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恶魔之圆

    然而戈隆这一脚终于还是没能踩下去,因为莫妮卡竟是扑倒在铁山的背上,将他的脑袋护在自己身下。

    “你要干什么?”

    “杀死这个男人……”戈隆虽然心中杀意凛然,但还是勉强冷静下来答道。

    莫妮卡目光古怪地望向戈隆,当她注意到戈隆正看着自己身上的伤口时,顿时一阵手足无措的想要遮掩,但她很快就放弃做这件毫无意义的事情,嘴角苦笑一下,说道:“这在训练营中不是很寻常的事情吗……弱小的存在,就要被当成玩具和发泄的对象,不是吗。其实我还应该感谢那些人,至少现在我还活着……”

    “那他呢?你为什么要阻止我杀了他。”

    “正是因为他还活着,所以我才活着……”莫妮卡脸上的笑容颇为苦涩,她低头望向身下的男人,铁山已经因为无比的羞怒而死死闭上了眼睛,他全身剩下的所有力量仿佛都用在捏紧的双拳上,因为那双铁拳指缝中渗出的鲜血已经开始渗入身下的泥土。

    看到他的样子,莫妮卡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似乎从来没见过这位训练生首席像现在这种样子。

    “他怎么了?”

    “他打输了,把你输给了别人。”戈隆淡淡地回答道,莫妮卡似乎没能看出打败铁山的人正是他戈隆,而戈隆也正想看看莫妮卡的反应,所以也不急于点破这一点。

    “果然是这样,他还是输了吗?这样也好……只是看来,我又要再换一个‘主人’了……”

    “不~~~!你是我的!只要我还活着,你就是我的~~~!”原本已经沉默的铁山突然间挣扎起来,他声嘶力竭地吼叫着,但是踩在他背上的那只脚仿佛有千百斤重,令这个铁铸的男人也难以重新站起。

    莫妮卡脸上带着一丝苦笑,戈隆注意到她看向铁山的目光中有着一丝依赖,一丝感激,还有一些同情。然后这个女人转而看向戈隆,却仿佛看一个陌生人一般,然后就那样从戈隆身边擦身走过,来到那群训练生面前。目光扫过众人,冷冷地说道:“我的下一个主人是谁?是你吗?马克思?还是你,苏兰?我不管是你们中的谁侥幸打赢了铁山,我都不会像以前一样试图反抗的,如果不嫌弃。还愿意接受我的话,就带我走吧。我不想再待在这里。”

    “你身上的伤,他们全都有份吗?”戈隆没有理会莫妮卡的刻意疏远,他迈出两步,重新站在女孩身旁,冰冷的目光向一群训练生扫过,和他的目光相对时,有好几个人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但也有人马上还以嘲讽和不屑。

    莫妮卡此时也隐约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了,戈隆也许并不像她最初认为的那样。仅仅只是偶然“出现”在这里,就在这时,一个冷哼声突然响起:“是又怎么样!实话告诉你,这个贱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玩过,不光是在你失踪之后,就是在你来童话之前,她就已经是这里所有人的玩具了,我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你能把我们怎么样?你能把这里所有人都干掉吗?”

    说话的人正是马文,他了解戈隆与莫妮卡之间的关系,这时候故意说道:“也就只有铁山这个蠢货还把她当个宝贝。不让别人碰他,还不要命的疯狂接下那些高危任务,在生死一线中将实力勉勉强强维持在训练生首位的。所以我可以给你个建议,最好把铁山这个蠢货给解决掉。刚才的战斗大家都看到了,你能赢他也只是侥幸而已,要是让这个疯子一不小心突破战王瓶颈,到时候死的那个人一定是你!”

    马文的话语绝对称得上恶毒诛心,他自认为已经猜到戈隆选择他当任务辅佐的真正目的,那当然不会是因为出于好意。绝对是打算在之后的任务中设计陷阱陷害自己,将自己这个处处与他作对的“未来大敌”扼杀在摇篮之中。

    当然,如果马文知道戈隆并没有说谎,选他真的就只是因为对他比较脸熟的话,一样不会改变马文对于戈隆的看法,甚至对戈隆的恨意还会有增无减。

    戈隆虽然战胜了铁山,但是童话训练生没有一个不是在优胜劣汰的残酷训练中勉强存活下来的,他们中虽然没有人能打赢铁山,但那是在单对单的决斗中。事实上训练生中的次席三席与铁山的实力原本就相差无几,只要有三四人联手,就有把握干掉战法特长已经暴露无遗的戈隆。

