领下,戈隆走进了库拉汗男爵大人的宅邸,而在同一时间,在童话马戏团的议事厅内,一张任务委托书摆放在众人围坐的圆桌之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