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惟我独仙

第四十四章 飘渺之战(下)

    金色身影听到飘渺道尊的咒法时明显全身一颤,手中发出的光芒竟然黯淡了一些,低沉声音再起,“看法宝,捆仙绳。”白光一闪,一条极细、如丝线般的白光从诡异的角度向飘渺道尊缠来,但是,这一切都只是徒劳而已。

    飘渺道尊冷笑一声,掌心电光一闪,轰隆一声炸雷响起,蓝色光柱在紫色闪电的包裹中骤然向那金色人影袭去,这道雷光蕴涵着庞大的吸扯之力,不但把那一道道金色棒影引偏,也将那白色丝线吸引到一旁,而雷光本体则直接轰向对方。雷法,才是飘渺道尊最擅长的。

    金光完全收敛,那道金色身影显现出他的样貌,飘渺道尊呆住了,完全呆住了。心中暗道:怎么会是他,不,不可能啊!突然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雷法正向对方劈去,可是,即使是她的修为,此刻也来不及阻止了。这一直和飘渺道尊交手几个回合的,正是海龙。他到飘渺峰本来只是想告诉飘渺道尊自己平安的,但刚一来到这里,就遇到了攻击,在心中倔强的作用下,他决定试试自己和飘渺道尊到底相差多少,所以就用神之力罩体,不露本相。在短短几个回合的交锋中,他已经用出了全力,千钧棒发挥出现有最大的威力,但是,海龙的心已经沉入了谷底,他引以为豪的千钧棒法对飘渺道尊根本就没起到什么作用,而且还让自己受到了重创。用出千钧棒法第三式倒挂老君炉时,海龙体内的神之力就近乎枯竭了,所以才会露出自己的本体。眼看着雷光将近,他根本没有一丝抵抗的能力,只得无奈的抬起了自己的右臂向雷光挡去。

    飘渺道尊绝望的喊道:“不要啊!”她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自己的修为自己最清楚,在已经受创的情况下,海龙根本就没可能接的下这一招雷法。就在此时,异变突然发生了,眼看雷光就要笼罩海龙的身体时,紫色光芒骤然大放,一声悠远而高昂的龙吟声响起。一圈紫色光芒围绕着海龙的身体,硬生生的挡住了雷光的攻击,海龙全身剧震,紫光已经渐渐清晰起来,那赫然是一条巨大的紫色腾龙,巨龙身长在十米开外,在雷法的攻击后,竟然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紫光依然大盛,它身形一转,将海龙驮在自己背后。它身上那栩栩如生的龙鳞,那五只巨大的龙爪,以及头上两只巨角都给人充满了震撼的感觉。和当初那如同烟雾般的幻龙不同,这简直就是一条真正的巨龙啊!传说中才有的巨龙。

    丝丝温暖从自己的右臂传来,体内被震伤的经脉似乎恢复了一些,海龙看着自己身下这头似乎没有知觉的巨龙,心中不禁升起一丝奇异的感觉,很明显,以他现在的能力还控制不了这头巨龙,但是,危险之时巨龙却挽救了他的生命。

    随着危机感的消失,海龙感觉右臂一热,紫色巨龙又重新回到了他手臂之上,飘渺峰前的夜空恢复了寂静,海龙催运着自己的法力勉强让身体平衡在空中,手中千钧棒光芒暗淡,重新变成了小铁棍的模样,在他胸前的衣襟上,赫然有着一片血迹。

    飘渺道尊喃喃的道:“是你么?海龙,真的是你么?”

    海龙淡淡的道:“不错,是我,真不好意思,飘渺祖师,我又打扰您了。我只是来跟您说一声,我已经回来了。不过,短时间内还会离开。祖师的修为果然深厚,弟子甘拜下风。祖师多保重,弟子告辞了。”说着,用残余的法力召唤出早已修补好的七修剑,就要飞回摩云峰。

    海龙只觉得自己眼前一花,飘渺道尊骤然出现在他身前,两行清泪流淌而下,幽怨的看着海龙,道:“你这样就要走了么?”

