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君王

    法拉密安亲王是杜隆塔尔的二儿子,帝国皇位第三顺序继承人,一直都是皇储张伯伦亲王的有力竞争对手之一。法拉密安亲王直属的白虎骑士团虽然名气不怎么大,但只有极少数拥有高级情报网络的帝国上层人士才知道,法拉密安亲王在这支私人武装力量上投入了多大的心血,可以说他将自己近半的私产都砸了进去。不仅如此,法拉密安亲王还破格提升了不少平民军官,不问出身,只要有真材实料,就能在亲王阁下直属的白虎骑士团中占据一席之地,导致白虎骑士团的真实战斗力已经直追龙骑士团。结果法拉密安孤注一掷所发动的军事政变,竟是被之前一直默默无闻的迪奥亲王轻描淡写的破坏掉,现在更是被围困在孤城西堡,可说是落入穷途末路。

    “这可就有趣了......”杜隆塔尔脸上的表情自始至终都没有变化,哪怕是听到自己的亲生儿子发起政变,试图推翻自己时也没有流露出哪怕一丝半点的惊慌或者愤怒,唯有在听到是迪奥亲王第一时间平息了这场政变时,他才露出一点感兴趣的表情。

    “迪奥那孩子一直把自己的光辉隐藏在他人的微光之下,我一直好奇他什么时候会脱去那层可笑且可爱的伪装,看来,这孩子终于还是按耐不住了啊。”杜隆塔尔轻饮一口药茶,继续说道:“不过法拉密安那孩子也算是十分精明谨慎的了,他的行动计划连金雀鸟家族的密探事先都没有得到警示情报,可之前并没有怎么经营过情报系统的迪奥却能够事先就做好充足的准备,开来,他是找到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合作者啊,让我想想看,现在的帝都黑山,能够拥有这种情报网络运作能力的组织是......呵呵呵......还真是又一个有趣的巧合呢,我亲爱的拉法娜,还有休文爱卿,看来,是你们的儿子戈隆在背后帮助我家的小迪奥呢,只是,很可能你们儿子自己也不知道这件事情,毕竟他现在远在巴别塔之中,而‘黑城’的实质运作者可是那个老街出身的卑贱妓女啊。”

    国务卿休文侯爵低垂着头,背心却是出了一层厚厚的冷汗,虽然他早就已经知道这位帝国至尊绝非传闻中那样只是一位荒淫无道的恐帝暴君,但是当杜隆塔尔轻描淡写就将他从金雀鸟的情报系统中得到的最终调查结果全部说出时,还是不由得升起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与崇敬。

    这一次政变法拉密安亲王确实成功地瞒住了金雀鸟家族一时,但这并不代表刚刚成立不久的黑城情报体系就强过了已经存在数千年,诞生时间甚至还超过帝国存在时间的金雀鸟家族的情报监察网络,仅仅只是因为法拉密安亲王一直以帝国的秘密情报网络作为主要假想敌,而没有太过在意刚打入帝国不久的黑城。

    金雀鸟家族可以说是帝国七大公国中唯一一个没有因为荒淫腐败的贵族阶级而从根底里开始腐烂的家族,法拉密安亲王能够隐瞒过金雀鸟的耳目一时,却没可能瞒过一世。在政变发起仅仅只是过了半天时间,与之有关的情报便被金雀鸟家族里的数十位资深情报分析师从浩如烟海般地海量情报中整理出来,然而当休文拿着这份结果来到大帝的面前,还没等他开口汇报,就被杜隆塔尔轻描淡写的说出与他手中的汇报资料几乎分毫不差的东西,休文怎么会不感到恐惧,然后在恐惧之后,则是一股深深地敬畏,与崇拜。

    巨妖拉法娜的眼角微扫,将这一幕全都看在眼中,这一眼不其然竟是与同样目光偷扫的休文撞在一起。不过双方都没有逃避,拉法娜冷冷一笑,率先说道:“怎么不继续装疯卖傻下去了啊?‘亲爱的’,现在的你,重新得回了属于自己的身份,地位,还有自由,不过看着曾经为自己生孩子的女人就要投入别人的怀抱,我对你现在的心情可是十分好奇呢?”

    “住口,你这头卑贱恶心的食人魔。”休文的神情瞬间变得暴躁且狂怒,他几乎是指着拉法娜的鼻子大声呵斥道:“你对我的羞辱,我,我这一生都......”

    “注意你的言辞,休文卿。”杜隆塔尔将茶杯放在茶几上,冷声说道,他的话语瞬息间浇灭了休文侯爵的怒火,让他及时想起,眼前这个他恨之入骨的雌性食人魔,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成为这个国家的国母,地位仅在一人之下的帝国皇后。就算他已经知道这不过只是一种形式,血统高贵的帝国大君怎么可能会迎娶一头流淌着污浊之血的雌性食人魔为妻,更不用说要立她为后。这头肮脏卑贱的雌性食人魔最终的下场只会有一个,那就是沦为祭坛上摆设的牲祭。但是即便如此,他当着国王的面对未来的国母进行羞辱,这也是大不敬的事情。想到这一点,修文连忙跪倒在地,慌乱的请求大帝原谅。拉法娜冷笑两声,干脆转过身去,假寐起来。

    杜隆塔尔并没有追责休文的不敬之罪,在拉法娜转过身之后,他便站起身体,与休文一起走出房间。

    在路上,休文边走边请示道:“法拉密安亲王的事情该怎么处理?”

    “他已经没用了,全部交给迪奥那孩子处理就好,那是他的战利品,他是想杀掉,或者捕获后尝试夺取对方的一切都可以。这个帝国的继承者中不需要弱者或是失败者。”

    “遵命,陛下。”

    “对了,阿曼达......他现在怎么样了。”当提起这位帝国第一美人的时候,杜隆塔尔的神情也不免有些变化,至于休文就更是神情复杂。阿曼达是休文年轻时最为嫉妒的兄长,但同时也是他心中暗恋的对象。而现在,出于种种原因,他竟要亲手斩下阿曼达那颗绝美的头颅。休文此时也不知道自己心中究竟是怎样一种感情,是悲痛?是怜悯?还是兴奋?

    “兄长大人从两天前就已经开始绝食了。”

    “......是这样吗?”杜隆塔尔突然站住脚步,回转身对着休文严肃地说道:“这两天应该有不少人想要对阿曼达下手吧,转告那些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蠢货,就说阿曼达他是属于我的,活着的时候是,就算死了,也一样还是。”

    休文的肠胃一阵剧烈收缩,但是脸上却不敢有丝毫异样表情,最近这些日子通过他打阿曼达主意的人确实不少,而他们提出的条件也让休文极难拒绝,事实上,现在阿曼达的牢房中就有十几人逗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