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三章 黑山

    回旋飞斧……

    这玩意在很多人的意识当中都只是马戏团那些滑稽小丑们逗乐观众的小把戏而已,表演者站在舞台中央,将一些没有开刃并拥有特殊曲度弧度的道具斧头抛来接去,时而在观众头顶上惊险擦过,场面看上去紧张刺激,实质上几乎没有危险。

    然而源自斧王卡拉曼?嚼骨的飞斧绝技本质上却是完全不同的东西,那一柄柄脱手飞出的斧头就如同拥有生命的魔幻飞兽一般,以最具效率同时兼顾华丽视觉效果的形式收割着对手的生命……那根本就是完美无瑕,已经上升到艺术层次的杀人技艺。其实已不局限于飞斧,这位混血女兽人几乎可以将任何能拿在手上的东西丢出去,在保证其具有足够的动能杀伤力与精确的飞行轨迹的同时,还能让它们最后飞回自己的手中。

    因某种原因化身帝国新晋战神的苏亚蕾斯,其飞斧技艺已经拥有斧王卡拉曼?嚼骨的七成火候,他现在身上虽然没有携带大量斧头,但是最近一直不大顺心,窝了一肚子邪火的“战神阿喀琉斯”此时却不打算继续隐藏她的真实实力,只见她双目中猛然燃起两团幽蓝色火焰,同时具有死亡与冰寒双重属性的奇异斗气在她身上炽腾起来,下一刻,一柄柄如同冰霜雕琢出的短柄战斧出现在苏亚蕾斯的手上,再被她挥手向面前的山丘巨人丢掷出去。这些水晶般晶莹剔透的凶器在空中划出无数美丽的轨迹,有的直取目标,有的在空中回旋飞舞。仿佛伺机翱翔的猛禽,还有的相互碰撞。在摩擦出大量闪亮冰晶的同时令自身的飞行轨迹更加诡异莫测,无法捉摸……

    面对这一柄柄飞袭而来的寒冰战斧。酷熊家族的年轻天才,拥有“雷霆之傲”战士名的巨熊王子马库斯也不得不全力谨慎地面对,他雄壮伟岸的身躯肌肉虬结,就如同放大了十几倍的超级矮人一般,但出人意料的是,他的战斗方式却并非像矮人战士一般,以坚盔重甲和分量惊人的重型武器从正面碾压对手。酷熊家族觉醒远古血脉,拥有“山丘之王”称号的战士全部都是精通魔法元素之力的魔法战士,只见马库斯大吼一声。天空中凭空落下一道闪电,正正击打在马库斯的头顶上,然而这道闪电并没对马库斯造成丝毫伤害,反而在他身上猛然炸裂开来,无数湛蓝色的电火花以马库斯的身体为核心向四面八方激射扩散,瞬息间就将上下左右毫无死角回旋飞射而来的冰晶战斧尽数烧化。

    这一次短暂的交手过后,苏亚蕾斯与马库斯同时皱了皱眉,虽然山丘之王以雷霆之力干脆利落的破解掉苏亚蕾斯的飞斧攻击,但他的脸上却毫无轻松鄙敌的神色。因为血脉传承与着装打扮的缘故。面相显得十分老成,实际年龄却并不算大的马库斯死死盯着面前年轻俊秀的帝国战神,意味深长地说道:“这可不是简单的冰霜斗气呢,虽然隐藏的十分隐晦。但如果我没感觉错误的话,这应该是属于禁忌中的禁忌,这是源自众生之敌。死国真主戴尔蒙德的力量吧,真是没有想到。帝国最近风头正盛的新晋战神阿喀琉斯竟然会和魔法皇帝扯上关系,这真是太有趣了……”

    苏亚蕾斯皱了皱眉。身上的杀气更加炽烈了几分,嘴上却是回道:“先不说你的胡言乱语究竟有什么根据,单是你们酷熊公国几乎已经是公开的叛国企图,你以为你说的话就会有人相信吗?”

    “有没有人相信这并不重要,但只要是能和亡灵天灾扯上关系的情报和消息,就算是诬陷或者是明显的冤判,都会有无数人将一件小事炒作成大事,最后牵连无数生命逝去。帝国历史上这样的例子难道还少吗。更何况死国真主戴尔蒙德的力量虽然十分擅长隐藏,但只要是有心探查的话也并非完全抓不住马脚,比如说现在的的你……难道你真以为自己能够瞒得过翡翠龙大公爵雷图瑟斯那个老家伙吗,别忘了,他老婆,那条蓝龙的鼻子可是很灵的。这么一想,你之所以能够拥有现在的地位,还不都是因为扑灭亡灵天灾的巨大功绩吗,这件事真是越往深想,越是挖掘就越有意思啊,你出身于调查兵团,难道这件事还和调查兵团也有关联吗?我早就觉得调查兵团的那个女人很不简单了,她之前赖在落潮港不走,难道也是有什么图谋吗……”

