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疾”复发

    “哐当——”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屋里砸碎东西的声响,李氏吓了一跳,险险地停住脚步,朝身侧的美思瞟了一眼。美思会意,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外,帖耳听了一阵,过了好一会儿,正要过来,忽然脸色一变,侧身躲到外面的柱子后面。

    李氏微愣,正要发话,却见房门打开,郑览扶着额头面色铁青地走出来,李氏眼尖底发现了他手指间的一抹腥红。

    郑览见了李氏,微微一怔,停下步子勉强挤出一丝笑意,唤了声“嫂子”,尔后不顾李氏惊诧的眼神,低头走了过去。修文一脸紧张地跟着他身后,经过李氏的时候朝她弯腰行了个礼。

    屋里传出低低的喝骂与诅咒声,李氏迟疑了一下,没进屋,转身又往回走。美思赶紧追上来,一脸神秘地想凑过来说什么,被李氏一个狠厉的眼神给吓了回去。

    待回了房,李氏屏退左右,单留了美思一人,才问道:“方才可是夫人又逼迫二少爷娶表小姐了?”

    美思点头称是,又道:“二少不应,夫人便发了火,拿起床头的茶盏就朝二少扔过去,扔了好几样呢,后来砸到了二少的额头,出了血,夫人才停了。”

    李氏闻言只是冷笑,这老太太便是瘫在床上也不安生,非要折腾点什么事儿出来才满意。若是果真把她那外甥女儿给招进了府,只怕自己这家不好掌。她嫁进侯府这么些年,一直被老太太压得死死的,就连嫁妆都被抠了去,好不容易才得了这机会掌家,可若是这外甥女进府,老太太在后头撑腰,只怕她手里的权利都要交出去。

    想到这些,李氏就有些咬牙切齿地愤恨,一甩手将桌上的茶盏全都掀倒在地,摔得粉碎。美思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屏气凝神地跟在她身后,生怕自己被波及。

    不过李氏很快又恢复了常态,长长吐了一口气,摸了摸左手腕上的碧玉镯子,忽然笑起来,自言自语地说道:“我却是蠢了,此事还有二少爷挡在前头,我操什么心。”

    美思小心翼翼地问道:“二少爷方才都被夫人打出血来了呢。”

    李氏一脸高深莫测的笑,“二少爷那么个玲珑剔透的人儿,夫人怎么斗得过他。他若是不愿娶,多的是法子,我们等着看好戏就是。”

    ————

    夜半时,李氏被屋外的喧闹声吵醒。睁开眼睛时,看到丈夫郑广正在起身穿衣,不由得惊声问道:“这是怎么了,大半夜的,出什么事了?”

    郑广一边穿衣一边回道:“二弟那边旧疾又犯了,我过去瞧瞧。”

    “好好儿的,怎么忽然又犯病了,这难道是——”李氏忽然掩住嘴,仿佛想到了什么,满脸犹豫。郑广见她脸色有异,手里的动作也跟着停下来,正色问道:“你可是知道什么?”

    李氏讪讪道:“这事儿照理不该我管,可是——”她朝窗外瞟了一眼,才小声地说道:“今儿下午,二弟不知怎么惹恼了母亲,母亲一气之下就拿了茶盏砸过去,结果砸到了额头,血都出来了,瞧着挺渗人的。却不知是否与他旧疾复发有关联。”

    郑广闻言心里也有了几分怒气。母亲逼郑览娶亲的事情他也有耳闻,没想到她竟会为了自己娘家把亲身儿子都给伤了,若不是如今郑览还病着,他定要去找父母讨个说法。

    换了衣服赶到郑览房里,修文和修武早已急得直抹眼泪,见郑广过来,才算是有了主心骨,齐齐地过来拜见。郑广问起这病的缘由,两人却不敢乱说,只道是下午时稍微有些头痛,郑览没在意,不想到了半夜竟忽然严重起来,一时还痛得晕了过去。他俩不敢自专,又不敢去打扰侯爷与夫人,只得让去赶去找郑广报信。

    郑广忙派人去请太医,又吩咐下去暂不要惊醒父亲,待明日再禀报。不料这话才落音,外头就传来郑肃担忧的问询声,“览儿如何了?”

    郑广赶紧起身相迎,恭恭敬敬地请父亲上座。郑肃不耐烦这些虚礼,径直走到床前,瞧见郑览苍白的脸和额头上的伤口,一时又惊又急,回头朝修文修武厉声斥责道:“你们是怎么伺候的,二少爷好好的怎么弄得到处都是伤。连个人都伺候不好,要你们何用?”

