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章 狂怒

    “火焰圣女”史黛丝?德比尤尼亚面色冷冽,她的指甲深深刺入自己的手心,鲜血一滴滴流淌在地上,作为教廷的五阶圣骑士长,圣火骑士团名义上的最高指挥官,她原本将自己的一切都投注在眼前这场战斗上,成则获取一切,败则丧失一切。

    然而就在她距离成功也许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竟是会突然杀出来一个狂暴强悍的面具巨怪,令她触手可及的胜利如一场美梦般轰然破碎。

    “不……我也许还有……还有最后的机会……”女骑士长的目光转向身后,在那辆强大的军团战车车顶上,正是奄奄一息的少女神官,那位曾经出卖过戈隆,将童话马戏团的杀手引入食人魔村庄的罪魁祸首,圣光之理教廷的候补圣女克里斯蒂娜。

    就在史黛丝女骑士长蠢蠢欲动,准备做些什么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响动,她回转过身,就看到手下一位骑士面色惊恐绝望地冲到她身边,大声喊道:“史黛丝大人,我们……我们拦不住那头怪物,还有……还有那些该死的亚人族,他们也冲破了我们的防线。”

    “我不是瞎子,用不着你告诉我那些我能看到的,我现在想知道的是与达伽马枢机卿和圣约翰路易斯红衣大主教的联系进行的怎么样了?我要的援军现在在哪儿?”

    这传令骑士面色瞬间变得更加难看,他吞吞吐吐地回答道:“那,那两位大人单……单方面切断了和我们之间的所有联络。”

    深渊迷宫中充满着魔素的干扰,一般的通讯联络魔法全然无用。然而这当然难不住有备而来的教廷骑士团。通过稀有宝石驱动的高阶法阵,紧急情况下要传递情报并不困难。虽然一心想要独吞功劳。甚至在可能的情况下占据那件邪恶的战利品,不过史黛丝骑士长并不是一个野心能够淹没理智的笨蛋。当发现形势已经不在自己的掌握时,她就已经下令联系那两位名义上是军团随行官,向那两位实际手上掌握的力量远远强于自己的教廷高层人物求助,这样就算她的野心会化为泡影,但至少不会落个一无所有满盘皆输的下场。

    可是那两个混蛋竟然单方面切断了与自己的联系,对于这个结果老实说史黛丝骑士长一点也没有预料到,并不是她认为自己足够引起那两位大人的重视,而是这次行动至关重要的道具之一,拥有神敌所罗门王孽血的堕落圣女克里斯蒂娜还掌握在她的手上。根据教廷从那些终身研究所罗门王恶魔学的魔法学者手上抢夺到的资料。加上教廷自己数千年来的研究,得出的结论,想要深渊契约解封,那么无论如何都少不了克里斯蒂娜体内流淌的神敌孽血。

    那么那两个地位崇高的混蛋会单方面切断与自己部队的联络,就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们已经找到了深渊契约,不需要自己这边的力量了,二是他们自己也遇到了很棘手或是无法解决的麻烦,甚至有可能已经全军覆没。

    就在史黛丝陷入深思的时候。远处突然间传来一连串的惊呼声,原来深陷教廷骑士与亚人族联军两面重围的戈隆,突然间从战场上消失了……

    没错,就是消失了。那一边的亚人族联合的总指挥。高阶术士威尔弗雷德?菲兹尔班在领导部队成功把握机会,将劣势一举扭转之后,竟是果断的过河拆桥。命令将攻击的重点转移到那位将他们带出绝境的幸运星,食人金刚戈隆的身上。

    在这位七塔同盟的高阶术士看来。这头面具巨怪毫无疑问是最可怕的乱局者,虽然它的出现拯救了濒临崩溃的己方部队。但如果将这头不分敌我攻击面前所有生命的怪物当成是同伴的话,那么下一个被从胜利的座椅上狠狠拖下来的倒霉鬼弄不好就是自己。所以他才会在稳住局势并初步奠定胜局之后马上调转枪口。

    如果戈隆真的只是一头没有理智的狂兽的话,那么也许会在这场夹击战中血战至死。好在经过一番发泄般的疯狂屠戮之后,海量的鲜血与死亡的生命已经成功令他心中的邪火熄灭大半,虽然他仍然保持着血怒狂暴状态,但是意识最深处已经恢复了理智,及时在围杀死局来临之前冷静下来。

    显而易见的是,食人金刚的潜力还远远没有被挖掘出来,在这一状态下,戈隆体内来自美女蛇的异世界仙法神力近乎完美的与他的食人魔血脉,还有萨满神力相互结合,形成一种全新且强大无比的力量。就在戈隆思考该如何脱身解困时,脑海内灵光一现,七大神力中的“五行遁法”竟是自行激活,令他这个庞然大物直接就这样从战场上“凭空消失”。

