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惟我独仙

第十七章 逆天宝镜(上)

    这面护心镜并不是一般的法器,它本是千惠谷三大仙器之首,归千惠谷一位前辈高手所有。千年之前,正道联合围剿魔宗,千惠谷那位前辈凭借自己高深的修为和魔宗宗主戾天单打独斗,最后却死在戾天的几件阴邪法宝之上。这面护心镜也自然落入了戾天之手。为了替道友报仇,为了抢回这件仙器,五照仙的五位宗主联合发动了强大的神霄天雷,终于打的魔宗大败,但这件仙器却始终没能抢回,被千惠谷引为一大恨事。魔尊魔奎本是戾天手下一得力干将,此次戾天派他前来探听正道七宗联合之事,为了怕他暴露身份,才将这件法宝暂借于他,用来掩饰魔宗的气息。可惜魔奎过于急噪,在止水道尊和飘渺道尊前暴露了身份,使得任务失败。在不甘心的情况下,魔奎隐匿于附近,没过多长时间,他惊喜的发现了海龙,这才跟过来打探消息,没想到却给自己惹来了杀身之祸。而这面护心镜也在海龙用血八卦打破他胸膛的时候失落于地。护心镜本是正道之物,魔宗根本无法凭借他们的魔功发挥出它真正的威力,否则,魔奎也不会被那只是附着神识的小铁棍所伤了。此时,护心镜到了海龙怀里,在他体内那佛道二气的吸引下,顿时欢快的进入了认主过程中。长期被魔宗戾天的法力压制着,这面护心镜在骤然解放的情况下顿时释放出大量的仙灵之气。而海龙则占了便宜,在福灵心至的情况下,顺利的将这股仙灵之气导入了自己体内,像他这种初入修真之境的人有了仙器中最纯净的仙灵之气相助,对今后的修炼有着莫大的好处。

    两天后,魔宗某秘密巢穴内。

    一名高大的中年人盘膝坐在一个如同祭坛般的石台上,一圈圈黑红色的光芒不断以他为中心向四外散发着。

    “魔形初现,万邪集于我手,定。”一颗黑色的水晶球骤然出现在他面前,随着庞大的黑红色光晕流转,水晶球的颜色更加暗了。

    光芒渐渐消失,中年人右手托着水晶球飘落在地面上缓缓抬起头。此人面容刚毅,肩膀极宽,全身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背后披红色披风,一头半黑半白的长发中分而下,搭在他两旁的肩膀上。恐怖而危险的气息不断从他身上涌出。两颗血红色的眼睛中凶光闪烁,似乎充满了怒气似的。

    中年人的声音浑厚中透着一丝邪异,“魔奎,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打的你差点形神俱灭?如果不是我及时用定魂珠稳定住你的元神,恐怕你早已经魂飞魄散了。”

    “戾天大哥,你可要替小弟报仇啊!如果是被那些正道高手打成这样我还不难受,说来真是窝囊死了,那天,……”

    半晌,听完魔奎的叙述,魔宗宗主戾天顿时气的全身发抖,他猛的将手中黑色水晶球高举过顶,怒喝道:“你这个废物,居然被一个伏虎初期的小子给算计了,留你合用。”说着,就要摔碎手中的水晶。

    “宗主,手下留情。”一个清越的声音响起,暗影出现在戾天身旁三米外。

    “无暇,是你。他还值得你求情么?”

    暗影道:“宗主先息怒。事情恐怕不是那么简单。虽然说魔奎大意之下被人算计,但那算计他的人手上必有一件稀世法宝,否则,在境界相差那么大的情况下也绝不可能重创魔奎。此时,我宗正值用人之际,魔奎一身修行不弱,您有何必杀了他呢?让他戴罪立功。”

    戾天已经修行有三千年之久,论起单体实力,尚在接天道尊和悟云佛尊之上。听了暗影无暇的解释,顿时冷静下来。黑水晶球中的魔奎早已经吓的不敢说话,那人形面孔上充满了哀求之色。

