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巨变

    七十五

    放衙的时辰都过了,玉珠才慢慢悠悠地从宫里出来,脑袋低着却不看路,一边走一边仿佛在想些什么。顾咏在车里头远远瞧着,忍不住就想笑,待玉珠从旁经过时,他才忽地出声唤她的名字,将正在想心事的玉珠吓了一大跳。

    待看清是顾咏,玉珠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小声责怪道:“真幼稚。”

    顾咏也不气,笑嘻嘻问道:“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玉珠甩甩脑袋爬上车,仍旧皱着眉头道:“奇怪,这几日太医院里少了不少人,好几个大夫都告了假,大伙儿忙得团团转。孙大夫和张院判大早上被唤进了宫,今儿又是一天没回来。也不知到底出了什么事?”

    出了什么事顾咏却是知道的,只是不好告之玉珠,遂笑笑道:“还能有什么事,你别瞎想。对了,我家在城外的三里渠还有个庄子,里头有个牡丹园,如今花开得正艳,庄子里还有温泉,你最近不是忙得厉害,不如忙中偷闲,去庄子里小住一段时日。正好阿铮也要考试了,去外头散散心也好。”

    玉珠不说话,睁大眼看了他半晌,心里却是猜到了什么。但她并未多问,想了想,便应了。顾咏见她答应,这才长吁了一口气。

    若事态果真如崔老太爷和顾信所言,只怕当今圣上的身体出了问题,不然也断不至如此仓促。那些所谓的告假在家的太医们,谁也不清楚到底是在家里头休息还是早已没了命,顾咏断不敢让玉珠还在太医院待着。

    回了秦家,玉珠便将要去三里渠的事儿跟秦铮说了,他素来对这些事不上心,既然玉珠说要去别庄小住,他连问也不多问一声,便自个人收拾东西去了。

    晚上玉珠熬夜写了请假的折子,第二日大早,顾咏就派马车将她们姐弟二人接出了城。

    三里渠的顾家庄子并不大,所谓的牡丹园也只有两亩见方,倒是温泉水名副其实。庄子里头就有个泉眼,就近砌了几个池子,大都是露天而建,也有修在四面通风的小亭子里的,池子边上遍植花木,因泉水温热,灌得花木四季常开。

    一见了这温泉池子,玉珠满脑子的烦忧也都散了,京城里太医院的那些事也都悉数抛开,心情一下子开朗起来。顾咏见她开心,心情也莫名地好转。

    第二日一回到京城,顾咏就听到了万广回京的消息,紧接着,他就被御史弹劾,以徇私枉法的罪名被暂时免了职,随后,帝王心腹万广受命彻查此事。

    这结果却是顾咏早就猜到了的,并不意外,倒是户部各位同僚,除了宿敌董士卿之外,大家都十分不忿,连林尚书都上了折子替顾咏说话。顾咏心里头却是宁愿离这些事远些,便谢过了林尚书的好意,委婉地表示自己想暂时休养的意图。

    顾家到底不在风头浪尖,且顾咏又赋闲在家,朝中的动荡自然也波及不到顾府。倒是崔老爷子整日里跟人斗得不可开交,在顾家住了没两日,就搬去了崔家在京城的老宅。崔氏虽不舍,却也无奈,到底她是嫁出门的女儿,丈夫顾信在一旁冷眼旁观,她没有掺和其中的道理。

    过了几日,顾咏和崔氏一道儿出了城,去三里渠庄子小住。小情侣两个见了面,自然有许多话说。顾咏对自己被罢职的事儿只轻描淡写地提了一句,玉珠也没多问。

    庄子里除了牡丹园之外,还有不少花田,是附近的花农租了顾家的地种的,因附近有温泉眼,气候适宜,花朵四季常开。玉珠便每日和顾咏去花田闲逛,偶尔偷偷地摘些花苞回来晒干了泡茶喝,每每这个时候,顾咏便东张西望地给她掩护,待偷得差不多了,就兜着裙子使劲往回跑。

    江家的案子很快开审,果如崔老爷子所料,从一开始就充满了剑拔弩张的紧张氛围,事儿越闹越大。原本只是河南府的贪墨案,竟很快牵扯到了京城,尔后是江南、湖广,大有要将整个朝堂大换血的气势。

    曾家在朝中经营多年,自然不会坐以待毙,而崔家又早虎视眈眈,伺机出动,整个京城,端地是硝烟四起、战火纷纷。

    但这一切都与玉珠他们无关,倒是顾家庄子新挖的池塘更让他们感兴趣。

    这些天朝堂里吵吵闹闹,顾信被吵得烦了,索性也告了假来庄子里小住。他从京城过来的时候带了条肚大头小红色鲤鱼,说是有人特意送到府上供观赏之用的,顾信对这东西实在不感兴趣,竟让下人送去给清蒸了。晚上众人品尝之下,都赞称美味无比,顾信一得意,便要在庄子里挖个池塘,专门养红鲤鱼。

