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李承乾的抉择

    侯君集曾经是李二麾下立下过汗马功劳的大将,可在他犯了造反这样的错误之后,身上的功绩没有带给他任何的特权,最后还是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朝堂上的很多人不免都生出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当然这种感觉不可能当着李二的面表现出来,只能回到家中慢慢的品尝。

    贾一对这种感觉尤为的强烈,从他来到大唐到现在,他所谓大唐的付出不可谓不多,让大唐的改变不可谓不大,可就算是这样,他却是依旧没有任何的安全感,若是可以的话,他想远远的离开朝堂,随着在朝堂之上混迹的时间越长,他心中的那份不安也就会变的越深。

    就算他是皇帝的女婿,就算他是太子的好友,却是依旧没有给他带来任何的安全感,在建造好学校,准备将自己的一身本事全都传授给大唐的百姓之后,贾一就已经生出了这种脱离朝堂的感觉。

    出了侯君集的事情,李承乾作为他的女婿,自然也会受到不小的影响,不管是李泰身后的谋士还是李恪身后的忠臣,全都觉得在这个时刻展开对李承乾的攻伐是最好的时机,所以,现在的李承乾成了众矢之的,朝堂上的很多人都在诉说着太子殿下识人不明的问题,话语当中隐隐的传出他已经不适合在当太子的意味。

    对于这种评价,李承乾除了捏紧双拳硬生生的承受之外,就还想在看看父亲的表现,可当他看到李二对李泰投去宠溺的眼神之后,他的心中甚至生出了李二都已经有了异储的想法,藏在袖袍当中的双拳登时握的更紧了一些。

    脑补是人的优点也是人身上最致命的缺点,李承乾的脑子里很快把李二近日来的一切作为全都脑补了出来,当然,全都是朝着不好的方向进行脑补的,不然他也不会对李二生出怨愤之心。

    历史之上李承乾听从他手下长史的建议,准备干掉李二然后夺得大唐的皇位,甚至他都没有觉得这么干有什么不妥,毕竟李二的皇位就是这么得来的,他这么干完全就是遗传了李二的方式。

    只是现在出现了贾一这个变数,作为至交好友,在这种紧要的关头,在没有任何主见的情况之下,李承乾总算是想到了贾一这个好友。

    “贾兄,你觉得现在父皇对我的态度如何?”这是李承乾在见到贾一之后,被贾一带到密室中之后问出的第一句话。

    “承乾,这种事情你不要问我,你要问你自己,作为现在的太子,大唐的储君,你应该明白你现在最应该干的是什么,而不是跑过来问我该怎么干。”贾一知道事情总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毕竟他能力实在是有限,能够改变的也只是大唐百姓的生存状态,至于皇族之中的纷争根本就没有他插手的机会:“我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想法,我也知道你现在希望我同意你脑海当中的想法,但是我不能在明知道你必死的情况之下还坚定的站在你的背后,所以,我能给你的答案就是,静观其变。”

    李承乾身上缺少的就是自信,作为大唐的太子,他本身更是具有着上马杀敌平天下,下地执笔安黎民的能力,就应该对自己抱有非常大的信心,李泰在学识方面却是超越了他很多,可作为一个帝王,只是有强横的学识就真的可以了么,答案自然是否定的,任何的朝代都需要一个铁血的帝王,不然等待着他所带领的国家的必然是灭亡一途。

    “贾一,我实在是静不下心来啊,你是不知道,现在父皇看向李泰的目光充满着浓浓的爱意,我实在是害怕有一天父皇把我头上的太子之位摘去,按在他的头上,之前你让我跟着父皇学习帝王之术,我已经开始在学了,甚至学的非常的刻苦,可为什么父皇就好像是对我所做的一切都看不到呢?”

