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学徒与打工仔

    “我什么时候说要来这里工作了?”

    被老鼠女小米拽着的戈隆用迷惘却蕴含怒意的语调质问道,当然这只是装装样子。

    “我就是那么一说,糊弄我们副团长而已。谁想到她竟然真的把你给留下来了,不过算了,又没有真的给你弄上奴隶烙印,把你变成奴隶……”

    小米有点尴尬地笑着,继续说道:“反正你已经无家可归了,这几天你就在这里帮忙好了,等我们离开后你就自由了,放心,会付给你足够多的薪水的,保证比你那个抠门的酒老板要大方的多,当然前提是你干活干得好的话。”

    “我都要做些什么工作?”戈隆默默地点了点头,算是认命地接受了这份工作。

    “你刚刚不是都听到了吗,其实也没什么活,就是打扫一下兽栏,清理粪便,做做饭,等演出结束后帮忙拆卸帐篷,搬运行李什么的,活很杂,有些脏,工作量也不小,不过你应该应付的来。不过……”

    说到这里,小米的脸色突然沉了下来,她表情严肃的说道:“不过,在我们马戏团,有一些你绝对不能够触碰的规矩,还有一些你绝对不能进入的区域,如果您违反了这些,别怪我没有事先提醒你,反正......反正你一定会非常后悔的……”

    “嗯……我……我知道了……”戈隆的头,低地更加深了。

    两个人一边说一边走着,小米突然间掀开前方一块门帘,就仿佛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一样,刺眼的光芒,海浪般呼啸的欢呼声顿时扑面而来,戈隆面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了,这是自小生长在雨林村落中的小乡巴佬从没有见过,甚至连想都想象不出来的震撼一幕,成百上千人围坐在梯形台上,年轻人,成年人,孩子,老人,战士,商人,水手......所有人都在声嘶力竭的欢笑和叫喊。

    高达二十余米的梯形台中央围绕着一片三百平方米的圆形舞台,打扮夸张的小丑主持人站在舞台中央,滑稽的动作和搞怪的语调轻易煽动在场每一个观众的兴奋神经。

    “这就是......马戏表演吗?”戈隆口中喃喃道。

    “嘿嘿......这里可是贵宾席位,你就在这里看好了,别乱跑,我也要去准备准备了,第三个节目就是我的高空杂技,一会儿记得要为我鼓掌加油啊。”

    鼠人少女说完后不再去管戈隆,转身冲入了距离他们不远处的一间更衣室,很快就从里面传来几句欢笑和戏谑。从掀开的门帘一角,戈隆被神秘能力提升的视觉令他看到了好几位正在迅速换装做准备的男男女女,其中有好几人正是戈隆曾经匆匆一瞥过的村庄袭击者。但是看他们此时的样子,戈隆怎样也无法将这些纯粹的表演艺术家和那些制造出尸山血海的残虐掠夺者们联系在一起。

    戈隆所在的位置是演出后台的一角,这里虽然不是最佳的观赏地点,却能够同时将演出台上和台下的情景尽收眼底,看到那些在台前神色从容,做出精彩表演的职业杀手,战争机器,在台后却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行色匆匆,神情专注,仿佛每一秒钟对他们来说都是珍贵无比。观众的掌声和欢笑甚至比黑手食人魔价值连城的宝藏更有吸引力一般。

    虽然当初仅仅只是在远距离看了几眼,但是戈隆可以肯定的是,这群劫掠者在屠戮食人魔村庄时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认真专注,仿佛一个危险等级堪比龙穴的食人魔部落,在他们眼中还不如这些付出二十五银币来欣赏马戏表演的普通观众重要。

    即使是戈隆也不得不承认,节目非常精彩。

    魔术师黑杰克手中的塔罗牌和豆子不仅能够杀人,用来表演一些掩人耳目的骗人把戏同样是精彩无比,他在舞台中央凭空变出一朵直径五米多的玫瑰再让它钻入土中消失的开场表演直接将气氛带入**。

    身材高大肌肉宛如海岩礁石一般的潮汐巨人,他手中能够和莫加尔大王正面硬撼的巨型船锚,在舞台上却成了能逗孩子们开怀大笑的大型玩具。

    面容娇美的双生子浑身软若无骨的纠缠在一起,就像两条人形的美杜莎上演淫靡时刻,带戈隆来到这里的鼠女小米表演的高空杂技,凭借一根悬挂在二十米高的纤细钢丝和身后那条细细长长的老鼠尾巴在高空中翻转飞腾,宛如丛林中翩翩起舞的妖精,场面惊心动魄,精彩刺激。

