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庚捣鬼

    因侯夫人病重的缘故,李庚极少出门,对外头传得沸沸扬扬的剖腹取子案并不知晓,直到第二日才从闲聊的下人口中得知了此事,这才急急忙忙地去旧院子里寻玉珠。谁料到了地儿,才知道她们早已搬走,就连附近的邻居也不知其去向。

    李庚还算聪明,马上就去寻罗毅,让他领着来了玉珠家的新宅院。这一路过来,他越看越是心惊。他便是再无知也知道皇城里头的院子最是难找,若不是有心人诚心帮忙,如何能找到这般舒适又方便的院子。只是他首先想到的便是郑览,心里忍不住对那病秧子骂了好几百遍。

    余老爹虽说是头一回见李庚,但他老人家乃是个人精,一眼就瞧出了他的心思,面上倒是不显,心里头却不由得担忧起自己少爷来。这一出京就是好些日子,玉珠最艰难的时候又没能伴在身边,若是被面前这小子抢了先机,日后怕是难办。

    他这里打着主意,李庚那边也在打量他。依玉珠的性子,该不至于随便收两个下人,这老头子来的就有些蹊跷,李庚旁敲侧击地问了几句,都被余老爹四两拨千斤地绕走了,他心里头更是不安起来。这样伶俐的下人,如何会无缘由地来玉珠家做事,分明就是有人送来的。那病秧子居然胆敢明目张胆地把主意打到这里来,真真的该死!李庚越想越是怒气冲天。

    罗毅见他脸色越来越难看,生怕他又闹出事来,赶紧趁旁人不在朝他使了个眼色。李庚总算还有几分理智,只僵了一下又恢复了常态,挤出笑脸来跟玉珠打招呼。他难得回来一趟,玉珠姐弟自然是尽心招待,正巧家里头还有宫里赏赐下来的苹果,便让于婶子洗了几个端上来。

    李庚却是有些心不在焉,顺手拿了就吃,脑子里却不停地想着郑览的事儿,不过他很快又想到郑览如今正守着孝,玉珠也不可能等他三年两载,念及如此,他又释然了。心情一好,李庚伸手又拿了一个苹果继续啃。

    众人见他脸上神情不定,一会儿面沉如水,一会儿又得意洋洋,却不知他到底在搞什么鬼。不过见他三两下就消灭了两个苹果,亦是惊诧不已。玉珠见状,又吩咐于婶子再去洗几个苹果来。

    于婶子在玉珠面前向来随便惯了的,小声嘀咕道:“那剩下的不是特意给顾少爷留下的么?”

    她这话一说出口,罗毅就忍不住拍了下脑门,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那边李庚手里的动作亦停了下来,左右看了看,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但他毕竟已经不是以前的小霸王了,这几个月在西北大营里,他学到的东西比过去几年的还要多。

    他很清楚,如果他再像以前那样不分青红皂白地发火问难,只会让玉珠更加讨厌自己。所以,李庚难得地忍住了这口气,板着脸,恶狠狠地将手里的苹果吃了个精光,又笑嘻嘻地让于婶子再洗了几个,说家里头还有两个小侄子喜欢吃。玉珠哪里知道他肚子的弯弯拐拐,自然不吝啬,那最后几只苹果,也都一股脑地被李庚全包走了。

    从玉珠家一出来,李庚就对罗毅“三堂会审”,将玉珠这几个月来的行踪好好地问了个遍。罗毅一来也不甚清楚,二来就算他知道什么又哪里敢说,只抵死地否定说自己不清楚。李庚也懒得再逼问他,转身就走,私底下去寻了人打听这几个月来玉珠的行踪。

    这一番打探下来,李庚越听越心惊,顾咏那个扮猪吃老虎的,居然开始登堂入室,若非玉珠如今还在孝期,只怕这次他回来,两人连婚事都成了。李庚气得直发抖,把屋里头的杯盏茶具通通地砸得粉碎。一众下人也不敢进门探看,都躲在外头吓得瑟瑟发抖。

    他撒完了气,脑子里却是慢慢清醒过来。无论如何,玉珠尚在孝期,断不至与顾咏有私情,婚事也还没定下来。只要他将顾咏赶走了,不怕玉珠不喜欢他。一念至此,他又赶紧去寻父亲,支支吾吾地说自己有了中意的女孩子。

    因是老来得子,李侯爷对这个儿子最是宠爱,平日里为他亦是操碎了心。因李庚素来不爱理会府里的那些丫鬟们,李侯爷还生怕他性爱男色,若非侯夫人忽然病倒,这会儿早该盘算着他的婚事了。如今见他自己来说,自然是心花怒放,不由得兴致勃勃地问他究竟中意的是哪家姑娘。

    李庚赶紧回道:“就是那天过来给母亲治病的那位秦太医,她医术好,性子也好,长得…长得也好看,上回我在城外被蛇咬伤那回,也是她救的我。”

    李侯爷闻言却不再言语,捋了捋下巴上的长须,皱眉沉思了好一会儿,才道:“你母亲尚在病中,如今不宜提及此事。要不然,还是待你母亲病好后再说。”

