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惟我独仙

第五十三章 止水同行(下)

    海龙摸着自己被打的地方,怒火骤然上升,森冷的声音从牙缝中渗出,“你敢打我。”小铁棍飘飞而出,落入他手中,在气势对峙中,大战眼看一触即发。弘治见势不好,赶忙上前拉住海龙,道:“大哥,你冷静点,这里可不是动手的地方。止水道尊,你也太过分了,虽然大哥的玩笑过分了些,但你也不应该打他啊!所谓打人不打脸。”止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不服你们就一起上,现在就出城。”

    飘渺心疼的看了海龙一眼,道:“师妹,好了。你打也打了,气也出了。就算了。”止水哼了一声,道:“你就知道向着自己的丈夫。”

    突然,细密的脚步声响起,一队百人左右的士兵快速的围了上来,为首一名将领身穿银色锁子甲,骑在枣红色高头大马上,浓眉大眼、鼻直口方,手持一杆银枪,看上去甚为威武。在他身旁步行的一人,正是先前大门前被飘渺禁制的那名队长,他指着海龙五人道:“总兵,就是他们。”那总兵立马横枪,枪尖前指,沉声道:“先给我围起来,一个也不要放跑。”

    海龙五人自然不会把这些人看在眼里,飘渺凑到海龙身旁,掌心中渗出柔和的法力,帮他将脸上的掌痕抹去,传音道:“龙,你别和师妹太计较了。其实她人很好的,只是脾气坏了些,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就让着她点。”

    海龙不满的道:“那她老和你在一起,减少我们相处的时间,这样会影响我们感情的。只要她不来招惹我,我才懒得理她呢。”

    那总兵见面前几人根本没把他们当回事,顿时大怒,催马上前,长枪指向海龙,道:“说,你们是什么人?到我天波城有什么阴谋,为什么打伤守城士兵。”海龙瞥了那总兵一眼,道:“这些问题你还不配问我。先管好你自己的手下,赵宋国怎么会出了这种败类。”

    这总兵并非莽撞之人,听了海龙的话,沉声道:“事情原委我自会查清,但你藐视本官,也当定罪,来人,先把他们带回去,等我将此事查清楚后再说。”众士兵轰然应诺一声,顿时长枪前指,向海龙五人逼来。海龙冷哼一声,道:“凭你们也配抓我。即使赵极在此,也要对我恭恭敬敬的。滚开,我今天心情不好,惹怒了我,让你们全都躺在这里。”

    那总兵眉头紧皱,海龙的口气大的吓人,他心中不禁一阵犹豫,但当着这么多手下和行人的面,他自然不能就这么退缩,冷声道:“不管你是什么人?不管你是什么身份,违背了我赵宋国律法一样要定罪。”海龙眼中寒芒大放,他正憋了一肚子火没地方发,身体骤然前飘,以常人眼中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到了那总兵面前,大手一引,顿时将那总兵从马上拽了下来,恨恨的道:“老子在赵宋国就是王法。不想死的话,就赶快滚蛋。”用力一推,那总兵的身体顿时飞了出去,压倒了一片自己的手下。总兵大怒,从地上爬起来大吼道:“给我上,将这些狂徒抓起来。”正在这时,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住手。”两道身影快速的向这边移动过来,飘渺一眼就看出,那是两个修为很低的修真者。

    两条黄色的身影出现在总兵身旁,总兵一见到这两个人,顿时变得无比恭敬,赶忙跪倒在地,道:“参见两位供奉。”

    那两人看都不看他一眼,恭敬的跪倒在地,向海龙施礼道:“拜见师傅。”原来,这突然出现的两人,正是黄函兄妹。

    海龙早就认出了他们,淡淡的道:“起来,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现在赵宋国的士兵真是越来越长进了,不但调戏妇女,而且还要抓我。”

    黄函大惊,回头瞪了那总兵一眼,道:“李总兵,这是怎么回事?你知道这位是谁么?他就是我赵宋国的大恩人,一字并肩王殿下,连陛下都要尊他老人家为师,你找死不成。”李总兵大惊,他怎么也想不到,面前这如此普通的年轻人,就会是传诵于赵宋、李唐两国的传奇性人物——一字并肩王,他的声音不受控制的颤抖道:“属下,属下实在不知是一字并肩王殿下啊!我,我……”

    海龙不耐烦的挥手道:“算了,我才懒得和你们计较,立刻带着你的人滚蛋。对了,回去问问你那些守门的部下,那个断手的家伙猥亵了我师姐,怎么处理你看着办。”李总兵见海龙没有怪罪他顿时大喜,赶忙恭敬的磕了两个头,带着手下们灰溜溜的走了。

    黄函、黄睢这才站起来,凑到海龙跟前,恭敬的再次叫了声师傅。弘治笑道:“大哥,你什么时候收了徒弟,怎么没听你说过啊!”

    海龙瞪了他一眼,道:“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好了,黄函,你先给我们安排个住的地方。哦,对了,我身上没钱,你给我弄点钱花花。”

    黄函兄妹一看到海龙早已经大喜过望,见识过海龙的本领后,他们怎么会放弃这个求教的好机会呢?黄函赶忙道:“是,弟子一定办好。师傅,您和几位前辈跟我来。我带你们直接住到城主府邸。”海龙摆了摆手,道:“不用,就住旅店就行。”

    黄函答应一声,转身和黄睢在前面带路。飘渺惊讶的传音道:“龙,你什么时候成了赵宋国的一字并肩王,听起来权力到是很大。”

    海龙微笑道:“这种普通人的王有什么好的,总有一天,我要成为所有仙人的王者。”当下,他将当初的事简短的向飘渺四人说了一遍。由于那李总兵这一打岔,海龙又命令他惩治先前那毛手毛脚的士兵,止水的气也消了几分,不再和海龙计较了。。

