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七章 煽动

    在艾希的安排和带领下,乔巴欢天喜地的拖着两匹从马车上卸下的骏马进入了厨房,在戈隆到来处理这些家伙之前先完成初步的宰杀。而取过艾希散落在地上的衣裙重新穿起的戈隆,则是叫醒了刚刚被自己打晕的男爵大人。

    在萨满神术次级治疗波的治愈之下,库拉汗男爵已经恢复正常,不仅是被戈隆一巴掌砸出的颈骨骨折伤势,就连艾希所下的迷幻药此时也已经失效。

    恢复意识的库拉汗男爵却始终一言不发,他抱着头缩在墙角,似乎是在哽咽抽泣,又好像不敢去看一旁的美少年。戈隆等得实在有些不耐烦了,只好主动向他走了过去,可还没等戈隆开口说些什么,库拉汗却是先一步出声问道:“歌莉娅,你……你会怪我吗?”

    “怪你?”戈隆一愣,不过马上便反应过来,库拉汗恐怕还以为刚刚他想要掐死的人是自己吧。既然这样,戈隆倒是不介意他将这个误会继续维持下去。

    “没什么好责怪的,一时兴起随手杀掉一两个平民,这种事情对于你们这些贵族来说不是再平常不过了吗。只是我也有选择‘生’的权利,所以如果你还想要继续伤害我,除非你能拿出绝对能够杀死我的力量,否则我一定会继续反抗的。”

    谈起这个话题,库拉汗马上想起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刚才……你是怎么得救的?我感觉有人从背后打了我。不,那不是人,人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力气。我几乎感到自己的脖子都被打断了。”

    那并不是错觉,你的脖子确实一度被打断过。还是我给你治好的。戈隆当然不会将这些事实说出,他只能暗暗地嘀咕。却是眼睛一翻,将谎言继续下去道:“没错,那不是人,而是和我一起被你带到这儿的那个独眼食人魔,他醒过来了,自己闯出了你的地牢,值得庆幸的是他竟然还记得我,甚至视我为同伴,于是我才活了下来。”

    “食人魔!”这个名词无论是放在哪里都具有足够强大的震慑力。库拉汗想到自己竟是从一头食人魔的魔掌中活了下来,就连已经做好自杀准备的男爵大人都觉得心有余悸。虽然他脑子里还有不少的疑问,比如说他家的地牢哪里会这么容易就被突破,但是现在的他最想知道的事情却已经只剩下了一个……

    “那,那头怪物现在在哪儿?”

    戈隆朝窗外努了努嘴,外面刚好传来一阵马匹的挣扎嘶鸣与食人魔发出的憨厚傻笑。其实这些声音这会儿一直都没有间断过,只是心思完全没在这上的男爵老爷压根就没去理会。

    “很抱歉,看来以后您只能够步行出门了,不过。‘大人’您应该感到庆幸,因为这总好过他把你拉去厨房。为了拦住他不要这么做,我可废了不少的力气。”戈隆双手一摊,脸上满是充满恶意的坏笑。一提起乔巴。他就有种心情大好的感觉,突然觉得和库拉汗在一起这么浪费时间真的很无聊,于是他再懒得拐弯抹角。和这个家伙磨磨唧唧,直截了当的将准备好的说辞拿了出来。

    “我已经知道了。有人想要从你手中夺走我,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难道你就不能再想办法把我夺回来吗?你先不要着急打断我,继续听我说下去……”戈隆伸手捂住似乎想要插口反驳的库拉汗的嘴巴,强行说下去:“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刚刚如果杀死了我,那么你也会有极大的麻烦,甚至你其实已经做好了迎接死亡的准备,我没有说错吧?”

