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九章 碾压

    戈隆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他们所在的空间,这段时间以来他们一直在战斗挣扎,苦苦寻求生存与返乡之路的这个世界,竟只是构建在十二位魔法皇帝之一的所罗门王之神灭具,“深渊契约”之上的一个伪物空间而已。

    在魅魔女王断断续续的为其解释之后,戈隆终于大致明白了,这个空间虽然是由魔法皇帝的魔力凭空构建而成的,但是存在的时间却极为久远,甚至在深渊契约被所罗门王真正制造出来之前,这个空间就已经是作为这位魔法皇帝专门用于研究恶魔术法的特殊实验室而存在了。神灭具,本身就是各位魔法皇帝毕生研究之集合。

    地狱是广阔无边的,并且是由许多层子空间组成,如果将其比作是高楼大厦,那么真正为人所知的其实就只是最上层的几个空间。传说中地狱共有八十八层,而这一数目也只是一众刀塔恶魔学者们估计的数值,真正的地狱空间有多少其实连恶魔们自己也不大清楚,当然,他们也没有兴趣知道,对于任何恶魔生物来说,去侵略、掠夺、去占据其他位面世界都要远比开发探索那荒芜恶劣的地狱更具有意义。结果万年时间过去,由深渊契约构建的伪物空间本身其实也已成为地狱深渊的组成一部分,除了那些存在时间可与诸神媲美的老不死的大魔神们,就连恶魔族的那些魔王领主们都鲜有人知道这个秘密。

    不能不说,这确实是一个十分震撼的情报,就好像是在骑着驴找驴一样。原来自己一直在寻找的东西其实就在自己脚下,就在自己身边。而剩下要做的,就只是要弄清如何“捡起”它的方法而已。

    当然这并不简单。按照魅魔女王的说法,真正的深渊契约其实已经被天界诸神分割成了两个部分,也就是他们这几头眷属恶魔以及这个空间本身。而唯一能够令其重新组合,破坏封印桎梏的方法,就只有“解放”眷属恶魔,得到所罗门王后裔的鲜血,举行解封的仪式。

    “你究竟想带我去哪里?”

    奔跑一阵之后,戈隆又一次问道,而这一回塞纳奴露终于没有再含糊其辞。而是明确的回答道:“来到地面后,我能够感觉的到,其他的几位眷属恶魔基本都被打倒了,不过这样也好,他们本身就是封印的锁扣,是天界诸神利用我们眷属恶魔自身的力量反过来封印神灭具的恶毒机关,而我们现在要去的地方,就是最后一个眷属恶魔,‘末日之王贝利亚’的藏身地点。”

    “你是要我杀了他吗?”戈隆皱着眉问道。他虽然已经知道这些在迷宫中游荡的眷属恶魔其实都只是魔力的余烬投影,实力连远古神战时期的魔神万分之一都不到,但传奇恶魔就是传奇恶魔,哪怕仅仅只是一个余烬投影。其实力也绝不会次于巅峰五阶战王。而他虽然因为魅魔女王不知道在自己身上动了些什么手脚,竟能一直保持着“食人金刚”形态,而且似乎也没有马上要被打回原形的迹象。看样子应该还能够再保持一段时间。即使如此,戈隆也不认为现在的自己就能够独自战胜一位眷属恶魔。何况贝利亚身为所罗门王的眷属恶魔之首,本身就是实力仅次于魔法皇帝的大魔神。传说中可以匹敌泰坦古神与巨龙之王的强悍存在。

    “当然,我们这些眷属恶魔,只有全部都‘死’过一次,迷宫的第一重封印才会被解开,也才能继续进行下一步的解封。我们本身就是神灭具深渊契约的一部分,是不会真正意义上死掉的……事实上,我们就是想死也难。”

    “要解封就必须将我们的余烬投影打散才行。不得不说,那些胡乱闯进迷宫的小鬼们的做法还真是歪打正着呢。又或者是……凡生的**实在是太过可怕了,为了获得一点所罗门王大人的些许力量,竟然连诸神的领域都敢触碰,也难怪天界那帮厚脸皮的家伙会将人类当做是……”

    “我现在可没兴趣听你东拉西扯,我只想知道下一步我要怎么去做!”

