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青春分手信

第二十五章 装

    张哥通过自己的经历鼓舞炮哥,周欧阳的心思早就抛到九霄云外,拼命的想要是李倩倩独身来找他,他该如何应对,笑脸相迎还是黑着脸训斥一番,事情没有经历谁也拿捏不准当时的情况,他摇摇头抿着嘴偷偷笑着,相比欢喜的不行,缘分衔接,美的升天。

    张哥离家在外这么些年也没赚几个钱,刚刚发工资就被挥霍殆尽,不是找同事喝酒就是出入各种娱乐场所。毕竟单身没结婚,一个人吃饱就行,家里还有老爹顶着,一时半会儿天不会榻,所以一切以高兴为基准,其余的先靠边站。

    大街上光鲜亮丽的人群中总有些人在装,家人榨干身体舍不得花钱,积攒些许钱为的是儿女的安危,殊不知儿女处心积虑想着该怎么痛快花钱,感觉这样才有机会瞧着别人羡慕的眼神,等回到租住的房屋里,满屋狼藉,垃圾一大堆,衣服躺床上几天没洗,掰掰手指找借口,不能怨自己房间太小,原因无非是不着边际的理由——没钱租大房子。

    张哥就是这种人,打发他俩住进廉价宾馆,收拾停当便像大款一样前方带路走进稍显高档的酒店。

    按理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饭桌上肯定是其乐融融的景象,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三个人,菜一道接一道,冒着热腾腾的香味,钻进三人鼻翼中,纷纷流口水。

    炮哥狼吞虎咽满嘴流油,泛精光,推转盘夹菜迅速,耳朵也不忘听张哥对他们工作的安排,连连点头附和,上菜服务员下巴都快掉地上,按照他这种吃法整头猪都够呛,眼神不时透露惊奇。

    张哥压根都没动筷子,催促周欧阳快吃,他心思不在这儿,意思吃了几口,抬头叫张哥快吃,再不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炮哥嘴里的食物都没吃尽,鼓着腮帮子说:“对啊,张哥你也快吃,不吃浪费可不好!”

    他感觉跟炮哥在一起很跌份,一点起码的素质都没有,饿了可以慢慢吃,又不是急着投胎。

    张哥筷子饭桌上搁着,听完炮哥的话依旧没动,一个劲说自己已经吃过了,再吃非撑死不可。

    炮哥也不再劝,站起来继续狼吞虎咽,周欧阳放下筷子示意吃饱了,于是跟张哥一样盯着炮哥瞧,炮哥终于良心发现,羞愧着我了一句气死人的话:“那个,张哥,有酒吗?无酒不成饭。”

    周欧阳瞪眼都没起效果,只能无奈任由他胡来,张哥招手服务员叫跟前,耳语几句,然后服务员走开。陈酿的黑土地是东北特产,味道醇香,开瓶时轻飘飘的酒香飞舞整个包厢,炮哥呷一口,砸吧砸吧嘴,嗓子叫喊‘真辣’便兀自品味。

    张哥吐血,半个月工资全部耗在一顿饭上,看来发工资前只能吃泡面。他搀扶炮哥酒店门口告别,之前,张哥叫他们去中介报名找工作,程序非常简单,面试、体检、上班。

    “记得我说的话,周边都是工厂,到了中介你们自己挑工作吧,多的很,我先回去了,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不能陪你们真是抱歉,我明天还要上班就不陪你们了,拜拜!”说完张哥头也没回离开,回到20平米租住的窝,买泡面吃,这也是没有借宿的原因。

    他原本要说些感谢的话,没说出口张哥没了踪影。炮哥醉醺醺,口齿不清,听不清嘟囔什么,还是把他安顿好再说吧!

    宾馆不远,徒步走没没几步,炮哥这个累赘一路上不安稳,一瘸一拐,双腿像面条一样,失去手擀的筋斗,周欧阳累的不行,炮哥一阵反胃,似乎要吐,没等他反应过来,稀里哗啦吃的饭吐到他身上,他帮忙捶背,埋怨不该吃那么多还号称酒量惊人,这下可好,吃的喝的一股脑全部吐出来,何必呢?。

    他没有办法,来不及清理衣服上的污秽,吃劲顺手炮哥趴他背上,加快脚步回宾馆。

    好歹服侍炮哥睡下,周欧阳心里烦躁,一时无睡意,抽烟解闷,中间隔板单薄,隔壁男欢女爱的叫声冲击耳膜,他使劲敲打几下,起初有效果,可是谁能干扰男女的欲望呢,没多久叫声依旧,似乎声响比之前更大,他没招,接近高考,大晚上蝉都在叫热,人的欲望必须排泄,老憋着总会憋出毛病,再说,都是各取所需未尝不好。

    他打算出门散散心,关灯前看炮哥呼噜震天响,尘埃靠拢,炮哥头前形成漩涡,呵,呼噜威力够大。他放心关灯出了宾馆。

    夜晚的夏日依然闷热,河边的不知名的树挺拔站立,静止不动,等待风的光临,许久不来,于是打起盹。

    不时有巡逻车来来回回巡逻,打工的地方鱼龙混杂,彼此从祖国四面八方来,各有各的脾气和秉性,夜色掩映下恰巧是发生暴力事件的高事件,警察不敢松懈,要是发生个重大事情月底的奖金保准打水漂。

    一辆巡逻车停靠路边,车门打卡下来几个穿制服的警察,朝他的方向走来,他长这么大没跟警察打交道,心里一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