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九章 搅浑水

    戈隆早已隐约猜到这枚魔法徽记非同小可,所以一点也不敢疏忽大意,平时一直以第七神力将其压制成神异纹身贴身存放。

    戈隆以自身皮肤作为媒介发动异世界仙法“混元归一”,那些物品纹身虽然能够随意隐现,甚至可以在皮肤上自由移动,取用十分方便。但却也不是毫无缺点,那就是两件物品无法相互重叠,所以戈隆实际能够贴身隐藏的东西其实十分有限。抛开腿棒祭品魔导火枪灌装弹药这些必要装备之外,还需要储存一些食物货币以应不时之需,这枚徽记说大不大,毕竟也占了一点地方,戈隆几次想将其丢弃,最终却还是放弃,没想到终于还是出了问题。

    可是异世界仙法是完全不同于刀塔大陆现有力量体系的截然不同的规则系统,戈隆一直以为除了自己之外再无人能对其有所了解,可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那枚徽记从他身上突然消失之后,竟是以这种令他措手不及的方式又重新回到他的手中。

    “难道!那个和我睡觉的女人,她就是雷图瑟斯?”这个想法无疑是恐怖疯狂至极点,以至于戈隆自己都迫不及待得将其否决掉了。

    开什么玩笑……

    刀塔大陆活着的传奇,历史上最伟大的英雄人物之一,人类帝国之铁壁守护神,他的真实身份实际上是个女人,而且还和自己发生了一ye情,将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一个才刚刚见面的孩子……这种疯狂的展开,哪怕是以荒唐和异想天开,以及刻意抹黑外族英雄著称的黑暗精灵狂想曲也没可能出现这种大胆情节,戈隆马上将这个可笑至极点的想法丢到一边,然后瞬间想到了最具可能的一种情况。那个女人虽然没可能就是雷图瑟斯,但一定和他有所联系,大有可能就是他手下招揽的能人奇士,趁着与自己交配的时候不知用什么方法盗走了那枚徽记,然后交给了雷图瑟斯。

    像这种贵族豪门专用的魔法徽记可以记录所有者生前留下的最后讯息,而且保密等级极高。只有事先设定好的特定接收人才能够解读这些讯息,所以戈隆并不知道雷图瑟斯究竟从这枚魔法徽记中得到了什么情报,但是现在看来,那位悲催大小姐的最后遗言应该不是要她的父亲马上宰掉自己给她报仇吧。

    “请将你的鲜血滴在这枚徽记上。”龙骑将莱茵的话语在戈隆耳边响起,将他从自己纷乱的思绪中拖拽回来。

    “你刚说什么?”由于受到的刺激太大,以至于心不在焉的戈隆并没有听清莱茵刚才在说什么,不得不追问一句。莱茵似乎并不为此而着恼,他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仍保持着半跪姿态说道:“这一枚徽记原本是属于玛利亚小姐的。在回到元帅大人手上后,元帅大人已经抹去了上面原有的痕迹,并且做好了新的设置,打好了新的签章,当你将自己的鲜血滴在上面之后,你的灵魂烙印就会留在上面,这枚徽记才会真正的属于你,而你。也将正式成为伟大的尼伯龙根家族的一员。”

    望着这枚徽记,戈隆忍不住深深地喘息。他十分紧张,戈隆不知道自己的血液滴在上面后会发生什么,这是他完全不了解的魔法领域,而戈隆没有自信会顺利的度过这关,原因也十分简单……他并不是真正的人类。

    然而现在这种情况,众目睽睽之下的戈隆可以说完全没有其他选择。当戈隆的手指逐渐靠近那枚魔法徽记的时候,旁边伸来的一只手却抢在他前面将其一把夺了过去。莱茵有能力制止,然而他却没有那么做,失去徽记后他就缓缓站起,双臂抱起站在一边不言不语。

    抢走那枚魔法徽记的人是伊瑟拉。她表情呆滞地望着手中的女儿留下的最后遗物,虽然一滴眼泪也没有流,但是她眼神中那种心碎般的痛楚却是无法掩饰。

    关于玛利亚小姐隐藏身份加入教廷骑士团远征地狱,结果不幸意外身亡的消息早已经悄悄传开,但直到雷图瑟斯当众将原本属于女儿的家族徽记转赠他人之后,这一消息才被最终确认,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忧。而一些头脑较为灵活的人,已经开始猜测这件事情是否会带来新的连锁反应了,毕竟玛利亚的死亡教廷难辞其咎,而帝国与圣光之理教廷之间的龌蹉近些年来也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这次事件随时都有可能演变成导火索,进而撕破双方之间最后一层虚伪的面纱。

    魔法徽记在伊瑟拉手中没有发生任何异动,她脸上的神情也从哀默逐渐转变为惘然失神,然后伊瑟拉将徽记又重新塞回到戈隆手中,紧紧攥着他的手掌轻声说道:“它是你的了,你一定要小心珍惜……”

    “哼!装的像模像样的,用得着那么伤心吗?谁知道那究竟是不是元帅大人的亲生骨肉,弄不好就只是一个野种而已……”

    说这话的女孩看上去十分的年轻,看上去还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然而一张樱桃小口却有着与年龄相貌不相符合的尖酸与恶毒,当然这也和她的出身有关,作为财政大臣之女,吉安娜小姐在这酒会场上的地位与阿美尼斯相比也差不了多少,平日里就处处压人一头,早已经养成了她肆无忌惮蛮横愚蠢的性格。