    如果换成是其他时候,其他场合,戈隆一定会对魅魔女王口中这些上古秘闻大感兴趣,毕竟这个女恶魔脑子里的东西是在史诗传记中都没有记载过的真正的“真实”。但是戈隆现在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后背上乔巴那一点一分逐渐冰冷下来的身体,感觉的到他那摇摇欲坠的生命之火,此时的他又哪里还有心情去听什么“故事”。

    “没问题的……就像我能够保持理智与记忆一样,眷属恶魔的首领,末日之王贝利亚也不是那几个浑浑噩噩,只懂得用本能去战斗的傻瓜。我们眷属恶魔的使命就是令深渊契约复活,所以她是不会为难我们的……大概是这样吧。”塞纳奴露最后几个字说的十分小声,戈隆虽然没能听清,但是一阵不安依然涌上心头。好在戈隆早就知道和恶魔打交道充满了陷阱与谎言,信任恶魔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愚蠢可笑的事情。他早已做好心理准备,为了拯救乔巴,他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哪怕是用灵魂去和恶魔做交易。

    “我们快到了,不过……这是怎么回事?”

    戈隆也皱着眉放慢了脚步,转过一条迷宫巷道,戈隆面前豁然开阔,就像之前与地狱火蜥蜴战斗过的区域一样,前方也是一片十分平坦开阔的区域,三面围墙,只有一条出口。然而此时这里却是喊杀声震天响,大型军械比比皆是,身穿着银色铠甲的圣骑士军团正与一支亚人族混编军队战斗的如火如荼,正前方牛头人食人魔与重装圣骑士殊死肉搏,中场人族弩手与矮人火枪手疯狂对射,大后方轮式机弩与投石车猛烈对轰。地上死尸遍野,这场战斗显然已经进行了好一阵子。交战双方不知是在争抢什么,为什么而战。但显然双方都已经不计代价不惜任何损失拼死作战,只有一方彻底被斩尽杀绝才能令这场战斗终止。

    化身食人金刚的戈隆不论是造型还是体型都十分之显眼,苍白色肌肉虬结的巨人之躯与一头熊熊燃烧的金红火发就如黑夜中的火把一样引人注目,那可怕的压迫感更一时笼罩了整个战场。

    双方的指挥官几乎是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这个皮肤苍白,头戴巫毒面具的怪异巨人,一名身穿华丽战铠的中年女性骑士长枪一指,大声喝道:“第三十三小队,去把那头闯进来的迷宫魔怪给解决掉,狂信者远程支援一轮攻击。我们胜利在望。不能再添加任何的变数。”

    随着女骑士长一声令下,十余名身上伤势较轻微的重装圣骑士从前线撤出,稍稍调整一下队形后便向戈隆发起了冲锋,阵地后方的一队挥舞着流星连枷的狂信牧师也开始吟唱起神圣系攻击法术。光系法术虽然强于守护与治愈,攻击并不是强项,但是这些狂信法师修行的惩戒系神圣法术却是例外,虽然纯粹的破坏力与破坏范围依然不值一提,但却是极少数无视魔抗的真实伤害术法,在集火时经常能够将强大的战斗单位瞬间秒杀。所以狂信法师又有英雄杀手的可怕称号。

    而另一面亚人阵营的指挥官,来自法师国度七塔同盟的高阶术士威尔弗雷德?菲兹尔班也是深深皱眉,但是战局对亚人联合这边不利,所以他也乐得戈隆为其吸引部分火力。至少也能领他再多支持一阵。

