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3章想要作死

    红楼会不远处的屋檐下,五人身穿蓑衣,头戴笠帽站在下面。

    “老大,调查好了,那两人很有可能就是即将到来的县太爷。”一个小弟回答道。

    如果千小机两人出来,一定就会看到,这个领头之人,正是当天在街上收保护费的那个领头人。

    陈建点头,透过漫天大雨望着红花楼里面:“查出那两人谁是县太爷了吗?”

    “还没有,我们只是跟踪见到两人进入县衙,之后两人再出来,我想他们两人肯定是和连春碰了面再出来的。”

    陈建冷笑:“不管谁是县太爷,两人都逃不掉,本来你们说他在独醉楼开了房,没想到两人居然只是开没有住下来,反而跑到了红花楼里面,看来他们已经知道有人要对付他们,所以才会这么小心。”

    “那老大我们该怎么办。”

    陈建整理了一下自己笠帽,然后尽量把自己脸盖住:“派人严密监视两人,红花楼对我们棒子会已经有了防备,还让我们吃了亏,所以现在我们不宜再交锋,看好两人,落单的时候把他两人做了!记住,要神不知鬼不觉。”

    陈建再次冷笑一声:“错就错在,他们先来到宜城,却还不公布身份,这不是找死做什么。”

    说完陈建走入了雨中:“记住,别打草惊蛇,能避开红花会就暂时别挑衅,有什么情况随时向我汇报。”

    说完,陈建的身影随着雨水的拍打越走越远。

    剩下的四人见此,也纷纷离开。

    红花楼里面,楼兰晨开怀大饮起来,他突然发现面前的两个年轻人还真是有趣,虽然话语中有种怨天不公,不过语气却是蓬勃向上的。

    而且看两人的谈吐,一会流氓样,一会绅士样,虽然这是两种极端,但是在两人身上却是毫无违和感,甚至楼兰晨感觉他们天生就是这样。

    一个人在楼兰晨耳朵里面小声的说了一句,楼兰晨轻轻皱了一下眉头,对着两人一抱拳:“两位小兄弟,我去解决一下。”

    说完率先走了出去,其余的人见到楼兰晨纷纷低头吃饭不敢说话。

    酒楼后面,陆辰等候在此,看着楼兰晨过来,快步迎接过去:“会主。”

    楼兰晨点头,示意陆辰可以说话:“会主,刚刚棒子会厉猛身边一红人陈建已经离开,似乎他们的目的不是我们红花会。”

    楼兰晨低头沉思:“这就奇怪了,怎么会不是我们,你确定调查清楚了?”

    陆辰点头:“是的,会主,我本来也以为他们是来监视我们红花会的行动的,毕竟他们这一次损失的还是惨重,提防我们没有什么大不了,可是现在才知道不是这么一回事,他们似乎更加在意什么人。”

    楼兰晨苦笑:“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我们酒楼还有一个高人了?”

    “这就不知了。”陆辰摇头,随之脸色也是彻底的凝重了起来:“会主,关于昨晚死人事件,还是没有什么眉目,不过可以确定一点……”

    楼兰晨等待着答案,陆辰脸色说不出什么,但是却是有种压抑:“这一次的神剑消失,和帮会没有任何的关系!”

    楼兰晨瞬间脑袋直响,虽然他一早猜到这个结婚,但是事实却还是让他一懵。

    不是任何帮会,那就是一个神秘的组织,而且有着足以颠覆他们南区所有势力的实力,他今天过来,也主要是因为这件事,死掉几百人,这可是宜城有史以来最大的消息。

    楼兰晨平息了一下语气:“能查出是什么人干的吗?”

    陆辰继续摇头:“会主,地滚鼠组织都毫无头绪,何况我们,不过有一点特别重要,那么这些神秘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武器都是匕首,而且杀人不留情,喜欢一击毙命。这类人,很有可能就是江湖中的杀手!”

    “不过又可以说不是杀手,因为他们的组织性太强,行动率太一致,杀手绝对不可能会是这样。”

    楼兰晨深呼吸一口气,语气缓缓道:“这些事,我们就暂时不要管了,还有三大巨帮在前面,我们这些小会算是可以捡便宜,就算有人想要吃掉南区,三大帮也不可能同意,因为南区不仅利益大,而且他们也不允许能够有威胁他们的人。”

    雨水哗啦啦的下着,楼兰晨反而轻松了不少,这个红花会他是千辛万苦才建立而成,如果就这样消失了,他的心血也就没有了。

    “陆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不要思考太多了。”

    “是会主!”

    外边,千小机与李得意两人小声交谈着:“小李子,你发现没有,刚刚那个长得健壮之人似乎很nb,这里的人都有些怕他。”

    李得意点头:“是啊,我也发现了,难道这人还是宜城名人?凶恶昭著?”

    “两位小兄弟,你们等久了吧。”楼兰晨爽朗大喊出声。

    千小机两人赶紧正襟危坐,拿着筷子随便吃着菜。

    楼兰晨坐下,望着桌子上那菜盘,招呼了一个伙计:“把店里面的招牌菜都拿出来,算是对于刚刚两位小兄弟请喝酒的感谢。”

    楼兰晨倒出一碗酒,喝了一口,问道:“两位小兄弟到是面生的很,你们是不是才到宜城来?”

