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泄密

    戈隆的人类形态虽然稚嫩娇弱,看上去就像个秩序种族的美少年甚至是美少女,但他骨子里的本质却没有改变,仍然是一头拥有异世界神力的黑手食人魔。

    这一击完全出乎巨魔刺客的意料,这不怪他,谁又能想到半人马除了四条马腿之外,衣服下面竟然还藏了一双人类的脚丫,根本来不及防御或者躲闪,戈隆的右脚几乎踹进巨魔刺客的面门之中,再抽回来时脚底板上已经沾染了不少粘稠的血浆。

    四阶巨魔吃亏在措不及防,别扭的姿势又不利闪避,暗影斗气虽然可以令他潜行隐身,但防御力却无法和战神斗气相比,被戈隆一脚踢得奄奄一息,然而他的厄运仅仅才是刚刚开始,此时已经从眩晕状态中恢复过来的千骑长哈萨克蕾斯,第一时间四蹄践踏,将身下的偷袭者踩成了肉酱,这一切都发生在千骑长那宽大累赘的祭礼长袍之下,抓住机会发动一击必杀的刺客非但奇怪的没有得手,顷刻间自己却变成了一具死尸。再加上斗气激射,烟尘横飞,竟是仍没有人察觉到他们的对手并不仅仅只有千骑长一人。这一轮围攻哈萨克蕾斯的异族众人已经死的七七八八,最后就只剩下号召发动攻击的雄性半人马一人仍站立在千骑长面前,倒不是因为他的实力强横,生命力顽强,而是因为这家伙一直就躲在人后,根本没有加入战斗。

    “这这这......这怎么可能?我,我们竟然打输了?”

    想不通的不仅只有这个不像样的雄性半人马,其他的观战者也察觉到了千骑长身上的诡异,固然,她的战力和意志强大的匪夷所思,但她的对手却也是各个种族派来的精英。这场战斗本不应出现第二种结果,可非但最终的胜利者是哈萨克蕾斯,而且现在的她看上去除了体力斗气消耗的比较严重之外。身上的伤势竟是出奇的轻,可方才明明看见半人马督军的多处要害都被打中。哪怕她是一头独眼食人魔也该重伤不支才对,可当半人马挥手擦去脸上的血迹之后,竟是连之前的伤口都已经消失了。

    “有人在偷偷给她施加治疗神术,是谁?给我站出来!”一名年纪较大的兽人高声咆哮起来,虽然他识破了其中些许秘密,但质问的对象却是己方这些异族。......

    哈萨克蕾斯是独自一人前来,这一点毫无疑问。她又是一名强大的丛林猎手之王,自己不可能拥有释放治疗神术的能力。毕竟刀塔大陆上无人能够同时拥有两种战职。既然不是她自己放的神术,那么就一定是有人在暗中对她施加援手。

    没人会怀疑在千骑长身上还暗藏了一位萨满祭司,一是因为谁都知道一位半人马督军不可能允许有人骑在自己的背上,二是在刚才那场激烈的战斗中,千骑长身体各处都遭到对手猛烈攻击,如果她身上真藏了一位身形瘦小的神术师的话,也早就被打死了,谁都知道拥有治愈神术的神职者只会待在战场上最安全的地方。

    这群异族包括数个种族,虽说刚刚还在一起举行快乐的精灵烧烤晚会,开心得像是一家人一样。但实际上,性格蛮横好斗的野蛮混乱阵营生物很少有和睦共处的时候,很多族群更是像黑手食人魔与亚马逊半人马那样的累世宿仇。所以当发现有人暗中支援这位亚马逊半人马战士的时候。都本能地怀疑起自己最看不顺眼的那个。

    “马尔逊?烂牙,一定是你对不对,你们里面那个神神秘秘的家伙看起来就像萨满祭司,可就是不承认,这下赖不掉了吧!”

    “赖你个头啊,如果她真的是萨满祭司,哪能容忍你把大便拉在图腾柱下面,早用闪电箭烧烂你的屁股了!”

    “想烧老子的屁股吗?那就来啊!老子也早想把你的脑袋揪下来再塞进你的肚子了!”

    “......”

    混乱属性的生物向来不习惯用语言和谈判来解决问题,拳头和斧头就是最有力的交涉工具。唯一能令他们团结在一起的条件只有两个。一是共同的敌人,比如说与人类的领地战争、恶魔入侵、又或是亡灵天灾。只有面对这些共同敌人时,混乱种族才能站在同一个战线。

    而第二个能令混乱生物暂时停止内斗的条件就是......出现一个令所有人都无法反抗。令人恐惧地统御者。

    “小杂种们都给我闭嘴,站到一边去。”

    那位苍老的食人魔终于从地上坐了起来,他深邃的目光在全场扫过,不仅所有异族战士后退了半步,就连处于半狂化状态的哈萨克蕾斯都恢复了清醒。她的目光与老食人魔互相对视,虽然一步不退,但是没有像刚才一样主动发起攻击就已经说明千骑长大人心中的戒惧了。毕竟站在她面前的可是与亚马逊战争可汗同级的人物,一位五阶战王。

    “很高兴见到你,迷人而且美味的半人马女士,我都快忘记上一次吃到千骑长级别的半人马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我的名字是德拉诺,高阶术士德拉诺,来自兰纳尔大草原的铁拳食人魔部族,相信你以前应该听人说起过我的名字。”

