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子弃母

    六十七

    玉珠一进东华殿的大门,就瞧见了坐在太师椅上饮茶的孙大夫。他面色甚好,官服穿得平平整整,一丝褶子都没有,脸上带着一贯的莫测高深的笑,瞧见玉珠,还朝她眨了眨眼睛。这副样子,实在看不出曾在天牢里遭过罪。

    见玉珠进来,孙大夫难得地起身,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我没看左眼,你这丫头果然有几分胆识。”

    玉珠简直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朝他躬身行了礼,想说什么,却又不知如何开口。她环顾四周,没瞧见张院判,便开口问起。孙大夫坐下捏了块雪白的桃片放进嘴里细细的嚼,口齿不清地回道:“在里头给小殿下把脉,张大人最善医治小儿疾病,小殿下身子弱,得好生将养着。”

    一听说那孩子,玉珠的心也跟着软了,不知是否因为是她亲手取出来的缘故,她对那小婴儿有种由衷的亲切感,这会儿便有些按捺不住,跟孙大夫说了两句后,就寻了借口进了里屋。

    小殿下早已洗得干干净净,包在紫色的包袱布里,布面上还绣着百子图。小家伙已经褪去了脸上的青紫,这会儿白白嫩嫩的,虽还没长开,但眉眼十分清秀干净,让人一瞧着就喜欢。可人家到底是皇亲贵族,玉珠便是欢喜得直流哈喇子,却也不敢伸手出来碰一碰,只眼巴巴地凑在一旁瞧着,时不时地问张院判两句。

    玉珠隔着两三尺远看了一会儿,那小婴儿一直紧闭着眼在熟睡,自然不会搭理她,只有无奈地放弃。回头她又问孙大夫什么时候可以出宫,孙大夫叮嘱她不要将今日剖腹取子的事儿到处宣扬后,就挥挥手就让她回去了,还说让脚上快点使劲儿,不然赶上关了宫门,就只能在宫里头留一宿。

    玉珠听罢了,赶紧提着衣服就朝宫外奔。在东华殿的大门口,又被小玉给拦住了。小丫头期期艾艾地跟着她,磨蹭了好半天才开口道:“奴婢仰慕秦大人医术,想拜您为师。请秦大人收了奴婢吧。”

    玉珠允不允的先不说,这小玉到底是宫女,哪能随便出宫,再说这样的事情根本也轮不到玉珠来决断,故玉珠并没有当场答应,只说尽力而为。

    好歹赶在宫门关闭之前出了宫,一出宫门,看着长而宽阔的街道,鱼贯而出的官员们,玉珠重重地吐了一口气。不过短短一日,她却经历了生与死的极限,虽说这对于大夫来说并不算什么,但真正到了面前,才知道原来一切不是一句话就可以释然。

    有人大声唤玉珠的名字,她定睛一眼,原来是秦铮和卢挚两个少年,急匆匆地冲过来。秦铮一瞧见她眼眶就红了,只因在大街上才强忍了眼泪,拉着玉珠的衣袖久久不肯放开,声音里带着哭腔问道:“姐,你没事吧?”

    玉珠轻轻拍他的肩膀,小声安慰:“无妨,你们怎么来了?”

    秦铮眼睛红红的说不出话,卢挚在一旁赶紧解释道:“是太医院张大夫托人传出来的消息,说孙大人、张院判和秦姑娘都被招进了宫,生死不明。吓得阿铮都慌了神,又实在寻不到人进宫去探问消息,只得在宫门口候着,好歹您今儿回来了,要不然,阿铮他定要在这里守一宿的。”

    玉珠闻言,心里一酸,拉了秦铮的手往家走,一边回一边还小声地骂张胜多事,不过是进宫看个病,如何还特特地派人来吓秦铮。秦铮和卢挚都不言语,直到一路到了家门口,秦铮才忽然开口道:“姐,要不,咱不做太医了罢。”

    玉珠一时半天没说话,在门口发了许久的呆,她才喃喃回道:“此事我们回头再细谈。”卢挚见此,也不便久留,便先告了辞。玉珠原本还要留饭的,但见他们两个少年都心事重重,也就作罢了。

    才回屋坐下,又听到外头有说话的声音,玉珠赶紧起身出门看,正见余老爹将院门关上,便问道:“是谁来拜访?”