    海龙低着头道:“那您还想让我怎么样?您是祖师,我是弟子而已。”

    飘渺道尊咬了咬自己的下唇,轻声道:“跟我来。”不等海龙回答,她用自己的法力拴住海龙的身体,催动脚下青蓝灵云,带着他飘身回了飘渺峰。海龙没有反抗,不单是因为反抗不了,他也根本就不想反抗。他也感觉到,现在的飘渺道尊虽然没有了以前的微笑,但似乎更加人性化了似的。完全不像一个斗转中期修真者应有的样子。他也想看看,这飘渺道尊究竟要说些什么。

    踏上飘渺峰,海龙看到的,是一间木制的小屋,屋子只有简朴的一间,屋外用简陋的篱笆围着,但是,在篱笆外却有着一层肉眼可见的淡蓝色透明禁制,飘身落在禁制外,飘渺道尊回头看了海龙一眼,柔声道:“你知道么?三千多年来,自从我掌管这座飘渺峰,你是这里第一位客人。”纤纤玉手虚空幻化,蓝光转弱,禁制上出现了一道门户。在飘渺道尊的带领下,海龙下意识的走入了这个飘渺的禁制空间。只要是人就有虚荣心,海龙也不例外,心中暗道,第一个客人么?飘渺这是怎么了?难道她……

    打开篱笆门,飘渺道尊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道:“请进,师弟。”

    海龙一楞,疑惑的道:“师弟?”

    飘渺道尊嫣然一笑,点了点头,道:“是啊!你也突破了不坠境界,是新的道尊了。自然也就是我的师弟。欢迎你加入二代弟子的行列,海龙道尊。”

    海龙这才意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在进入了这个禁制后,他的心仿佛被飘渺道尊牢牢的栓住了似的,往日的聪明全都消失不见,轻叹一声,道:“突破不坠境界又怎么样?还一样不是你的对手。恐怕,我永远也不可能追的上你了。”

    飘渺摇了摇头,凑到海龙身前,看着这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轩昂男子,微笑道:“不,你的强大出乎任何人的意料。现在,如果你有能力控制那条紫色巨龙似的法宝攻击我,未必会输。其实,过了不坠境界以后,高等级的法宝,往往会成为制胜的关键。以你刚才表现出的实力看,至少也有大道中期以上的攻击力了,但你的修为却只有不坠初期,这就证明,你对法宝的应用非常有效。或许,在我度劫之前,你就能追上我的修为也说不定。你不要忘记,我可比你多修炼了两千多年啊!那是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

    海龙眼中冷光一闪,道:“你如果是在鼓励我,那不需要。我对自己向来有着绝对的信心,只有给我充足的时间,我将……”

    飘渺突然伸手按住海龙的唇,不让他再说下去,唇指相接,海龙和飘渺同时一震,一股如同电流似的波动瞬间传入两人心中。他们都是人丹的境界,虽然飘渺的修为要深厚的多,但她和海龙一样,灵台处的人丹不可避免的剧烈跳动起来,仿佛要破体而出似的。

    海龙全身一热,他惊讶的看到,飘渺那不食人间烟火般的容颜上飞起了两抹红晕,就像新嫁娇娘般更加动人了。飘渺深吸口气,白了海龙一眼,道:“在我这里不要乱说话。你要记住,连云七十二峰,每一座都是进入仙界的桥梁,稍有不甚,就会引动不必要的麻烦。跟我来。”说着,她用那柔弱无骨的小手拉着海龙走进了篱笆围拢的小木屋之中。

    海龙直到现在,还没有从震撼中清醒过来,现在的飘渺道尊和以前截然不同了,以前,她怎么会和自己有如此亲密的接触呢?而现在她却主动的牵自己的手、按住自己的唇,这显然是大有情意。之前对弘治说的话,此时早已经烟消云散,什么再也不涉及情感?面对现在这种情况,即使是再傻的人,也不可能会不对飘渺这样气质无双的美女不动心。

