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二章 恶魔契约

    眷属恶魔与“恶魔奴役者”所罗门王之间究竟保持着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单方面的绝对奴役?又或是类似于友人盟友或者合作伙伴?眷属恶魔身为强悍傲慢的大魔神,若是抛开契约的强制约束力,他们对于所罗门王的忠诚又还剩下几分?为什么上古神战进行到最后时期,所罗门王突然将对于战场无比重要的六位眷属恶魔全部调回到身边,然后封印在刚刚制作完成的深渊契约之中?究竟是因为不这么做就无法真正完成强悍无比的神灭具,又或是因为在诸神的联合影响之下,他已经开始失去了对这些桀骜魔神的控制力,不得不先一步下手为强?

    这些问题一直都是那些恶魔学者们永恒的研究课题,只是想从本来遗存数量就十分有限,之后又经过圣光之理教廷反复清洗、修订、删除、整编然后和谐过的有限的资料中研究出真相是一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工作。于是自然就出现了无数的学派学说,各个德高望重知识渊博的恶魔学者均声称自己穷尽一生的研究结论才是真相,只可惜谁也无法提供出能够令别人信服的有力证据。

    会出现种种猜测并不奇怪,所罗门王身为“三大奴役者”之一,正是通过“奴役”这种方式来役使万魔。身为受“奴役”的一方,恶魔们原则上不可能对其感恩戴德,更何况恶魔一族本来就是侵略成性,凶残霸道,向来都是奴役他人的一方。他们身上强大的种族天赋几乎可以和龙族媲美。却又没有龙族繁育成长上的瓶颈限制。再加上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残酷成长方式,注定恶魔是最不适合成为“奴隶”的种族。

    十二位魔法皇帝还统治世间一切的时候倒也罢了。毕竟不仅是恶魔族,比恶魔更加骄傲个体实力也更加强大的龙族还不一样是另一位魔法皇帝“巨龙奴役者”北奥武王的奴仆。所罗门王不仅不是十二位魔法皇帝中最强大的一位。他甚至都不是三大奴役者中最厉害的那个。恶魔族就算是天性桀骜叛逆也是无可奈何,毕竟在那个时代诸神满街走,魔神不如狗的时代,他们根本就没有桀骜任性的资本。

    所罗门王已经陨落了,十二位魔法皇帝已经成为一个不朽却也无比遥远的传说,深渊契约被诸神亲自封印在这深渊迷宫之中,而被所罗门王融入神灭具“深渊契约”之中,本身已成为这件神灭具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眷属恶魔现在的态度和处境就更加让人好奇了,毕竟从魅魔女王塞纳奴露身上就能看的出来。他们并没有失去真正的自我和记忆,在失去了所罗门王之后,他们还会去……还有必要继续去效忠这条也许是耻辱与仇恨根源的血脉吗?

    因为上古神战是由天界诸神蓄意谋划并突然发动的一场奇袭战,魔法皇帝们之前并没有完全做好应对战争的准备。事实上,大多数魔皇真正的兴趣都只是研究各自领域的魔法之真谛,是研究世界底层之根本规则,对于发动战争或者统治众生都毫无兴趣,他们所犯下的那无数大罪,诸如巨人魔像暴走。陆块沉没,某个种族突然灭绝种种……其实都只是那些魔法研究中的一些意外或是附属产物而已,当然魔法皇帝们也不会去在意自己的行为会有多么大的影响和恶果就是了。

    直到战争处于劣势之后魔法皇帝们才仓促完成了各自的神灭具,所以其中几件神灭具抛开强大无论的法则之力不谈。其实是没有经过完整测试和最终调整的,会留下些许问题和缺陷并不奇怪,如戈隆手中的那根奇怪的腿棒就属于一件神灭具的半成品。在魔皇纷纷陨落之后。要将其彻底补完修整已成为连诸神都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事实上。天界诸神连真正毁灭这些神灭具都做不到,他们只能被动的将其封印。

    戈隆作为在场的“第三者”。已经隐约意识到两位眷属恶魔之间存在的矛盾与对立,魅魔女王塞纳奴露现在看来应该是忠于所罗门王,选择继续服从契约与所罗门王之血的一派,而眷属恶魔之首的“末日之王”贝利亚现在心中的想法就很不好说了。这情况似乎是在意料之外,又好像在情理之中。戈隆虽然心中急躁愤怒,担忧受到瘴气魔化又身受重创的食人魔乔巴此时的情况,但他也知道现在还不是自己发飙的时候。虽然食人魔崇尚用暴力去解决所有问题,但是故事大王戈隆同时却知道无数由鲁莽导致坏事的故事。

    “所罗门王……血脉之源……父亲……还真有趣呢……”

