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祖灵之怒

    所谓的“完美一击”,就是指速度、力度、角度、时机、方位、环境、光线、障碍物、人物状态……乃至幸运等所有的要素都达到了绝对完美程度做出的攻击,而从位面法则的角度来看,完美一击就是破坏万物基本法则的一段错误代码,是以毁灭和终结这个最终结果为前提,直接进行的攻击动作反而不再重要了。

    加上这一次,戈隆已经是不止一次施展出完美一击,这种秒杀一切的快感自然能够令任何人为之沉醉,但一般来说,只有天赋卓绝,身经百战的战士,再加上无比的运气,一生中才会有那么一两次成功发动完美一击的经历,而且这几率完全无法捉摸和掌握,可能是一举秒杀自身根本无法战胜的强敌,“哪怕是神也杀给你看”,但更大可能却是完美一闪爆发,结果却落在一个肉鸡菜鸟的身上,根本无法将其看成是自身战力的一部分。

    然而有了这几次成功施展完美一击的经历,戈隆隐隐间察觉到,对于自己来说,这完美一击也许并不是完全无法揣摩,无法掌握的东西,每一次成功地施展,戈隆就能领悟到多一点关于“完美”的秘密。也许有一天,他真的能够凭借自身的意志,随意发动这种破坏位面基础法则的力量。

    虽然“完美”的力量无比的诱人,但那也不是戈隆现在需要去操心的事情,他一击就将童话数年辛苦训练出来的训练生杀地没剩下几个,这一批训练生虽然主要是为了执行那件特殊任务而准备的,但其中也有未来童话的栋梁。就像铁山那样的孩子,别看被苏菲亚贬低的一文不值,但说不定未来就是第二个老鲨鱼或者斧王,就算这些孩子全都不成大器,无法进入童话核心,也是下层跑腿打杂表演执行外围任务的最佳人选。童话在每个孩子身上砸下的资源都是个令人恐怖的天文数字,结果被戈隆眨眼间全部报废。血红帽苏菲亚一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惨景,然而副团长心中的怒火还未正式燃起,就被另一个令她无比震惊的事实所淹没……

    “完美一击!”

    苏菲亚当然知道这种传说中的最强攻击,而且童话中也有人亲身施展出或是见识过他人施展过完美一击。比如说“斧王”卡拉曼?嚼骨。当然她不是亲身领教,因为亲身领教过完美一击的人就只有死路一条。童话曾经有一位实力仅在团长“皇帝”之下的首席王牌就是被实力低他好几段的对手意外发动完美一击给秒杀掉的,算是童话少有的重创。

    苏菲亚记得卡拉曼曾经跟她提起过,戈隆曾有过成功发动“完美一击”的先例,而这种全大陆九成九的战士终其一生都难以有任何交集的传说中的奇迹。竟然在戈隆身上连续发生了两次,如果这都不算是“奇迹”还有什么能算,苏菲亚甚至隐约感觉到戈隆身上散发出的浓重因果缘力。

    “也许,这个孩子就是为了那件任务而生的呢!我们童话,不,是我们‘挣扎者’的千年悲愿,难道终于可以……”

    虽然这一想法有些过于一厢情愿,但这一刻苏菲亚的心中确实充满了希望,她甚至无暇去追究戈隆大开杀戒的罪孽,转身就飞奔离去。不知去向。

    眼看这位可能是唯一救星的人物转身离去,马文眼神中充满了绝望,他已经彻底失去了向戈隆发起挑战的勇气,甚至连起身逃跑都做不到,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了无生气的目光望着戈隆,心里只祈祷即将到来的死亡不要太过痛苦,祈祷自己的灵魂能够得到解脱。

    然而仿佛压根就没看到马文一样,戈隆与这个跪地而坐的年轻人擦身而过,径自走向了目瞪口呆的莫妮卡。然后一句话也没有说,一把将这个女人拽住,强行拉拽着向帐篷内走去。莫妮卡本能的挣扎,然而她怎可能从一头人形食人魔的掌握中挣脱……

    在帐篷门帘合起的一瞬间。戈隆转过了头,目光与地上趴伏的铁山对上,这大块头双拳死握,眼睛睁到了极限,就连眼角的皮肤都被撕裂,四道血泪顺着他的眼角流淌而下。在这双眼睛中。原本那浓郁的恐惧被某种更加炽烈,更加汹涌的情感所取代,一瞬之间,就连戈隆都感觉到了连灵魂都为之颤栗的恐惧,那浓郁的威胁感甚至不亚于龙骑将莱茵之下,甚至还要胜过血红帽苏菲亚。

    戈隆眼中的世界骤然改变,就仿佛发动完美一击的瞬间时看到的位面底层法则一般,但却更加的光怪陆离,虽然从未见过,但戈隆却知道这是另外一种东西,一种更加神秘难以捉摸的东西……

    “宿命因果”。

    这个男人……未来注定会杀死自己!