    无论是光系水系黑暗系魔法,还是黑暗行者的暗影斗气都具有令使用者隐身潜行的能力,所以有人会突然隐形并不算值得让人大呼小叫的事情,可是当众人疯狂泼洒“显影之尘”,将“真视之眼”插得遍地到处都是之后,竟然还是没能将戈隆打出潜行状态。要知道,在战场这种混乱嘈杂,杀气与魔素均无比狂暴的场合,进入潜行状态本就是一件极端困难的事情,想要长时间保持更是近乎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哪怕是五阶战王级的黑暗行者,在“显影之尘”与“真视之眼”的强力探查之下,在众目睽睽之下也会露出影踪,何况戈隆这个庞然大物。

    可事实就摆在眼前,容不得任何人怀疑,在这个无比拥挤的地方,食人金刚就在无数人的眼皮子底下消失无踪,刀塔大陆现有的常规应对黑暗行者的手段对戈隆的“隐身术”(五行遁法)根本无效又或是效果轻微。更加令人咋舌的是那些向他刺去砍去的近战武器,弓箭手火枪手射出的远程箭矢枪弹就像打到幻象一样,从戈隆原本所在的位置上空划过。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食人金刚体型庞大,就算能够隐形也不会凭空消失。对他发动的攻击就算看不见也应该会有击中实物的感觉。可那些刀枪箭斧依然落空,会出现这种情况就只能有两种可能。一是戈隆发动的并不是隐形术而是瞬移……毫无空间波动且毫无发动先兆的最顶级瞬移。

    又或者是他可以在各种物质中穿梭移动,不会触碰到实物障碍。无论真相是哪一种,都证明戈隆具有发动空间魔法的能力,再加上之前展示出的超强防御、超级力量、萨满神术、自愈能力……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已经哑口无言了,就连高阶术士也在后悔自己片刻前所做的决定,像这种怪物,无论它是迷宫魔怪、地狱恶魔,又或者是其他什么稀有物种。如果能够将其捕捉,生死无论,送回七塔同盟都将具有无可比拟的研究价值。如果天平的另一头摆放的不是所罗门王的神灭具的话,那么高阶术士威尔弗雷德?菲兹尔班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更改作战目标。

    戈隆当然不是瞬移离开,因为他的身影下一刻已经出现在军团战车前方。

    凭空出现的面具巨人终于令那些面目冷峻,仿佛天崩地裂也不会动容的护卫神情骤变,但是他们的素质显然远远高过普通的战士,几乎是戈隆出现的同时,就已经有三柄五米长的骑兵刺枪刺中他的胸膛。戈隆的肌肉紧缩。苍白的皮肤上一抹金属般的金色光芒闪过,这三柄蓄力不足的刺枪顿时嘎然而止,无法再做寸进。下一刻戈隆暴吼一声,手中的图腾石柱疯狂横扫。几名骑士眼见无法闪避,目光中同时闪现出狂热的火焰,同时挺起刺枪迎向石柱。只听岩山崩塌,泥石奔流般的一声巨响。戈隆手中早已裂隙斑斑的图腾石柱,还有骑士们的武器同时崩碎飞溅。一同飞起的还有几名铠甲碎裂的圣殿骑士。

    戈隆也不好过,这些骑士都是红衣大主教身边的近卫亲信,不仅是重要的所罗门后裔的看押者,同时也肩负监视“火焰圣女”史黛丝骑士长的重任,自身实力十分强悍,装备更是无比精良。正面毫无花巧的对撼一记之后,戈隆也是连连后退,背脊重重撞在身后军团战车上,仰口喷出一大口鲜血。

    正当戈隆准备对自己施加次级治疗波恢复一下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虚弱娇柔地声音……

    “你……终于来了?”

    戈隆浑身一震,一直保持的血怒狂暴都差一点被强行解除。苍白色的面具巨人深深呼吸了两下,终于缓缓转过了身,下一刻他的心脏剧颤,仿佛要脱出胸腔一般。

    在军团战车的顶部十字架上,克里斯蒂娜正“看”向戈隆……或者那不能叫“看”,因为她的双眼只剩下两个乌黑的血洞,她的双眼已被残忍地挖去。

    粗长地黑色铁钉穿过她的手心脚背甚至是肩膀腰跨,将其残忍且牢固地钉在十字架上,许多根中空的银色金属管插在她的身体各处,娟娟血流从管芯中缓缓流出,洒落在军团战车的车顶,最终汇聚成一副繁复玄奥的血色阵图。

    “……我看不见……但是我知道……是你……是你来了……”曾经青春美丽,一举一动中都透出一股庄严圣洁的少女,此时那张恐怖的面容上勉强露出一抹笑容,缓缓说道:“你是来杀我的吗?你恨我吗?你知道吗?自从你对我做出那件事之后,我脑子里就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我恨你,我想要杀你,所以我雇佣那帮可怕的家伙闯进你的村子,要将那些该死的丑陋怪物一个不剩全部杀掉,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你……”

