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惟我独仙

第四十七章 老君录现

    海龙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道:“别意淫了,我老婆是全天下最美的人,没有谁能相比。赶快告诉我珠宝店的位置,我换来钱给你。”

    老板说了方位,海龙叮嘱道:“我们马上就回来,这件银狐大衣你定要给我留着,一定不许卖给别人,否则,我跟你没完。”说着,带着其他三人走出了皮货店。一出门,飘渺就有些责怪的道:“龙,我看算了,你不用那么执着的,你也知道,对于我来说,那件大衣除了好看以外,根本就没什么实用性。我穿布袍已经习惯了,一下穿那么华丽的大衣,会不适应的。何况,你身上哪儿有珍贵的珠宝换钱啊!”

    海龙紧紧的攥着飘渺的小手,道:“钱的事你就别管了,刚才那老板说的对,银狐大衣只有穿在你身上才能显现出它应有的价值,你也不想它被俗人玷污。”一边说着,他们已经来到了不远处的珠宝店。海龙迫不及待的从怀中掏出了两枚蟒蛇怪的骨珠给这里的老板鉴定。

    弘治惊讶的看着骨珠,传音道:“老大,你这好像是法宝,里面有着好几个防御性法阵,看上去,至少也是宝器级别的。这在人间可是至宝啊!”当初的二十颗骨珠都被海龙作成了防御类法宝,加在一起的防御力丝毫不次于一件普通仙器,上次在同飘渺交手的时候他用了一次,由于修为相差太远,才被压迫的没有发挥出真正威力。但尽管如此,骨珠也为海龙赢得了一个反击的机会,可见其防御力之强悍。

    弘治能看的出,飘渺自然就更明白了,拉了海龙一下,低声道:“这是你的护身法宝,怎么能卖,你疯了?”

    海龙微微一笑,道:“我没疯,只要能给你换来心爱的东西,我觉得就是值得的。好拉,你就别多管了,刚才你不是还说什么都听我的么?”

    飘渺眼中流露出一丝异样的光芒,光芒一闪而逝,海龙并没有发觉。少顷,珠宝店老板将骨珠退回给海龙,道:“对不起,先生,我从业多年,但实在看不出您这是什么宝贝,小店不敢收,请您到别家去看看。”

    海龙一楞,道:“这是千年蟒蛇修炼的骨珠,普通人带在身上有定心养身之功效,这么好的东西你都不认得,还妄称什么从业多年。”

    珠宝店老板赔笑道:“或许这珠子真有您说的那么神奇,但我们是商人,只能做有把握的事,实在对不起。”

    海龙皱了皱眉,心道:难道自己真的送不成银狐大衣给飘渺么?老天真是捉弄人啊!轻叹一声,刚想离开,却听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等一下。这珠子我要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向海龙走了过来,那珠宝店老板赶忙站起身,恭敬的叫了声:“东家。”

    海龙向这个人看去,竟然是认识的,此人正是当初魔奎曾经冒充过的千惠谷高手白岩。和上次在新人大赛时见面相比,白岩并没有什么变化,他从海龙手中拿过那两颗骨珠,眼中精芒连闪,扭头向那老板道:“掌柜,这里没你事了,你先下去。”

    掌柜答应一声,带着另外一名伙计去了后堂。白岩上下打量着海龙,疑惑的道:“这位兄弟,我们是不是见过,似乎很熟悉似的。”

    海龙摇了摇头,道:“我想你是认错人了。既然这两颗宝石你要,那么就开个价。我急着用钱,请你快点。”

    白岩道:“相比阁下几位也都是同道中人,肯将如此贵重的宝器级法宝出让,定急需用钱,既然你们不恃强抢夺,证明必是我正道众人。在下千惠谷白岩,有理了,不知道阁下几位身属何宗。”

    海龙看了飘渺一眼,飘渺捏了他的手一下,示意一切都凭他做主。淡然一笑,海龙道:“原来是千惠谷白兄,你不用客气,我们都是些小门小派的弟子,根本无法和你们七大宗派比较,白兄如果愿意帮忙,就给小弟一个公道的价格。”