    末日之王死死注视着戈隆,双目中魔光闪烁,显然是在动用等级更高的探查魔法透析着戈隆。她方才一眼就将戈隆的大半秘密看穿,可是这一回却是看了好半天,除了眉毛的弧度越来越高之外,竟是久久不发一言。戈隆不说话,魅魔女王也安安静静地等候着,又不知道过了多久,贝利亚终于开口说道:“没错,这小子身上确实沾染了所罗门王的一缕血脉气息,就在几个月前,他上过所罗门家族的女性,而且还在那女人身上成功留下了自己的种子。顺应古老的契约条文,一旦深渊契约解封,在新一代的‘所罗门’正式成长并继承这份契约之前,他有资格成为契约的临时主人,也就是我们的主人。可问题是……我为什么要遵从这条契约?我们被封印了一万年之久,在那个一无所有的黑暗空间中久久沉睡,以至于除了你我之外,其他几个笨蛋恐怕连想起自己是谁都需要很长时间,没错!所罗门王是给了我们强大的力量,帮助我们成就魔神境界,更让我们成为不死不灭的永恒之体,可是这样的永恒我宁可不要。连死亡甚至是被奴役都要比这种永恒更加好过一万倍,这一万年是怎么度过的你难道忘了吗?所以。塞纳奴露,你现在回答我。我为什么要为了一条对我早已失去约束之力,更会令我们回归到黑暗孤寂深渊之中的混账条约,就要让我们这些恶魔牺牲一切呢?”

    贝利亚越说到后面声音越大,甚至有逐渐失控发狂的迹象,而对于她的质问,塞纳奴露似乎也无法给出一个合情合理的说法,看她那微带扭曲,陷入深思的神色,看来反而还有被面前这位“眷属恶魔之首”反过来说服的可能。

    看到这情景。戈隆暗自骂道:开玩笑,那我怎么办?没有深渊契约的力量,要如何拯救重伤濒死的魔化乔巴?没有深渊契约召唤的恶魔军团,他如何能够从帝国的龙骑士团手中夺回被其掳走的巨妖拉法娜?

    “契约那种东西,本来不就是恶魔最擅长玩弄的领域吗?”

    就在气氛最死寂沉闷的时候,戈隆突然开口了,而且一说话就直接将两位魔神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自己的身上。

    “你知道些什么!臭小鬼,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我的确什么也不知道,我不知道神灭具究竟是如何运作的。不知道深渊契约的正文是什么,不知道你们两个混蛋恶魔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但我却知道一点,而且只要知道这一点也就足够了。那就是你们两个家伙现在争论的话题完全没有意义。”

    戈隆注视着面前妖异美艳的贝利亚,哼声说道:“我记得没错的话,你除了是拥有毁灭之名的‘末日之王’外。同样还是以口才与欺骗闻名的‘欺诈之王’对吧,虽然关于你真正的力量究竟是什么的传说有很多种。有故事将你描述成能够看穿因果命运之环的夜莺,还有吟游诗人的歌词中说你拥有蛊惑人心。能够引诱英雄堕落的力量,但在我看来你至少拥有一种能力,不过那既不是看穿命运的力量,也不是蛊惑人心的力量,你真正拥有的能力就是能够看穿他人心底隐藏的恐惧,能够看穿他人最不想为外人所知的秘密。”

    “与你们这群恶魔打交道有多危险我十分清楚,所以我最恐惧的就是被恶魔所出卖,而你一下子就将我的‘恐惧’看穿,然后更以此来打击我,挑拨我与塞纳奴露之间的关系。同样的,你也看穿塞纳奴露心底最深处对于封印的恐惧,所以你才会试图勾起她的恐惧,动摇她的信念,占据主动,其实你早就知道,深渊契约的解封势在必行,你也根本就没有反抗契约的能力。”

    戈隆有段时间曾对“契约”这种东西十分感兴趣,在很多故事中都有心灵受到蒙蔽,与恶魔签订契约然后走上末路的笨蛋,他们总是因为对于文字所拥有的魔力与可怕程度认识不足,让那些恶魔轻易把握到文字之中隐藏的漏洞,将契约内容扭曲和歪解,最终令契约者以不幸和死亡而告终。

    戈隆是一头混血食人魔,虽然他拥有人类的血统与智慧,但是他对掌握文字并没有特别杰出的天赋和兴趣,所以他一直在心中告诫自己,千万不要试图去跟恶魔玩弄文字游戏,因为你永远也玩不过他们。但在这个领域一定有个人比恶魔更强,那就是“恶魔奴役者”所罗门王。

    正如戈隆自己所言,他对很多事情都一无所知,但他也不需要知道所有的事情,他只要知道一些根本和事实就可以了,那就是所罗门王身为恶魔奴役者,在天界诸神正式干涉之前一直对所有的恶魔拥有绝对的统治权,要做到这种程度就必须做到一件事,那就是在对方最擅长的领域内将其彻彻底底的击败。恶魔最擅长的,除了力量之外,自然就是玩弄契约法则了。

    所罗门王毫无疑问做到了,那么他所定下的那份深渊契约就一定是毫无破绽的完美存在,就算有缺陷瑕疵,也绝对不会是契约正文这种最核心的部分,所以贝利亚那一句“那份条约对他已失去约束力”反而直接点醒了戈隆,他相信贝利亚根本就没有反抗契约约束的力量,或者说,她正是因为畏惧契约的强制力量。才会从一开始就在挑拨,误导自己与魅魔女王。