    苏亚蕾斯此时已经是一头冷汗,她一时冲动展露出真实的力量,原本还以为身在地狱深渊并无太大关系,没想到面前这头笨熊一样的男人竟是只从一点端倪就能够推断出那么多的东西,想到藏身于调查兵团的死亡领主凯瑟琳对自己的反复警告,苏亚蕾斯已经有些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然而现在唯一的补救方法就只有将所有知情者全部杀灭,所幸二人的交战辐射范围十分宽阔,为了避免误伤,周围并没有多少观战者,只要能够将面前的熊王子击杀应该就能保住自己最大的秘密。

    看着身上杀气愈加炽烈的苏亚蕾斯,熊王子马库斯如同小胜一局般展颜一笑,却是连忙摇手说道:“不不不,请不要冲动!我认为我们之间并没有必须交战的理由。”

    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却是令苏亚蕾斯一下子怔住,强行中断刚刚发起的攻击,目光疑惑地看向熊王子。

    马库斯双手一摊,继续说道:“你也知道,酷熊公国早已经和帝都王室还有几大公国彻底闹翻了,发动叛乱是早晚的事情。从我们的利益角度出发,恨不得帝国政局越乱越好,帝国/军团的战斗力越糟越好。以你现在在军队拥有的地位和真实身份,无论怎么看对于帝国来说都是一颗无法形容的超级炸弹,所以我们酷熊家族根本没有理由去揭穿你的身份。在你对帝国皇室造成真正伤害之前平白为帝国解除一次亡灵天灾带来的危机……当然,亡灵天灾是众生之敌。如果你没能在帝国的反扑之下覆灭的话,那么酷熊家族的军团早晚会成为你的敌人。但至少,不会是现在。”

    马库斯的理由简单直接,苏亚蕾斯不是没脑子的冲动白痴,稍一细想便知道他没有说谎的理由,但是亡灵天灾事关重大,她又不敢真将自己的命运就这样交托在对方的手上。何况马库斯自己也说了,亡灵天灾乃是众生之敌,双方早晚会有一战……

    眼看着对手身上的杀意不灭反升,马库斯心中暗叹。同时也做好了迎战准备,这位年轻的死灵骑士实力非常可怕,冰晶飞斧更是防不胜防,稍一大意就会惨死当场。马库斯并没有十足必胜的把握,这注定将是一场艰难惊险的战斗。

    不过好像不用苏亚蕾斯与马库斯再为是否交战而发愁了,因为下一刻突然地动山摇起来,熔岩构成的天空出现大片大片的裂隙,滚烫的熔岩如暴雨瀑布般倾泻而下。伴随着地震,几乎是坚不可摧的迷宫围墙竟然也开始自行垮塌。这近乎是无限广阔的迷宫世界已出现全面崩溃的征兆。

    马库斯惘然四顾,突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大声惊呼道:“这……这是!这怎么可能?有人竟然已经获得了深渊契约?可是!可是解封的步骤明明还没有全部完成啊!是谁?是谁啊~~~!”

    发出同样惊呼的还有迷宫另一处的半人马可汗——薛西斯?饮毒者,以及圣光之理教廷的大主教圣约翰路易斯。尤其是这位红衣大主教。他作为大陆历史最悠久,底蕴实力最深厚的教廷代表,对于此次行动。获取那件罪恶而强大的法器可以说是势在必得。教廷为此次行动投入以千年为单位的时间和无可计数的资源,早已做好详尽的计划和付出大量牺牲的准备。红衣大主教手中还有大把未掀开的底牌。自信就算那些深渊魔神强行插手自己也有应对的手段,可是现在算什么?他们正按照早已做好的计划。一步步向着最终目标而迈进的时候,竟然有人先一步找到了那件东西。这就好像是你正在爬树,准备摘取甜美果实的时候,有人突然在下面将果树整棵砍倒,然后当着你的面将所有果实摘下再扬长而去一般。

    “会是那群丑陋肮脏的亚人吗?不!不会是他们,就算他们与酷熊公国还有七塔同盟那些堕落法师背地勾结,也不可能比教廷更加了解这次行动的细节,不可能比我们更快找到深渊契约。同样的理由,马库斯率领的那群矮人正面打仗也许很强,甚至能对我的骑士团构成威胁,但他们的动向一直在我派出的裁决教士监视之下,在此之前仅仅击杀了两头眷属恶魔,解开两处封印而已。不是酷熊公国,不是亚人联盟,也不是七塔同盟,那么究竟是谁?谁抢在我们前面,难道他已经解决了那两个我们一直找不到的恶魔,‘魅魔女王’与‘末日之王’,解开封印了吗?这是亵渎,这是最大的亵渎,那个混蛋必须受到神罚~~~!”已经出离愤怒的红衣大主教恨不得马上将那个“亵渎者”找出来,然后自己一定会亲手将他绑在木架上,用神罚之火将他的身躯焚毁,让他的灵魂永世沉沦。

    与愤怒无比的红衣大主教不同,半人马可汗薛西斯却是完全愣住了,像是失魂落魄一般久久不发一言。她为了这次夺宝行动可以说是付出巨大,不仅背叛了自己的族群,违背亚马逊半人马的千年传统与外族勾结,暗杀天可汗并将其制作成巫毒傀儡,犯下大忌,更是连天赋异禀的女儿都不惜抛弃,可是看她得到了什么,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连最终寻找的东西的影子都没看到,连最终的争夺都没参与,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输了?站在薛西斯可汗身后的小半人马雅尔塔,看着身前陷入混乱的可汗,手中的战矛时紧时松,目光犹豫挣扎……

