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章 眷属恶魔

    严格的说,圣约翰路易斯红衣大主教并不是圣火骑士团的真正领袖,与达伽马枢机卿一样,他们两人都是由至高无上的教皇陛下特别指派参与此次行动的,是圣光之理教廷真正的核心人物。,至于圣火骑士团真正的团长,拥有“火焰圣女”称号的五阶圣骑士长史黛丝?德比尤尼亚,此时则一脸阴郁地执行着自己的任务。

    虽然被称之为“火焰圣女”,但实际上史黛丝早已不是什么“圣女”了,早在二十多年前,她就已经嫁入帝国豪门杜安家族,现在则是一位身份尊贵的实力女伯爵。

    圣光之理教廷只有苦修者与狂信徒才会完全禁欲,甚至是禁绝一切**与感情,至于历代的圣女,则会成为非常不错的联姻工具,由教廷安排嫁给那些身份地位崇高,又或者是实力势力十分出众的家族或者大人物们。

    尽管退休的圣女身为教廷间谍的身份早已不是什么秘密,而且帝国与教廷之间的龌蹉也早就是上层社会人人心知肚明的事情,但是能够将一位圣光之理的圣女迎娶进家族仍旧拥有非常特殊的意义,也称得上是一份值得骄傲的荣耀。而且只要帝国与教廷没到正式翻脸的那一天,那么这份荣耀与随之而来的某些特权在许多人眼中都有非同寻常的价值。

    史黛丝?德比尤尼亚的情况却是有些特殊,她虽然是圣光之理第七百五十一任的圣女,但是在年幼时的她进入教廷,被圣光选中成为圣女候选人之前。便已经是一位世袭贵族的合法继承人了,并拥有正式的子爵爵位。

    正因为她所拥有的双重地位。双重身份,导致她能够比较轻易地被帝国与教廷所接受。更成为双方妥协的分界点,所以才能够出任圣火骑士团这种地位极其特殊的军团团长,而不是像其他那些平民出身的圣女一样,不是婚后被软禁在城堡宫殿之中,作为一件有生命的摆设,就是经常莫名其妙的早逝或是死于事故意外之中。对于失去价值的圣女,教廷从不会提供任何庇护。

    然而此时此刻,史黛丝?德比尤尼亚却是满脸的阴郁。她的心血,她的荣耀与地位的基石。她的圣火骑士团,此时已经算是名存实亡。半岛雨林中仅仅攻打千针峡谷血刃峰一役就已经出现了前所未见的惨痛伤亡,之后在与那些混乱种族联军的雨林野战中虽然凭借气球飞艇的助力占据上风,但是全飞行部队的一个缺点也因此暴露了出来,那些平时就视军令军纪如无物的少爷小姐们根本无视命令,驾驶着各自的飞艇肆意追击敌人,有的甚至是将这次战争视作旅行远足,肆意而行。结果地狱深渊的瘴气来袭,近半数的圣火骑士团成员就此被侵蚀魔化。变成迷宫当中随处可见的丑陋魔怪。

    高高在上的主教大人与枢机卿自然不会去关心这种“小小的”损失,他们身边还有自己带来的亲信部队,总体战力并未下降多少。从一开始,他们也没有期望过圣火骑士团的战斗力。而且只要最后能够得到那件东西。那么巨大的功绩将轻易掩盖掉一切罪责与损失,与所罗门王的宝藏相比,哪怕是搭进去教廷三分之一的军事力量也是十分值得的。何况死掉的这些人基本都是帝国贵族的未来。他们的死对教廷来说也并不完全是件坏事。

    但是作为圣火骑士团被正式任命的军团团长,史黛丝的罪责却是如钢浇铁铸一般无法推卸。甚至连解释狡辩的机会都不会有。这些少爷小姐们平时意外受一点伤都会引发一场家长问责风波,像这样成建制的损失。甚至连像样的尸体都无法向他们的家族交出的情况,圣骑士长已经不敢想象自己回去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了……

    “也许,我唯一的机会,就是亲手将那件东西拿到手,不是圣约翰路易斯大主教,不是达伽马枢机卿,而是我,圣骑士长史黛丝?德比尤妮亚将那件深渊契约拿到手上,到时候,我非但不会受到任何责罚,恐怕就连教皇大人都会亲自对我进行嘉奖……不……也许……我还能有另外一种选择……深渊契约是十二位魔法皇帝禽兽打造的灭神具,我如果拥有了它,还用去害怕畏惧什么吗……”

    深深地呼吸了几下,将心中这突如其来的罪恶**硬生生打散,但是曾经拥有圣女身份的圣骑士长大人却是没有向伟大的圣光之主祈祷,祈求其原谅自己的罪孽。

    “这一定是因为受到深渊气息侵蚀后的反应……”圣骑士长这样安慰着自己,目光却不由自主的扫向了身前的一辆军团战车。

    军团战车是战场上的攻坚利器,在酷熊公国的矮人蒸汽坦克出现之前,一直就是统治陆地战争的无敌王者。这种依靠魔晶石驱动的钢铁怪物外形和重装马车相差无几,但却坚不可摧,动力无穷,被增压魔能驱动的军团战车可以轻易碾碎任何阵型与防线,同时张开一个半径达到十五米,防御力堪比五阶地行龙的魔法护罩,保护护罩当中的重要人员或者战士不受任何伤害。