    李庚不傻,一下就听出了李侯爷话中的推脱之意,急道:“父亲,我就喜欢她,除了她我谁也不娶。若是她被旁人娶走了,我…我日后再也不娶亲了。”

    “混账东西!”李侯爷大怒,一巴掌扇在李庚的脑袋上,怒道:“你为了个女人,竟敢和老子顶嘴,出息了你。上回就认识了,难不成上次跟九公主闹那一场也是因为她。娶妻当娶贤,那姑娘就算医术好,长得好,那又如何,到底是小门小户出来的,哪能做我们侯府的媳妇。你母亲那里不必说,我这儿就不答应。”

    李庚闻言,更加气急,霍地站起身,想说几句狠话,但一张嘴又顿住了。他到底不笨,知道若是惹怒了父亲也没好果子吃,既然父亲这里说不通,他便去找母亲,待她身体好转了,日日地哄着她,总有她点头的时候。

    于是,原本都气得冲到门口处的李庚又回头朝侯爷恭恭敬敬地道了歉,说自己年轻不懂事,望父亲不要怪罪之类的话。李侯爷原本也只是想吓退他,见他如此乖觉,也就作罢,还柔声安慰了几句,又提起大儿媳妇娘家那边有不少漂亮又温柔的大家小姐,让李庚去见见。

    李庚嘴上应了,一出门就气得直想骂人,侯夫人身体仍未康复,他心里头又担心顾咏随时回京,直愁得头发都掉了几缕。

    他在西北大营的时候跟着打过两次仗,颇学了几分兵法要领,知道釜底抽薪的道理。侯爷这边说不通,侯夫人又身体不好,他如今只能先从顾咏那边下手,若是将他吓退了,玉珠那边没人献殷勤,他才有机可乘。

    于是日日派人在城外守着,只要一探到顾咏一行人的消息,就立马往侯府里送。他倒是没白费这番工夫,只候了两日,就得了消息,顾咏他们已经返程到了京外一百余里外的桐乡镇,第二日便能回京。

    这日大早上,李庚就骑了马,唤了一大群小啰啰在城外候着,先吃了一阵,不见顾咏他们人来,又席地而坐,一边胡吹海侃地乱聊,一边睁大眼睛瞧着城外的官道。

    一直到了未时末才瞧见一队人马,顾咏赫然就在最前头。李庚一瞧见他,新仇旧恨一齐涌上,也不顾旁人怎么看了,翻身上马,拍着马屁股就朝他奔去,一马当前地挡在他前头,怒道:“姓顾的,你留下,小爷我要和你决斗。”

    顾咏其实大老远就瞧见李庚了,心里还想着究竟是哪个不要命的惹到了这位小霸王,没想到一眨眼李庚就朝他跑过来了。

    同行的人中也有识得李庚的,见状不对赶紧躲到一边去,生怕遭了池鱼之殃,倒也有人出声为顾咏帮腔,喝道:“哪里冒出来的毛头小子,竟敢拦顾大哥的去路,不要命了么。”

    李庚循声望去,却见是个男装打扮的丫头,长相倒是漂亮,就是瞧着凶悍得很。李庚脑子一转,眼珠子骨碌骨碌地转了两圈,忽然“哈哈”笑出声,冲顾咏道:“罢了罢了,原来你身边早有美人相伴。佳人在怀,红袖添香,何等风流何等自在。既然如此,玉珠那里有我便好,你我就此别过,祝顾公子与这位美人终成眷属,早生贵子,百年好合……”

    他一边狂笑,一边拍着马臀往回跑,顾咏赶紧想解释,却根本来不及。

    李庚一路狂飙进了城,直奔玉珠家中而来。正巧赶上玉珠今儿请假在家刚去银楼取了定制的工具回来,李庚一进门就一脸忿忿然地说起顾咏与美人同行,眉来眼去的恶劣行径。玉珠却是不信,只笑道:“顾大哥此去河南乃是公事,怎会有女眷同行。除非是那位江小姐——”她说到此处忽然停住,脑子里有些乱。

    李庚见状,赶紧火上浇油,“可不就是那位江小姐,顾大哥前顾大哥后的,亲热得不得了。要说他们没个首尾,我可不信。要不然,那顾咏能为了她千里奔波不辞辛劳。他可不是大理寺的人,哪有他出面查证的道理。”

    玉珠勉强笑笑,转身过去道:“这都是上头的旨意,顾大哥便是不愿也没办法。你别浑说了,万一闹出什么不动听的传闻来,没来由地毁了别人的名声。”

    李庚知道适可而止的道理,也不再多说,又将今儿在街上的见闻说给玉珠听。他口才甚好,原本平平无奇的小事被他一说,竟然也有滋有味起来。只可惜玉珠总是有些心不在焉,好几次李庚的笑话都说完很久了,她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挤出笑脸来笑笑。

    李庚见她这样,心里没来由地一阵郁闷,便先告了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