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四章 魔界降临

    在刀塔大陆众多种类的战职者、法职者、以及神职者当中,萨满祭司是公认的阵地战之王,原因就在于这些受到萨满祖灵祝福的图腾柱上。¢£頂¢£点¢£小¢£说,

    只要给一位萨满祭司充足的时间与施法资源,让他能够屹立起具备各种功效神能的图腾巨柱,萨满祭司甚至能够以一人之力发挥出原本需要多名神职者法职者才能够做到的事情,无论是辅助增益还是布设魔法阵地。

    而对于戈隆这位受到萨满祖灵神眷之人,四位元素之主对他可以说相当慷慨的馈赠当中,还是当属土元素领主,“石芯之母”塞拉赞恩赐予的“图腾召唤”最为实用。这是一种可以利用周围环境中存在的天然素材在萨满祭司身边瞬间召唤出图腾柱的能力。

    当代表“地”、“火”、“水”、“风”四大元素之力的图腾柱破地而出屹立在戈隆身旁之后,萨满祖灵的一点威光顿时降临,四根图腾柱中象征水元素图腾的那一根微微颤动,一轮又一轮血红色如光似水般的波纹从柱身上溅射发出,再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这正是水元素领主,“漩涡主宰”耐普图隆馈赠与戈隆的图腾神术“血泉”,而另外三根竟也如同音柱一般与水元素图腾产生共鸣,将击打在柱身上的“血泉”光波再反射回来,最终在戈隆身上形成一个波纹焦点。

    戈隆的身体上泛起一圈又一圈血色光晕,抗拒着来自四面八方无尽黑暗的侵蚀,戈隆感觉自己仿佛风暴潮汐当中的一截枯木。在这无边无际的死亡黑潮中随时都会万劫不复。祖灵赐予的“血泉图腾”拥有守护净化的神能,但还是在黑色的浪潮中逐寸逐分的被压缩收敛。血泉覆盖的范围从最初的近百米逐渐缩窄到十余米,最后干脆无法扩散出四根图腾范围之外。只给戈隆留下了一个狭窄的四方形空间,并且还在以缓慢却坚定的速度继续收缩,连那四根支撑四角的图腾柱都在向内弯曲,发出吱嘎吱嘎不堪重负的脆裂声响。

    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当戈隆身边四根图腾柱达到极限,终于轰然爆碎的那一刹那,已经距离戈隆只有半臂之遥的黑暗终于褪去......

    当一切都风平浪静之后,戈隆惘然看向周围,片刻后。他深深地吸入一口气,沉声自语道:“该死的,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戈隆之所以震惊失态,是因为他所看到的......是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天空中厚重低沉的乌云翻滚,红光在乌云间隙中刺目乍现,但拥有远望真视之眼的戈隆却知道,那根本不是什么乌云,而是缓缓流动的,表面结成黑色石板的岩浆。由岩浆形成的天空压抑而低沉。每隔不远就会有一道巨大的龟裂破口,炙红滚烫,散发着黑烟与焦热的岩浆如同流瀑一般向大地洒落,戈隆原本以为最恐怖的自然天象便是半岛上那座苏维斯火山的喷发。但与他眼前这天际流火相比,那座每百年才会喷发一次的巨大火山就好像出现在祭礼火堆边的萤火虫一般藐小可怜。

    滚烫的热浪扑面而来,空气中再也没有半岛雨林特有的湿热与腥咸。取而代之的则是刺目呛鼻的硫磺气息。大地似乎流逝了全部的水分,遍地的青苔与青草灌木全都化为飞灰尘沫。而生命力旺盛强健的巨树古藤却像是被某种邪恶力量污染魔化了一般,呈现出一种扭曲诡异的形态。仿佛无数僵化的魔物一般躲在阴影中扭曲。

    在黑夜侵袭之后,整座雨林竟像是进入到另一个世界一般,而眼前这片情景,却是让戈隆直接想起一个经常在故事中出现,却从未有人真正去过,或者说去过之后还能活着回来的地方......

    地狱深渊。

    ******

    断崖之上,魁伟如山的酷熊之子屹立崖边,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魔界沉默无语,片刻之后,额头微见汗水的红点火枪手部队队长,矮人战王帕拉丁跑了过来,半跪在地上汇报道:“马库斯大人,我们已经彻底探查过了,整片雨林应该都被拖进地狱深渊当中了,虽然不知道究竟是谁违反了约定,提前触发了所罗门王的藏宝库禁制,好在我们的防御结界总算是提前完成,我们的部队暂时没有发现被魔界侵蚀的迹象。”

    马库斯?雷霆之傲点了点头,沉声回应道:“我们的盟友呢?他们挺过来了吗?”

    矮人火枪手的表情顿时变得十分古怪,似乎是在幸灾乐祸,又还有几分心有余悸。

    “还算好......至少大部分人还算好,薛西斯那个四条腿的女人准备的似乎比我们还充分,虽然宝库提前开启,对她和她的部队影响倒也不大,反倒是秩序种族与混乱种族那群蠢货,之前满脑子都是内斗与陷害,结果结界张开的就晚了一些,不少人都完了,现在他们正忙着清理那些被污染的家伙呢。”

    仿佛是为矮人火枪战王的汇报做一个补充一般,从不远处逐渐传来一片凄厉的喊杀之声,其中就有食人魔术士,德拉诺?铁拳那标志性的超大号嗓门。

    马库斯冷哼了几声,抿嘴说道:“不用去管他们,他们本来的作用就是充当炮灰与开启宝库的基石,而且之前与教廷的几场遭遇战,就已经证明他们实际能够发挥出的作用比之前预计的还要少......如果是‘染血的桑加’那个女人......是不是会更好用一些呢......”

