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四章 腐烂

    戈隆回转过身,就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那是一位气质还算不错的中年骑士,身上虽然穿着样式华丽的全身覆盖式银铠,但是看起来却不大像个战士,他摘下的头盔夹在腋下,神态看上去十分从容。在这人的身后,竟是整整跟着一队近五十骑的重装骑士,在队伍的最后方,还跟着一名白袍法师,当看到这名法师和他法袍上极为特殊的标记之后,戈隆马上知道了为什么这么多人出现在他的身后他竟是一无所知。

    那是“静谧结界”,而且还是等级颇高,可以近乎完美地掩盖一支小型军团所有行踪的军队限制版“静谧结界”。

    加上这支军队铠甲盾牌上醒目显眼的黑色山峦徽记,来人身份是谁就显而易见了,他们正是来自帝都黑山。

    “等等,让我想想你叫什么名字来着……歌莉娅!对了,你是叫歌莉娅!歌莉娅?克里斯蒂亚?塔布里斯?休文,那个来自落潮港老街的男ji,呃……漂亮男孩!可你不是早就已经死了吗?库拉汗那家伙还为此伤心了很久,甚至和调查兵团彻底闹僵了呢……”

    “歌莉娅”……这正是戈隆曾经使用过一次的化名,一个带着些许屈辱性质的化名。这个家伙一开始明显是想说“男//妓”来着,虽然最后改口成“漂亮男孩”,但他所说的话语依然令戈隆心中充满厌憎。他此时也已经认出了对方,并勾起了一段不怎么样的回忆。

    那正是他被卷入老街“女人风暴”时偶遇的两名贵族之一,戈隆听到有人称呼他为“巴林大人”。他和另一个家伙当时还都是隶属于调查兵团的贵族军官,结果其中一人。就是那个喜好娈童的变态,调查兵团第七营总指挥库拉汗男爵竟然鬼使神差的看中了自己。还以调查兵团军官的身份对老街强行施压进行胁迫,迫使自己做出牺牲,最终答应假意追随这个混蛋。之后意外知晓调查兵团团长的秘密,后来又被水晶湖法师偷袭假死的事情就再不用赘述了。

    “巴林大人,能在这里见到您真是意外。谢谢您的关心,不过我当时并没有死去,我只是被人掳走,不过这又是一个枯燥而冗长的故事,我经过了很多事情。不过我想您并不会对一个身份卑微之人的经历感兴趣的……”

    戈隆含糊其辞的回应道,脑子里却是在反复衡量自己是否能够歼灭这支骑兵队伍,虽然得出的结果并不太乐观,但戈隆依然暗中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他当然知道在帝都黑山的辐射范围内袭击一支帝国兵团会有多么大的影响和后果,但他却也有自己的苦衷。

    结果该来的还是来了……

    “巴林大人,看!这里发现一头食人魔的尸体,等等,这不是尸体,这头食人魔还活着。大家做好战斗准备!”

    当骑士们发现厚草丛中乔巴?黑手的存在之后顿时如临大敌般摆好了战斗队形,骑士们有的下马立盾,做好防御准备,有的则挺起骑枪策马后退。准备发起强力冲锋,那名随军法师也开始吟唱起大威力的毁灭咒文蓄势待发。

    一头成年食人魔随随便便就可以覆灭一支人类小队,同样的。能够参与击杀一头成年食人魔也意味着满满的军功,以及足以拿出去炫耀许久的资本。

    “等等。你们不要攻击他!”戈隆冲了出去张开双臂挡在乔巴身前,在马上战斗与想办法拖延这两种选择之中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后者。

    “这头食人魔已经身受重伤昏迷不醒。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威胁!你们没必要杀死他!”

    巴林皱了皱眉,手里的马鞭举起,又放下,才对戈隆说道:“歌莉娅,你和这头食人魔是什么关系,请慎重做出你的回答,这件事情干系重大,作为帝都警备军团分队长,我有权利和义务守护帝都的安全。”

    “黑山”作为帝国的首都,虽然从内部已经开始腐烂和堕落,但依然是全大陆警戒防卫最森严完善的都城之一。戈隆通过位面传送从地狱深渊来到这里,必然会激起位面波的震荡,从而被帝都的监察设施发现并示警。巴林会带着人马出现在这里正是为了查清位面波动的源头真相。

    “我……我和这头食人魔都是被一支捕奴团捉到的,结果这个食人魔突然发狂暴走,杀死看守冲杀出捕奴团,因为……因为我之前曾给他喂过食物,所以……所以他没有攻击我,我就跟着他一起跑出来了……”

