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鲜血祭坛

    第五神力原本一直是七大神力中用处最小的一种。其威能可以将大量的水液转化成纯净的水元素巨量储存在使用者体内,对敌时一口气喷出,如同洪水海啸一般淹没一切,严格来说威力一点也不差,但是相较于刀塔大陆上的水系魔法,这第五神力的使用方式就只能用“呆板”和“浪费”二词来形容,戈隆的第五神力觉醒程度仅仅只比第六、第七神力稍稍好上那么一点,与能够和食人魔血脉沟通融合,相辅相成的第一、第二、第三神力相差甚远,也比不上吞吐火焰的第四神力来的实用,戈隆在体内一次性能够容纳的水元素有限,甚至还不及戈隆所看到的那孩童巨人施展时威力的千分之一。

    然而戈隆在时空漩涡中的五年也不是白过的,尤其是从他的妻子,巨妖战士盖亚身上戈隆学到了很多东西,其中以对自身潜能的开发与利用为最。盖亚所拥有的绝对力量并不如何强大,但她却能够轻而易举的战胜比她位阶更高的对手。戈隆无法领悟盖亚那浑然天成的巅峰武道,却可以从自身已经掌握的力量下手,结合食人魔源自远古巨人的强悍血脉天赋,加上来自异世界的七大神力,美女蛇体内的那粒“珍珠”,以及逐渐变异的萨满神术,研创出全新的,只属于他戈隆独一无二的战法战技。

    这五年中戈隆并没有真正突破五阶战王的诸神封印桎梏,仍处于四阶督军位阶,但此时的他却有自信,即使不动用食人金刚变身,甚至不用拿出自己的底牌,他就可以轻松战胜,甚至是碾压一般的战王级强者。

    无声无息的解决掉两名守卫之后,戈隆再次发动第六神力隐去身形,潜入洞窟之中。刚一进入,一股浓郁至极的魔力波动便扑面而来,戈隆眉头一皱,隐隐中有股不安的感觉,他快走几步,绕过最后的弯道,眼前的世界豁然开朗,但下一瞬间,一股怒意顿时出现在戈隆脸上。

    这洞穴规模适中,大约就是小镇广场级别,场地中央布置了一座复杂至极的魔法阵图,但这并不是常见的完全由魔力回路构成的平面魔法阵图,阵图关键位置上摆放了许多件类似于齿轮弹簧沙漏样的物品,这些物品戈隆看着觉得有些熟悉,仔细一想似乎就是从那钟表怪物身上拆下来的零部件,而笼罩在魔法阵图上的魔力波动也与永恒龙族的龙女蓝牙身上的感觉有些相似,不出意外的话,这座魔法阵应该是与时间魔法有所关联。

    令戈隆燃起怒意的原因并不是这座魔法阵,而是在这座魔法阵旁边,还有一座临时搭建起的简陋祭坛......一座鲜血祭坛。被大卸八块剥皮剔骨的红爪龙人成为鲜血祭坛的组成部分,他的头盖骨被摆放在祭坛的正中央,上百名年轻男女被某种奇异的力量悬吊在半空之中,他们的四肢均被截断,全身的血液化作血流浇灌在祭坛之上,然后顺着底部的凹槽汇聚到红爪龙人的头盖骨上,最后被其所吸收。而令戈隆感到生气的原因,正是因为阿修也是这些男女中的一员,而且是被摆放在核心的位置上。这倒霉的天才法师此时已经是奄奄一息,他低垂着头,双眼目光涣散,嘴角反射性的抽搐着,样子好不凄惨。

    撇开戈隆对于阿修逆天辅助能力的重视和需求不谈,单是戈隆已经将阿修视为自己朋友这一点,他就绝对无法饶恕眼前看到的一切。阿修是已经得到戈隆承认的朋友,对待朋友,思维模式简单直接的食人魔可以说是十分忠诚的。外界普遍认为食人魔六亲不认,凶残成性,那也只是因为想成为食人魔的朋友并不容易而已。也就是从这一刻起,就已经决定了神邸之眼未来所有人的命运。

    在这个洞穴之中的神邸之眼成员人数超过了三百名,每人身上都散发出强大的气息,显然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神祗之眼身经百战的主力成员。戈隆一眼就看到了之前那个兽人战狂,那肌肉巨人一般的身形无论站在哪里都必定是最抢眼的一个。兽人战狂此时和另一人一起站在一名身穿漆黑长袍的老者身后,这老者面容枯槁,简直就和批了一张人皮的骷髅头无二,然而就是这位看似干尸一般的老者,身上散发出来的黑色死气却盖过了其他所有神祗之眼战士的总和。

    这老者站在阿修身下,看不到他嘴唇的蠕动,然而一个冰寒刺骨的声音却在整座洞窟内响起:“你还不打算告诉我们,那枚奇利亚诺之匙的所在吗?”

