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青春分手信

第二章 结拜结出祸端

    周欧阳戒备的打开大门,率先踏进屋里,恶贯满盈的嘱咐大家换鞋,要不鞋上的淤泥弄的满地都是,妈妈回来他没法交代。

    周欧阳家并不大,两室一厅一厨一卫,家里的物件还是老以前爷爷活着时备至的。虽然家里小,但是周欧阳的妈妈喜欢干净,把家里整理的井井有条,估计与她当环卫工人有关。

    炮哥带领众人陆续换鞋跟着他进入房间,可是人太多拖鞋不够用,于是很多人便大方的赤脚进去,没一会儿阵阵脚臭味排挤掉屋里的空气。周欧阳无奈,打开窗通风,希望在妈妈回来前尽快结束。他皱眉问炮哥接下来要如何。

    听从炮哥的安排,家里的碗全部从厨房里抱出,直到茶几摆满,又拿出平日爸爸喝的红星二锅头,一个碗里滴答点。大家纷纷围成圈跪下,一人端着一个碗。

    “我炮哥在这里起誓,今天我们众人在这里正式结拜为兄弟,以后大家有难同当,情同手足,袖手旁观者大家一同鄙视他。”也不知道炮哥这番话从哪里搬来的,一套一套,挺像那么回事。

    炮哥率先咬破手指头,碗里滴了一滴血,仰脖一口闷。

    “真他妈辣,但是爽!”

    大家纷纷效仿炮哥,有几个同学咬破了手指头,周欧阳心想,要流血多疼啊,但是不能坏了规矩,一时之间他拿不定主意。大家陆续仰脖喝酒,他蒙混过关加入队伍。

    炮哥满意的瞧瞧这群不谙世事的高中生,像老大哥一样频频点头,目光停在周欧阳身上:“你家有炮仗没?放炮庆祝庆祝。”这群小兔崽子一旁起哄,要求放炮庆祝,以此留念。

    “炮哥,不要弄那些形式主义,要庆祝就干点真事,那才是兄弟呢!”周欧阳脑筋转的快,放炮这是要死的节奏吗?

    “对对,欧阳说的对,我看咱们还是要干一件风光的事情,庆祝呀!”但是炮哥思虑许久也没有主意。

    周欧阳突然想起李倩倩对他的嘲弄,便提出想法捉弄捉弄这小妮子,太放肆,太目中无人了,可是好男不跟女斗,一介弱女子被一帮男同学欺负是不是太不怜香惜玉了?

    炮哥认真听完他的想法,眼神瞟了一眼大家说:“现在是什么社会,现在是男女平等的社会,我已经打听过了李倩倩,她爸爸是房地产老总,妈妈是大学教授,家里非常有钱,那更要放开手脚啦!”周欧阳根本不考虑那么多只要事能成就行。

    炮哥当场拍板明天就付诸行动,要李倩倩好看。

    这时有人忽然放声大哭,刚开始是轻声抽泣,后来索性扯着嗓子嚎叫,周欧阳纳闷看见鬼了还是咋地,哭出声来的同学终于道出缘由:“手指疼!”

    炮哥拿在手里的碗“哐当”被他扔地下,于是起了蝴蝶效应,一甘刚刚结拜的兄弟,都一股脑把碗摔到周欧阳家的地板上,他欲哭无泪,但是心里已经问候了炮哥八辈祖宗。

    “哭个屁啊!别跟个娘们似的,哭哭啼啼,说出去不嫌丢人呀?要知道我们都是男人……”周欧阳哆哆嗦嗦捧着碗,炮哥洗脑的话他一句没听进去,他苦恼的是今天跑到谁家躲躲。

    “哐当”,哭泣喊疼那哥们得到炮哥的教育立马重复他们的动作,破碎的碗片一个个扎在周欧阳的心上,他终于忍无可忍。

    “都他妈给老子滚,要闹滚回家闹去,本大爷伺候不了。”周欧阳已经发怒发飙发狂。

    什么兄弟要肝胆相照,两肋插刀,说的多好听,就这点素质还论兄弟。周欧阳已然忘记谄媚着要求炮哥整李倩倩的事情,当人走后,他气氛地关上门,转身瞧着家里狼藉一片,混杂脚臭味、烟味、酒味,地板砸了好多坑,他终于没忍住无助的抱头哭起来。

    以往周欧阳在学校调皮捣蛋,许老师都会请他妈妈到办公室喝茶聊天,往往等他放学回家,不论他妈妈在干什么准是顺手抄起东西便打,每每如此他总是挺起胸膛、仰着高傲的头颅,倔强的任由妈妈打。妈妈打累了,开始哭天抹泪地叨叨不停,什么‘嫁给你们周家是我瞎了眼’,‘你爸在外边工地上打工有空也不打电话报平安,整天提心吊胆’,‘你不好好学习,一味的给家里添麻烦,真是败家’。

    周欧阳上高三,他发觉恍若隔世,记忆里还是穿开裆裤和炮哥玩耍的情景,一转眼时间竟然走如此快,快的周欧阳都跟不上节奏,快到马上要面临人生的十字路口——高考。回想时间行走的时光里,他稀里糊涂的独自面对,总是搪塞童年就是用来玩耍的,学习那是以后的事情,至于到什么时候适可而止,他也不知道。瞅着屋里的狼藉,他失落、失望、懊恼。

    默默起身收拾,不知何时妈妈站在门口,眼眶泛红,压着语气问周欧阳:“家里是不是招小偷了?”

    他依然默默收拾破碎的碗,扔垃圾桶,妈妈一步上前摇晃他的身体:“我问你是不是咱家招小偷了?你倒是说话呀!哑巴了?”

    妈妈开始抓狂,她不会冷静下,仔细看看家里的摆设,只是一地的碎片和呛鼻的怪味,其他的东西依旧在原位。

    “妈,你打我吧?”他停下动作,余光瞟着。

    “难道是……”他妈妈反应过来一巴掌呼到周欧阳脸上,脸火辣辣疼,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倔强,沉默不说话。

    突兀的妈妈的哭声响彻整个房间,荡来荡去,不顾地下陶瓷碎片,一屁股便坐下。

    窗外的风有点凛冽,太阳的余辉通过大开的窗户静悄悄闯入,温暖同冰冷相融。许久歇斯底里的哭声沉寂下来,周欧阳傻呆呆瞧着妈妈脸上突然袭来的沧桑,以及头发里少许狰狞的白发。

    一直僵持着,如死寂一般,妈妈瘫坐在地上半天没动,周欧阳被空气压抑得喘不过气,当然也不敢打破沉默。

    他开门准备出去透透气,第六感告诉他妈妈的目光紧紧跟随,虽说没说明家里发生的事情,可是妈妈已经对他失望透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