    戈隆也直到现在才弄清之前大胡子乔和那些酒醉的大汉是被什么东西打得横飞出去的……想必能够轻易承受鼠人少女全身重量和腾跃冲力的尾巴,用来当鞭子使用也会相当强力。怪不得使用鞭子的血红帽副团长会对她的尾巴感兴趣。

    至于最后作为压轴大戏上场的苏菲亚的驯兽表演,则直接将这个夜晚带进了最疯狂的浪潮......燃烧的皮鞭,鲜红布帽,性感的短裙,高腰的马靴,还有成群凶猛的野兽......从此时的驯兽师女团长的脸上找不到丝毫的傲慢、疯狂和慵懒,只有澎湃的激情绽放与最灿烂艳美的笑容,这个如同火焰一般的女人也有着火焰一般炽烈的表演,当她挥舞着燃烧着火焰的魔法长鞭时,无论体型多么庞大的凶猛野兽在她的喝令下都乖巧的像一只只小猫小狗,做出连人都很难做到的滑稽表演。女王的身体也在做着夸张性感充满奇妙韵律的动作,穿梭在野兽的獠牙利爪之间,将“美女与野兽”一词精彩演绎的淋漓尽致……

    戈隆心情复杂地看着这场表演,此时此刻,他心中对于童话马戏团的最后一点侥幸心理,也随着舞台上的表演进行而逝去。戈隆此刻才深深地知晓,他的对手是多么的可怕。那一夜的仓促一瞥和眼前近距离的观察,这才让戈隆对“童话”有了一个更加深入的了解,相比之下,这一场场表演竟是比那场惊心动魄的残酷战斗更加震撼戈隆的身心。

    杀人并不难,对于食人魔来说更是家常便饭,真正意义上的“家常便饭”,但是当一群杀人专家却对“杀人”根本不放在心上,反而对如何取悦大众投入全部激情的话,那就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味道了。这就像你以为自己已经对敌人有了足够深入的了解,却突然发现你所知道的只不过是对方根本就没有打算掩饰的皮毛时那种彻彻底底的无力感。

    ********************************************************************************************************************

    戈隆用尽全力克制自己趁着这些人都在表演舞台上的机会前去搜寻母亲拉法娜和哈库莉莉下落的冲动,因为他知道,越是看似美好的机会,就越是隐藏着危险的陷阱,而现在的他,已经承受不起又一次的错误与失败了。

    他不是一点机会也没有,戈隆已经隐约猜到,最近这段时间童话马戏团没少受到其他黑暗组织的探查骚扰甚至是正面袭击,虽然巨妖现世的消息似乎还没有泄漏出去,但是光是成功洗劫了黑手食人魔的库藏这一项,就足以引发无数贪婪且疯狂的目光死命注视了。

    黑手食人魔拥有强大的实力和隐蔽的藏身位置,在强敌环绕生存环境无比残酷的半岛雨林中屹立数百年不倒,实力之强已经无需证明。

    所以它的宝藏大家也只能想想**一下而已,无人愿意染指。

    但是一个在城市间巡回演出的马戏团显然就不具备什么令人畏缩并且拒绝巨大诱惑的能力了,尤其是在他们的真实实力根本就不为外人所知的情况下。

    “就算是巨龙也有可能被老鼠偷走金币”,这是刀塔大陆上流传已久的一句谚语,而套用在童话马戏团身上刚刚合适。事实上,这几天几乎每晚都会有十数个,甚至是几十个职业盗贼,暗影杀手光顾童话马戏团的驻地,虽然马戏团的核心人物各个都是令人难以想象的超一流强者,但是总免不了普通杂役和奴仆的伤亡,这个盗贼绑走一个,那个刺客杀死两个,久而久之,童话马戏团开始陷入人手严重不足的状态。

    马戏团毕竟不是小小的冒险团队,干什么都需要人,日常的工作原本都压在数量庞大的杂役和奴仆身上,而现在落潮港只要是有耳朵的人就不会接受童话马戏团的雇佣,那些靠打临时散工生活的下级平民虽然喜欢金币,可也不愿意卷进这个死亡漩涡,毕竟每晚三分之一的奴仆伤亡率足以吓退任何喜欢冒险的人,无论马戏团开出多吓人的佣金都不愿意过来找死,于是购买奴隶就成了童话马戏团度过难关的唯一途径,可是这几天偏偏又是奴隶交易的淡季,前一段日子肆虐翡翠洋近千年之久,已成天灾的幽灵船“彩虹鸟”号出现在附近海域,严重影响了海上贸易,陆路交通又受到雨林劫掠者的频繁骚扰,所以现在奴隶市场上严重的供不应求,想买到勤快能干的奴隶根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于是,戈隆就有了这个还算不错的机会……他必须牢牢抓住这次机会。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