    “情况不对,我们先离开这里。”魅魔女王的声音在脑海中想起,但是戈隆却是充耳不闻。他现在是巨人形态,视野较高。一眼望去视线就已经扫遍整个战场,然后一个熟悉的身影顿时映入他的眼帘。那是一个被绑束在战车顶部,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鲜血完全浸染的少女,几名长枪兵不时将枪尖刺入她的身体,令其鲜血不停止的流淌,而旁边的牧师则适时为其进行治疗,这种无比奢华的折磨方式造成的痛苦显然要令所有的刑讯官汗颜。少女头部低垂,也不知是清醒还是昏迷,又或者已经在无尽的痛苦中死掉。

    她位于圣骑士军团防守最严密的阵地中央,装备华贵表情冰冷的精锐部队严密防护在其四周,无论战局如何改变都不为所动。再看亚人联合的部队调动,显然攻击的重点也是这位受难的少女。

    这场战争,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少女。

    看见这个女人,看见她身受的凄惨折磨,无数复杂的情感瞬息间涌入戈隆,充斥他体内的每一个神经细胞、戈隆不知道自己心中究竟是快意还是狂怒,他竟是暴吼一声,直接进入最深度的血怒狂暴,这是狂暴的狂暴,狂暴的极致,传说中只有亚人族战王以上的强者才能够施展出的终极战技之一。

    乔巴的身体被戈隆丢在一边,当然也没有人会去关注一头“迷宫魔怪”鲜血淋漓的“尸体”。戈隆抬起右脚狠狠一跺,一根图腾巨柱破地而出,代替他承受了狂信牧师的惩戒神术齐射,石柱瞬息间变得通红炽热,仿佛是从地狱的熔岩河中刚刚捞出的一般。戈隆一把将石柱拔起,然后投矛般掷向狂信牧师阵地中央,再不管那一团轰然炸起的乌黑蘑菇云,戈隆矮身挺肩,竟是硬生生撞向来袭的骑士。

    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那是金属扭曲变形,骨骼碎裂,血肉横飞混杂在一起的残忍可怕的声音,近半数重装骑士被撞飞到天上,他们的身躯完全扭曲成奇怪别扭的形态,连胳膊和腿都很难分清,再看那雨水般洒落的内脏残块,这几位骑士生还的可能无疑十分的渺茫。

    戈隆也是退后的几步,三根断裂的枪头深深刺入他的身躯,肩膀处的一枪甚至已没入三分之一,造成脸盆般大小的创口。戈隆连这些断枪都没有拔出,怪吼一声,七匹身躯时隐时现的幽影巨狼凭空出现,然后冲入人群。这些最致命的杀手下一刻已然出现在那些脆弱的牧师身后,用它们的獠牙撕扯着那些脆弱人类的咽喉。造成最致命的创伤。

    ******

    爆裂新星与幽影巨狼瞬间令战场乱成一团,任谁也没有想到。一头“迷宫魔怪”竟是能强大到这种程度,高阶术士威尔弗雷德虽然也意识到戈隆的出现恐怕没那么简单。至少他就从没见过能施展出萨满神术的迷宫魔怪,但他还是瞬间把握住这难得的战机,组织部队发起猛烈反攻。

    “这鲜血的味道……这,这是所罗门王大人的……那个女孩,她,她就是我们之后要找的所罗门王大人的血脉后裔!喂!食人魔小哥,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魅魔女王激动无比的声音虽然在戈隆脑海中响起,但他却是没有任何反应,此时的戈隆。已经完全化身为战场上永无休止的杀戮机器,他并没有明确的目标,无论是圣骑士还是亚人族战士,只要是进入他攻击范围的存在,就会瞬间遭到食人金刚手上的图腾石柱的攻击。这种七八米长,直径超过一米的东西根本就不能称之为武器,仅仅是被擦中就会铠甲破裂,血肉之躯扭曲变形,被正面击中更是连完整的尸体都不会留下。最多只能剩下一点胳膊或腿。

