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险时刻

    顾咏回来的时候,秦铮都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一脸诧异地问他怎么去了那么久。顾咏笑了笑,道:“碰到了一个朋友,聊了几句。”说罢又转换话题问起他们姐弟俩在聊什么这么开心。玉珠看出他有心回避,心中疑惑,忍不住朝后面看了两眼。

    天快黑时才回了城,一进城门顾咏便觉得有些不对,透过车窗帘子,分明可见路上的御林军明显多了许多,个个面色严肃一脸冷峻,好似出了什么大事。经过药铺的时候,还清晰地瞧见许多人把守。

    他久不在京城,消息自然不灵通,不由得掀开前头的车帘子,沉声问车夫老林,“最近京里可是出了什么事?”

    老林虽只是个马夫,但到底是在府里伺候的,多少也听人说起过,便笑着应道:“少爷,这个小的可不清楚,只听说最近京里有好几个大人都被人给暗杀了,还有人说是鬼魂干的,不过都是些谣言。不过这几日戒备森严了许多,前日宵禁,这两晚都有御林军在巡逻呢。”

    秦铮也在一旁插嘴道:“我就说这几日不寻常,姐还不信。”说罢,不服气朝玉珠努努嘴。

    到医馆大门的时候天已经全黑,玉珠便在大门口下了,让顾咏赶紧回府。毕竟没有大老远回京就一直陪着她的道理。顾咏也是知道这点,故没有再坚持送她进屋,依依不舍地道了别,才上了马车走了。

    待见马车消失在巷子口,玉珠和秦铮在开门进屋。

    院子里黑漆漆的,姐弟俩摸黑进了屋,好不容易才在抽屉里寻到了火折子,方一点上火,面前忽然一闪,脖子上赫然凉嗖嗖的,竟是齐齐架上了两把钢刀。

    玉珠不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但依旧被吓得心都快吐了出来,更重要的是,今儿不是她一个人,若是处理不好,秦铮只怕性命堪忧。

    姐弟俩还算沉得住气,刀都架脖子上了,两人也没吭一声。这让伸手过来捂嘴的歹人稍稍一愣,犹豫了一下,索性将刀子也撤退了。

    玉珠缓缓出了一口气,一双眼睛朝四周打量了一番,心却越沉越低。这屋里竟然还不止一个歹人,靠墙角的椅子上还端坐着两个,除此之外,通向房间的那道门也开着,屋里依稀有悉悉索索的声响传来。

    “姑娘就是传说中会开腹治病的神医秦大夫?”坐在墙角的一个长着满脸大胡子的匪徒盯着她问道,眼睛里毫不掩饰的怀疑。

    玉珠转过眼神看了看他,不解其意,但还是点点头。那人面上仍不动声色,只朝玉珠跟前拿刀的那个高瘦匪徒使了个脸色,这人赶紧抓了玉珠起身,推推搡搡地将她赶进屋。秦铮生怕玉珠吃亏,忍不住站起身大声喝道:“你们想干什么?快放开我姐,你们——”

    那大胡子手中一动,顿时有刀光闪过,秦铮只觉得脸颊处嗖的一阵阴风划过,耳际几缕乱发竟飘飘悠悠地落在了地上。玉珠尚在门口恰恰瞧见这一幕,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一激动就冲到秦铮身前,厉声道:“你们有事冲我来就好,何必为难小孩子。”

    大胡子冷笑两声,不知又从哪里掏出了一枚飞刀在手中把玩,一边看一边道:“秦大夫,我们没有要得罪人的意思,屋里头还有两个人等着你救呢。不过秦大夫是聪明人,想必也猜到了我们的身份。我们如今见不得光,只得在你府里暂避,若是我们没出事,你们姐弟自然也无碍,若是闹出什么事情来,少不得还请二位给我们陪葬。”

    玉珠心知此事绝不会善了,撞到这样的悍匪,能不能有命活到明天都不可知。只可惜了秦铮,小小年纪,未来还有大好的前途,如今竟要被她牵连。

    “我可以帮你救人,”玉珠沉下心,尽量平静地朝大胡子道:“我也不至于蠢到去告发你,只要你肯放我弟弟,怎样都行。”

    大胡子眸中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很快又别过脸去唤了一声,瘦高个儿赶紧将玉珠带进里屋。玉珠临走前给了秦铮一个安慰的眼神,低头进了屋。

    房间里一股浓烈的血腥味,熏得人直欲作呕,床上躺着两个人,远远地瞧着都是血肉模糊的样儿,幸亏玉珠在医院时见惯了各种血腥场景,不然这会儿都要被吓晕过去。

    走得近了,玉珠才发现两人只是失血过多,倒没有多余的伤口。一个伤在大腿内侧,淌了不少血,人倒是还醒着,不知有没有伤到大动脉。另外一个则已晕了过去,身上没有旁的伤口,只有额头上一片狰狞的刀伤。

    玉珠赶紧上前查看伤口,用力按住血管止血,口中道:“失血过多,得马上止血,好在没有伤到大动脉,应该还有救。”至于另一个,她掰开那人的眼皮仔细查看,又仔细检查了伤口,沉吟了几秒,才低声道:“救不了了。”

    “什么!”身后那瘦高个儿大怒,猛地一拉玉珠的胳膊,将她狠狠推到一旁,怒道:“你不是大夫么,如何会救不了?”

    玉珠被他一推,狠狠地跌在床边的桌椅上,正撞到了软腰处,痛得脸色都变了。强撑着站起身,小心翼翼地解释道:“我是大夫,不是神仙。病人颅内有淤血,除非是开颅将血块取出来,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开颅?”瘦高个儿脸色发白,想来也是头一回听到这样的话,“你….这脑袋都打开了,人岂能还活着。你这庸医,莫不是想杀人?”