    甩了甩头,年轻的山丘之王重新整理了一下思绪,又说道:“所罗门王的宝库开启,整片区域都被拖入地狱深渊。普通的生物根本经受不住地狱瘴气的污染,沦为地狱的一部分。我们这边的神职者太少了。对于那些受到污染的同伴只能够马上放弃,你通知我们的部队。马上开始准备阵地防御战,在我们探索宝藏之前,还有一些麻烦要解决掉......”

    随着马库斯向下望去的目光,整片雨林原本葱郁的绿色基调彻底被焦黄与鲜红色取代,地形被完全改变,干燥炙热的地表部分凹陷,部分隆起,形成无数百多米高城墙一般的奇异峰丘,再仔细看去。这些高矮宽厚完全一致的峰丘竟是构成了一座规模宏大无比,一眼根本就望不到边际的巨大迷宫。

    马库斯?雷霆之傲所处的“断崖”,其实正是其中一截迷宫之墙,不仅如此,天空中密密麻麻的蝠翼飞兽,地面上黑压压一片的兽海竟是正向这边冲来......

    ******

    戈隆已经大致适应了目前的环境,并基本肯定这不是什么幻术或者幻境,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确实整个世界都被那个黑衣神秘人改变了......不。不可能有人拥有这种堪称神迹一般的力量,哪怕是五阶战王,甚至是六阶七阶的半神亚神也没可能做到。

    难道说,是他被拉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戈隆现在的疑惑是。他的那些朋友、敌人、裁决教士、海贼女帝......现在都到哪里去了?他身边为何只有他自己?

    戈隆隐约间记得,在那个黑色神秘人展开漆黑色的领域,而他也召唤出图腾立柱。开启“血泉”之后,最初还能够将小半人马杜兰达尔与道格拉斯等人包裹在守护领域之内。但是当“血泉”领域被逐步压缩之后,他身边的那些人就被“黑暗”一一吞噬。当他恢复之后,身边就只剩下他一人。

    戈隆并不怎么在意他的那些“同伴”,半人马是黑手食人魔的宿敌,道格拉斯也只是他“废物利用”的俘虏,但是在这陌生而恐怖的环境当中,他却迫切地希望自己能够看到一些熟悉的面孔,听到一些熟悉的声音。无论是来自敌人还是朋友。死寂与孤独令他快要被逼疯,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会想起,现在的自己其实也只能算是个比较早熟的孩子。

    戈隆扶着笔直耸立的高墙缓缓前行,虽然从天空洒落的燥热的红光令这个世界没有昼夜之分,但戈隆还是愿意耗费大量精神力开启“远望真视之魔眼”,哪怕他真正看到的东西并不比自己的双眼多出多少......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戈隆总觉得自己的身体处处别扭,尤其是来自异世界的力量更是受到额外的压制,这也令她的烦躁更加加剧,直到他将双管火铳与美女长腿一般的大棒拿在手上之后,心中的烦躁感才稍稍褪去了些许。

    戈隆突然听到旁边的怪树丛中传出异样的响动,似乎有生物发出的低沉呻吟,戈隆立刻冲了过去,挥动腿棒一把扫开了干枯的树枝叶丛,然后就看到两个紧紧纠缠在一起的“怪物”。

    这些怪物的外形酷似雌性的半人马,有着接近人类形态的上半身与酷似马型的下半身,但是她们的皮肤却泛出死血一般的暗红,身体各处更是生长着冷血生物特有的鳞片与焦枯粗糙的体毛,胸口那两个硕大无论的雪白肉团则是她们身上唯一柔软细致的地方。

    其中一头看上去稍稍顺眼,脸部还有比较标准五官的怪物被另一头压在身下,脖子被对方尖利的獠牙撕扯的只余下不足三分之一,连颈骨都被扯断,但即使如此,她依然还活着,在看到戈隆之后,她垂死的目光突然变得充满了希翼之色,口中艰难吐出几个构不成词汇的模糊音节,那只被鲜血浸透的手掌更是向戈隆所在的方向微微抬起,仿佛期盼着他的救援。

    而另一头体态更加狰狞恐怖,在头顶上生长着丑陋犄角的怪物在看到戈隆之后顿时发出低沉的警示咆哮,仿佛警告他不要破坏自己的用餐。

    脑袋里早已经被杂乱焦热的杀意骚扰的烦躁不堪的戈隆低吼了一声,竟是俯身低头撞了过去,将其撞开之后抱住那头犄角怪物在地上猛烈翻滚起来,他收起了双管火铳,就只是用自己的拳头与美腿大棒一下一下重击着怪物的身躯,也不管打得是对方要害还是四肢背脊,仿佛只有用这种最原始最粗暴最混乱的攻击方式,才能够将心中的焦躁与怒火发泄出去。

    怪物的性情似乎也与戈隆十分接近,它垂首狠狠一口咬在千夜的肩头,锋利的牙齿竟是撕开了坚固的附魔铠甲,钉入血肉。可是爆发出种族天赋与异世界神力的戈隆身体竟然比附魔钢铁硬度更高,那怪物无论怎么甩头,嘶吼,都没法扯下口中的皮肉,反而自己的獠牙却是发出被生生扯落的咯吱响声。(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