    戈隆能够看穿的东西又怎么能彻底瞒得过魅魔女王。听到戈隆的话语,她宛如轰然醒悟一般。突然展颜一笑,说道:“贝利亚,你的心灵魔法还是那么的可怕,我现在是灵魂离体状态,你竟然也能够影响到我,好在我的食人魔小弟魔抗够强,关键是够冷静,令你的算计失败了呢。”

    此时贝利亚脸上又恢复到最初那种诡笑状态,哪里还有半分之前癫疯乖戾的样子。她看着戈隆淡淡道:“臭小鬼,虽然我的力量连曾经的万分之一都达不到,但是能够从我的控制中清醒过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我这种心灵魔法的特色就是隐蔽,就连那些魔神级的存在,也经常从头到尾都没有察觉从一开始就中了我的魔法呢,像你这种完全不受魔法影响的家伙,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戈隆也是出了一身冷汗,后怕不已。他这才知道魅魔女王的怪异表现竟是从一开始就中了贝利亚的心灵魔法,难怪对于贝利亚的指认毫无反应,自己还真以为她是沉得住气呢。想到刚才如果自己直接发难也许就真后悔莫及了。也直到这时候,他才隐隐察觉到自己体内的异常。那七条怪异的小蛇不知何时竟同时出现,而且还是盘踞在他的脑袋里。当戈隆意识到这一点后,小蛇在体内‘钻探’带来的阵阵剧痛才如潮水般疯狂涌来。那是剜心剔骨都无法比拟的痛苦,戈隆一咬牙。连忙集中心神,令这七个他不知该心存感谢还是诅咒谩骂的小东西重新隐去。

    “贝利亚。契约的种子我已经交给我这个新认的小老弟了,你既然保留的是理智和心灵魔法,那么放弃的就一定是正面战斗的力量吧,否则也不用这么麻烦的对付我们了,喂!食人魔小弟,你可以上去开打了,她现在一定不是你的对手。”

    魅魔女王的后半句话却是对戈隆说的,眷属恶魔在封印状态下只能在力量与自我中选择其中之一,其他几位恶魔在解封后仍能够保持巅峰战王级的战斗力,却完全失去了自我,连最基本的对话交流都做不到。而塞纳奴露与贝利亚显然选择的是保持理智,然后代价就是,魅魔女王只能像个寄生幽灵一样死缠着戈隆,而贝利亚也失去了正面战斗的能力,只能以诡异莫测的精神魔法来实现他的企图。

    “我的确是没有正面战斗的能力,但不代表我不能够阻碍你们试图重启深渊契约的企图,不管怎么样,我都不想回到那个死寂无聊的黑暗空间,我这一万年来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没有像那几个笨蛋一样选择力量而放弃自我,那样至少也不用困在那个该死的地方,连找个能说话的人都找不到。”贝利亚收起了笑容,表情严肃而决绝的说道,显然已经做好了一些糟糕且危险的决定。塞纳奴露顿时在脑海中喝阻戈隆,叫他先暂缓动手,因为她知道,贝利亚身为眷属恶魔之首,如果一心想要阻碍契约的激活确实不是全无办法,当然她也一定会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不过看她的样子显然已全不在乎。眷属恶魔不死不灭,与神灭具永恒共存,也没什么是能令她们真正害怕的。

    “如果我能够给你们自由呢?”

    “你说什么?”

    戈隆突如其来的话语再次震惊了两个女恶魔,不仅是贝利亚,就连塞纳奴露也是一样,虽然她是完全忠于所罗门血脉的恶魔,可是她对自己的处境显然也不是全无怨言,否则之前也不会给贝利亚可乘之机。但是在最初的惊讶过后,两个恶魔顿时对戈隆的提议嗤之以鼻。所罗门王订立的契约连天界诸神都无法破坏,他一个魔皇眼中连蝼蚁都称不上的小食人魔又能做的了什么。

    戈隆对于两个女恶魔投来的讥讽冷眼全不在意,继续自顾自的说道:“我曾经问过一个睿智的长者,如果一旦不慎与恶魔订立了对自己不利而且无法修改的契约之后该怎么办,她告诉我说,‘只要再想办法和这恶魔订一份内容相反的契约不就行了吗?’虽然这只能算是一句玩笑,但在某些情形下也并非完全无法实现,至少有一点是明确的,就是能对抗契约的就只有契约。所以当你们激活深渊契约,并且承认我契约之主的身份之后,我可以和你们再订立另一份契约,在内容不冲突的情况下,可以给与你们眷属恶魔最大程度的自由,也可以帮助其他几位找回自我。我没有什么野心,并不期望奴役你们,利用你们这些恶魔的力量征服世界又或者毁灭一切,我只要你们能够帮助我拯救家人就足够了,在此之后,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实现你们的心愿的!如果你们接受的话,那就来和我订立契约吧!”(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