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青春分手信

第十一章 梦靥

    夜不能寐,想站在香樟树下抬头仰望树叶飘摇,阳光穿过缝隙照在他略微沧桑的脸上,世界开始斑驳,天地混沌。

    有时候特别想做的事情总不能随愿,不是因为不想而是时间不对,或者机会已经远离没有把握住而已,像掉落万丈深渊,天地不应。黑漆漆的夜包裹着一切,他如此的发呆……

    半夜临醒,穿衣起床,晨曦没有跟他招手,独自一人推着自行车在空旷的路上游走,突然寂寥侵袭,特别需要人群的抚慰。网吧的霓虹依旧闪烁,一排排戴着耳机玩游戏的人群终于抚摸他脆弱的心灵,可是没多久夹杂着烟味热浪灼伤眼球,实在按捺不住终于还是骑车离开。

    要是有人陪他聊天该有多好?即使只是寂寥的紧挨着互相不说话也好。左右飞驰,无暇顾及路口是红灯还是绿灯,一溜烟便穿过,差点跟一辆出租车相撞,身后传来“要死呀!”“着急投胎啊!”,他在逃避什么,头也没回消失星空里。

    不知不觉山地车孤零零啃食夜的空气,坐在火车站出口的地方观察来往急匆匆的陌生人,全部都是疲倦的神色,大概是舟车劳顿的缘故吧?

    口袋里摸出手机打开音乐盒,准备听首歌曲打发无聊的时间。男人应该都爱摇滚吧?《梦回唐朝》说到底倒是挺合他胃口,似乎偏向女生钟爱的类型吗?未必!

    骑车劳累于是便推着走,忽然发觉它真是一个累赘,到底还是喜欢一个人,偶尔出现的需要异性安慰的时刻真是少之又少,甚至到那天为止从未出现过。

    “你好!能一起走吗?”声音从左侧传来,伴随天空随之而下的小雨。

    听声音明明是一个女人,可是她只是站在那里,树木下的路灯射到她的身上,影子与地面紧贴,她一动不动,以至于看不清她的模样,好似她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话。

    “你好,能一起走吗?”他终于发现她嘴角的蠕动,确认是跟他对话。

    “那就一起吧!!”

    没有问清行走的方向,只是雨声开始逐渐加剧。

    “滴滴答答!”

    “轰轰隆隆!”

    “哗哗哗!”

    天桥底下支住自行车,扭头瞧见她坐在干燥的地面上,走近,她身边一同坐下。

    “鲍勃迪伦被人杀了!”她兀自把玩着自己的手指,低着头。

    周欧阳不知道要是搁别人身上会如何回答,但是他对鲍勃迪伦还是明白一星半点的。他是美国披头士乐队主唱,跟一个什么美子的日本女人结婚,当天有一位摄影师给他们夫妻拍了裸体艺术照,此后他出门没有三个小时就被人用枪射杀了。

    但是不知道如何接口只是“哦”一声。

    她忍不住的歇斯底里“是谁杀了他?为什么要杀他而不是别人?真他妈混帐东西。”

    他只想离这个女人还是女孩远一点,因为即使挨这么近即使瞪眼瞧着也辨不出她的样子,并且语气这么愤懑。

    她开始可劲挠自己的头发,如果有头发的话应该是这样,只是开始沉默。他打掉疑虑鼓起勇气张嘴道:“好……好像警察在抓住凶手时,他只是在看书,说那本书就是给他写的。”

    “他妈的什么混帐书?书名叫什么?”她停止挠头发,伸手抓住周欧阳的胳膊,指甲已经陷进他的肉里,他咬牙没叫出声。

    “《麦田里的守望者》。”

    她凑近他的脸庞一字一句道:“哪——个——王——巴——蛋——写——的?”

    周欧阳实在忍无可忍,实际上他已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为了壮胆甩手给她一个响亮的耳光,胆敢鄙视我的偶像,真是讨打。

    咬牙切齿说:“jd塞林格。”

    “哐当!”

    扭头,起身,自行车原地躺倒,声音便传自那里。

    扭头的原因是听到盖过雨声的声响,起身的原因是要逃走,因为他置身一片荒野,根本没有偌大的天桥,蹦落下来的雨点无情落在他的身上,钻进他的衬衣里消失不见,随之消失不见的是聊天的对象。

    “我艹,见鬼了!”

    急忙扶起车子,前一刻还是碍事的累赘,此刻是他救命的稻草。

    依旧闯红灯,依旧有人在他身后谩骂,只是不曾改变的是干燥的地面,仿佛雨点根本没有光临。

    一时恍惚,连人带车摔倒在路面上,地面真他妈凉。

    等他发觉时他已经从睡觉的床上滚落冰凉的地面。原来是一场梦。擦擦额头冒出的汗水,胳膊肘碰到旁边的一本书,取过盯着书名看了半天,不错就是jd塞林格《麦田里的守望者》。

    夹书签的那页写着:我只想在麦田里守望,守望不让那些混帐的人群从我这里穿过,每天都如此,日复一日的循环,他妈的真是有趣。

    想必是床头的书,落到地下,可是为什么他知道这么多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