    听完海龙的叙述,飘渺道:“本来我们修真界七大宗派是不应该参与到凡人国家争斗之中的,不过既然当时有妖宗的人在,你出手也就无所谓了。不过,以后还是少和普通人接触的好,要是让别的宗派知道了,会说闲话的。”

    一边说着,黄函已经带他们来到了一家规模宏伟的旅店前,这间客店高有三层,占地面积极广,从外面看布置考究,牌匾上写着三个大字——千福居。黄函转身向海龙道:“师傅,您看这里可以么?这是天波城最好的客店了。”

    海龙点了点头,道:“就这里,你给我们安排三个房间。要两人住一间的那种标准间就好。”

    黄函答应一声,刚要去办,却听止水道:“等一下,要那么多房间干什么?要一个三人间一个两人间就行了。”

    海龙一楞,道:“你愿意和弘治、小机灵住在一起么?”止水哼了一声,道:“是你和他们住在一起,我和师姐住。我一个人怕寂寞。”

    海龙怒道:“不行。你……”飘渺拉住他的手,道:“算了,龙。就照师妹说的。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黄睢娇躯微震,她看了海龙一眼,又看了看遮住面部的飘渺,心中不禁一阵发酸。黄函试探着问道:“师傅,那……”

    海龙有些烦躁的道:“就一个两人间一个三人间。”黄函答应一声,当先去办了。黄睢引着众人进入了客店之中。客店的大堂是一个很大的饭厅,里面摆放着近百张棕红色的木桌,房顶上悬挂着模样考究的灯笼,看上去古香古色的,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

    弘治和小机灵也不客气,当先坐了下来,小机灵道:“海龙,我们先吃点东西。饿了一整天,我都快不行了。”海龙点了点头,和飘渺、止水也坐了下来,黄睢道:“师傅,您想吃些什么?”此时已经过了午餐时间,饭厅中只有他们这一桌。海龙道:“你看着要,有什么好吃的尽管上就是。”黄睢答应一声,去柜台点菜了。看着她离开,弘治道:“老大,小弟真是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原来有权利是这么好的。”

    海龙瞥了他一眼,道:“你要觉得好,我把这一字并肩王的名头让给你好了。待会儿当着我那两个土地的面别乱说话。”

    弘治道:“知道拉。当着徒弟的面,我们怎么也会给你留几分面子的。所谓吃人家的嘴短嘛。嘿嘿。”

    一会儿的工夫,黄函兄妹都已经回来了,两人站在海龙身后,黄函道:“师傅,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我让这里的老板给您和各位前辈收拾出了两间最清净的房间。”海龙点了点头,道:“你们也坐。一起吃点东西。”

    黄函道:“有师傅您在这里,哪儿有弟子们坐的理由,何况我们刚吃过饭不久。”海龙皱眉道:“别假惺惺的,我自己就最讨厌礼数,我让你们坐,你们就坐。”黄函和黄睢对视一眼,这才在下首坐好。海龙道:“来,我给你们引见一下,这两位是我的好兄弟弘治、小机灵。”

    刚坐下的黄函兄妹赶忙又站了起来向两人行礼,黄函有些尴尬的向弘治道:“前辈,真是不好意思,我忘记您是和尚。这就去给您准备点素斋。”弘治吓了一跳,连连摆手道:“不用了,不用了。所谓酒肉穿肠,佛在心中,就不用麻烦了,荤腥还是越多越好的。”

    海龙哈哈一笑,道:“你们不用跟他客气,他这个假和尚,酒肉吃的比谁都多呢?”一边说着,他拉起飘渺的小手,道:“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妻子飘渺。飘渺,他们是我的徒弟,说起来也不算外人,你就以真面目相示。”飘渺微微一笑,缓缓摘下了头上的斗笠。

    黄函和黄睢恭敬的道:“参见师娘,啊……”当飘渺那如空山灵雨般脱俗的面容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两人全都楞住了。黄函心中一点不敬的念头都没有,在他眼中,飘渺就像观音大士一般凛然而不可侵犯,他的神态更加恭谨了。而黄睢则是另一种想法,她一向以自己的容貌为傲,但此时看到飘渺,她的心完全变得一片冰冷,和面前这根本不似存在于人间的仙女相比,她感觉自己仿佛只是一只小小的萤火虫,在皓月的光辉下变得黯然无光。这一刻,她突然想起当初第一次同海龙见面时的情景,那时侯,自己曾经误会海龙有非分之想,这是多么愚昧啊!有这样根本不能用漂亮来形容的妻子,他又怎么会对自己有意呢?在满心惭愧之下,黄睢不禁低下了头。

    飘渺微微一笑,道:“你们好。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海龙还有徒弟,海龙一直在静修之中,想必没什么好东西送你们。看你们的修为应该还不到登峰境界,这两柄飞剑质地还可以,有我灌注其中的法阵,你们可以先用着,对今后的修行会有些好处。”青光一闪,一白一红两柄连鞘长剑出现在飘渺手中,单是那剑身上蕴涵的蒙蒙光华,黄函兄妹就知道非是凡品。两人不禁抬头向海龙看去。

    海龙笑道:“老婆,你到真会收买人心啊!其实他们不过是我的记名弟子而已,我并未收他们入宗,不过既然你都拿出来了,黄函、黄睢你们就收下。这么好的东西,我当初怎么没得到过,比天石那家伙的好多了。”黄函兄妹大喜,赶忙千恩万谢的接过了飞剑,黄函持白、黄睢持红,他们在接剑的刹那,同时感觉到剑身传来一股浩然博大的灵气,顿时身心俱爽。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