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青春分手信

第十八章 路边畅谈

    骑车的人正是李倩倩的好友杜鹃。

    炮哥大口喘气好不容易跑到他身边,却被他拖着乱窜,毫无目的地跑,没我心思想为何杜鹃会突然出现,提供帮助。

    此时,炮哥苦不堪言嘟嘟囔囔请求他停下喘口气,屁股已经被打开花,不能再接受任何外力,要不非废了不可,假装没听到炮哥求饶。街巷里他俩左突右撞,豆大的汗珠顺脸庞滑轮,胸中仿佛要爆炸,炮哥痛恨自己平时抽烟太多,边咳嗽边急风奔跑,找了处有树遮挡的草坪,纷纷仰躺倒下,张口猛呼吸,胸膛里的炸药被悉数缓缓放空,炮哥瞟眼周围确认没有人追来,随后望着天空说:“真不知道被抓回去会怎样?”

    “接着打呗!”他平复下呼吸淡淡说,顿了下,嘲笑,“学校里那么张狂,怎么在家里就成孙子了?”

    “我?笑话,那是我胸怀宽广,气量大不跟他们计较而已。”炮哥还在狡辩,忽而反问他“你呢?难道在家里是大爷不成?”说完竟然意犹未尽咧开嘴兀自笑了起来。

    他没有接话头,换了方向:“真不知道以后会怎样?我爸妈已经对我不存在希望了,平时说打便打,站在几乎不和我说话了,看来已经对他们儿子彻底失望了。”

    汽车呼啦呼啦飞驰,根本没听到他们的谈话,安静环境里只有渐渐平复的呼吸,随即仅存的唯有树叶随风摇动,一片树叶经不起拉扯,折断,离开树的庇护,轻飘飘落下,停在他俩中间的位置,安静躺下,倾听他们的谈话。

    “以后怎么办?被学校开除,以后该怎么办?”他叹口气述说心中的苦闷,压抑很久只有对“志同道合”的炮哥发泄。

    “凉拌,我打算闯黑道,不闯出名堂绝不回家,回家那天即是我成名之日。”炮哥说得信誓旦旦,很像规划许久的梦想已经在招手,或者更加残酷的生活拉开了序幕。

    于是各种美梦成真的景色一幕幕像电影般在炮哥脑海里游荡,他的话给炮哥浇了盆凉水,浑身湿透,战战栗栗无可辩驳。

    “得了吧?混黑道,暂且不说你多威武,光警察都不知光临你家几次,你爸妈没把你打死就被警察折磨死,有想过父母为你操心的事吗?”

    没有进入秋天,刚刚落掉的树叶仿佛看到精彩的世界,于是许多叶片纷纷效仿一个个排队落下,紧随它的脚步,即使风加大力气百般阻挠都无济于事。

    炮哥的哭声率先打破宁静,周欧阳起先莫名听到哭声,只是有点心酸,他想转身给炮哥安慰,可是想想自己也身不由己,同病相怜,最终还是放任炮哥哭,后来三炮哥逐渐加大嗓门,根本不管路人是何表情,最终抽噎上气不接下气。

    炮哥不知道旁边的周欧阳也在哭,只是他压低了声音,努力憋了很久都没有成功,些许是受了炮哥的感染吧?

    “两个曾经叱咤校园的风云人物居然也有哭鼻子的时候,说出去还不笑掉别人大牙!”杜鹃依旧骑着自行车,单腿撑着地,瞧见这俩哭货有兴趣的调侃道。

    炮哥是爱面子的人,偷摸抹把脸,起身站起来,很自然的找了接口:“别瞧不起人,我们是进行比赛呢,看谁先哭出眼泪,不知道别瞎猜测。”

    周欧阳也站起身,没理会炮哥的话,组织下语言“刚才谢谢你!”

    “别客气,我只是路过,眼瞧俩人奔跑后面还有人紧追不舍,怕发生命案,所以才出手相助,要知道是你俩,本姑娘鸟都不鸟。”

    杜鹃的话彻底惹怒炮哥,他大步走到她面前准备修理杜鹃,却被周欧阳拉住。

    “嘶……”袖口被莫名扯断。

    突然掉入尴尬的场景里,三个人陷入沉默,炮哥黑着脸翻翻撕裂的袖口,怨气在心中徘徊,他不知道要先修理杜鹃还是谩骂周欧阳,一时之间,左右徘徊不定。

    杜鹃瞧着炮哥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摆摆手说“这场景我会记住一辈子的,反正以后也见不到你们了,保重……”

    他俩面面相觑,十足的明褒暗讽,炮哥终于找到方向,打断杜鹃的话问:“你他妈什么意思?就因为被学校开除故意说是吧?”

    杜鹃拍了下脑瓜才解释:“别误会,绝没有你们想的那样。我也办理了休学手续,准备找工作,家里实在拿不出钱供我上大学,我明白你很恨我,不该当卧底,谁想那样啊,人被逼到一定程度也是迫不得已的。算了,跟你们说这么多干嘛,对了,喏,给,在你课桌下找到的,怎么最近爱上五月天拉?还有,不仅咱们三个退学,李倩倩也退学了,估计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

    “她……她在哪个医院?”他不禁浑身抖动。

    “精神病院呗!”

    话音刚落,杜鹃骑车离开,周欧阳低头沉思,接过的纸张踹进兜里,没心思看李倩倩的小说,心里担忧她的安危,炮哥望着她的背影说:“咱们?谁跟你一伙了,真是白日做梦。”

    其实周欧阳明白,杜鹃的话是说给他听的,她逼不得已当了叛徒,此刻,李倩倩住院不需要她再探听消息,已然没有了价值,即便成绩优秀又怎样,没有钱照样上不起,她选择工作另谋出路。

    “你说,要不要去医院瞧瞧,好歹也是同学一场。”周欧阳口是心非的说,实则他只是不能剪短暗存的情愫。

    “谁?李倩倩?你那个同桌?鬼知道。”

    “到底去还是不去呢?”他思考了很久,去和不去这两个小怪物在他脑海里打斗最后去赢得胜利。

    “走,去医院。”周欧阳的话掷地有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