    修文修武吓得一骨碌跪在地上连连求饶,却不肯说郑览是因何而受的伤。

    郑肃见此更是火上浇油,一气之下抬脚就踢。郑广见势不对,忙冲上前将父亲抱住,低声耳语道:“父亲切勿生气,此事却与这两个下人无关。”顿了顿,终是将母亲打人的事说了出口。

    一听是妻子做的好事,郑肃便是有再大的火气,也不好当着儿子的面发作,板着脸一言不发,脸上一片铁青。

    没多久太医也来了,把了脉,开了方子,又施了针,郑览好歹醒了过来,脸色却仍是苍白如纸。郑家父子在床边守了一晚,天亮时才吩咐下人去请秦大夫过来。

    玉珠这边,听到郑览犯病的消息也是吃了一惊。前些日子她还在郑府的时候,郑览的病情算是最稳定的了,如何会忽然反复。心里又惊又急,赶紧收拾了东西出门。秦铮一见她要去郑府,也赶紧跟出来,寸步不离。

    看诊的时候,郑览已经醒了,见玉珠过来,他脸上立马好看了些,眼睛里也多了些光彩。玉珠给他诊了脉,又仔细问了,没发现什么异样,只道是旧疾复发,便柔声叮嘱他好好休息,按时吃药之类。

    顾咏得知此事则是到了当日的傍晚。自从那日表白未成功后,顾咏每日散衙后总要来医馆瞧瞧坐坐,玉珠是一见到他就脸红,秦铮则整天摆着一副似笑非笑的面孔对着他,张胜则是一脸好奇。他反正脸皮厚,也不管不顾旁人的眼神,每日都要到天黑了才走,有时候还要蹭一顿晚饭。

    玉珠去郑府的事儿是秦铮说出来的,貌似无意,却直把顾咏惊吓得跳了起来,将秦铮拽进里屋仔细地盘问他,“那阿览可曾说什么话?”

    秦铮斜睨着眼瞧着他,不肯说。顾咏见他这神情,真以为郑览果真说过了什么,急得心里头像有只爪子似的一直在挠,赖着脸皮缠了秦铮好一阵,秦铮才终于开了口,将进府的经过一一说给他听。

    得知秦铮从头到尾都紧跟在玉珠身后,寸步不离时,顾咏笑得嘴都咧开了,激动滴摸摸身上。因他素来没有挂坠子荷包的习惯,身上也没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物事,遂拍拍秦铮的肩膀道:“好兄弟,明儿大哥定重重谢你。”

    张胜这些日子进步不少,最起码拿刀的手已经不会再颤抖,在玉珠的帮助下也勉强能完成解剖一只兔子的工作,玉珠已经开始考虑去寻找更大的目标。听了玉珠的打算,张胜第二日没敢来医馆。

    自从那日救了小柱子后,玉珠的名声也渐渐大起来,附近有几个铺子的坐堂大夫还亲自来拜访过,对玉珠当日救人的方法颇感兴趣。得知玉珠是孙大夫的入室弟子后,这些年纪已经不小的大夫们待她愈加恭敬,丝毫没有因她年幼而有任何瞧不上的情绪。

    只是小柱子的身体毕竟没有好,那日匆匆地开胸,什么消毒和防范措施都没有做,玉珠就怕会有什么意外,好在小柱子有惊无险,只在当日晚上发了一会儿烧,玉珠给他退烧药后,他第二日便开始慢慢好转。但毕竟是动过手术,许多并发症也不是头一天就出现,玉珠便让小柱子住在医馆里头,左右孙家就在隔壁,老太太照顾起来也不算麻烦。

    那群大夫们一个接着一个地对小柱子检查了个遍,玉珠其实还是十分欢迎的,毕竟论起真正的中医本领,这些人中随便拎一个也比她强。当然,大伙儿对她如此谦恭也十分满意,纷纷表示小姑娘很懂礼貌,十分地有前途。

    过了两日,连孙大夫也亲自来了,端着架子在院子里走了一圈,然后很不以为然地问起此事。玉珠赶紧请孙大夫进屋参观,又将那日救人的过程详细描述了一番。孙大夫听罢了,不置可否,临走时,他忽然对一直躲藏在阴影中的张胜道:“三天后大理寺有批犯人要行刑,到时候你过来。”

    张胜闻言顿时吓得一脸苍白,直到孙大夫人都走了,他还站在原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玉珠瞧他那模样,真不知是该同情还是该好笑,很无力地道:“今儿的解剖我就不给你帮忙了。”

    许是心里装着事,张胜一整天都浑浑噩噩的,有时候唤他好几声他也听不到,解剖兔子的时候又犯了第一天同样的错误,麻醉药下得太少,小兔子又在院子里蹦了一圈,最后被玉珠逮住,重新灌了一整碗汤。

    好不容易才完成了解剖的任务,张胜连告辞的话都忘了说就走了。等玉珠发现的时候,房间里早没了人,案板上干干净净的,连兔子尸体都不见了。

    玉珠有些惊讶,出来问秦铮是不是他将兔子给埋了。秦铮却是一无所知。玉珠便以为是张胜自个儿将兔子带回去研究了,也没把它当回事儿,没想到第二日就出了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