    库拉汗木木的点了点头,似乎想要趁机向戈隆表白什么,但是戈隆哪里会给他继续恶心自己的机会,于是又蛮横的打断他道:“既然你连死亡都不害怕了,难道还会怕那些本来就没什么了不起的家伙吗?我知道,他们在帝国拥有强大的权势,但是哪怕是在黑山,是在这座帝都,他们应该也存在一些敌人吧?比如说……”

    戈隆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因为这个“比如”后面的内容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对于这座黑山城的了解还只局限于听到的故事与艾希带来的有限的情报,他连那些打自己主意的大人物是谁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知道能够与他们对抗的敌人。

    戈隆之所以要和库拉汗说这么多,原本就是打算将局势搅浑,弄乱,越混越乱,他才会有机会达到自己的目的,救走巨妖拉法娜,安全脱离这里。库拉汗虽只是一名小贵族,能量有限,但是他的疯狂已经得到了证实,而且似乎也比较容易利用和控制,而戈隆现在就尝试令这位本已经没什么用处的男爵大人再度发挥一些利用价值。

    果不其然,在戈隆的逐步引诱之下,库拉汗的目光先是一阵迷茫,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点子一样,双目中又重新燃起了希望,但马上这希望之光又转变成了恐惧,似乎他是想到了这么去做的后果,那已经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死亡就能够解决的简单事情了,甚至他背后传承数百年的家族都会因此而毁于一旦,他那庞大的亲族,男性上至老人下至少年都会被刽子手家族砍掉脑袋,年轻的女性与未成年的孩子则会变成奴隶,和砍头相比说不上那种命运会更好一点。

    但是家族亲人的羁绊对于库拉汗来说也只能令他升起一瞬之间的犹豫而与,一个本性自私,却为了心上人连死都不怕的家伙难道还会为了家族放弃已经看到的些许希望之光吗?所以当库拉汗的目光再次流转于戈隆那完美无瑕的面孔之后,眼中的疑虑与挣扎瞬间便消失的一干二净。

    “哼,你说得对,骷髅会就算在黑山能够一手遮天。那些大人们就算能用一根小手指碾死我,但我连死都不怕了。难道还会怕其他什么结果吗?没错,那些只知道伸手和我要钱的混蛋。平时在我面前趾高气扬,关键时刻就只会落井下石的胆小鬼根本就不敢得罪他们,但是黑山也有骷髅会无法掌握的力量。我听说最近那个童话马戏团也来到了黑山,嘿嘿嘿……之前在落潮港的时候,看到调查兵团的那个贱女人在暗中调查他们,我一时兴起也派了些人手查了一下他们的底细,结果让我知道那群卑贱的小丑竟是颇不简单,其中甚至可能存在五阶战王级别的强者。他们好像在我们调查兵团驻扎之前就轻松剿灭了一个强大的食人魔村庄。而且听说只要付得起钱,他们什么任务都敢接……”

    库拉汗后面说的那些话戈隆已经听不到了。“童话马戏团”……这个名字在戈隆耳中轰轰作响,他真的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再次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那个改变了他的人生,令他无数个夜晚从噩梦中醒来的名字。

    “……还有阿曼达伯爵,也许他也会站在我这一边……不,歌莉娅的存在决不能让他知道,否则我……对了,不是还有叛军吗?巴林那个混蛋好像提起过,那些该死的叛军已经将触手伸进了黑山。要是能和他们联系上……暗杀?不不……或者营救……”库拉汗还在那里念念叨叨,一脸狂热与狰狞,他的面目扭曲抽搐,各种平时连想都不会去想的邪恶念头一一从他的脑海中蹦了出来。所以他也没有注意到戈隆的异样,此时的食人魔少年一言不发,目光笔直地注视着正前方。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是喜事怒,是悲是欢。

    两个人就这样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一时间竟是无人说话。直到外面传来乔巴那惊天动地的呼喊声,戈隆这才浑浑噩噩地站起身来。抛下不知是疯了还是傻了不停自言自语的库拉汗,一个人离开房间走向焦急等待的食人魔,然后被这个连喊带跳的肥胖子连拉带拽给送进了厨房。

    刚一进入那宽敞的房间,戈隆顿时升起一股怀念的感觉,仿佛自己又回到了黑手部族那个自己工作的熟悉的洞穴。这间豪华别墅的配套厨房当然不会是食人魔的风格,事实上,这里干净整洁,四下一片亮堂。当然,这是这间厨房曾经给人的印象,在库拉汗变卖了所有仆妇佣人之后,这里就由艾希来打理,虽然卫生依旧整洁,但已经变得十分冷清。很多锅灶明显已经不再使用。