    戈隆根本来不及细想,只能随口胡扯出这么个漏洞百出的谎言。他的口才本就普通一般,自然不敢奢望几句话就能让这些家伙信服,不过戈隆同时也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当谎言被揭穿之后,他大不了马上变身,然后用食人魔的“肢体交流术”来尝试“说服”对方。

    “……我们在这片区域内检测到了空间波的震荡,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空间波?那是什么?”戈隆这回倒不是伪装,他对于魔法的了解只局限于那些俘虏所讲述的故事,像“空间波”这一类的专业术语他自然一无所知。不过戈隆毕竟不笨,联想到他从地狱深渊中归来后就突然出现在这里,于是戈隆也能大概猜到那个“空间波震荡”是怎么一回事了。

    “对了!我想起来了,那些奴隶贩子中的一个法师曾施展过一个法术,准备拘禁我和这头食人魔,结果好像是施法失败了,我们身边突然多出一道光门,把我们吸了进去,等再出来时就到这里了。对了,这里……这里是哪儿啊?”

    戈隆尝试将听过的某段故事中的情节剽窃出来,再伪装自己不知身在何处,最好是连记忆都模糊不清才好,这样可以避免对方追问一些他很难回答的问题。虽然这故事编的依旧是不经推敲破绽百出,但也许是他的运气还没有用尽,旁边一直不言不语的随军法师突然插口道:“难道那个法术是‘空间拘禁’吗?哼,一个沦为奴隶贩子帮手的堕落法师怎么可能成功施展出这种高阶空间魔法,施法失败是必然的,而且空间拘禁施法失败之后,确实是有几率开启一扇随机空间传送门的,你这小家伙的运气还真不错,以往被随机传送门吸进去的家伙,十个里面最多只能回来一两个。”

    瞎猫竟然真的碰上了死耗子了……这桀骜自大的老法师竟然为戈隆的谎言打了一个硕大的补丁,这一下连那支根本不存在的捕奴团现在身在何处以及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戈隆也不用回答了,反正他是被失控法术意外传送过来的。

    戈隆现在的形象就是个没完全长大,衣衫褴褛满身泥垢,但却漂亮的有些过分的男孩子,巴林本能的也不愿意过分难为他。当身边的骑士副官再度请示他该如何行动时,巴林手臂一挥,满不在意的说道:“这附近我们已经调查过了,并没有出现恶魔传送门,仅仅只是某个空间魔法师施法失败后带来的干扰而已,警戒解除。你报告里这么写就可以了,反正没出什么大事。我们准备收队回城。”

    “可是,我们这片区域仅仅只探查了一半不到……”巴林一个瞪眼,将骑士副官剩下的话语全部给瞪了回去,然后才懒洋洋的说道:“空间波异常唯一担心的就是会出现恶魔传送门,可是那东西显眼的很,隔着几千米就能看到,能感觉到它的魔力波动,可你看这里像是出现了恶魔传送门吗?更何况魔法师阁下也没有感觉到魔法的波动。我和魔法师大人半夜三更被派出城外巡查,难道就不累吗?不能回去休息吗?”

    那骑士副官差点把头低到马背下面,哪里还敢出言反驳。不过他的脑子也因此清醒了许多,马上接口道:“是是是……大人,您说得对,这里没有出现恶魔传送门,我们的任务已经圆满结束。还有这头食人魔和这个孩子……我们……我们也不用把他们带回到警备队了吧。”

    像食人魔这种危险的限定类奴隶,按规定只要发现无主的,就应该马上击杀或者将其捕捉,然后纳入国营的奴隶机构统一管理。但是……一头活着的食人魔奴隶其身价几乎是等同他体重百分之一的金币,某些稀有种还会更高。另外那个漂亮的有些过分的男孩子,他自称是从某个捕奴团中逃出来的,按正规程序也应该是将其交送到对应机构,然后寻找其家人并送他回家。当然,如果不按照规定去做的话,那么依然可以将其视作一个“奴隶”。某种意义上讲,他的身价更要在那头食人魔之上。

    像这种龌龊的事情在帝都警备队,在如今的黑山仿佛已成为顺理成章司空见惯的事情,没有人觉得意外,更没有人觉得不应该,当巴林扬了扬手,说道:“这里哪有食人魔?哪有小男孩了?我怎么没有看到?”包括那名随军法师在内,所有骑士都露出一个会心讨好,明了知趣的笑容,巴林看到后自然十分满意,继续说道:“我在玛利亚酒吧包了个夜场,大家今晚可以去那里喝个痛快,一切费用记在我账上,不过在此之前,喂!你们几个,把这头食人魔还有这孩子带到我的别墅去,把食人魔看管好,找个治疗师为它治疗一下,别让他死了,至于你嘛,我可爱的歌莉娅,我想,我又可以和我那位至交好友库拉汗男爵好好做笔交易了……”

    *******************************(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