    不仅是这些大人物彻底凌乱了,在迷宫一个阴暗的角落。一个浑身隐藏在斗篷中的神秘人也同时望向天空,突然发出一声轻笑。说道:“果然,是被你得到了。你果然很不寻常,不枉我提前发动这场夺宝游戏,为你创造出机会。这样一来,更加确认你就是我们一直在寻找的命运节点了,我会躲在暗处,继续观察你的,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我可爱的小食人魔……”

    ******

    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食人魔戈隆此时也很是惘然。他正看着手心处的一枚戒指发呆。这是一枚款式材质平平无奇的戒指,就好像用品质不错的黄铜简单打造成的圆环一样,但是仔细看去,在戒指的内侧却不断闪烁变幻着火焰一般的奇奥文字,这文字似乎属于上古神文的某个分支,字形极美戈隆却是一字不识。但他知道这每一个字母一定都是千锤百炼反复推敲的杰作,是毫无瑕疵毫无漏洞的完美象征,因为那就是所罗门王亲手撰写的深渊契约之正文。

    没错,戈隆手中的就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神灭具。所罗门王留下能够御使万魔的深渊契约。戈隆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说服了“末日之王”贝利亚,但是深渊契约已经出现在戈隆手上,而两大恶魔现在都已经消失不见,就连一直寄生在戈隆体内的魅魔女王塞纳奴露的灵魂仿佛也已经消失。和他再没有任何联系。那些眷属恶魔都是永恒不灭的存在,他们当然不会死去,也许只是因为深渊契约的激活而再度陷入了沉睡。

    这枚戒指十分之神奇。它此时的大小当然无法戴在食人金刚的手指上,但是当戈隆将其从手心拾起的时候。它的大小突然间改变,从戒指变得和普通人佩戴的手镯大小相当。刚好可以戴在此时仍保持食人金刚形态的戈隆手指上。

    虽然貌似已成为这件神灭具的主人,但是戈隆却没有对其深入研究的时间,此时迷宫……不,应该是这整个构建在深渊契约之上的位面空间的垮塌已经进行到最后的阶段,向远处的天边望去,整个世界都好像被敲碎的玻璃一般逐步崩溃碎裂,然后被无尽的黑暗虚空所吞噬。入眼可见一副末日来临的骇人景象。

    戈隆已经来不及去找寻其他人,他只能一步冲到重伤昏迷的独眼魔怪身边,将他背负起来,下一刻这个世界终于轰然爆碎,戈隆就仿佛被卷入潮汐海啸之中一样,一阵晕头转向不能自已。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恢复清醒时戈隆第一个反应就是发觉自己已经恢复成原型……不,并不是他那食人魔的真实外形,而是那个面容姣好的有些过分的人类形态。这一次食人金刚形态维持的时间异乎寻常的长久,可是戈隆并没有发觉现在的身体有过度透支的迹象,好像马上再度变身也没什么问题。

    第二件令戈隆感到欣慰的是,他的族胞,食人魔乔巴?黑手并没有和他失散,此时就安静的躺在他身边,而且已经脱离了魔化,恢复成独眼食人魔的形态。乔巴的伤势虽依旧沉重,但只要不是迷宫魔怪的体质那就好办,戈隆一连四五个萨满治疗神术下去,总算是将他从死亡线上硬生生给拉了回来。乔巴虽然仍沉睡不醒,但脸上已露出憨傻幸福的表情,竟是已开始扯起雷霆般的呼噜。

    终于松下一口气的戈隆此时才有心思打量四周,然而不看不要紧,仔细一看他竟是吓了一跳,此时的他正处身于一片平坦宽阔的草原之上,附近是大片杂草丛生,貌似已经很久无人打理的农田,再往远处看去,一座依山而建,却仿佛是占据三分之二山峦的雄伟黑色城池屹立在大地之上。

    虽然是首次见到这座城市,但是从无数书册画卷之中戈隆早已经知道这座城池的名字……那就是这片大陆最庞大的帝国,圣兽同盟的首都——“黑山”。

    戈隆嘴里发出一阵**,竟是忍不住跪倒在地上,他万万没有想到,从地狱深渊中脱出的自己,再次出现竟是来到距离自己家乡海石湾半岛万里之遥的陌生地方。戈隆内心忍不住一阵激荡,他隐约知道自己会来到这里的原因,说出来其实再简单不过,如果情报没有出错的话,他的母亲,巨妖拉法娜,此时就身在这座黑色城池之中。当然还有……也许……也许……他那位身世神秘的父亲,现在也在这里也说不一定。

    难道真是自己的潜意识将自己引导至这里的吗?又或是有其他什么原因?

    就在戈隆脑海中一片混乱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喂!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未完待续。。)

    ps:  ps:最近更新速度坑爹,原因不解释了,总之都是某黑自作孽,不可活。我会尽快回复的,万分抱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