    李承乾苦恼极了,他现在拥有着继承皇位最有利的条件,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却是蹦出来了李泰这么个搅屎棍,这让他对自己的这个亲弟弟产生了浓厚的怨念。

    贾一这个无语啊,一家子人竟然生出了死对头的关系,这让他是一阵阵的头疼,可既然这个口已经开了,贾一觉得他还是应该给李承乾提出一点意见。

    “承乾,说句不太和事宜的话,你现在虽然还是储君,却是会在未来成为皇帝的人,现在皇帝所做的一切就是你的表率,他做什么你做什么,我感觉就非常的好。”

    有些话不能明说也说不明白,只要给李承乾提个醒就行。

    李承乾闻言却是眼前一亮,似乎是清楚了贾一话语当中所包含的意思,脸上的阴云瞬间消散,笑容也在此时爬满了他的脸颊。

    看着离去的李承乾,贾一不知道他给李承乾出的这个招是不是真的管用,不过从历史上来看,李二对李承乾还是非常喜爱的,要不然也不可能在李承乾想要谋害他的时候,他还放了李承乾一条生路,甚至为了能够让李承乾继续活下去,还将皇位从李泰这位他最喜欢的儿子的脑袋上移到了李治的头上,为的也不过就是不想见到李泰在登上皇位之后将李承乾弄死。

    想完李承乾的事情,贾一又开始考虑起自己的事情来,刚才李承乾过来所说的一切已经算的上是皇族辛密了,若是日后李承乾能够成功的登上皇位,那么今天的对话必然会成为他人生当中的一个污点,只要是皇帝就没有不希望自己十全十美的,所以那个时候的他必然会希望这个对话从来没有出现过,而唯一能够实现这种效果的办法就是把贾一给从这个世界上抹除。

    这种手段是残酷的,也是必须的,没有任何情况可以避免,即便是如同李二这样的天可汗,也不可能容忍这种事情的发生,所以,现在就可以说,大唐已经容不下贾一的存在了。

    贾一才二十来岁,远远没有到死的时候,更何况他忙乎了十多年,真正的生活还没有开始享受,怎么能够轻易的死去,为了能够接着活下去,所以贾一已经开始为日后的离去做起了准备。

    李承乾的态度一直在李二的视线当中,当他夸奖李泰的时候,李承乾藏在袖子当中紧握的双拳没有躲过李二的眼睛,甚至当时李二的已经对李承乾产生了些许的失望,至于李承乾日后会有什么样的表现,他甚至都能够想象的到。

    可当李承乾出了趟城之后重新回来之后,李二看到他脸上开心的笑容时,却是对自己的才想出产生了动摇,一生几乎没有看错过的人的他甚至觉得他这次竟然是看走了眼。

    本应该对李泰心存怨念的李承乾却是对李泰表现出极为大度的包容,就算是李泰一再的在他的面前显摆都没能激怒李承乾,这让李泰不仅生出一种挫败感的时候,甚至李二也以为李承乾突然间转变了性子。

    李恪作为三个大皇子当中唯一一个不可能获得皇位的皇子,再见到李承乾身上的变化之后,他就已经知道他距离皇位已经越来越遥远,最后连长史的一再劝阻都没有进行任何的理会,直接请旨就番而去。

    李承乾的当然化解了他身上的这场危机,没想到会有这样效果的李承乾站在东宫之中对贾一充满了浓浓的感激,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从他把皇家的事情说给贾一听的时候,贾一跟他之间的关系就已经产生了遥远的距离。

    贾一将整个贾家收拾了一番,把所有的一切全都留给了贾二,而他则是带着一家人前往了上海,在他真的离去之前,李二还会要求他干最后一件事情,那就是攻打高丽这个在李治时期才真正完成的战役。

    深海军舰早就已经装备完毕,它们所具备的巨大威力在海上也已经取得了非常大的效果,别说海上没有海盗的存在,就算是有,相信他们在面对深海巨舰的时候,也不会有任何的还手之力。

    从南海诸岛诸国上获得的东西越来越多,为了避免竭泽而渔这种愚蠢的事情发生,贾一让巨舰在前往南海的时候必须携带着同样多的货物前往,支援南海发展的同时也从南海获得更多巨大的财富。

    贞观十七年本来应该是李承乾弑君事件暴露的时间,可就因为贾一的一个建议,让这件事情并没有发生,李承乾依旧是大唐的太子,李泰依旧是大唐的王爷,一切都跟原本的历史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只是有些人的野心却是不会发生太大的改变,比如自从薛延陀被大唐收拾一顿之后就变的老老实实,阿史那思摩见他们老实了,顿时抖了起来,开始了对薛延陀的反击,不胜其烦的薛延陀刚准备反击的时候,却是得到了李二的一句话:“我就要远征辽东了,你要是不怕死的话,就来攻打我大唐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