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食人魔与首战

    半人马姑娘强忍着心中对戈隆的焦虑和担忧,随同族人们一起离开,当她迈开四蹄与戈隆擦身而过的时候,一个小小的皮袋落在了戈隆的脚边......

    半人马劫掠者来去如风,顷刻间就走的一个不剩,诺大的空地上,最后就只剩下孤零零的小食人魔,不,应该是这个“人类”的小男孩。

    戈隆站在原地沉默了许久,突然间他仰天大叫起来,他叫了很久很久,仿佛要将胸中的闷气,压抑在心中的雾霾彻底冲散一般,直到他的嗓子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为止,戈隆终于趴倒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

    “妈妈......哈库莉莉......还有……父亲......果然这里找不到她们几个的尸体......”

    戈隆又再次检查了一遍所有人的尸体,同时也是和这些族人们的最后告别,很多食人魔战士已经面目全非,认不出身份了,但至少可以肯定这里没有巨妖拉法娜和哈库莉莉,其实戈隆也隐约知道,她们现在应该没有生命危险,毕竟巨妖的价值……根本无法估量。

    食人魔没有处理族人尸体的习惯,在他们看来,自己活着,就拿其他家伙当食物,自己死了,那就给别的生物当食物,秃鹫豺狼野狗食腐虫什么都无所谓,这是再自然不过也是再公平不过的事情了。平时若是有族人死亡,只需要随便丢到哪里就成。当然,这一习俗也是食人魔备受其他智慧种族抨击的野蛮行径之一。

    戈隆知道巨妖拉法娜在人类眼中的价值,哈库莉莉更是绝无仅有的双头异种食人魔,她们没有被杀死而被俘虏的可能性极高,找不到她们的尸体非常正常,可奇怪的是他也没有找到他的父亲,那位名为多米尼科·克里斯蒂亚·塔布里斯·冯·休文的人类子爵的尸体。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躲在洞穴中,被火烧的什么也没有剩下的缘故……毕竟在任何袭击者的眼中,食人魔巢穴中的一个人类奴隶都不会有什么价值,更何况还是一个精神有问题,一无是处的人类奴隶。在昨晚那种情况下,休文子爵的生还几率几乎为零。

    戈隆不知道在他被困在洞窟中昏迷不醒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和弟弟妹妹又被带到哪儿去了。这些都是他需要尽快搞清楚的问题。

    最后看了一眼自己出生并成长的地方,这片美丽的海滨村寨,然后戈隆转过身,再没有任何留念。现在的他,除了雅尔塔偷偷留给他的皮袋之外一无所有。那群袭击者像最贪婪的豺狗一样,将黑手部族洗劫一空,除了食人魔战士身上那些寒酸的装备与食人魔的特殊食材之外,他们几乎带走了一切。

    半人马雅尔塔留给戈隆的皮包里面是几块肉干和风干水果,一副像是用蛇皮制作的简易护腕,一张做工粗犷的巫毒面具,还有几件零零碎碎的杂物。很显然这是半人马少女随身携带的行囊,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但是食物总是有用的,护腕的做工比较粗糙,皮料新鲜,很多细节都没有来得及处理,显然还只是一件半成品装备,不过戈隆有些怀疑它正是使用美女蛇的下半身蛇皮制作而成的,那独有的青莹色鳞片毕竟十分罕见。至于那块木雕巫毒面具,则是丛林中许多古老部族战士经常使用的战争装备,狰狞和狂野就是它的风格,无论是地精还是巨魔都喜欢使用这种面具,不过除了能吓吓胆小鬼之外就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了。

    光靠这几件东西想要离开森林寻找失落的族人显然还不大足够,戈隆缓步向悬崖边走去,并在一处经过细心掩饰的地方挖出了一个野人皮制作的小包裹,这里面装着他很久以前收藏的一些小东西......