    白岩疑惑的大量了海龙几眼,他的修为还没有进入不坠境界,自然看不出海龙用法术改变了自己的身形,“兄弟不必客气。我们正道本是一家,刚巧这处珠宝店正是我千惠谷产业,需要多少金银之物尽管开口,至于卖宝物的事,就不用说了。”

    听了白岩的话,海龙心中好感顿升,微笑道:“白兄客气了,小弟需要两千两黄金,这可不是个小数,所以才会卖法宝来寻求。”

    白岩暗道,一个修真之人要两千两黄金有什么用?而且法宝对于修真者来说是最为重要的,能忍痛出让,相比他这两千两黄金必然有急用,想到这里,他问道:“不知道友要这么多钱是用来干什么的,如果用于正途,我千惠谷还拿的起。”

    海龙淡然道:“白兄,这些钱用来干什么请恕我不能相告,如兄却愿帮忙,就请以此法宝相换就是。如果不愿,我再找别家好了。”

    白岩皱了皱眉,深深的看了海龙一眼,向后堂喊道:“掌柜,取两千两黄金来。”

    后面的掌柜以为自己听错了,赶忙跑出来,道:“东家,我们店里也只有两千两黄金了,还要用来周转,您看……”

    白岩淡然道:“快去拿来。”掌柜不敢再说什么,这才跑到后面,一会儿的工夫,拿着一张金票走了出来。

    白岩取过金票递给海龙,道:“道友,不论你们身属何派,都是我正道中人,这些黄金你们先拿去用。至于法宝,请收起来。”

    弘治笑道:“白大哥真是豪爽,一出手就是两千两黄金。”海龙摇头道:“白兄,我要这些金子,是想买点东西送给妻子,必须要用自己的钱,这金票我收下了,但这两颗骨珠法宝,你一定要收下。后会有期。”说完,将两颗骨珠塞给白岩,拉着飘渺就走出了珠宝店。。

    白岩没有追,看着海龙四人离去的背影,喃喃的说道:“这胖小子真是怪人,不过,看他作风,到不像是邪类,小门小户么?为什么我看不出他修为的深浅。算了,以后还会有机会见面的,师傅他们就要来了,我还是做好准备的好。宝器级法宝,真是便宜我了。”

    出了珠宝店,海龙看出飘渺似乎想说些什么,抢着道:“别问我值不值得之类的话,为了你,什么都值得。”飘渺娇躯微震,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在她心里,对海龙的印象最多的,就是玩世不恭,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在确认关系后,海龙会对自己这么好。得夫如此,夫妇何求。

    银狐大衣终于到手了,海龙本想让飘渺立刻就穿上,可飘渺却说现在天气还不是很冷,如果穿这么厚暖的大衣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无奈之下,海龙只得将其暂时收在了乾坤戒之中。为了生活,再买大衣的时候,海龙特意和那皮货店老板砍价,省下了二百两银子作为他们今后开销之用,既然决定暂时不离开,他们就找了家还算干净的旅店住了下来。怀着激动的心情,海龙和飘渺住了一间。

    夜幕降临,海龙拥着飘渺坐在大床上,吸吮着飘渺身上散发出的淡淡幽香,虽然没有喝酒,他却已经醉了。

    “龙,你今天的判断很正确,看来,正道各方就要赶来这座小城了。只是不知道老君录在什么地方出现。”

    海龙微微一笑,在飘渺的面颊上轻吻一下,道:“我们的运气真是很好,刚离开连云山脉就能找到这关键的地方。我第一次从五照仙听到老君录的消息时,非常想立刻据为己有。可现在,我却不那么想拥有它了。只要有你在我身旁,其他的一切都将变得不那么重要。”

    飘渺坐直身体,深深的注视着海龙那已经迷醉的双眸,道:“龙,我有个要求,你一定要答应我。”

    海龙一楞,转瞬笑道:“好啊!你说。老婆有命,小人焉敢不从。”飘渺拍掉海龙正要做怪的大手,微嗔道:“人家和你说正经的呢。”