    余老爹关上门转身道:“是郑府二少爷身边的书童修远,过来问小姐您是否回府了。”

    玉珠听说是修远,微微一怔,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但终究没有说什么。

    晚上秦铮一直和玉珠说着要她辞官的事儿,玉珠却是犹豫不决。倒不是她对御医这个官衔有什么留恋,她一个女儿家,原本也就不可能在官场上有什么大作为,若是早些日子,她说不定真的就放下了,可自经历了今日的生死过后,她却忽然看开了,尤其是孙大夫的所作所为让她豁然开朗。古人尚且如此,她岂能苟且。

    如此一想,玉珠便支支吾吾地不肯应秦铮的话,一会儿又转换话题说那小殿下是如何可爱漂亮。秦铮如何不明白她的意思,见她坚持,也不愿勉强她,遂叹了一口气,暂不提此话题。

    第二日玉珠一进太医院,就被诸位太医们给包围住了,不外乎是问起昨日她剖腹取子的种种。虽说宫里下了禁口令,但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哪里瞒得住人,更何况还是这些常在后宫走动的太医们。但玉珠却记着孙大夫叮嘱过的话,对此缄口不言。众人问了一阵,见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心中俱有了思量,便四散了。

    一会儿宫里又有赏赐下来,多是些金银玉器什么的,也有上好的药材,共装了三个匣子。另外还有两个太监抬了一大筐苹果来,说是太后赏的。玉珠恭恭敬敬地收了,又拿了几块银锭子塞给传赏的太监。那些御赐的器具她自然不敢随意处置,但那筐子苹果却是可以用来讨好人。

    如今并不是苹果成熟的季节,故这些应是去年存下来的,也不知宫里是怎么储存的,连春天都快过了,这苹果居然颗颗新鲜水嫩,芳香诱人。御药房里的各位,不论是吏目还是杂役,每人各得了一个,玉珠又给孙大夫和张胜一家子各留了几只,剩下的都收拾好了,准备放衙的时候拿回家。

    中午用过午饭后,她又去了一趟东华宫,这回小殿下醒来了,眼神却是迷离,任凭玉珠怎么逗弄,都绷着个小脸面无表情。孙大夫在一旁瞧着,不无鄙夷地摇头道:“你也是做大夫的,如何这般蠢笨。便是你把脸都笑破了,那孩子也瞧不见你。”

    玉珠哪里又会不知道,只是到底忍不住而已。她又和孙大夫说起众人竞相询问剖腹取子的事,不明白孙大夫为何不让自己向众人说明。孙大夫沉吟许久都不言语,面上一片肃穆之色,看得玉珠心中忐忑,直以为自己问错了话。

    过了好一会儿,孙大夫才叹了一声,将玉珠唤到偏厅,屏退了宫女太监后,才低声回道:“玉珠你剖腹取子乃是震古烁今的壮举,本应名动天下,可我却奏请陛下禁谈此事,你可知原因?”

    这一天一夜经历的种种事情,让玉珠都觉得好似在梦里,哪里会静下心来想过此事。如今被孙大夫这么一问起,她才认真地思考起来。

    未待她说话,孙大夫又继续道:“昨日太子妃薨逝,你才动手剖腹,幸得一子。可我问你,若是太子妃未亡,你剖腹取子,有几分把握能救起两人。世人最是看重子嗣,若是这法子流传了出去,日后只要孕妇难产,难保那些无良的大夫不会任意妄为,为保子而弃母。”

    玉珠闻言心中大震,她到底不是古人,脑子里没有受过这些思想的熏陶,自然不会理解古人们看重子嗣到极致的想法。孙大夫所言有理,如今这世道,女子的地位原本就低,若是生产时丢了性命,便是娘家人也不好说什么。长此以往,玉珠岂不是成了罪人。

    见她一脸死灰,孙大夫也知道自己的言论将她吓着了,又赶紧安慰道:“你也别多想,此事也只是我暗自揣测,世人胆小,你剖腹取子之传言若无官方论定,他们自不敢轻易尝试。再说,就算有人胆敢试,没有开腹的经验,也断难成事。这一回成不了,他们便不敢来第二次。”

    玉珠却还是不安,忍不住问道:“那若是成了呢?”

    孙大夫许久不言语,过了半晌,才低声道:“你并没有做错什么,相反的还救了小殿下,不必为此而愧疚。世事无常,便是没你这个事儿,旁人也会有其他的念头。多想无益,还不如磨练医术,多救几个人才是正事。”

    话虽如此,但玉珠却还是一时半会想不开,郁郁不乐地出了东华宫。

    晚上回家的时候,张胜唤了两个杂役帮忙,一道儿将玉珠得的赏赐送了回去。旁的不说,那半筐子苹果倒是让秦铮欢喜得不行。这时节水果最是匮乏,便是有银子也不一定能买得到,更何况,这宫里赏赐的要比外头叫卖的好了不知多少。

    家里头人少,秦铮便给卢挚和罗毅留了些出来,想了想,顾咏过几日也该回来了,便又留了几只给他,至于李庚那里,他却是忘得干干净净了。

    他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当天晚上李庚就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