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医院

    三月十二,玉珠去太医院当差的第一天。

    寅时她就起了,换了前些日子刚做的官服,在秦铮面前转了几圈,端着架子咳了两声,直把他笑得够呛。她到底年纪小,面上还带着稚气,身量也不高,穿着这老气横秋的墨绿色绣鹌鹑补服,说不出地滑稽。

    玉珠也是无奈,她虽然也觉得这身绿油油的衣服实在难看得很,却没有不穿官服进宫的道理。毕竟不是在自己医馆,该守的规矩还是得守。

    因孙大夫住在皇城外,玉珠只有在宫门口候着他。一路上进宫上朝的官员们络绎不绝,品级高的坐轿子,多是二人抬的,此外还有骑马的,有些连骑马都不会骑的唯有骑驴。朝里的规矩,进了宫城后只有一二品的官员才能坐轿,其余的都只有步行入宫,故宫门口停了大批的轿子马匹和随从。入宫后普通官员不准掌灯,众人都候着各部堂长官好借光上朝。

    孙大夫虽是五品官衔,但太医院令不必上朝,他到的就有些迟,玉珠远远地瞧见他时,天色已经开始发亮。

    太医院在宫城东南角,验校了腰牌后顺利地进了宫。虽说以前玉珠也去故宫旅游观光过,但到底都已经辟成了旅游景区,在一片如潮水般涌进涌出的人群中,什么肃穆庄严都成了浮云,跟如今面前这压抑的让人不敢逼视的宫殿不可相提并论。

    路上人不多,除了一身装备的侍卫们之外,只偶见宫女们低着头经过。虽说之前顾咏教过她宫里的规矩,但玉珠毕竟是头一回进宫,心里多少有些发怵,不敢四处张望,安安静静地跟在孙大夫身后,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乖巧得不得了的模样。

    走不多久就到了太医院的大门,早有人在门口候着,一瞧见孙大夫就赶紧迎上来,恭恭敬敬地行了礼,然后道:“大人您可回来了,大家都在屋里候着呢。”一边说着一边将人往里头引。

    过了两道门,才是太医院的大厅,里头密密麻麻站满了人,一片绿油油的鹌鹑,衬得屋里都黑了不少。看得出来,大伙儿对孙大夫都是极为恭敬的,连带着对玉珠也十分客气,和她说话的时候个个脸上都带着笑,只不过这笑容是真是假就不好说了。

    玉珠警觉地四顾,除了孙大夫一人穿着绯色官袍外,院内各人都穿得绿意盎然,实在找不到那位传说中与孙大夫不和的院判大人的踪影。她刚来太医院,不好多问,只听从孙大夫的吩咐去了后面的御药房做事。

    张胜也在御药房这边,因他只是个普通吏目,年纪又轻,虽说是孙大夫的弟子,这会儿也不好去前头凑热闹。见了玉珠,张胜十分欢喜,乐滋滋地将她引进屋里介绍旁的人。

    在御药房这边的多是些没有后台亦或是年纪尚轻的吏目,还有二十来个杂役。太医院多是老头子们的天下,何时来过这么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加上她传奇的名声,大伙儿都纷纷过来打招呼,还有几个自来熟的已经妹子长妹子短地唤着了。

    御药房这边,除了杂役们要忙些,其余的吏目却是闲得很,宫里那些贵人们生病了自然有御医们操心,根本轮不到他们,就算外头的官宦们生了病要请太医,也多是求御医门出手,吏目们大多只有跟着在一旁干瞪眼的份儿。即便是张胜出身医学世家,祖父和父亲都在太医院当差,也极少有机会出诊,不过他能跟着孙大夫四处看诊,就已经惹得诸位吏目们眼红了。

    倒是玉珠,虽说一进来就得了个八品的御医,但她到底是个女儿家,再怎么受重视也是枉然,更何况,她一来就被打发到御药房,显见不是受重视的样儿,诸人待她反倒还热切了些。

    头一天当差,自然也干不了什么事,不过是由张胜引着与众人见了面,寒暄几句,又在御药房转了几圈,搞清楚了各处的设置和用途。到了正午时分,外头有人通知说用午饭,玉珠赶紧喜滋滋地跟着张胜去吃饭。

    宫里的御膳,光是想想就流口水,更何况玉珠大早上起来只吃了两块糕点,腹中早已饥肠辘辘。玉珠满心期待地随张胜到了用膳的房间,才知道御医和吏目所用的用餐标准时不同的,当然孙大夫的标准更高,不过玉珠在屋里扫了一圈,没瞧见孙大夫的人影,想来他不是在自己屋里用膳,就是出诊了。

    八品御医的午餐是三菜一汤,分别是樟茶鸭子、白切鸡、油淋白菜和一盅看不出原材料的汤。玉珠迫不及待地夹了筷子鸭子塞嘴里,顿时皱眉,太老了,且是凉的,再尝一块白切鸡,跟拿白水煮的差不多,油淋白菜又太咸,唯有那盅汤还算可以入口。

    见玉珠一脸失望,一旁的吏目们也都笑起来,道:“当初刚进宫的时候都以为御膳美味,待到吃到嘴里才晓得果然不是凡人可受得了的。”

