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章 战果

    “全军覆没!你在胡说些什么!”

    气球飞艇舰队的主舰“飞翔的神恩”号之上,气氛阴沉,如同暴风雨将至,一众铠甲华丽的教廷骑士,手抱圣经的神官长老各个都噤若寒蝉,恨不得将自己的身体蜷缩在暗影之中。只有那名刚刚汇报完最新战况的传令骑士躲无可躲,跪倒在地上汗如雨下。

    圣火骑士团的最高负责人,圣约翰路易斯大主教脸色铁青,啪的一声将手中厚重的金属包边圣典砸在桌子上,这个简单的动作竟是令整艘飞空舰艇骤然向下一沉,就仿佛这本半米来长,墙壁般厚实的金属包边圣典足有数千斤重一般。

    发现自己的失态之后,红衣大主教马上默默祈祷,向圣光之主忏悔自己的罪,当他再次睁开双眼之后,面色已然好看了许多。

    “从头给我汇报这一次战斗的详情,我不希望你遗漏掉任何一个细节。”

    “是!”传令骑士连额头的汗水也顾不上擦拭,连忙将所知的一切一一道出。

    半小时后......

    “这么说来......我圣火骑士团的先锋精锐,近三分之一的兵力,仅仅不到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便全军覆没了,而对手仅仅只有那些四条腿的蛮荒异教徒,数量也比不上我们现在追赶的那一群多种族联军。我想......我现在所知的就是刚刚发生的一切,应该没有错吧?” 尽管主教大人完全恢复了冷静,但是周围之人所感受到的恐惧却是有增无减。这并不奇怪。要知道圣火骑士团可不比其他军团,哪怕是最低级的一名战士新兵,身后也有着说大不大,说小也不会小的深厚背景。那些背景在平时也许会成为军团的力量,但是在另外一些时候。比如说出现战死者的时候,这些背景就会变成一个个麻烦。如果只有少数几个麻烦出现的时候,对于历史悠久地位特殊的圣火骑士团来说还算不了什么,毕竟圣火骑士团是一支真正的军队,而不是什么托儿所,寄养基地。打一场仗死几个人再正常不过。但如果出现总人数三分之一的伤亡,那就绝对称不上是小事情了,因为损失阵亡的可不是什么平民佣兵,而是真真正正的世界贵族。

    即使之后的战斗一帆风顺,仅仅只是这一次战斗的残败。也足以令圣火骑士团面临史上最严厉的追责,而作为直接负责人的圣路易斯大主教也必然成为教廷送给那些贵族们的“交待”,就算以他崇高的身份不至于被送上宗教裁判所,但是他的未来前程也将到此为止。这对于这位在五十五岁之前就能够登上红衣大主教之位,公认的潜质优厚,前途无量,有希望晋升最高主教的候选人来说,甚至比被送上火刑架更加可怕。 这时主教大人又重新从桌子上拿起了那本比之战士的塔盾也不遑多让的包金边圣典,仿佛在向至高无上的主乞求智慧与指引一样。片刻后,主教大人轻轻吐出了一口气。说道:“尽管我们虔诚的骑士在那片亵渎之地遭遇了最大的失败,但是我之前就已经聆听到了主的声音,在那里,在千针峡谷,并没有我们要找的东西,我们不能被仇恨与愤怒蒙蔽双眼,将宝贵的时间浪费在那个地方。”

    鼓了半天勇气的达伽马枢机卿终于站了出来,面色犹豫道:“我们难道要放过那个地方吗?这样我们回去后绝对无法向最高主教大人和法皇大人交代的。而且根据战报来看,先遣队应该还有不少人幸存下来,正等待着我们的救援......”

    “我们没有时间了,亲爱的达伽马枢机卿。”红衣主教大人冷冷地打断了忠心的属下,目光中闪烁着冰冷残酷的杀意说道......

    “那件大罪人所罗门留下的亵渎法器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现世,而最有可能第一时间发现它的就是我们现在正在追踪的那一群亵渎者。如果我们现在掉转方向,前往与我们完全相反的千针峡谷作战,如果在这个时候那件罪恶法器横空出世,那么我们就无法赶在那群亵渎者之前将其摧毁,那样就会令伟大的圣光之主失望,背弃他的信任,在知道了这些之后,达伽马枢机卿大人,难道你还会认为我们应该马上调转船头,去寻找那些肮脏的异教徒算账吗?”