    未来……注定充满了黑暗与绝望……

    这就是预言!

    在这一刻,戈隆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冲动,那就是将面前这个在未来可能威胁到自己的对手尽早抹杀掉,永绝后患,然而另一股冲动也同时升起,并以更加强劲地势头令戈隆做出了另一个截然相反的决定……

    “这个女人,现在起归我了,你想要回去的话,就等打赢我的那一天吧……希望到时候她还活着……”

    从帐篷的缝隙中传来戈隆最后留下的话语,然后几秒钟之后,帐篷内就传来衣衫碎裂,响起女人的尖叫与反抗的声音。然而这种拒绝的声音并没有持续很久,在戈隆近乎凶暴……不,是残暴狂野的手法下,帐篷内很快就响起了女人粗重而疯狂的喘息声,这是人类作为生物所发出的最原始,最单纯的声音,最简单的声音。整间帐篷都在疯狂的摇摆,大地都在颤栗,若不是用料扎实,这座专为童话训练生首席准备的帐篷就会当场垮塌。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女人的声音从最初的高亢,到之后精疲力竭的**,再到现在的毫无声息……外面的人完全有理由怀疑莫妮卡现在恐怕已经死了,然而戈隆却没有停止他的疯狂……他发出的声音更是越来越大,他并没有高声呼喊,然而仅仅只是他那粗重的呼吸声,就让人感觉帐篷内的绝不是一个貌若处子的美少年,而是一头正在打鼾的巨龙。

    铁山的体力渐渐恢复,又有了重新站起来的力量,他转身向童话营地外走去,一路上连头都没有回,片刻后便消失在栅栏的另一边。

    看到他安然离去,马文仿佛也看到了生的希望,他悄无声息地爬起,蹑手蹑脚地就准备顺着铁山的路线离开,然而就在这时,帐篷内却传来了戈隆慵懒冷漠的声音:“你想要去哪?”

    “我……我……我……我……”马文几乎快哭出来了,他下跨的裤子已然潮湿,却回答不了戈隆的问题,好在戈隆也没等他回话。

    “别忘了你是我选定的助手,一会你去把地上那堆‘垃圾’收拾一下,不,我不是要你把他们埋掉,那样做太浪费了,你把他们的衣服和装备都取下来,单另放在一起,虽然没什么好货,但要是副团长他们不介意的话,这些装备我还有用处,至于尸体,一会全部送到厨房,这里野兽这么多,既然我来了,至少要让他们吃上一顿好的。就当是我回到童话的见面礼了。”

    马文脑海中已经一片空白,他近乎机械般的完成戈隆的指示,而在他最心底的地方,却知道自己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升起反抗戈隆的勇气了……

    虽然隔着帐篷,但是在发动第二神力之后,戈隆自然对外面发生的一切了如指掌。这里可是童话马戏团,无论戈隆正在做什么,准备做什么,外在表现出的态度有多么狂妄自大,但他的警惕心始终维持在巅峰状态,而他也准备将这种警惕等级一直维持下去,直到他彻底离开童话为止。

    当马文推着推车将满地的尸体运走之后,戈隆才松下一口气,目光向自己身下望去,精疲力竭的女人已经沉沉的睡去,对身体上发生的一切毫无反应。她还活着,不仅如此,莫妮卡身上的大小伤势已经被戈隆完全治愈,然而她的脸上却是一副复杂到极限的表情,戈隆从莫妮卡的脸上读出了很多东西,有愤怒,有不解,有仇恨,有悲伤,有怜悯,有心碎……还有一抹隐藏极深的放松,解脱,甚至还有一点似有似无的微笑……

    看着莫妮卡那仿佛将人类一生中能够拥有的情感全部写在脸上的表情,戈隆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个略显青涩朴实,却坚毅伟岸的背影……

    “看来我会成为你心中永恒的阴暗,成为你每一次呼吸,每一次挥动斧头,每一次淌血的理由,成为你每一天第一次睁眼和最后一次闭眼时必然想到的人……但是很可惜,对于我来说,你仅仅只算是我自己给自己设置的小小障碍而已。命运中的宿敌吗?真是可笑,我要是连区区命运之神的小小捉弄都要去畏惧,去认真对待的话,还谈什么扭曲自己那毫无希望的未来,我的命运篇章,只能由我自己来谱写。”

    不知戈隆从宿命因果中究竟看到了什么,令他做出了以前可能不会去做的事情,然而就在这一刻,戈隆灵魂最深处的一道枷锁突然间断裂,来自位面底层的基础法则直接倒灌进他的灵魂,然后在戈隆的灵魂上留下了永恒不灭的烙印,与之相比,那股浩瀚飘渺的神力反而像是买一赠一的添头一般,完全算不得什么了。

    在这一刻,戈隆终于跨过了进阶“督军”的最后一道瓶颈,成功晋级为四阶萨满祭司,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戈隆这一回竟是隐约感觉到来自于萨满祖灵的一丝怒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