    当又一头铁拳食人魔战士被戈隆将脑袋轰入大地,血肉内脏崩飞出数十米远之后,就再没有人敢闯入戈隆的攻击区域了,哪怕是这头“怪物”此时浑身插满了武器箭矢。仿佛下一刻就会倒地死去。但谁又能保证在他死前自己不会先一步成为他脚下那层厚厚的血肉浆水……此时任谁都能够看出来,这突然出现的迷宫魔怪绝不简单,他虽然并没有达到五阶战王的位阶。但是一身恐怖无比的蛮力却堪比传说中的巨人,哪怕是以力量称雄大陆的食人魔和牛头人。在他面前也仿佛向大人扬起拳头的小屁孩一样,是那样的脆弱和可笑。

    虽然没人敢主动攻击。但是戈隆显然不打算停止他的杀戮,或者是发泄,只见这头苍白巨人大口一张,地上流淌的血液竟是被凭空抽起,汇聚成一条血流冲入戈隆的口中。地上的死尸成百上千,更是不乏食人魔牛头人这种大体型的亚人族,血液数以百吨计,然而戈隆竟是将这些血流统统吞下,也不知他将这些比他的身体体积更多数倍的血液藏在了哪里。战场一瞬间竟是变得清洁干净,那些原本凄惨可怖的尸体失去献血的衬托,此时就像摆设一般,毫无真实的感觉。

    然而下一刻,戈隆再度张口,那海量的血水就如喷泉般汹涌喷出,其中蕴含的力量无比强大,被直接喷到的倒霉鬼瞬间人仰马翻,一时间竟是站不起身,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这些被戈隆吸入然后再度喷出的血水似乎还被添加了其他什么成分,凡是那些接触到血水的人很快便嘶号哀叫起来,他们痛苦的扭曲着身体,抛掉武器用指甲疯狂抓挠着身上接触血水的皮肤,直到皮破血流也不停止……

    这正是戈隆的最后一种异世界仙法神术,“北冥玄水”。之前的战斗戈隆已经将体内积蓄的火焰全部喷出,在重新补充之前已经无火可喷。就像戈隆无法凭空创造出火焰一样,他的北冥玄水同样无法凭空创造出水来,然而这些血水被他吸入体内,竟是和他体内那颗美女蛇精的内丹发生反应,将内丹中的毒素融入其中,于是就有了这可怕而诡异残忍的杀伤效果。

    凭心而论,哪怕是真正的战王也无法纵横沙场,仅凭一己之力主导一场战争,然而食人金刚则不同,身为巨人的戈隆攻击范围广阔,图腾巨柱势沉力猛,一击必杀,在战场这种混乱的形势下尤其具有杀伤力,对于对手士气的打击更是不容小视。

    不仅是攻击,食人金刚源自食人魔的身体防御与抗魔皮肤,再加上异世界的金刚不坏之体与法相天地神力,不够分量的攻击对于戈隆来说根本就是不疼不痒,根本不破防,更谈不上累计叠加伤害,以量变引起质变了。事实上,除了重装骑士的冲锋突刺,弩车投石机的正面攻击,狂信法师的惩戒神术之外,这里已经没什么能对食人金刚造成有效伤害的攻击方式了。

    然而骑士只要没有空阔场地就发动不了全力的冲锋,弩车与投石机发出的石块弩枪十分容易躲避,至于狂信法师的神圣攻击虽然命中率极高而且无视魔抗,但是单纯的伤害能力却是有限,再加上爆裂新星图腾轰炸,如同幻影刺客一般的幽灵狼群不时扰局袭杀,狂信牧师阵地乱成一团,自顾不暇,再别说集火攻击,对食人金刚造成的威胁自然十分有限。

    然而更加令人绝望的是,眼看戈隆身上伤势沉重,即将不支的时候,这奇怪的苍白巨人身上竟是闪现出一团绿色浓光,那正是治愈神术发出的光辉,一个能抗能打的怪物就已经十分变//态了,更让人无语的是他竟然还具有自我恢复的能力。那些交战至今,本来就已经疲乏无力,精神力严重透支的圣骑士们,面对陷入血怒狂暴的食人金刚与亚人联军的两面夹击,瞬息间竟是溃不成军,如果不是迷宫中的特殊环境制约,戈隆刚好堵住了唯一的出口,恐怕此时已经出现大片的逃兵。(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