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4.第734章 734

    即使明知道附近他们手里有更多的兽肉,他们也没有这个念头打算要来问她吃。

    蒋雨晴叹息。

    这事情,就变得越来越麻烦。

    他们来到了这里,可是,却不能够在这里打听到他们想知道的事。

    这里的每一个人,似乎对于他们来说,都不能给与他们想要的答案。

    这里,总的来说,是一个非常非常偏僻的农村。

    **

    半月前,这个山坳村的一个清晨,里农活不多,杨宝的这个村,全村大多数人都还躺在床上。

    却听得一阵阵撕心裂肺,鬼哭神嚎的哭声传来,凄厉地嚎啕大哭声,在这个平静的早晨是响彻整个山村。

    使得想在这农闲的季节里才能难得睡个懒觉的人,不得不提前起床。

    只因实在这声音哭的太响,太惨,使得听到的人都心里惶惶不安,无法再让人睡下去。

    村人纷纷寻声而去,在一户门户紧闭的屋舍前,终于找到了这般哭法还没哭哑掉的妇人,和她身边的孩子。

    这女人和孩子正是这村里贾秀才的婆娘和女儿。此刻见她俩正坐在别人家门口的地上,哭的声嘶力竭般的地动山摇,很是凄惨的模样,全没无一点往日村中美妇的形象可言。

    没多大功夫,被他俩哭声引来的村里人,已经全部聚集在这家人门口。

    有人不时对着这大清早的搅得人不安生的母女两指指点点。

    有往日跟她关系好些,说的上话的婆子上前劝道:“大妹子,这是咋的啦?快别哭了,看看还坐在这家人门前哭,不嫌倒霉啊。”

    这个婆子眼里满是不削的往这家人关紧的门前看了一眼。

    但这妇人见围上来这么多人,更显伤心,“我偏要在这家门前哭闹。”边哭边说着从地上爬跳起起来,指着这紧闭的屋门扯开嗓子般的骂道:

    “你这个害人的灾星,还我家相公命来!还我家相公命来!”紧接着又是一阵悲痛的呜咽,哭啼不止。

    围观劝解的村民这么一听,顿时哗然一片,片刻后轰的一声,如同炸开了锅般,纷纷议论开。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听她的意思是她的男人死了?”

    “不知道啊?怎么这么突然。”

    “大妹子这是怎么了,你的男人贾秀才他死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这无不让围上来看热闹的人惊讶万分。

    也有人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纷纷竖起耳朵听。

    贾秀才,这是这村里现在唯一的秀才,人品在村里还是不错的,平日里教村里十来个学生,收些微薄的束脩度日。昨日还见他好好的教着学,怎的突然就死了,大家连忙上前七嘴八舌询问。

    虽然这坐在地上的妇人,往日穿的花丽花哨在村里走来走去,大家看不上眼,但大家对她的丈夫还是很敬重,很关心的。

    这妇人见有人问,立马就狠狠抹了把脸,止住了打算继续哭,好博取更多的同情,同上前询问的人说道:

    “是这个扫把星,害的我相公莫名惨死,昨天她斜斜的看了我家男人一眼,不知施了什么巫咒,回到家后就不一样了,晚上就死了,你们说我家男人可不可怜,我今天非要她偿命,偿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