    高阶食人魔术士德拉诺,这个名字确实在混乱阵营中如雷贯耳,毕竟在智商严重匮乏的食人魔族群中很少能够出现高阶法系战职,何况还是法系战职中也属于少见偏门的术士。值得一提的是,德拉诺不像其他法职或神职食人魔那样普遍拥有两到三个头颅,他肩膀上就只有一个脑袋,看起来就和最普通的老的快要死掉的食人魔没什么区别。

    铁拳食人魔原本就是最为强大的食人魔族群之一,规模数量均是黑手食人魔的数十倍之多,在大陆很多重要区域都有铁拳食人魔的外围部族分布,唯一的例外就是海石湾半岛雨林,理由当然是黑手食人魔与亚马逊半人马的存在。

    拥有巨妖拉法娜的黑手食人魔完全不买铁拳部族的账,而在铁拳部族试图强行吞并黑手。或者说准备强行掳掠占有巨妖拉法娜的时候,铁拳部族派出的强大部队却在雨林中受到了“黑手”与“亚马逊”的两面夹击,全军覆没。黑手与亚马逊参战的理由并不相同。更不是合作结盟,这场夹击战完全是一场意外。就只因为“黑手”与“亚马逊”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讨厌“铁拳”。

    千骑长不善言辞,在确定对手的敌意之后一句话都不想多说,就等待老食人魔露出破绽之后伺机进攻,但是她背后的戈隆却突然用力掐着她的胸口,在她的身后小声说道:“想办法套出他的话,弄清楚为什么这么多人突然聚集到血刃峰,他们有什么目的。铁拳有什么目的......我们也许能从他嘴里获取重要的情报。”

    要想让一位进入战斗状态斗血沸腾的半人马督军恢复常态可并不容易,戈隆的话语对于哈萨克蕾斯来说连耳边风都算不上,根本传不进大脑。幸好戈隆现在可以说是掌握了千骑长的生死要害,他的一举一动都能够直接刺激到她的神经,所以当戈隆闪耀着淡淡金芒的手指轻轻划破千骑长心口的皮肤时,她浑身抖震,终于听到了戈隆的声音。

    “我怎么说,你就怎么说!”

    ******

    德拉诺?铁拳一直注意着千骑长的反应,发现她突然冷静下来也有点意外,虽然他并没有将一位区区四阶半人马督军放在眼里。但这里毕竟是血刃峰,是亚马逊半人马的地盘,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大,万一影响到之后的行动,拿不到那件东西,他回去也无法向大酋长交代。

    “哈萨克蕾斯大人,我想这件事应该是一场误会,我们并不是私闯萨满圣地,而是得到战争可汗薛西斯?饮毒者的许可才临时停留在这里的,如果你还有什么疑问或者不满,大可以去向她求证。”

    “薛西斯可汗只允许你们老老实实地待在这里。可没准许你们肆意亵渎圣地,而且还在这种关键时候绑架了个精灵吃掉。你难道不怕刺激到那边那些家伙,破坏我们的计划吗!”

    千骑长的厉声呵斥顿时令德拉诺一头雾水。他虽然知道哈萨克蕾斯是战争可汗奥利维亚的得力手下,从目前的形式来看,应该是属于他们的敌人,可是看她现在说的这些话,怎么又像是计划的知情者,甚至是他们的合作者。难道是......

    想起那位又妖艳又美味的薛西斯可汗,再想到她那些令人无法捉摸的行事手段,德拉诺心神一颤,猛然间想到一种可能,她不会是薛西斯安插在奥利维亚身边的内鬼吧。

    “区区一两个精灵,那边的家伙是不会为了她和我们翻脸的,更何况这次来的精灵就只有不到十个,哪里有胆子跟我们来硬的,那些矮人人类各个都是卑鄙自私的胆小鬼,谁都不会去帮助精灵的。”

    “可我们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甚至有可能就在几天之后,可让你们准备的那件至关重要的东西怎么还没有弄到手!”

    “什么?不对啊!大先知不是早就做好了预言,‘洞穴’最快可能明天就会开启,还有,那个至关重要的所罗门王的血裔不是早就落在薛西斯可汗的手上了吗?”

    “所罗门王!”无论是戈隆还是千骑长都被震惊的长大了嘴巴,刀塔大陆上种族繁多,人口数量庞大,人物的名字难免会重复,有些家长更会以传说中的大英雄,贤者智者的名字来为自己的孩子取名。

    但是有十二个名字却是绝对不会有人起的,因为那不仅是最大的禁忌,更是一个恐怖的梦魇,这十二个名字甚至在很多场合光是说出口就已经构成亵渎之罪,会引来教会的惩戒骑士。因为那是曾经挑战诸神的十二位魔法皇帝的名字。

    “恶魔奴役者”所罗门王,正是其中之一。

    “你们!你们在耍我!”德拉诺毕竟是以智慧见长的法职者,在看到哈萨克蕾斯脸上那惊诧的表情后就差距到不对劲了,再顺势一想,方才戈隆指点千骑长所说的那些话中其实什么具体内容都没有,她根本就是在套自己的话,从自己口中挖掘情报。

    ps:ps:再次给大家拜年!!!谢谢打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