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六章 小丑

    听到伊瑟拉提起她的孩子,左德大将军的脸色顿时微不可查的变了一下,片刻后才回答道:“萨菲拉斯那孩子和我家的淘气丫头阿美尼斯关系确实不错,但那毕竟是孩子们自己的事情,我这个老家伙平时可没有脸皮去经常过问的。”

    左德大将军虽然没有直接回答伊瑟拉的问题,但是他的意思也已经十分明确了,伊瑟拉脸上顿时浮现出失望的神情。戈隆这时才刚走出几步,眼角刚好瞥到这一幕,心中顿时对那位未曾谋面的“龙之子”萨菲拉斯产生了好奇,众所周知雷图瑟斯与伊瑟拉一共“生育了”一儿两女,长女玛利亚很可能已经死在自己手中,而他在龙堡内过了一天一夜,却是没见到伊瑟拉以外的居住者,整座龙堡内空空荡荡格外冷寂,几近无人之城。

    那位雷图瑟斯大元帅事务繁忙倒还好解释,可最应该出现的“少爷”和“小姐”却是始终不见踪影。尤其是在玛利亚的死讯已经渐渐传开的现在,他们作为弟弟和妹妹却也不见出现,再结合伊瑟拉此时的表现,还有突然认自己为养子的奇怪动机,戈隆不用细想也知道,这个帝国首屈一指的传奇家庭一定是出现了什么内部问题。

    伊瑟拉离开戈隆后便如鱼入大海一般很快融入到酒会之中,以她的身份,无论是向谁搭话对方都会恭敬回应,然而已经渐渐通晓人情世故的戈隆,却是能够看出那些人隐藏在谦卑恭顺背后的虚情假意。

    虽然对这位养母身上的事情有些好奇,但是戈隆却也不会忘记自己真正的使命。出席这一场酒会的宾客明显身份高贵,是最有可能获得有价值情报的场合。然而,戈隆的企图却是很难实现了。在与养母伊瑟拉分开的瞬间,戈隆就察觉到周围望向自己的目光中突然多出了许多东西,有好奇与欣赏,有贪婪与迷醉,甚至还有杀气与敌意。

    戈隆隐约了解人化后的自己对于人族的特殊吸引力,毕竟自己身为“美之极限”的巨妖之子,人化后会有这样的魅力并不奇怪,也知道自己早已成为一些特殊性癖者大肆争夺的对象,但他却想不通为什么在这种场合会有人对自己散发出杀气与敌意。戈隆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真实身份已经暴露。如果是那样的话,他就该思考下一步该如何脱身了。

    这场露天广场酒会堪称气势恢宏,在充满意境的花园草坪与风格华丽的街边建筑围绕之下,长数百米,面积达数千平方米的街道上灯火辉煌,最外侧是武装到牙齿,却巧妙地隐藏在暗处的皇家骑士护卫,街道拐角则有数支乐队正在演奏着欢快悠扬的乐曲。广场中心,一位高挑俊美的吟游诗人站在高台上清声吟唱着曲调悠扬的英雄史诗。四处摆放的长桌上面尽是琳琅满目的各式精美食物,上百位侍者来回穿梭,为宾客们添酒或是送上分好盘的餐点。

    宴会已然正式开始,身穿琐碎华服的贵族们川流不息。混乱之下,戈隆早已经找不到伊瑟拉的踪影。由于宝贵的祭品资源永远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所以光以诸神封印等级来看。出席这场露天酒会的“强者”着实不少,三阶骑士四阶督军比比皆是。甚至五阶的“战王”也有那么几位。像戈隆这种只解离了三阶封印的神职水准在这里当真是毫不起眼。虽然在此时的戈隆眼中,封印等级早已经不是衡量他人真实战力的唯一标准。戈隆凭借直觉就能够确信,仅有三阶的自己至少可以吊打这里半数以上四阶督军级别的所谓“强者”,就是同时对上那几位五阶战王也不是毫无胜算。然而戈隆却并没有因此而大意,他甚至不敢动用自身异世界神力协助探查,虽然这里的绝大多数“强者”都是用祭品资源硬生生堆砌出来的花瓶饭桶,但并不是说这些贵族当中就没有真正的强者,帝都之中藏龙卧虎,别的不说,光是那位左德大将军,就如同深不见底的七海之渊一般,令戈隆本能的去畏惧躲避。帝国传承千年,在众敌环窥中仍能够屹立不倒,凭借的可不是雷图瑟斯一人之力。

    戈隆宛如漫不经心般四处行走游玩,实则尽力伸长耳朵倾听附近之人的谈话,发现话题与巨妖或是食人魔无关后便马上离开,他充分展示着大老板卡桑德拉与宫廷首席教师的训练成果,始终保持着优雅仪态,偶有人上来和他搭话,戈隆也能从容应酬,不亲不疏,不卑不亢。

    这些主动与戈隆搭话的人多数都是对他充满好奇或是倾慕的年轻男女,他们对于戈隆并无实质上的威胁,言语之中还算客气。戈隆也绞尽脑汁,尽量不着痕迹的将话题引向自己希望的方向。只可惜戈隆限于年龄与经验,在这方面并没有特殊才能,而语言艺术与谈话技巧更是任何贵族的必修课程之一,这些人就算不知道戈隆的真实目的,也本能的抗拒着他的话题诱导,基本上说的每一句话仔细一想也都是废话,对此戈隆也是无可奈何。不过同样的,那些试图从戈隆口中套出情报的人最终也是毫无收获,倒也不是戈隆城府深沉刻意防范,实则因为这些人无论多么奸猾狡诈,精通言语套话之道,也没有可能套问出连戈隆自己也不清楚的东西,结果反而弄得人们疑神疑鬼,开始暗自猜测眼前这个一出现便成为搅动帝都风雨核心的神秘小子究竟是何方人物,一时间阴谋论、血统论、党争论、甚至是八竿子都扯不着的夺嫡论纷纷浮出,酒会上到处出现窃窃私语的人群,而那些有意无意的窥视目光之焦点,都是酒会场上闲庭信步风华绝代的小食人魔。