    “是啊,才到宜城来。”千小机随意的回答道。

    楼兰晨点头是道:“难怪,最近宜城不太平,如果小兄弟是有什么事要办的话就赶快办了离开,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劝小兄弟两人还是赶快离开吧。”

    对于楼兰晨,千小机诧异的看了一眼,他没想到有人会提醒他们两人:“谢谢提醒,只是我们两人有着很重要的事需要做,所以还暂时的离开不了。”

    楼兰晨没有继续再问什么,既然人家有事做,那他也不便再问。

    这时候菜也慢慢的上齐了,总共七个菜,菜式各异,看着这些菜,千小机两人直接动筷了,根本没有讲理。

    因为两人都知道,这次的钱肯定是别人掏钱,这让两人秉着不吃亏的道理,开始消遣起来。

    外边的雨,一开始的猛烈,随着时间而慢慢的磨掉了。

    街上的行人也慢慢的多了起来,有的衣衫着湿,有的浑身狼狈,看他们的样,就是想要快点回家。

    果不其然,结账的是楼兰晨,虽然两人都不在意那点钱,但是能省还是很高兴的。

    一场大雨,冲掉了那一场的悲剧,也冲淡了别人的记忆。

    本是沾满血腥的道路,被这场大雨消灭了,街道上恢复了以前的样子。

    不过,如果有人仔细看的话,那死人的道路比其他的道路,要红上一点,而且是永久。

    而在南区的郊区之外,有着一座小型山丘形成。

    满地的泥泞,混乱的场面,这座小山丘,就是那些没有人认领,在守护神剑死去的人。

    而南环区内,今天是黄纸漫天飞,哭声震动整个区。

    千小机在红花楼里面,也是听到了这些哭声,他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只是有个念头越来越强烈,他一定要找到凶手,这是非常强烈的念头。

    对着自己脸庞一打:“卧槽,你想这个是要作死啊!找你妹啊!你想死我还不想死!”

    虽然是自己骂自己,反而越骂,心里感觉更加坚定了。

    千小机欲哭无泪了:“惨了,我果然是正直的人,就是喜欢tm的多管闲事。”

    与此同时,街道之上多了一些人,这群人都是散漫的围绕着红花楼转。

    虽然散漫,但是眼神却是不时的往着红花楼而去。

    甚至不知不觉间多了一些卖菜之人,即使有人来买菜他的表情没有高兴,反而只有烦躁。

    最后引的那些买菜的一阵乱骂,最后两手空空而去。

    时间慢慢过去,天色更显得阴暗。

    红花楼阁间二楼,楼兰晨在窗户旁整整站了几个时辰了。

    这几个时辰,他的眉头从未松过,透过窗户,他能清晰的看完整个街道。

    街道上的人虽然已经换了好几批,但是不管是换过的还是没换过的,他们注意最多的就是红花楼。

    作为一个历经已久的老人,他知道这些人有目的。

    拳头紧握,楼兰晨的指节已经微微泛白,而且显得有些僵硬。

    ” 棒子会是要对付红花会还是另有目的?”楼兰晨轻轻呢喃。

    虽然在南区,南环区是所有帮派都可以来的地方,不过所有帮会不可能把主力都放在南环区,所以即使把南环区帮会所在实力灭了,也根本威胁不到帮会。

    所以楼兰晨觉得不可能棒子会会这么大动干戈的动手。

    因此楼兰晨觉得棒子会应该有着其他的目的。

    伸开五指活动了几下,楼兰晨也不敢这么快下结论。

    前天要不是他有着一个线人告诉他,恐怕现在南环区已经没有了他红花会的立足之地。

    上一次,他提前瓦解了,不然肯定是大场面。

    对于上次无缘无故棒子会来进攻他们红花会的目的他还没有搞清楚,他的线人也没有获得消息,这才使得他没有在事后去反击,而只是正常的瓦解。

    越想,楼兰晨的脸色就凶狠了起来:“真当我们红花会好捏吗?!要是真的再这样,不能两败俱伤,我也能再让你吐血三升!”

    一而再再而三的面临挑衅,楼兰晨觉得不能忍了。

    愤然的转身出房,楼兰晨心里突然有些自嘲,多少年都没血性过的他,嘲笑自己还是当年的自己吗?

    看来是安逸让的人容易变,变得退缩,变得胆小。

    要是楼兰晨一直延伸当年的凶狠,恐怕南环区就不是棒子会嚣张了吧。

    楼兰晨,别人又称漏婪惩,贪婪,对待敌人惩罚手段高明。他的敌人一个也逃不掉。

    这个称号,已经很多年没有被人提起。

    直接站在陆辰的身边,陆辰突然发现会主变了,最近这些年来,会主的气场是平静,是平稳,就像是一坛平静的水,现在站在陆辰面前的楼兰晨,则是一根针,虽小却比任何东西都还要刺人,气场不大,却能直入死穴。

    而接下来的这句话,让的陆辰的心颤抖了起来,楼兰晨冷漠的道:“把外面那些烦人的垃圾都清理掉吧,我要厉猛亲自上门道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