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疯魔

    “把莫妮卡交给我,或者去死,这两个选择,你随便选一个吧。”

    戈隆的语调平淡无奇,却带着不容人质疑的决绝。他最近俨然已成为一支军团的领袖,每天面对的不是最凶残暴虐的亚人,就是奸猾恶毒的叛逆者,不知不觉间,戈隆话语中就带了几分上位者不容置疑的威压。

    然而那个名为铁山的大个子显然也不是省油的灯,他的身形纹丝不动,脸上木无表情,但是浩瀚狂烈的杀意顷刻间如海涛般向四面八方扩散出去,这杀意中参杂着无数鲜血的气息与亡灵不甘地哀嚎与诅咒,显然是真正走过尸山血海之人才能养出来的真实的杀意,虽然这样的人在主战军团中并不少见,但是很难想象一个在马戏团混的训练生是如何积累下如此之大的杀孽的。

    “那个女人,是我的‘东西’。”铁山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他的口齿似乎不大清楚,说的话有些含糊,但一个字一个字都如同刀凿斧砍一般,几乎让人有种想要躲闪的冲动。

    这大块头有着一身淡绿色的皮肤,身形魁伟,但是面貌五官却是人类特征,显然是个人族与半兽人的混血儿。童话马戏团有不少的亚人族成员,主力成员中半兽人兽人矮人侏儒……甚至连潮汐巨人都有,但是戈隆那一期的训练生却是以人族为主,戈隆猜测这也许是和那件神秘任务有关。

    这个大个子虽然实力强大,但是很显然没有被归纳在候选人之中,但这也说明他并非是因为实力不济才被排除在选项之外的。事实上,这个大块头也是在场众人中唯一一个达到四阶巅峰,距离五阶战王级只有一步之遥的佼佼者,仅以战职等级而论,戈隆这个三阶萨满祭司和他还差了足足三个档次。

    对方并没有屈服,戈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身上的杀意同样散布出去,与黑山的杀意不同。戈隆的杀意并没有那么纯粹,显然就杀生的“高质量”比例而言,戈隆与铁山还有着一段差距,然而从“数量”上看……

    大家别忘记了。戈隆曾是黑手食人魔部族唯一的厨师,而在爱上他的厨艺之后,黑手部族的战士们很快就把当场将猎物打成肉饼的习惯改成了生擒活捉。当然这些被活捉的对象还是难逃一死,他们中九成九的成员最终还是会被摆在食人魔的餐桌上。

    换句话说,黑手食人魔整个部族向死神贡献的灵魂份额。其中近八成都是由戈隆这个全族最弱小的成员来完成的,光是比拼杀戮数量,能和戈隆相比的全大陆都找不出几个,那由无数冤魂怒灵堆彻出来的彻骨杀意,顷刻间便如血海汪洋一般将在场所有人淹没……

    铁山作为童话训练生中的佼佼者,自苏亚蕾斯之后稳坐首席的第一人,已经开始接手大量的暗杀任务,而且还是其中难度较高的危险任务,他杀的每一个人都不是弱者,然而戈隆的杀意同样不是只用数量堆积出来的样子货。不光囚徒中不乏强者,在地狱深渊之中,戈隆可是曾与魔神燃烧大君班迪奥加短暂对峙并成功生还的幸存者,仅这一点,就足以令无数所谓传强者奇闻之丧胆。

    戈隆放出压抑许久的杀意之后,除了一脸冷笑沉默不语的血红帽之外,一众童话训练生人人色变,竟是有好几个站在队尾的人被吓得瘫倒在地上。

    不得不说,这铁山也是个异类,虽然在比拼杀意上输的一败涂地。但他却是除了苏菲亚之外,唯一一个至始至终面不改色的人物,而支持这股自信的正是他对自身实力的绝对信心,对于四阶初级就已经有击杀战王级强者记录的他来说。还从未把与自己同阶的对手放入眼中,更何况戈隆整整低了他一个完整的大等级。战斗并不是谁的杀意强谁就能杀死谁的,铁山就是要证明这一点,而现在铁山等的就只有一句话,一份授权……

    当看到铁山那**嗜血的目光后,苏菲亚并没有任何意外和不满。她只是看了看戈隆,又看看铁山,然后淡淡的一笑:“好吧,我也很想知道你这小鬼人模人样的时候究竟能发挥出多少实力,那件事情需要的虽然不光是实力,但最低限度你也不能输给一个废物,听清楚了吗?我要看你‘人模人样’时的实力,不是‘人’的东西,就算再强也没有意义,就像这个废物一样。”

    戈隆知道苏菲亚的后半句话是特别说给自己听的,他不允许戈隆在战斗中使用“食人金刚”变身,当然就算她不说戈隆也不会用。

    但是戈隆隐隐察觉到一丝不妥的地方,血红帽苏菲亚,童话马戏团需要的明显是一个“纯血人类”的孩子,可自己算得上是纯血人类吗?