    阿修嘴角抽搐了一下,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然而看向老者的双目中却浸染着无尽的诅咒与愤恨。他咳出一口黑色的污血,吃力的说道:“那东西......我当然知道......在......哪里......但少爷我......我就是不说......你......你又能......你还能把......把少爷我......怎么样......大不了杀了我......过不了多久......自然会有人......有人把我复活......”

    巴别塔之中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死亡,死者的灵魂都会被塔顶的什么东西吸收并暂时保存起来,只要能够获得相应的复活道具,“起死回生”在这里可不是什么天方夜谭。阿修知道自己的价值,他相信自己的老爹和黑水议会是不会让自己这样的天才随随便便损失掉的。这也是他能够熬住惨无人道的折磨,坚持到现在的原因。当然,如果他知道黑水议会的长老们都已经死在天启骑士手上,现在恐怕就不会这么乐观了。

    老者干枯死僵的面容看不出有任何感情波动,他的手指微动,一团灰白的雾气从他指尖窜出,在半空中凝结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骷髅头。这小骷髅头呼啸着冲向阿修的残躯,对着他断臂疮口的血肉狠狠地咬噬下去,年轻的法师顿时发出一连串的凄厉哀嚎。

    干枯老者旁边一位年轻的法师上前两步,一脸阴狠地微笑道:“愚蠢的小鬼,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在我们神祗之眼三大教长之一的‘冥王’格鲁格斯大人面前,你的灵魂连前往‘极乐净土’的机会都不会有,格鲁格斯大人会让你处于生与死的夹缝之间,你既不会死去,但也不算活着,你将承受这无边无尽的痛苦,永远也得不到解脱,现在,你就好好体验一下这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觉吧!”

    阿修脸色死灰,他嘴角抽搐,似乎挣扎着想要说出些什么,可能就是有关戈隆的情报,傻瓜也能猜到那什么奇利亚诺之匙八成是落在那个孩子手上。但这二世祖却也有属于自己的傲气,他犹豫挣扎了一番,突然向着那年轻人脸上吐出一口血沫。那年轻法师原本以为阿修已经动摇,准备招供,正将耳朵靠了过去,结果一口血沫正好喷在他的嘴角,这年轻法师顿时气得七窍生烟,挥手便散发出大量魔力,在手掌上凝聚出一个金红色如小太阳一般的火球,准备丢在阿修脸上。干枯老者格鲁格斯这时一口气吹出,就好像吹熄蜡烛一般将年轻法师手上的高阶火系魔法吹散,这一口寒气也同时让年轻法师冷静了下来,他脸色骤变,写满了恐惧,连忙躬身退到教长大人身后,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干枯老者那死木树枝一般的手指又接连搓了几下,顿时又有七个拳头大小的小骷髅扑向阿修,噬咬他的血肉。做完这一切,老人也不和惨嚎声惊天动地的阿修说话,走向旁边的时间魔法阵旁边,凝视着阵图回路,良久后突然冷哼一声,那阴寒刺骨的声音再次在洞窟中回荡:“魔力的注入工作准备已经差不多了,动手,激活魔法阵图。”

    听他这么说,旁边的兽人战狂顿时面露惊容,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大着胆子说道:“可是,可是碧昂斯教长大人还被困在时空漩涡之中,若是我们激活魔法阵图,时空道标必然会受到影响,那碧昂斯大人她,她恐怕就......”

    格鲁格斯露出诡异阴寒地笑容,他瞥了一眼兽人战狂,低声喃喃道:“碧昂斯......她的重要程度与我们正在执行的任务相比根本就微不足道,如果她最终被困在时间的罅隙中无法回归,也只能证明她的利用价值已经到此为止而已,不要再废话了,现在,激活魔法阵。”

    兽人喉咙咕噜了两下,他是碧昂斯的副手,然而在这位格鲁格斯教长面前却是也不敢多说,只能捏紧拳头退后两步,那年轻法师不屑的冷哼两声,连忙指挥其他神祗之眼法师运转魔法阵图。

    此时戈隆也没有闲着,他全力运转第六神力,隐匿身形,然后尽可能和那干枯老者保持最远距离,只见戈隆从怀中取出一根根二十公分长短,两三指粗细的超小号图腾,无声无息地插进地面,他每潜行几步就插一根,然后逐渐向中心位置逼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