    而堪称无敌的军团战车却也存在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缺点,那就是它高昂的造价,以及堪称变态难度的制造工艺,整个大陆具备生产军团战车能力与硬件设备的大型魔具工坊不超过五个,懂得完整制作工艺的宗师级工匠不超过二十个,能够镌刻相关魔法阵图的大魔导师更是只有三个。哪怕是底蕴无穷的圣光之理教会,拥有的军团战车总数也没有超过两位数,这还是数百年的积累成果。而类型功用与军团战车相同,各方面能力均都远远不及的矮人蒸汽坦克,酷熊公国却至少拥有七百余辆。而且这个数值还在以每三天一辆的速度持续增加当中。

    在这辆堪称教廷杀手锏之一的军团战车上,竖立着一根粗大的木柱。木柱上捆绑着一位白衣白裙的少女,仔细看去。这少女身上穿着的竟是一件金线镶边圣纹光辉法袍,而整个圣光之理教廷中,够资格穿着这种圣白法袍的女性教士就只有三位,整个教廷就仅有三位现役圣女而已。

    圣女的地位高高在上,在一些低级信徒民众的心目中,象征纯洁与救赎的光辉圣女甚至还要在地位崇高却给人感觉遥不可及的至高教皇之上,是圣光之主赐予人间的最珍贵的宝物。但是此时此刻,这位现役的圣女大人竟像是最肮脏的魔女一般,被屈辱的绑在木架上。满身的鲜血与泥污。然而更加可怕残忍的是,她的身体多处竟是插着一英尺长手指粗细的空心银管,所插的位置虽非致命要害,却均是血管汇聚之处。圣女的鲜血从这些银管之中源源涌出,洒落在战车顶棚上特别安置好的金属铁盘当中。

    如此恐怖的出血量,哪怕是体魄强健的壮汉也会在数分钟之内失血过多而死亡,然而十几名高阶教士围绕在军团战车周围,轮流每隔半分钟就对圣女施展一个圣光治愈法术,为其补充生命的活力。维持圣女的生命……以及痛苦。这种折磨人的方式堪比最残忍变态的酷刑,然而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圣女的鲜血洒落在金属铁盘之后,瞬间便化作红色光霞蒸腾消失。然后铁盘上便缓缓亮起一条又一条赤红色的纹路。再仔细看去,像是这样的纹路已经有很多,并汇集成为一张地图。竟是与精灵少女露娜?月之影之前随手所画的迷宫地图颇为相像。不过精灵活地图就只能绘制出自己亲身踏足过的区域,然而圣女用鲜血所绘制的迷宫地图。却是已经涵盖了大半迷宫区域,其中甚至还有一道金色的纹路。笔直通向迷宫最中心的区域。

    绑在木架上的圣女突然间呻吟了一声,她的声音是如此的虚弱,几乎比普通人的呼吸声还要轻出许多,然而这轻轻一声还是引来圣火骑士团团长史黛丝的注意,她看着木架上的女孩,目光中微露出不忍之色,轻轻地说道:“克里斯蒂娜……你不要恨我们,要恨的话,就恨你身上流淌的那肮脏邪恶的血统。其实你应该感觉到幸运,你那污浊的血统如果能够帮助我们从这座迷宫之中脱离,甚至是找出那件必须摧毁或者封印的罪恶法器,那么你身上的罪孽必然会被洁净掉不少,也许你的灵魂最终能够得到圣光之主的原谅也说不一定。”

    听完这些话,那位惨受折磨的圣女,她的身躯突然微微抽动了几下,然后倾尽全力抬起了头,缓缓睁开了双眼,轻轻地说道:“求求……求求您了……史黛丝导师……求求您了……放过……请导师您……放过我的……孩子……”

    如果戈隆在这里,他看到这位圣女的面孔时一定会露出一个十分特别的表情,他也许会愤怒,也许会哀伤,也许会发狂暴走,也许会痛哭流涕……这个女人对于戈隆就具有这样的强大震撼力,因为她就是改变了戈隆人生的罪魁祸首,因为她就是将可怕的“童话”引领人雨林,带入黑手村落的那个人,那个被戈隆所释放,却用仇恨之火作为回报的女孩,少女神官克里斯蒂娜。

    “你别傻了!克里斯蒂娜!你根本就没有什么孩子!你根本就是一位圣处女!那些拥有孩子的记忆全部都是幻觉,是幻觉!是我!是我将你带回到现实!是我,让拥有致命污点的你依然能够成为纯洁高贵地圣女!这些事情你就算是死也不能够忘记!”

    女骑士长的呼吸急促,“孩子”对她而言明显是一个十分令其忌讳的话题,极度虚弱的克里斯蒂娜此时又已经低下头去,像是沉沉睡去,又像是已经死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位年轻的骑士突然跑了过来,对着骑士长颇为激动的说道:“大人!第二个封印,所罗门王的眷属恶魔,虚空之王克鲁苏卡赞的灵魂结晶被我们找到了!”

    圣骑士长顿时无暇顾及其他,急忙回道:“那你们还在等什么!还不快一点把那个肮脏的恶魔召唤出来,然后再干掉它!只有把那几头该死的眷属恶魔全都找到然后消灭,我们才能从这个该死的迷宫中脱离!”(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