    玉珠啼笑皆非,一边摇头一边将汤倒进饭里,就着汤将饭吃完了,剩下的几样菜都给了张胜他们一众吏目——他们的菜式还要更差些。

    下午大伙儿便不再凑堆儿聊天了,玉珠也跟着张胜一起整理书房的书籍。她想起顾咏说起过的张院判,忍不住就跟张胜问起他。张胜脸上显出古怪之色,尴尬地看了看玉珠,犹犹豫豫地回道:“那是…家父。”

    玉珠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干笑了两声,“那你如何会拜孙大夫为师呢?”她话一说完就后悔了,这都是什么事儿,她这么问,不是明明白白地告诉张胜她对孙大夫与他父亲之间的矛盾早有耳闻么。

    张胜窘迫地摸了摸脑袋,结结巴巴地回道:“我…我爷爷让我去的。”

    玉珠马上想起那日给莫禾动手术时曾见过的那位张家爷爷,慈眉善目的模样,倒是个真正聪明的。孙大夫明显要比张院判受帝王宠信多了,那张院判还这么针锋相对,只怕没什么好果子吃。不过他将张胜往孙大夫手底下一送,一方面向孙大夫表明了态度,另一方面,只怕张院判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这老爷子和稀泥的本事不是一般的强。

    下午玉珠窝在书楼里看了一整天的书,时不时地寻人讨论几句。她的外科医学虽说高明,但中医绝不会比这里任何一人强,最多也就是多读了几本医术,知道的药材比旁人要多些。想到这里,玉珠脑子里有个念头一闪而过,但很快她又摇头否决了,以她目前的名声和威望来说,想编医术,简直是痴人说梦。

    太医院不比旁的衙门,放衙的时间并不固定,方到申时末,就有人陆续走了。因玉珠是头一日上班,不敢妄为,老老实实地等到酉时末才和众人一齐离开。才出宫门,就瞧见顾咏牵着马在不远处等着,玉珠心中一喜,也顾不上有旁人在,高高兴兴地迎上去唤了一声“顾大哥”。

    二人自然是一起回了,路上顾咏少不得要问起她头一天当差的情况。玉珠欢欢喜喜地将这一日的境况说了一遍,少不得要提起中午的“御膳”。顾咏听到此处,忍不住哈哈大笑,道:“我头一回在宫里用膳的时候也是一样,那还是宫廷宴会,东西也难吃得很。赶明儿让于婶子做些吃食带上,中午用膳的时候再埋在饭里头。”

    玉珠闻言诧异道:“还能自己带吃食,进宫的时候不会有人查么?”

    顾咏笑道:“每日进出宫禁的官员不知有多少,哪能一一检查。再说宫里也没有明文说不准带吃食进宫,只不过一来嫌麻烦,二来一个大男人带着食盒进宫实在不像样。不过你一个女孩子,旁人见了也不会说。到底是吃饭重要,天长日久的,若是日日饿肚子就不好了。”

    既然顾咏这么说,玉珠自然是信的,回家的路上就在琢磨着明儿要带些什么吃食才好。

    因新院子离宫门近,走不多久就到了地儿。顾咏自然是要蹭过饭才肯走,也不用玉珠招呼,自己就去系了马跟着她一道儿进了。守门的程大爷一见了他脸上就笑成了一朵花儿,亲亲热热地唤他少爷,又朝玉珠道:“小姐回来了。”

    玉珠还是有些不适应,朝程大爷笑了笑,低着脑袋进屋去。

    许是于婶子在顾府做得久了,知道放衙的时辰,这会儿刚把饭摆上,还腾腾地直冒热气。秦铮也洗了手过来了,一瞧见玉珠,眼睛发亮地快步走过来问道:“姐,你今儿在衙门里头可还好?太医院有没有人欺负你。”

    玉珠笑着拍了拍他的后背,道:“你以为太医院里养着洪水猛兽呢,我头一天去就被人欺负。”遂又将今儿在衙门里的事儿一一地说了一遍,还提到了张院判原来是张胜父亲的事儿。

    顾咏也有不晓得的事儿,听到此处竟微微一愣,尔后笑道:“既如此,那张院判想来不会为难你,毕竟你还是他儿子的师姐呢。”说罢,又高兴起来,说是好歹放心了。

    于婶子的手艺极好,晚饭的菜式又丰盛,加上玉珠和顾咏俩人都被衙门里的午饭“蹂躏”过,这会儿吃得格外香。好在于婶子早猜到顾咏要来蹭饭,饭菜都特意弄得多了些,这才没出现不够吃的情况。

    顾咏怕玉珠脸皮薄不好意思跟于婶子说准备第二日吃食的事儿,特意跟于婶子叮嘱了一番。于婶赶紧打包票地应了,又仔细问玉珠喜欢吃什么。玉珠有些不好意思,只说随便准备些吃食就好,不必麻烦。

    顾咏见她这么客气,只得朝于婶道:“玉珠喜欢吃酱肉,再配些点心酸菜什么的,也不必太繁复,毕竟才一顿,若是吃得太好,旁人瞧见了指不定还眼红。”

    旁人眼红不眼红的不好说,第二日中午玉珠将食盒打开的时候,屋里倒有一半的人盯着她食盒里看。那些老成持重的不好意思开口,但御药房那些年轻的吏目们却是厚脸皮,涎着脸向她讨块肉吃。玉珠也不小气,将食盒里扒了一大半给了大伙儿,自个儿留了一小半就饭吃,虽说少了些,但到底比吃“御膳”强多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