    “哼,不过是个娈童玩宠而已。男扮女装喧哗取宠的小丑凭什么能在这种高贵的场合出现,那些侍从警卫难道是眼瞎了吗?怎么能让这种恶心的家伙给混进来!”

    这突然响起的清冷声音格外的清越高亢。在这乱糟糟的酒会场上竟是让大半人都听到了,于是众人纷纷闭嘴息声。死寂迅速传染蔓延,一时间竟是令整个会场都寂静一片。所有人的目光都向两个人身上投去,一个自然是话锋所指的戈隆,而另一个则是一位身材娇小衣着格外华贵的美丽女孩,孤高冷傲的气质让她在众多贵族少女中脱颖而出,就是站在戈隆身边,她的姿容也并不逊色多少。只是这女孩看向戈隆的眼神之中,不光是充满鄙夷厌恶,那隐藏极深的一抹艳羡妒忌。也许才是她突然发难的真正原因。

    “阿美尼斯!你这孩子真是太没有礼貌了,怎么敢对我们的客人说出这种话!” 作为这次酒会的主办人,帝国军方二号人物左德大将军冷着脸走了过来,对那位少女厉声呵斥道,在他身边站立的帝国元帅之妻伊瑟拉的脸色更是阴冷难看,戈隆是她亲自带过来的,虽然还没有正式宣布她的收养决定,确认戈隆的身份,但是这一消息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以贵族之间的谣言八卦流通速度,相信就是这里的侍从警卫也应该已经知道戈隆的身份,而这位名为阿美尼斯的少女当众羞辱戈隆,实际上打得更是伊瑟拉的颜面。

    帝国元帅雷图瑟斯一生笼罩在谜团之中。别说从不出席各种宴会或是在公开场合露面,甚至整个帝国除了雷图瑟斯的直属部下之外,真正见过这位帝国传奇的人也是寥寥无几。以至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质疑这位帝国元帅是否还真实存在着。雷图瑟斯从不干涉帝国政局,也从不与其他贵族官员交往。行事与其说是低调,还不如说是对战争之外的事情全都毫无兴趣。除帝国皇帝外也没有人能够对他下达命令,久而久之,虽然这位帝国元帅的地位仍高高在上,无可动摇,但他在这群帝国贵族中的真正影响力却是寥寥无几,就像帝国开国之君一样,每个人都对他充满崇敬,无人敢去亵渎侮辱,但却也丝毫不用担心来自于这位先皇的报复惩罚。

    雷图瑟斯的夫人伊瑟拉虽然身份高贵,真实面貌更是非同小可,然而出于某些原因,这些贵族貌似一点也不担心伊瑟拉会突然展现出真正的姿态,以龙威龙炎将整座帝都付之一炬。在众人眼中伊瑟拉夫人与普通的帝都贵妇实在毫无区别,而且还是那种得不到家族撑腰的“失宠”贵妇。

    也许是因为对于非人种族的本能排斥,再加上伊瑟拉种种放荡不羁的行止,一些在贵族眼中十分“下作”、“粗鄙”、和“愚蠢”的举动,令人鄙夷不齿的传言……也许还有那种敢于侮辱一位高高在上的上古龙族带来的心理优越与扭曲的快感,令伊瑟拉彻底沦为贵族交际圈中小丑一般的存在。

    虽然众人早已习惯在背后尽情鄙夷嘲弄这位元帅夫人,七阶翡翠龙公主,散播那些与其相关或真或假的小道流言蜚语,但是敢于当面做出这种挑衅侮辱的却是不多见了,毕竟伊瑟拉也就算了,如果不慎让雷图瑟斯蒙羞,哪怕是那位神一样的元帅大人毫不介意,他手下的龙骑将也不会介意令一两个贵族世家永远的消失。曾经就有位侯爵夫人一时之间得意忘形,图一时口快不慎触犯了龙骑将们的禁忌,侮辱到雷图瑟斯,结果整个家族成千上万人被龙骑兵强行押送上了帝国西部战场最前线,以炮灰身份最终沦为兽人军团的口粮。对于这次震惊帝都的事件,就连性高暴躁易怒的杜隆塔尔大帝也是装聋作哑。自此以后帝都贵族便格外慎重的掌握这其中的分寸,对伊瑟拉的放肆也一时收敛了许多,而少女这一席话,却是令所有人又闻到了暴风雨将至的气息……

    对于父亲的指责,这位少女显然并不在意,当着伊瑟拉的面也是毫不畏缩,仍然盛气凌人的说道:“我说的难道有错吗?这孩子难道不是男的吗?他身上穿的难道不是女装吗?这种神圣高贵的场合以这种羞耻下流姿态出现,难道不是对我们穆里尼奥家族举办的这场酒会的羞辱吗?父亲大人,难道我要赶走这个羞耻的小丑,捍卫穆里尼奥家族的尊严也有错吗?”(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