    眼看着飘渺这小女儿态,海龙几乎难以抑制内心的冲动,但出于对飘渺的尊敬,他赶忙催动体内的神之力将欲望压下,正襟危坐的道:“你说。其实,不论什么,我都会答应的。”飘渺轻叹一声,缓缓偎入海龙怀中,道:“我想让你答应的是,不要爱我爱的太深。”

    海龙全身一震,抓住飘渺的双肩将她扶了起来,皱眉道:“为什么?”他并不会怀疑飘渺对自己的感情,他知道,飘渺如此说,必然有她的道理。飘渺眼圈微红,道:“我让你别爱我太深,是怕当我度劫之后,你会因为我不在身边而伤心。我不想看到你伤心难过的样子。”

    海龙笑了,开心的笑了,重新将她拉入怀中,抚摩着她那顺滑的长发,道:“傻丫头。你这说的是什么傻话啊!你不是曾经说过么?我们在一起,不考虑天长地久,我们既然爱了,就要爱的轰轰烈烈。至于以后的事,就以后再说。或许,那时候我修为进步的快,能陪你一起度劫呢?哦,对了,我有个问题要问你。白天的时候,你说妖宗金十三和魔宗戾天都有抑制修为,不降天劫的方法,那咱们能不能也想出同样的方法呢?如果可以的话,不光接天宗主不用急于度劫,你也可以等着我了。”

    飘渺轻叹一声,道:“事情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们正道同邪道不同,像金十三和戾天,虽然修为高深,但他们要面对的魔劫和妖劫至少都有六重,而我们修真之人则只有三重。也就是说,修真者度劫要比妖魔邪道容易的多。但是,相应的,一旦天劫到来,我们是根本无法避免的,只有全力应劫一途。邪道应劫,几乎没有通过的可能性,所以他们达到天劫也就不会那么轻易。像现在的戾天,他的魔功已经进入登峰造极之境,在神州大地上,除了金十三能略微相抗以外,没有谁能和他相比。按照我们修真境界来算,他早已超过了斗转后期的境界,但是,想让魔劫降他,却只有等待机会,只有重伤戾天,他无法抑制自己的魔气冲天时,劫难才会降临。但是,这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啊!几乎不可能成功,就算正道七宗宗主联手,虽然能胜过他,但想重创他也不容易。他的天魔遁体大法至今还无人能破。龙,你不要想的太多。一切顺其自然。我真的不希望在我接受天劫的时候会看到你伤心。”

    海龙紧搂着飘渺倒在床上,仿佛要将她的娇躯融入自己体内似的紧紧的搂着,喃喃的道:“什么都别说了,飘渺,你说这些都是没有意义的,我早已经深陷其中,又岂是说拔就能拔出来的呢。”说着,他近乎狂野的吻上了飘渺的樱唇。

    三天过去了,天禄城似乎比平常热闹了许多,大街上经常会出现一些装束奇怪的人。海龙站在自己和飘渺房间的窗前,凝望着外面的街道。三天过去了,一切都像他想象的那样。正道七宗皆有弟子出现。连云宗也有不少三代弟子聚入小城之中。在海龙的授意下,飘渺亲自将所有连云宗弟子聚集在一起,谴他们返回了连云宗,同时以道尊的名义发布命令,连云宗任何弟子不许涉入此次争夺老君录之事。

    门开,飘渺轻盈的走到海龙身旁,海龙向她看去,飘渺缓缓点了点头。海龙微微一笑,道:“既然我们的同门都走了,这次的事就好办了。对了,老婆,你有没有问出老君录到底在什么地方出现过?”

    飘渺道:“龙,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你要让我将弟子们都谴走,要知道,虽然他们的修为并不是很高,但达到脱胎境界以上的足有二十余人,足以构成一股很强大的势力。单单我们几个,是不可能同那么多正邪两道高手对抗的。你要明白,这次争夺老君录,恐怕我们面对的不光是邪道敌人,还有我们正道其他宗派的自己人。在异宝面前,谁有能免俗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