    几乎每个男孩都有属于自己的“梦想”和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秘密宝藏”。戈隆当然也不例外,而他偷偷藏起来的却不是食人魔仓库中那些价值连城的金银宝石,又或是什么史诗装备,高阶魔法卷轴。藏在野人皮袋子里面的东西,仅仅只是一套和他的身材比较相符的衣物,属于人类风格的衣物,还有几枚通用金币,几本书籍而已。

    偷偷地潜入人类社会,在外面广阔深邃的世界游历探险,寻找最精彩的故事,成为真正的故事主角……这一直以来就是戈隆压在心底最深处的疯狂幻想,却也是一个几乎没可能真正施行的计划……黑手部族离不开戈隆,戈隆同样也离不开自己的家,自己的亲人,更何况即使是生长在丛林中的戈隆,也知道一个没有力量的食人魔在外面的世界会有什么下场。就连角斗场和奴隶矿场都不会有他生存的空间,毕竟大陆上没有哪个种族比食人魔族更加臭名昭著了。

    戈隆原本以为自己可能一辈子也用不上这几件他为了混入人类社会而准备的东西,没想到却会在这种情况下派上用场,这真是莫大的讽刺,而且之前一直困扰戈隆的最大难题,他食人魔特有的蓝色皮肤与额头上的圆锥形短角,也被老巫医的人化药剂给解决了……

    寻找到一处水潭,戈隆仔细地清洗着身体上的污迹,他此时的相貌清晰地倒映在水中,戈隆几乎有些认不出来,水中那个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乍看上去几乎像个人类少女一样的家伙会是自己,会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黑手食人魔。

    被魔药变化成人类之后,戈隆原本瓦蓝色的皮肤已经变成了人族最常见的嫩白,原本就不怎么壮硕的身材似乎又纤细了不少,看上去就像个十五六岁的人族少年。就连原本光秃秃的食人魔脑袋,也在一夜之间长出了寸许长的海蓝色短发,头顶上的那枚圆锥形短角也像是完全缩进了脑袋,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

    那一夜过后,现在的戈隆似乎变得阴沉了许多,除了之前那最后一次情感爆发之后他就再没有过于激烈的感情波动,苍白的面孔上只有一片孤寂的木然。

    戈隆准备好的衣服,原本属于一位人类富商之子,样式虽然简单,但是做工精致,面料舒适,而且十分结实耐用,清洗之后一直被戈隆细心保存,尽管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用上这些东西的一天。

    动动手,戈隆开始穿戴起来,他还是第一次穿着人类的服装,好在这还难不倒他,脱掉简陋的草裙,对着镜面一般的水潭稍微折腾了一会,曾经的食人魔之子,此刻已经变成了一位海石港湾随处可见的富家小公子。

    但是戈隆完全没有时间去检视全新的自己,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头成年座头狼已经出现在他的正前方,与他只相隔只有不到五米多宽的一个小水潭。

    海石港湾的热带雨林从来都不是一片安全的地方,就算抛开森林中栖息的食人魔,半人马,豺狼人,巨魔,野地精等无数危险的掠食性智慧种族之外,还有每时每刻都饥肠辘辘的野兽,甚或魔兽穿梭其中,即使是那些看似安全的植物,其中也不乏巨型食人花,捕兽草,鬼毒木等致命之物隐藏在密林草丛之中。已经沦落至孤身一人的戈隆,首先要面对的危险并不是灭族的仇敌,而是他出生并生长的这片雨林。

    戈隆虽然是以强壮的体魄威震刀塔大陆的食人魔族一员,但是天生瘦弱的他却是不折不扣的非战斗人员,戈隆连同族中年纪只有他一半大的食人魔小崽子都打不过。所以戈隆平时不会离开村寨太远,更不会贸然前往陌生的未探索地带,就算要去危险的区域,也总会有哈库莉莉,乔巴或是其他食人魔战士陪行。但是现在,戈隆身边既没有强大的血亲,也没有可靠的战士,他甚至手中都没有一把像样的武器。

    如果是曾经的戈隆,也许已经紧张得浑身颤抖,绞尽脑汁寻求逃命的方法了,但是当他已经失去了一切,甚至连生命都不再属于自己之后,戈隆反而什么都不怕了……

    面对小牛一般大小的成年座头狼,戈隆没有转身逃跑,没有寻找能够攀爬的树干,面对自己无法战胜的对手,戈隆仅仅只是伏低了身体,握紧了拳头……

    他要战斗。

    座头狼也很疑惑,面前明明只是一个看似弱不禁风的人类幼崽,无论是眼睛看到的形象,还是鼻子闻到的气味都这么告诉它,但不知道为什么,座头狼总感觉自己面对的是这片雨林中自己绝对不能招惹的存在之一,在食物链中站在自己更上级的存在,一头食人魔。

    *******************************************************************************************************

    ps:求点推荐票,排行榜已经跌到惨不忍睹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