    对于海龙来说,初恋虽然给了他无限的苦涩,却也是他记忆最深,最渴望得到的。此时的他,就像一个从未见过世面的普通男子一样,在飘渺面前紧张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任由着她摆布。

    木屋确实很小,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平米左右,屋顶上悬挂着一颗青色宝石,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周围布置很简单,无非就是一桌、一几、一床,一椅。仅仅是如此,整个空间已经显得有些局促了。飘渺将海龙按入那唯一的一张椅子上,而自己却坐到椅子旁的床上。她看向海龙的眼神带着几分迷离和几分惘然。

    失去了飘渺的小手,海龙明显感觉有些不适应,失落感油然而升。那柔软的握着实在太舒服了,海龙很怀疑,自己回去后会不会都不洗手了。

    飘渺道:“这几百年你去了哪里?能告诉我么?天琴呢?她没和你在一起?”

    海龙抬起头,道:“这件事我不想说。飘渺祖师,我只能告诉你,我和天琴一直都没有在一起,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潜修,当初,我和天琴都是被人害了。但是,这个仇我要自己去报,不会连累到连云宗。”

    飘渺深深的看了海龙一眼,道:“不愿意说就算了,只要你平安回来就好。我已经说了,现在你也是二代弟子,以后不要再叫我祖师,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你还记得它么?”说着,她伸出了自己的双脚,淡淡的仙灵之气从那双熟悉的靴子上散发出来,海龙清晰的看到,飘渺小腿露出了一截雪白的肌肤,心头一热,鼻血险些流出来。全身微震,苦笑道:“当然记得,这是那界新人大赛我送给你的五行迷踪靴,为了得到那个冠军,我可费了不少力气。”

    飘渺点头道:“是啊!就是五行迷踪靴。自从你失踪以后,我一直都把它穿在脚上,这件仙器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帮助拥有者躲避开一定程度的道法攻击。是件很有用的仙器,刚才,我就是依靠它的力量闪避了你发出的第一轮攻势。海龙,你现在还恨我么?”

    海龙一楞,道:“恨?我从来都没有恨过你。”自嘲的笑笑,接着道:“你对我只有恩惠,我为什么要恨你。不过,你的恩我已经还了,我们谁都不欠谁。”

    飘渺低下了头,幽怨的道:“还说不恨人家么?你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无非就是因为那天我拒绝了你。你知道么,在新人大塞结束后,你强行摘掉逆天镜吐血时痛苦的样子,让我的心好疼好疼,别在恨我,好么?”

    海龙摇了摇头,道:“没有什么可恨的。那件事过去了这么长时间,我早已经忘记了。你说的对,你是快要成仙的高手,那时我还只是低代弟子,我们之间确实有着很大的隔阂。后来我想通了,作为一个修真者,追求强大实力才是我应该做的。道侣、感情,这些都不是我应该去想的。飘渺,你尽管放心,我今天来找你,只是想告诉你我还活着,并没有其他任何意思,也不想给你带来什么困扰,你是你,我是我。或许,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会很少。时间不早,我要回去了,要不,被别人知道,恐怕会说你闲话。过两天,我可能会和弘治离开这里,出外去寻找老君录。等到接天道尊度劫之时或许会回来。”一边说着,海龙站起了身。

    飘渺眼中流露出复杂的情感,低声道:“我这里的禁制,是引连云山脉仙阵枢纽而成,即使是接天师兄,也不可能听到我们的谈话。你没必要担心什么。海龙,你知道么?当初你失踪了以后,我突然想清楚了很多很多事。那时我才明白,失去之后才会想到珍惜是多么的可笑。你的影子始终萦绕在我的心头,三百年过去了,它却没有丝毫的淡化。失去了你,我真的好伤心,这三百年我完全是在懵懂中度过的。久寻你不获后,我曾经发誓,如果你能平安的回到我身边,我就一切都满足了。不论你提出任何条件,我都不会再拒绝。”说到最后几个字,她已经低下了头,泪水流淌而下,海龙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飘渺此时心中充满了悲伤和爱意。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