    谁知池塘挖好了,却买不到先前的那种鲤鱼。于是顾信就带着顾咏四下里到处搜寻,附近的村子都问过了,也没人见过那种大肚子红鲤鱼,这让顾信十分失望。

    玉珠左右也无事,便换了男装陪着顾咏满山满野地到处乱跑,附近村子集市都混得极熟,偶尔撞见了生病的,她还会出手救一救,有时候在山里还会碰到各种草药,她也忍不住挖几株回来种在庄子里,没过多久,小院子里就载了一小方药地。

    附近的乡民听说庄子里有大夫,也都纷纷过来求诊,没多久,倒还闯\出了些小名气。

    他们在庄子里一住便是一个来月,京城里总算尘埃落定。原宰相曾沐告老返了乡,纪贵妃据说在宫里头摔了一跤跌坏了脑子再也没有起过床,皇三子去了封地,朝堂上多了几个崔家子弟,而天子也去了行宫避暑,如今在宫中执政的乃是之前一直默默无闻的太子殿下。至于这一切事件的导火索,当初蒙冤入狱的江成德,却是无人再提及了。

    顾咏一回京,宫里便来了旨意将他官复原职,不仅如此,连顾信也升了职,由从五品的侍读学士升为了正五品的大学士。因最近京中风云变幻,既有曾家那样跌落云端的,也有似崔家那般炙手可热的,故顾家的升迁并未引起太大的注意。

    崔老太爷这边派去玉溪村的人也早回来了,却是没有他所想要的结果——秦秀才直到十年前才从外地迁过来,以前的种种,却是无人知晓,更不用说玉珠的身份了。

    至于崔宇那边,因崔老太爷的据理力争,再加上如今执政的太子对跋扈嚣张的长公主无甚好感,已过世的沈崔氏最终以沈家元妻的身份迁入沈家坟地,长公主的地位也开始微妙起来。沈将军却是欢喜不过,他素来与长公主并不恩爱,心里又挂念着儿子,一得到消息就赶紧去了水田巷想接崔宇回府,却不想,仍吃了个闭门羹。

    崔老太爷得知消息后还亲自去劝过崔宇,他到底是沈家长子,便是改姓崔也改不掉骨子里流的沈家的血,不说如今长公主无子,便是被她日后折腾出个儿子来,也断没有继室之子继承家业的说法。

    他见崔宇仍是固执不肯应,又道:“你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死心眼儿呢,那个女人害得你们家破人亡,你还放任她在家里头为所欲为。便是为了恶心她,也该回府去时不时地在她面前晃一圈,看气不死她。”

    崔宇听罢了,意外地觉得颇有道理,仔细想了想,还是决定听从老爷子的话,时不时地去沈家住两天好给长公主上点眼药,不过他还是不肯改回沈姓,只说一切待寻到红豆之后再说。

    玉珠也随顾咏一道回了京,却没有急着回太医院。她如此临阵脱逃,有些不好意思去见同僚,便先去孙大夫家里拜访。虽只有一个来月不见,但孙大夫却明显憔悴了许多,瞧着倒像一夜之间老了十岁。

    他见了玉珠,并没有提起她告假的事,只随便聊了几句,尔后说太医院如今人手吃紧,让她明日便去太医院帮忙。玉珠赶紧应了,见孙大夫一脸倦怠,便没有再多说,告辞还家。

    一路上,玉珠不免又胡思乱想起孙大夫所说的太医院人手吃紧的意思,脑子里一个激灵,顿时冒了一身的冷汗。第二日到了太医院,张胜瞧见她,亦是笑得极为勉强。御药房里的人手倒没多大的变动,但到了中午用膳的时候,玉珠才发现好几个老太医都没了踪影。她没有问,众人也不曾提起,但空气中却有一种压抑的气氛,迫得玉珠连呼吸都觉得不畅快。

    回了家,秦铮马上察觉到了她的异样,赶紧过来问。玉珠不想让他担心,只说身子不舒服,休息一会儿就好,说罢便回了房。秦铮又哪里放得下心,赶紧让余老爹去找了顾咏过来。

    好不容易才敲开了玉珠的房门,顾咏一眼就瞧出玉珠脸上有哭过的痕迹,心中极痛,一伸手将她揽在了怀里,紧紧抱住,怎么也不松开。

    太医院的事自然瞒不过顾咏,他也清楚玉珠如此黯然神伤的原因,柔声安抚了一会儿后,才轻轻问道:“要不,就辞官回家吧。”

    玉珠闻言顿时抬头,睁大眼看了他半晌,眸中有冲动也有犹豫,尔后又缓缓垂下头,咬着嘴唇思索不定。良久,顾咏才听到她低低的回声,“如今太医院人手不足,我且先过了这一阵再跟孙大夫说。”旁的不说,孙大夫那里,她却是怎么也拉不下那个脸去说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