    然而这一回她却是受到了一些惊吓,因为她的话音还未落下时,一个身影就挡在了她的身前,摆出防御姿态,强劲的斗气灌注在手中的一张银质餐盘之上。与此同时,一发土黄色散发着大地之力的魔导弹头就击打在他横在身前的银餐盘上,一声沉默暗哑的声音响起,强光闪过,餐盘顿时散碎成齑粉,而这个身影却是寸步不退。

    戈隆一只手端举着双管魔导枪,其中一支枪管仍散发出徐徐青烟。戈隆当然知道这样做会给自己惹来很大的麻烦。但他实在需要一个混乱的场合,将所有人的注意力从他手上的魔法徽记上移开,只要不让他当众滴血完成继承仪式就好。至于女孩的身份戈隆自然并不知晓,但戈隆此时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难得有个人主动往枪口上撞,戈隆哪里会将她放过。

    只是这一枪无功而返倒是让戈隆有些意外。石齿魔枪是他非食人金刚形态下单体攻击最强的手段,射出这一枪后连他自己都有些后悔出手过重,担心误伤过重。可最终只打碎一只银盘的战果着实有些打击他的自信。

    挡住石齿魔枪的人正是那名一直躲在阿美尼斯身后,那个看起来其貌不扬的年轻人,在挡下这一枪之后他便默默退后两步,整个人奇迹一般重新融入周围的环境之中,仿佛之前并未出现过一般,所以戈隆也就没能够看到他藏在身后那只微微颤抖的手臂,当然也就不知道这人心中的震撼还要在他之上。

    “天哪!这个人……这个混蛋!他竟然当众刺杀吉安娜小姐!”众人彻底哗然。帝都财政大臣之女吉安娜与阿美尼斯一样,身后不乏大群追求者,遇到这种情况自然不能不声不响,一大群人瞬时将戈隆围在中间,若不是忌惮他刚刚获取的那个身份,恐怕早已经一拥而上了。

    对于这些人的指控,戈隆仅仅是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她在侮辱我的养母,侮辱一位尊贵的荣誉侯爵。按照帝国律法,作为伊瑟拉夫人的养子。我有权利向她提出挑战。”

    戈隆对于帝国律法的利用足以让这里的贵族们吐血,但总算有几位对自己国家的法律还算有点了解的贵族子弟,及时发现戈隆的说法并非无懈可击。

    “该死的,你那根本就不是挑战,你事先没有做出任何发起挑战的举动……”

    还没等那人说完,戈隆就将自己手臂上的银丝长手套脱下。丢给了仍在惊魂未定的吉安娜,然后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对不起,我刚忘了,现在补上。”

    对于戈隆的当众耍无赖众人目瞪口呆,一时之间竟是无言以对。总算有个人及时反应过来,大声反驳道:“该死的,两个女人怎么能够决斗!这混蛋在耍我们!”

    “我是男的!”戈隆有心将局势搅乱,他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一把扯去身上的长裙,上半身毫无遮掩的裸=露出来,会场上顿时有一小半人忍不住发出了惊叹,还有几位女孩脸颊瞬间羞红,但偏偏就是没有人舍得转过头去。

    “帝国律法规定,如果接受挑战的一方是女性的话,那么她有权利选择她的亲人或是追求者代替自己接受挑战。”戈隆枪口不动,目光扫过吉安娜身周,冷声道:“那么,有谁愿意代替吉安娜小姐,接受我的挑战呢?”

    这时吉安娜已经回过神来,一阵狂怒顿时涌上心头,她指着戈隆高声尖叫道:“谁?哪个都行,出来干掉这个贱货!怎么……怎么没有人吗?你们平时不都吹嘘自己多么多么厉害的吗?为什么现在没有人站出来,出来给我干掉这个小贱人!”

    戈隆至今为止都没有展现出他的真正实力,他所暴露的就只有那支强大的魔导火枪,以及那份诡异莫名的蛮力。魔导武器倒还罢了,再强在众人眼中也上不了台面,可那份诡异的力量却能让人联想到其他的东西,比如说龙语魔法中的强力祝福。

    戈隆身体上虽然只有解离了三阶封印的痕迹,但却没有人愿意在情况不明时挑战一位“龙眷者”,更何况龙骑将莱茵还站在那里,他虽然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貌似对戈隆这边的事情毫不关心。但不知是否是错觉,他所站立的位置刚好卡在戈隆与左德大将军之间,像是监视又像是制衡。这二人之间的气氛也颇为古怪,但不管怎么说,既然雷图瑟斯已经承认了戈隆的身份,那么就没有人敢在一位龙骑将的面前让戈隆蒙受不公正的委屈。

    当然,“公正”的决斗并不在其中。

    ******

    看到局面僵持,阿美尼斯身后的年轻人冷哼一声,似乎就想要上前,却被阿美尼斯挥手拦下,她不着痕迹地回看了年轻人一眼,无人可查的声音就已经传了过去:“你这个蠢货刚才太过轻敌了,而且还为了保全面子,结果无谓地弄伤了自己,现在让你出去,难道要给我丢人吗?”

    对于大小姐的指责,年轻人倔强的歪转过头,却是没有出声反驳。阿美尼斯轻叹口气,语调转为柔和道:“你的实力是我重要的底牌之一,不能轻易暴露,不过没关系,我能打的牌,可不是只有你这么一张。”

    接着在这女人的眼神示意之下,人群中一名年轻贵族站了出来,看着戈隆微笑道:“我叫拜丁,愿意代替吉安娜小姐,接受你那可耻的挑战!”(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