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青春分手信

第二十四章 你妈跳皮筋,你爸滚铁环

    火车到站,欧阳行李架上取下东西,推推酣睡的炮哥,哈喇子流一地,兴许再过几站能把一火车人淹死。

    炮哥抹把嘴,嘿嘿傻笑,跟着欧阳下火车,南方清新的空气轻抚脸颊,就像接受南方人吴侬软语的抚摸,大概不顺眼会甩手一耳光,叫你别痴人说梦,面对现实吧!

    出站口有人举着一个大牌子,上写:周欧阳,张哥等你。

    俩人大包小包扛着,走到张哥面前,三人互相指指明白一切,张哥顺手接过一个包,替他们减轻负担,炮哥有眼色掏出烟递过,张哥打着火深深吸一口,好一通吞云吐雾。

    周欧阳记忆中没有张哥的影子,似曾相识的仅仅是没人跟张哥玩耍自己玩鼻涕泡的呆傻模样,年龄上大不了多少,初中便退学只身一人到南方打工。

    “当初来啥也不晓得,大马路上拦公交,司机说我不想活了,当时围一圈人指指点点,我心想肯定南方人瞧不起农村人,胆子大不让农村人坐公交,当时我就急眼了骂司机‘我死时,你妈还在跳皮筋,你爸还在滚铁圈。’一圈人笑的肚子疼,司机笑的都快把饭吐出来,随后才客气的让我在公交站牌等。”张哥谈起当初的经历也笑了,“啥也不知道,还装能耐,好像身上有刺,不轻易让人接近,不提了,见到老乡心里高兴,走,咱放东西,完后下馆子,我请客。”

    异乡的云彩缓慢飘动,罩在三人头顶,莞尔一笑,不禁乐开花。

    伸手拦出租车,车上炮哥开机报平安,电话刚接通那头传来一个女人嘹亮的声音:“你个兔崽子,怎么才开机,害老娘一晚上没睡着,以后别回家,只要回家我打断你腿。”

    “我这不好好的吗?你还有事吗?”炮哥的心揪扯着。

    电话那头终于放下心,嘴上不饶人但是心里的石头落地,人活着还喘气,听到儿子的问话反应过来:“李什么倩爸妈昨晚去欧阳家找上门,没说啥事,心急火燎的,问也不说,听说女儿去找你们了,这都什么爸妈啊!对子女不管不顾的,谁摊上谁倒霉,我给你他家电话你自己问吧!一会儿短信给你!”

    “嘟嘟嘟!”

    炮哥妈嗓门大,听筒这边连司机都被惊吓,方向盘握不稳,旁边一辆私家车险些撞上,别说周欧阳了。用炮哥的手机打给李倩倩爸妈。

    “喂!”疲惫的声音。

    “我是周欧阳!”

    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精神一震,那头说:“欧阳……欧阳,倩倩离家出走了,琢磨着应该投奔你们去了。电话打不通,要是有她消息事先通知我们,家里鸡犬不宁,我也魂不守舍,她精神不清楚,要是看到替阿姨好好照顾她!以前是我们不对,让你没学上,算我求你了。”张雅馨说话语无伦次。

    “阿姨,我记住了。”他表情坚毅。

    摁掉电话,炮哥已经哭成泪人,周欧阳搂住他。

    “张哥,欧阳你们知道吗?在爸妈眼里我就是个废物,一口一个兔崽子,龟儿子,有时候都发觉我不是他们亲生的,刚刚我妈说她一晚没睡,为我,为我啊!”炮哥越说越泣不成声,干脆扑他怀里痛哭起来。

    副驾驶张哥撇头安慰道:“刚出门难免想家,慢慢都没事了,男子汉四海为家。”

    周欧阳绞尽脑汁分不清楚她为何离家出走,惹家里担心,不是两个世界的人了吗?为何中间的线条绷紧并渐渐收起,那是心的距离吗?

    如果真投奔他该怎么办,她还未痊愈,病殃殃的,前方的路途太遥远,伸手抓不到,任由这空虚沸腾。上天使然吗?不忍心切断存在的情愫,听从你的安排还是挥手告别昨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