    这问题完全没有意义,没有喝那瓶未经过任何临床试验的“人化药剂”之前,戈隆的真实样貌可比眼前的铁山更加不像一个人类。

    然而戈隆已经没有时间去细想这个问题了,因为面前的铁山已经发动了攻击,从掏出背后那柄大的出奇的巨斧到向戈隆当头劈砍为止,这速度快的出奇,仿佛山河都将在这一斧之中断成两半。

    “战技:斧断山河!”

    戈隆伫立原地,脚下纹丝不动,甚至没有打算防守的征兆,一旁的苏菲亚面色骤变,手指微动,似乎想要插手干预,但最终还是没有做出任何举动。

    没有人注意到戈隆手中是何时出现那柄诡异万分的武器的,只是当众人注意到时,一条外形是人类大腿的东西已经被戈隆抓住脚踝部分轮了起来,横扫铁山的脑袋。

    在场之人没有弱者,光是听那沉闷暗哑的破风之声,就没人会将戈隆手中的东西当成是一条真正的人腿,而这一击下去,毫无疑问出现了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戈隆被竖劈下来的斧头斩中肩膀,而铁山也被那条“人腿”砸中了太阳穴。

    铁山身上爆射的斗气光芒掩盖掉了戈隆全身一闪而逝地金属色泽,两人一击即分,谁都没有死,戈隆从肩头至小腹多出了一条皮肉翻卷的疮口,森白的肋骨清晰可见,有一处地方甚至能够看到蠕动的内脏,与之相比,铁山脑袋上的伤势反倒是不算什么了,至少他的脑袋没像西瓜一样爆碎开来。

    圣女腿棒毕竟是钝器,而铁山的护体斗气坚韧扎实,毫无半点水分,再加上天赋异禀,骨坚皮厚不亚于高阶魔兽。这互换的一击谁都能看出戈隆吃了大亏,但是令人惊诧不已的一幕发生了,原本伤势较轻的铁山因为被戈隆打出了眩晕效果,一时间站在原地踉踉跄跄,反倒是受了致命重创的戈隆竟是丝毫不理会自身的伤势,抡起腿棒就是一通狂抡重砸。

    戈隆的攻势几近疯魔,全无章法套路可言,就是瞄准对手最难以躲避的位置,脑袋,驱赶,脊背,大腿……不管是否是要害,不管对方如何做出反击,总之只管自顾自打下去就可以了。

    铁山身负潮汐领主老鲨鱼与斧王卡拉曼两位童话巅峰战王的传承,通晓的斧法战技威力自然不容质疑,偏偏面对戈隆疯狂胡来的打发,他竟是全无应对之策,明明对手浑身都是致命破绽,可每次当他做出对应攻击时,却发现对手的攻击已经快要落在自己身上,就算他能够一击击杀戈隆,自己也免不了再受重创。

    对于戈隆的攻击力和防御力铁山已经深有体会,那志在必杀的一斧不久前刚将一位人族重盾武士出身的战王劈成两半,却是只能划破戈隆的一层皮肉,而戈隆的攻击,更是媲美一头食人魔狂化之后的强悍。

    铁山对戈隆的认知一开始就全盘错误,戈隆的形象气质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凭借力量压制对手,施展出这种比狂兽人还要狂兽人打发的疯子,正是这种认知上的错误,导致实力仅在童话一线主力之下的铁山从一开始就陷入被动,被压制的抬不起头来,然而包括铁山自己在内,在场的童话训练生中没有人会认为败亡的一方会是铁山,因为从第一击开始,戈隆受到的伤害就要远高于对手。双方都在以伤换伤,但是戈隆的伤势却是铁山的好几倍。

    房顶上突然传来一阵响动,正是浓妆艳抹的杂技双子,其中之一道:“这孩子的打发真是有趣呢,简直比卡拉曼那个女疯子还要疯,怪不得她以前就对这小子赞不绝口。要不是这小子突然玩失踪,我想她一定会想方设法从黑杰克手上把他给抢过来的。”

    “是呀是呀,只可惜,这孩子马上就要死了,他这种伤势,最后就算打赢了也会重伤不治的,他和那个小女孩究竟是什么关系啊,竟然为她打得连命都不要了,人家真是感动的要死呢。铁山这小子虽然脑袋只有一根筋,但是实力确实很不错的,这孩子偏偏要找上他,真是可惜了……”

    两个双生子自顾自地聊着天,血红帽却是不言不语,冷眼观战。(~^~)

    PS:  庆祝上了首页大封推,这两天好好努力一下吧,争取爆发。不过......不过不敢保证就是了,请大家不要过度期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