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青春分手信

第一章 捣乱份子

    班主任许老师为了照顾周欧阳,也为了照顾大家,当机立断,教室最后一排卫生角的地方划归为他的专属领地。周欧阳睁开双眼,抬起头,擦擦嘴角,瞧见许老师手指的方向,无所谓的收拾东西坐到最后一排,继续趴课桌上睡觉。

    原本他就对学习不感兴趣,睡觉才是他的爱好,倘若世上有睡觉大王比赛,他肯定能入围,得个第一名那还不手到擒来,可是事与愿违,这个世界太让人失望,愈想得到什么它偏不让你成真,所以周欧阳也懒得计较。

    睡梦中正跟孙悟空打斗,一时难分胜负,忽然意识到有人用手捅他,于是清醒过来,惺忪睡眼里看到一名女生,坐在旁边,背着书包说:“喂!放学了,还不回家?”

    他不耐烦瞪她一眼,没有搭腔,扭头又睡,准备把断掉的梦接上,可是半天都没有如愿,肯定是孙悟空一个筋斗云飞到十万八千里外玩去了。伸了个懒腰,活动活动筋骨,转头瞧见刚跟他说话的女同学垮着脸一动不动正视着,对上她眼神时周欧阳故意闪开,装模作样收拾书本准备回家,她终于按捺不住一顿乱吼:“我李倩倩当你同桌真是倒八辈子霉。”说完她起身便走,马尾辫一摇一摇得,似乎是对我的嘲讽,也代表她的胜利。

    周欧阳拉住搞值日的一名同学,李倩倩何许人也?同学说同他一样也是上课开小差不认真听课,被班主任列入黑名单,打入地狱落到最后一排。

    周欧阳不禁哈哈大笑,大家都是学渣没必要取笑别人吧?还想再问问李倩倩的具体情况,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哪成想搞值日的同学听到他的笑声,一溜烟不见踪影,试问,他有那么可怕吗?

    越想周欧阳越气不过,紧赶几步,校门口一眼便瞧见那放肆的马尾辫,上前几步紧紧拽住,心想一定让她好看。得意时,背后突然传来声音:“周欧阳你又欺负同学呢?”

    周欧阳错愕地转头看见李倩倩双手叉腰,怒目圆睁,一脸正气。于是他旋回头,发觉认错了人,脸突然就绿了。原本是要道歉的,可是他依然正气凛然,对那同学说道:“去去去,滚远点,老子心烦。”

    那同学跑远后,对上李倩倩的目光,不带一丝闪躲,学着她的动作同样双手叉腰,后来感觉像临近分娩的孕妇似的,顿感无趣,双手低垂,脚一颤一颤,像足了街头的小混混,率先说话:“李倩倩是吧?你从哪里冒出来的?胆敢对我指手画脚,是不是讨打?”

    周欧阳感觉自己帅气十足,围成圈的同学对他俩指手画脚,纷纷议论,有了陌生人的参与,周欧阳已经飞到天上,变绿的嘴脸很快恢复如初,冒着金光,他倒要瞧瞧,她怎么收场。

    果然如预想的那样李倩倩脸红了,憋了半天始终没说一句话,周欧阳更加得意忘形,哈哈哈大笑不止。

    “周欧阳,你混蛋!”说完这句话,李倩倩扒开人群跑远了。

    周欧阳一时没有反应,直到李倩倩的身影消不见,他才开始谩骂。周遭的同学被他的架势吓怕,做鸟兽散,徒留他一个人唱独角戏。

    好友炮哥这才上前询问原因,说明原委后,炮哥兀自思附许久说出一句匪夷所思的话:“你小子是不是看上这妞了?”

    “谁瞎了眼会看上这种三八,我有病吗?”周欧阳气急败坏地说道。

    “别生气啊!我只是开玩笑,不要当真。”炮哥连忙解释,解释完后发觉他脸色铁青才转变话题说重点:“别忘了今天去你家结拜的事情。”说完炮哥带领一帮人便走远了。

    周欧阳被炮哥的一席话弄的一头雾水,结拜?我家?谁说要结拜了?吃错药了去我家?他急得原地跳了几下,搞不清楚状态,待要上前问仔细,怎奈学校里已经人去楼空,校门口更是连个鬼都没有。他不理会结拜的事情,自己思量着找准机会一定要好好修理李倩倩一番不可,丢人丢到家,这口气不能忍,反正她是他同桌不愁没有机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走神的间隙天空突然下起瓢泼大雨,好似上天都为他谋不平,这更加坚定了他的决心。思量着估计课堂里已经没有人,他书包也没拿便急匆匆朝着回家的方向走去,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作业没写不怕,反正他是惯犯,老师们能把他咋地?

    周欧阳的家离学校很远,身处城中村,垃圾每天遍地都是,招惹苍蝇光顾,街巷也是交错纵横,只要是刚刚搬到这里的陌生人时常迷路,他不止一次给陌生人指过路。毕竟那里是他的根,光屁股跟炮哥一起长大的他,对这里的一草一木掰着手指头也能数的出来。

    原本以为炮哥在校门口只是开玩笑,当他一边踩着泥泞的道路,一边诅咒没人管,摸出钥匙准备开门时,抬起头乌压压一望无际的人头。他冒出的第一个想法便是家里遭了小偷,左右邻居是来看热闹的。等他摸把脸仔细辨认,都是穿着宽大校服的同学,周欧阳脑袋打晃,快要昏过去。待找到炮哥的身影,一把拉过,拽到无人的地方,哭丧着脸说:“炮哥,我欠你钱吗?有必要领这么多人来讨债吗?”

    炮哥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欧阳,不是跟你说要来你家结拜吗?”

    “路边公园不行吗?学校操场不行吗?即使菜市场也行啊?”周欧阳突然想到李倩倩说的话,她遇到他倒霉,要掉个头说他遇到炮哥那才倒了八辈子血霉。

    “欧阳,外边在下雨,你忍心让兄弟们淋雨吗?”炮哥的借口倒是信心十足。

    “听说过桃园三结义,没见过这帮人结义的?”他又找借口反驳,誓死捍卫自己的尊严。

    “欧阳,你什么意思?”炮哥脸上挂着一丝愠怒。

    周欧阳看躲不过摆摆手说:“好了,好了,我答应你还不成吗?”嘴上说着但依然黑着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