    听到这里,戈隆深深呼吸了两下,他抬足轻跺,下一刻数十根图腾石柱破地而出,围成密不透风的环形,将他与军团战车团团围住,地火水风四种元素力量充斥在图腾柱中,形成一个非常坚固的守护结界,阻隔住外面那些比狂兽人还要狂暴的教廷骑士,再加上还有数头自带隐形的幽影巨狼护卫,足够为他争取一小段时间。

    而戈隆却没有说任何话。他就只是静静地聆听着少女那如梦呓一般的轻缓陈述……

    “那一夜,我知道你并没有死……虽然那些可怕的马戏团小丑魔术师都说那里不会有任何活口。但我就是知道你还活着……活着准备向我复仇……然后,有一天我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

    “呵呵呵……没错。就是你与我生命的结晶,身上流淌着我们污浊血液的结晶,我们的孩子……一个因一场污秽邪恶的错误而诞生的罪恶之子,一个绝不该诞生的孩子……我想要杀掉她,阻止她的诞生,我恐惧她的成长……但是……当她在我的体内轻轻颤动的时候,我,我突然间变了……我不再恨那个孩子,不再惧怕她的成长。我甚至好像不再那么恨你了……也不害怕你了,我不害怕你会突然出现,在愤怒中再次夺取我的纯洁,夺走我的一切,我甚至期盼你能够来到我的身边,和你好好聊聊我们的孩子……可是你没有,所以我只能和我们的孩子聊天,我向他讲述诸神的伟大,讲述圣光之主的无所不能。当然也向她讲述你和我的罪恶……我们的孩子很聪明,她什么东西都一听就懂,而且还会有她自己的想法……她告诉我很多的事情,我们有时甚至还会为一些小事而争吵。然后欢笑……那是……我这辈子最快乐,最充实的一段时光,我这才知道以前的生命竟是那样的空虚。寂寞……我也是第一次感激,第一次后悔。我感激将她赐予我的你,我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令这个孩子永远无法拥有一个完整的……家……”

    “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对我说危险即将降临,她要我赶快逃走,但是我没有相信她,因为我当时正身处于至高神圣光之主的大教堂中,在圣光的庇佑下,我不相信会有任何力量能够伤害到我,所以……我错了……之后……之后他们做了一件我绝对无法原谅的事情……他们……他们夺走了我的孩子,夺走了我们的孩子~~~!”

    在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克里斯蒂娜突然间状若疯魔般咆哮起来,她鲜血横流的面容扭曲而狰狞,眼眶处两个深不见底的血洞流淌出两行暗红色的血泪,大张的嘴巴鲜血喷溅,无比可怖。

    戈隆心中一揪,双目中仙法神力激荡,在他那开启透视模式的双眼中,克里斯蒂娜的小腹内脏清晰可见,片刻后,戈隆转头收回了第二神力,他终于将头靠到了女神官的耳边,在仍然凄厉尖啸的克里斯蒂娜耳边轻声呢喃道:“……我……决定原谅你了……”

    克里斯蒂娜的尖啸戛然而止,她的面容明明没有任何改变,却突然间不再那么狰狞恐怖,女人终于抽泣起来,抽噎着说道:“我们……我们的孩子……她……她最后对我说……说她的父亲,会……会来找我们……拯救……解脱……我……我一直相信……一直……在等……”

    女神官的声音到此为止,片刻后,她的心脏已经出现在戈隆的手心,戈隆目光注视着这颗嫣红色的美丽心脏,下一刻竟是将其一口吞下。也就是在这时候,那一堵图腾柱墙终于在教廷骑士与亚人联军的联手围攻中轰然垮塌。

    当众人看到面目安详却是胸膛打开,生命气息彻底消逝的女人时,顿时勃然大怒,这等于切断了他们最重要的寻宝线索,然而那头造成这一切的该死的面具怪物,此时竟是安静的站立着,身上竟是一丝狂暴的气息也没有,如果不是它狰狞恐怖的外形,众人甚至会以为站在他们面前的不是一个怪兽,而是一个忧郁的诗人,一个寂寞的艺术家……

    那怪物此时是那样的平静……平静……无比的平静……令人战栗的平静……令人恐惧不安的平静……以至于整个喧嚣的战场都诡异地安静下来。那些前一刻还想着要将这头怪物切割成碎片的战士,此时竟是感到莫名的心悸,那是……发自心底的,冰寒与恐惧?

    直到那头苍白色的怪物突然扭转过头,那张隐藏在巫毒面具下的双目淡然扫过全场,然后终于发出一个声音……

    “嚎~~~!!!”(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