    这里之所以会让戈隆有怀念的感觉,还是因为那两匹被大卸八块的骏马,大块的马肉马头马腿还有黄黄绿绿的内脏被随手丢的到处都是,鲜血甚至喷溅到了房顶上,整间厨房内一片狼藉恐怖宛如地狱黄泉,一旁的艾希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满头满脸都是热气腾腾的鲜血,看起来就像是刚刚被变//态杀人狂蹂躏过后的少女一般。

    快要饿昏的乔巴,看样子是直接用双手活撕了这两头价值不菲膘肥体壮的白毛骏马。以往在戈隆偷懒或忙不过来时拜托这些家伙帮手收拾食材的时候也会搞成这样,不过食人魔的洞穴毕竟不是人类的厨房,所以造成的震撼效果也就远远不如此刻。

    这熟悉的一幕顿时令戈隆重新回忆起曾经的日常,也让他黯淡糟糕的心情瞬间恢复不少。戈隆先是将有些吓傻的艾希送出了厨房,让他自行梳洗收拾。然后自己就在乔巴那充满期盼的目光注视下大展身手,动作利落地将马腿扒皮后直接送上烤架,大块新鲜的内脏清洗一下丢入大锅中炖煮,撒入香料进行调味,马排煎炸,马腹嫩肉做成炖肉……戈隆瞬间忙的热火朝天,他的动作飞快无比,几乎拉出了残影,口中还不时喷突出一两口三味真火加猛火势,仅是戈隆一个人,竟是让这间厨房又重新火热起来,只听见锅碗瓢盆不时发出哗啦啦的响声,逼人的热气从门缝窗户缝隙中向外冒,不久之后扑鼻的肉香散发出去,顿时让这间有些死气沉沉的别墅又恢复了往日的风采。

    期间匆匆收拾好自己的艾希从门缝处探进头来,似乎有些担心那头恐怖的巨怪会不会一时兴起把他的主人戈隆也撕得七零八落,方才那血腥一幕显然在他心中留下了阴影。一直在他看到那个大家伙老老实实蹲在墙角,一边流口水一边唆着手指,却是不敢上去打扰戈隆之后才终于放下了心。

    艾希在惊叹这家伙变得如此老实地同时,也是惊叹戈隆是如何将这头恐怖的食人魔调教的如此乖巧。然而他的注意力很快便又转移到那些美味食物上面。烤架上的马腿原本应该是炙烤好几个小时才能够食用的,但不知戈隆施展了什么手段,这片刻功夫竟然就变得一片金黄,大滴金色的油脂伴随着刺啦啦的声音在火腿外皮上滚来滚去,最后一滴滴落在火上,让火焰如同狂舞的金蛇。那大锅中炖煮的马杂汤不知是如何调味而成,散发出逼人肺腑的香气。分量超足的马排料理已经完成了调味,被摆放在最大的盘子上,上面甚至还不忘点缀一片青翠欲滴的香草叶片,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戈隆在瞬间完成足够二十人食用的料理的同时,竟然还有闲暇收拾了一下厨房卫生,除了还有几处地方残留着血迹之外,已经完全看不出“屠宰场”的痕迹……

    如果说方才艾希感受到的是恐惧的话,那么现在就是赤//裸//裸地震撼了,戈隆这个黑色之城的主人艾希之前只接触了一次,而且包括这一次都是以库拉汗的玩物身份出现在他面前的,所以说实话,艾希对于戈隆的感情有感激,有怜爱,有亲昵,但还真谈不上敬畏与崇拜。

    但是此时此刻,在他看到那头恐怖的独眼魔怪在戈隆面前乖巧的如同摇尾乞食的小狗一般,在他看到戈隆仅凭一人之力,在短短十几分钟时间里整治出十几人忙活好几小时都不一定能弄出的菜肴时,艾希才真正的感觉到,在自己这位新主人身上,一定还隐藏了什么无人知晓的秘密,可怕的秘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