    马文正视图挑起戈隆与其他童话训练生之间的矛盾对立,将这个自己看不顺眼的家伙变成所有人的敌人。而他的目的貌似也达到了,所有人都能看出戈隆不惜为了莫妮卡杀人,而偏偏在场的每一个人,无论是男的,女的,谁都无法对马文的指控进行辩驳,每日游离于生死之间的残酷训练必然会积累巨大的压力,而一个性格孱弱好管闲事又没有靠山的漂亮女孩无疑会成为最佳地泄愤材料,这里没有一个人敢说自己在心情不爽时没有顺手欺负莫妮卡几下的,只是欺负的程度有所差别而已。

    莫妮卡环抱着双臂站在原地,目光担忧的看向戈隆,她并不算太笨,已经隐隐猜到马文的恶毒用意,虽然他不认为戈隆会为了自己与在场众人为敌,毕竟严格说起来自己也只是在戈隆不一定需要的情形下,一厢情愿的帮了他几次而已,对他根本算不上有什么恩情。

    然而对于戈隆来说,莫妮卡却是在他最孤立无助的时期,给了他一丝温暖的“家人”,这个感觉当时被熊熊燃烧的复仇之火所淹没,以至于连戈隆自己都没有察觉。

    如果看不见,听不到也就罢了,但是当戈隆亲眼见到自己的“家人”受外人欺辱时,压抑的怒火终于彻底爆发,杀意顿时散布出去。

    “这家伙想杀了我们,就算他现在不敢动手,以后也一定会对大家不利的,别忘了,他如果侥幸完成了那件神秘任务,就一定会成为童话新的核心成员,到时候所有人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所以大家一起上,现在就干掉他,到时候副团长大人再没有选择,说不定就会挑选我们中的某个人去完成那件任务的!”

    不得不说,马文的煽动能力确实不错,训练生们互相用眼神交流着,原本纷乱的意见很快就统一起来。也许不是每个人都认为必须要杀掉戈隆,但是如果戈隆的死能令自己有希望成为任务候选人之一的话,那他的死就变得太有价值了。所有训练生都已经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了,就是为了那件谁也不知道是什么的该死的任务,马文这时的提议对于所有训练生来说都是难以抗拒的诱惑。

    不知不觉间,戈隆已经被一大群不怀好意的人包围在中间,莫妮卡想要冲上去制止,却被一旁的马文死死地压制在原地。

    就在这时,人群中突然亮起一团炫目的白光,马文与莫妮卡浑身一震,直觉告诉他们一定发生了什么,然而他们静静地站立在原地许久都没有发生任何事情,直到戈隆从人群中漫步走出,而那些包围住他的人就像包围住戈隆什么也不打算做一样,各个目瞪口呆的互相对视着,眼睁睁看着戈隆离开,终于有一名训练生忍不住开口说道:“该死的!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个家伙,他对我们做了些什么?我为什么不敢动弹啊?”

    “你问我我去问谁?我只知道,我们现在不能动,一动就会发生非常可怕的事情!”

    “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知道!该死的!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谁都不能动!”

    “该死的!爱丽芬,你这个臭婊砸想干什么?”

    “我……我只是想……想转个身……”

    那个名叫爱丽芬的少女确实只是转了个身,只是他这个身“转”的有些太彻底了,竟是整个上半身齐腰转到了正背后,当然不是她的柔韧性多么变态,而是因为她整个人已经齐腰断成了两截,只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其实她已经“死了”有一会了……

    爱丽芬的上半身终于彻底断裂开来,她的尸体向旁边地上倒去,就像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样,撞到身边的人,然后一个撞一个,最后竟是所有包围在戈隆身边的训练生全部都断成了两截,一大堆断裂的尸身横七竖八地摆在地上,场景诡异万分。

    他们断裂的位置高度完全一样,完美的没有任何误差,没错…….就是完美,绝对的完美,自然界中不允许存在的完美,完美的……切割。

    庖丁解牛……再现!

    转身看着倒了一地的半截尸首,戈隆又看了看自己洁白如玉的右手,正是这只右手,方才在他身边画出了那个绝对完美的“圆”。

    其是戈隆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当他的杀意被催生到顶点,当他面临致命的威胁时,脑海中突然一空,整个世界在他眼前完全变成另外一副样子,所有的东西都以抽象画的图案存在,而每个存在上都遍布着无数闪光的裂隙,这些裂隙就像位面法则的漏洞一般,给人一种不堪一击,仿佛用一根手指轻轻滑动就能彻底摧毁,事实上戈隆也正是这么去做的,而当他眼前的世界再度恢复正常时,已经从训练生的包围中走出来了。

    噗通一声,马文双膝跪倒在地上,痴傻的目光不离那满地的尸体,他整个人都在疯狂颤抖。口中不断呢喃着一个词语…….

    “完美一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