    重重的喘了一口粗气,戾天道:“魔奎,这次我就放过你,以后怎么做你自己清楚。待会儿就让魔眼带你去找个资质好的活人重生。一百年,我只给你一百年的时间。如果一百年内你不能恢复原有的修为,就不用再来见我了。”

    魔奎死里逃生,赶忙惶恐的道:“谢宗主不杀之恩,属下以后定会接近全力辅佐宗主。”

    戾天扭头向暗影道:“现在我们的实力还不足以同正道硬撼,无暇,你吩咐五魔枭,立刻去查找那杀了魔奎的小子下落。务必要把他抓回来见我。他此刻应该是在返回连云宗的路上。你让五魔枭从梵心宗一直向西查找,应该能找到他的下落。同时,加紧训练那些抓来的小子,尤其是那几个资质好的。即使用开天大法也要让他们在百年内速成。最多再有五百年,就是我们像正道反击的时刻。”

    无暇道:“宗主,最近邪宗和妖宗动作频繁,我们是不是应该警告他们一下。”

    戾天冷哼一声,道:“谁去管他们死活,他们如果愿意和正道硬碰,就由着他们去好了。恐怕,到时候他们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抓那小子回来的事你要抓紧进行。我有种预感,那小子似乎会对我们以后的大业有所影响。”

    “是,宗主。哦,对了。宗主,有件事属下不知当讲不当讲。”

    戾天眼中红光一闪,道:“说。你是我的干女儿,以后连我这位子都是你的,有什么不能讲的。”

    无暇道:“宗主,您现在已经接近魔转的境界了,如果突破此境界,恐怕五百年后以您的修为,将有应魔劫的可能。您看,……”

    戾天抬手阻止无暇继续说下去,道:“我自己的情况自己清楚,就算要应魔劫,我也一定会先毁灭了那些可恶的正道。尤其是五照仙那几个小人,如果不把他们打的形神俱灭永世不得超升,我怎么能甘心呢?”一想起千年前自己差点毁在神霄天雷之下,戾天胸中的戾气就疯狂的飑升。。

    无暇的声音中多了几分人性化,低声道:“干爹,您有把握应过魔劫么?”

    戾天轻叹一声,摇了摇头,道:“恐怕当世不论是我邪道还是那些自命不凡的正道,还没有谁有把握应劫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像我们修魔之人像度劫成为魔仙,好象还没有过成功的例子,我已经活了数千年之久,到时候实在不行,就只有用天魔解体大法放弃肉身重头修炼了。我对别的都没有什么欲望,只是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带着我们魔宗称霸神州,将那些所谓正道的家伙彻底灭掉。好了,去做你该做的事。”

    “是,宗主。”

    “哦,对了,抓住那小子后先别伤他性命,收回那件法宝后,立刻带他来见我。我要看看是什么样的人能够凭借伏虎境界的修为毁灭了魔奎的肉身,说不定,他还真是个人才。”

    “呜,干爹,你是想将他收为己用么?”

    “不见得,这要到时候再看了。哼,魔奎的肉身不会白白被毁。”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海龙失去的神志渐渐清醒过来。虫鸣鸟叫和淡淡的血腥味不断刺激着他的感官,他揉了揉迷蒙的双眼,自言自语道:“我这是在那儿?”随着神志的恢复,海龙渐渐想起了之前的一切,地面上已经变成了紫黑色的血迹格外明显。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部位,护心镜还在,心脉间始终流转着一丝温暖的气流。全身力气有一种使不完似的感觉。

    “看来这确实是件好东西,不知道它里面的气流有没有帮助我提升境界。顺风耳听令,查。”黄光一闪,海龙看到了自己的境界,他失望的发现,自己依然停留在伏虎初期而已。

    “靠,这么差,看来这境界提升还真不是一般的困难,不管了,先赶快跑,不知道过了几天,魔宗的人要是来了,我恐怕真的要五肢不保了。”想到这里,海龙顾不上饿的呱呱叫的肚子,收回体外的青蓝铠,飞速朝北方跑去。