    玉珠实在不愿费唇舌和这个外行解释,可如今这样的处境下,却是不得不低头,赶紧道:“你便是让我开我也开不了,一无器材二无药物,再说这里还有要缝合的病人,待我忙完了这边,那位恐怕已经不在了。”

    “这可怎么办才好?”瘦高个儿急得直跳,一转身又冲了出去,很快将大胡子给叫了进屋。大胡子比他要沉着冷静些,仔细问了两人的情况,玉珠耐着性子又说了一遍,罢了,又道:“就算没伤着大动脉也禁不住你们这么拖,赶紧得准备好,我要马上缝合。”

    大胡子想了想,一脸为难地盯着床上的病人看了半晌,咬牙道:“你先救人。”

    “可是余老爹——”

    “先顾不上那么多了。”大胡子一脸不忍地别过脸去,“如今情势紧急,能救一个是一个。余老爹……先救黄大哥再说。”

    玉珠见他二人达成共识,遂松了一口气,赶紧插话道:“让我弟弟进来,他知道我家里的药材放在哪里。得先煮碗麻醉汤,不然一会儿病人会痛醒,若是乱动,随时可能伤到血管,到时候缝合起来更麻烦。”

    瘦高个儿却不肯,道:“你要什么药,我去熬就是。”

    玉珠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你认得药材吗?若是弄错了,就等着给你兄弟收尸吧。”

    瘦高个儿气得又想冲上前,被大胡子拦住,低声吩咐道:“叫外头那小鬼进来。”

    瘦高个儿这才忿忿地瞪了玉珠一眼,依言出屋,很快又将秦铮押了进来。秦铮一进屋就冲到玉珠身边,仔细查看了她一番,确定无碍了才放下心。玉珠心知若是救不了病人,她和秦铮势必会被牵连,自然一门心思地救人,赶紧吩咐了秦铮去抓药,又让他将橱柜里藏着的老参切半支出来。

    那瘦高个儿在一旁听着,插嘴道:“切什么半支,自然是将一支全煮了。”

    玉珠实在忍无可忍,可又不敢发作,耐心性子解释道:“人参大补,病人原本就气虚,哪能受得住,若是贸贸然地下重药,不仅无效,反而会害死人。”

    大胡子闻言,责备地看了瘦高个儿一眼,示意他安静些。那瘦高个儿虽不忿玉珠这样的态度,却对大胡子极为顺从,乖乖地退到了后头。

    医馆里存着有手术用的工具,都是后来玉珠托孙大夫请人打制的。这时代的工艺出乎玉珠的意料,做出来的刀具钳子皆精巧无比,虽有些器具未能与后世完全一致,但也差不离。这也给了玉珠极大的信心。

    给工具消毒后,玉珠又换了身干净衣服,秦铮这会儿已经将麻醉汤煮好了,玉珠吩咐瘦高个儿将汤药喂给病人喝,尔后让秦铮也换过衣服在一旁打下手。至于那两个匪徒,都被玉珠赶了出去。不过他们也不敢让玉珠俩姐弟在屋里单独相处,像两尊门神一般站在房门口,目不转睛地盯着看。

    晚上光线不好,若单是缝合皮肉倒也罢了,偏偏腿上血管密集,要将它们一一缝合真是难上加难,一个不留神,伤了血管就冒出血来,弄得满手鲜血。玉珠早就习惯了,倒还无恙,秦铮却是头一回见着这样的场景,到底只是个孩子,哪有不惊吓的,小脸煞白,脑袋别得远远的,连看也不敢看。

    就连那瘦高个儿见惯了厮杀场景的,这会儿瞧着那血肉模糊的样子,心里也膈应得慌,不免对面不改色的玉珠另眼相看。

    这个小小的缝合手术竟持续了一个时辰,玉珠好不容易将缝完最后一针,剪断羊肠线,又将伤口清理干净,包上干净的棉布,这才松了一口气。

    大胡子和瘦高个儿也赶紧上前来,先查看了一遍黄大哥的伤势,才朝玉珠问道:“这可是救活了?”

    玉珠虚弱地点头,“若是没有旁的并发症,明后日就能醒来。性命可保,不过失血过多,得好生调养些日子。”

    大胡子稍稍放下心,目光又移向一旁的余老爹,上前探了探他的呼吸,眼睛一亮,回头朝玉珠兴奋地道:“余老爹还活着,那是否还能救?”

    玉珠闻言亦是诧然,她方才检查过,病人伤在头部造成淤血,血块压迫神经,若不能在半个时辰内手术则必死无疑。而方才单是她的这个缝合手术就花了一个时辰,没想到这位余老爹竟然还活着。

    “你不是说可以开颅吗?”大胡子又问,眼中一片急切。瘦高个儿却急了,拉着大胡子道:“大哥,那可不行,要真把脑袋打开了,哪里还有活路?”

    大胡子回头瞪了他一眼,怒道:“如今等着也是死路一条,难道眼睁睁地看着余老爹这么没了?”

    瘦高个儿顿时不说话了,眼睛一会儿看看床上的余老爹,一会儿又瞟一眼玉珠,默默地退了下去。

    玉珠却是连连摇头,“不行,我做不了。没有器械,根本开不了颅。更何况病人这样,绝撑不过手术结束。”

    “嗖——”的一声,脖子上又被架了把刀,大胡子看了她一眼,又迅速将刀架到了秦铮脖子上。玉珠顿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