    “可是......”年迈的枢机卿还想再说些什么,却是又被红衣主教大人坚决的打断。

    “我当然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而且我也从来没有说过要放过那群残忍杀害教廷骑士的罪大恶极之人,他们的身躯与灵魂都必须为自己无知且愚蠢的行为负责。他们的一切都将在我主圣洁的威光照耀之下消失殆尽......”

    看着红衣主教双眼中那一团寒冰中蕴含的恐怖的残忍火焰,年迈的枢机卿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都在瑟瑟颤抖,他颤抖着牙关,栗栗发抖道:“天哪,大人,你不会是真的想这么做吧......那!那简直是太......太.......”

    ******

    血刃峰上,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月光庆典,那是庆祝胜利的欢乐祭奠。

    对于龟缩在英勇高地上许久不出的半人马勇士来说,这场战斗就像久旱后的甘露一般,是如此的酣畅淋漓。如果说还有人意犹未尽的话,那就是指那些始终都没有敌人降落的倒霉柱峰,驻扎在上面的战士只能够通过她们不怎么喜欢的弩炮去教训那些敢于侵犯亚马逊领地的混蛋了。

    这是一场压倒性的胜利,凡是飞艇气球破裂,堕落峡谷深渊的圣火骑士团战士全都有死无生,侥幸落在柱峰峰顶的也好不了多少,等待他们的是如饥似渴的亚马逊战士。只有那些足够幸运,又足够胆小的纨绔子弟,在见到敌人的第一时间便跪地弃械乞降才会有一线生机,毕竟亚马逊半人马虽然嗜杀成性,但对于毫无战意和战斗力的孬种却是不屑下手。

    毫无疑问,圣火骑士团并不是一支拥有勇气与军魂的军队,所以这一战捕获的俘虏并不在少数,那些俊美漂亮的男孩少女将成为奴隶或者是巫毒材料,而对于这一战最大的功臣,战争的策划者与指挥者,彻底打乱敌方阵型的战略输出者戈隆,英勇高地也表现出了应有的慷慨与大方,除去金灿灿的金币之外,戈隆还足足获得了一百名奴隶,包括他们身上穿戴的装备,持有的物品,都归戈隆所有。

    而最关键的是,戈隆还拥有优先挑选奴隶的权利。虽然圣火骑士团的成员全部都是家境殷实的贵族子弟,但这其中也分为三六九等,而一位公爵嫡子与男爵庶子之间的差距不会比贵族与平民之间的差距小上多少,甚至更为悬殊。同样就算投降的全都是一群无胆怯懦之徒,其中也会有资质优异与平庸的区别。至于奴隶本身的相貌身材,与他们搭配的装备等级就更不用多说了。

    而拥有优先挑选百位奴隶权利的戈隆,可以说是一人独占了总战利品收益的一半还多,这在其他种族的战争中是绝对不可能发生了,毕竟对于战士士兵来说付出生命的战斗最终却无法获得与之相对应的战利品收益的话,是绝对无法接受的事情。也只有亚马逊半人马这种将战斗本身看成是最大褒奖与享受的战斗民族才会这样轻视自己的战利品。

    戈隆的脸色神情看上去十分的清淡,好像并不怎么在意最近发生的事情,哪怕他刚刚领导了一次辉煌的胜利,获得了一大批价值连城的战俘奴隶。

    事实也正是如此,戈隆并不感到如何开心,毕竟他只是带领着黑手食人魔的宿敌战胜了一些和他自己几乎无关的敌人。所以他又能兴奋到哪里去呢......

    端着用人骨雕刻而成的酒杯,已经微醺的半人马督军晃晃悠悠地向戈隆走了过来,将酒杯递给他道:“我们的军神,相信你能够带给我们胜利是我最近做过的最正确的一次选择。不过我有件事情还是好奇的要死.......”

    戈隆接过酒杯,毫不在意的一饮而尽,然后随口回应道:“你有什么想问的?”

    “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对千针峡谷的地形地势这么了解,还有对我们亚马逊半人马的仓库也是了如指掌,里面有什么东西竟是一清二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