    正是因为海龙改变了方向,才暂时逃出了魔宗的追杀。他刚离开不久,魔宗高手就已经赶到了小河边。因为没有发现海龙的踪迹,而这里有距离梵心宗很近,所以他们并没有多做停留,立刻顺着小河向西而去,查找着海龙的下落。

    十天后。

    一条若隐若现的身影不断在树林中穿梭着,复杂的丛林并不能影响他前进的速度。此人衣衫褴褛,除了几处重要部位以外,其他地方大部分都被荆棘刮成了一条条碎布,脸上有着一块块污渍,同那长出的胡茬搭配着显得异常狼狈。十天了,这十天里,海龙几乎不敢有任何停留的一直向西北方飞奔着,尽拣荒僻小路而行,渴了就喝点山泉之水,饿了就摘点山果吃,只是凭借太阳指引方位而不断前进着。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他将除了血八卦和那无法摘掉的护心镜以外的几件法宝都收入了乾坤戒当中。奇特的是,怪人送他的那根小铁棍说什么也不愿意进入戒指之中,海龙只要一用戒指上的青光去碰它,它竟然会突然变粗变长,极为神奇。而乾坤戒似乎也很排斥它似的,一碰到小铁棍,戒指上的光芒就会骤然黯淡下来。所以,小铁棍就成了第三件无法收入乾坤戒中的法宝。

    十天之内,他足足赶了数千里之遥,本来他就对神州大陆的情况不熟悉,此时更是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了。

    喘息着坐在地上,海龙掏出一个昨天摘下的果子,在破烂的衣服上擦了擦大嚼起来。“***,现在连我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他们总找不出我了。哼,等以后老子到了高等境界,一定让你们这些混蛋都跪在地上求我。狗屁魔奎,以后要是再找我麻烦,我就还断了你的第五肢。”一边自言自语着,海龙不禁流露出愤愤之色。这几天以来,他除了急奔以外,就是打坐静修,可不论他多么专心致志,修为却感觉不到有些微的提升,依旧停留在刚进入伏虎初期的境界。

    靠在大树上,海龙闭上双眼,感受着树林中清新的空气,缓缓进入了梦乡。这些天为了逃命,他的精神确实太紧张了。直到此刻他觉得安全了才能塌下心来睡觉。体内经脉的情况又出现在自己眼前,体内原本黄青混合的能量在吸收了护心境中的灵气后已经多了一股蓝色,虽然海龙隐隐感觉到三种能量在一起有些不妥,但由于并没有什么不适之感,而他此时又处于逃跑中,所以也没有过于在意。三股能量纠结在一起缓慢的前行着,它们的能量大小几乎相同,相互间也没有任何排斥,尤其是后注入的蓝色气流同海龙修炼的天心决青色气流更是极为友好,两股能量纠缠在一起,相互间似乎可以转化似的。在三股能量的循环中,海龙能够感觉到天心决代表的青色能量会随着自己的催动而吸收天地间的灵气,而那蓝色气流则会通过护心镜吸收一些莫名的能量,黄色气流则会直接吸收来自小铁棍中的佛气,三种气流同时吸收着不同的能量,虽然它们并没有壮大,但却让海龙内心中的明悟越来越清晰,他体内的杂质早已经祛除,在三种能量的作用下,他的骨骼经脉都发生着一定的转变。

    “沙沙,沙沙。”轻微的杂乱声将海龙从修炼中惊醒过来,他睁开双眸,两道如冷电般的寒光一闪而过。后背贴则大树,身体轻飘飘的向上移动着,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几乎只是眨眼间,他就已经来到了大树上枝叶茂盛之处。在意念的控制中,他将三种不同属性的法力集中在手上,随时准备用血八卦应变。同时,另一只手从乾坤戒中取出幻龙,眼睛则牢牢的盯视着那声音发出的方向。

    (今天的最后一章来喽,明天还会更新两章.多谢大家的支持)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