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4章巨帮来人

    睡到了晚上,千小机才恼火的爬起身。

    这身体的酸痛度太高了,让的他都是受不了。

    要不是千小机撑着墙壁走,他都感觉自己只有在地上爬了。

    走出房间,千小机就看到郭得为一人坐在楼梯口发神。

    今天的酒楼经过打扫,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扶着走廊的墙壁,千小机一步步的走过去。

    郭得为听到了动静,回过头来正好看见的是千小机。

    “大人怎么不多加休息?”经过别人的话语,郭得为也是知道了千小机是县太爷。

    千小机流着汗,终于坐到了楼梯上,呼出一口气:“睡够了,起来看看。”

    郭得为嗯的一声,没有了下文。

    千小机也随着郭得为的视线看着整个酒楼。

    整个酒楼焕然一新,所有的桌椅都换成了新的,连带着墙壁都被重新粉刷了一次。

    “大叔,那个人叫你来找我帮他?”千小机还是记得这件事的。

    闻听千小机说的,郭得为一怵,接着化为一声叹息:“是啊,他叫我来找你。”

    千小机拍拍郭得为肩膀,似乎是宽慰:“你放心吧,我绝对会尽力帮他的,我说过的话,一定会做到。”

    “谢谢大人了。”郭得为笑了笑,也许是有了千小机这句话,让的他心中有了些底气。

    今夜比往日要更加的平静。

    正气区,棒子会园庄内。

    厉猛静静的躺在床上,疼痛根本阻挡不了他心中的疼痛。

    他的眼角处有着泪滴,堂堂男儿,在这一刻是真的哭了。

    枕巾上的湿润,证明厉猛所哭的痕迹,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不是因为棒子会的失败,也不是因为他的伤,而是因为他损失了一位兄弟。

    “大哥,长大后我要陪你打天下。”

    “大哥,我抢了点食物,你先吃吧。”

    “大哥,以后我不会拖你后腿的。”

    “大哥……大哥……”

    想着回忆,厉猛才发现,自己的身后空无一人,即使有着一人,现在也不存在了。

    看着今天在地上那不成样子的尸体,厉猛心如刀割,他终于明白,那是自己的兄弟!唯一的兄弟!

    嘴角之处,无意间挂起一抹嘲讽,嘲讽自己的无知与**,嘲笑自己权利而蒙混了眼。

    “贱人,对不起,大哥保护不了你。”

    厉猛的脸上出现痛苦之色,接着变得凶狠:“不过不论是谁,他都会和你陪葬!”

    “咚咚咚。”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厉猛回过神,没有开口。

    过了一会,一个男人直接推开了大门,来到了床边,看着厉猛醒着,这人开口道:“会主,海蛟帮来人了。”

    厉猛眼中闪过意外,接着变为平静,没想到,海蛟帮来的人到是挺快。

    “让他们进来吧。”厉猛语气沉稳,平缓而淡。

    “是。”男人恭敬的下去了。

    不到一会,一个中年人走了进来。

    “哈哈,厉兄弟可还好?”

    中年人长的非常的瘦弱,如一根电线杆,穿着宽大的绒袍,显得更加不堪一击。

    眼睛就像是猫眼,看的人发毛,如刀削过的脸庞,略为有些苍白,两腮往里陷,衬的那张脸为长方形。

    第一眼看到这人,就像是看到一个乞丐,就如多年没有吃过饭一样。

    王寿刚进来,就是打着招呼道。

    看着来人,厉猛还有些吃惊,王寿小时候是个乞丐,所以从小吃不好,导致现在成了这样子。

    当年在与几个乞丐争抢馒头的时候,虽然被浑身打的是血,但是还是死活不放,最后被海蛟帮一人发现,带回了帮派。

    后来王寿在帮会里大展拳脚,出了名的不要命,最后成为了一个堂主,并且现在还是海蛟帮里面的红人。

    厉猛呵呵一笑,客套一句:“劳烦王哥惦记,小弟还能行。”

    王寿一愣,随之化为更加的热情:“客气了客气了,厉兄弟这样子,作为大哥的我本就应该过来看看,哎呀!”接着王寿一拍额头:“都怪自己粗心大意,光是想着厉兄弟伤了,忘记带大补之物来了,等我回去以后,我一定拿来。”

    厉猛脸上笑起来,似乎是感激,不过眼中却是流露出一种无奈。

    他没有想过海蛟帮居然自动上门来,看来是海蛟帮早就等不及了,想要早点控制南区这块地方。

    两人的谈话很正常,实则两人都是在交锋。

    王寿一来,问他身体可好,其实是想问棒子会现在还能坚持下去吗?这句话看似关心,其实王寿是嘲讽!

    厉猛的回答则是说帮会比你们想象中的好。

    至于最后一句话王寿就直接讲出他们的目的,你们棒子会只有来海蛟帮。

    没有问其他,没有其他过多的交谈,你受伤我就该来看看,也就是说,你们棒子会受伤了,也就只有海蛟帮出面了。

    厉猛没有回话,他知道现在的棒子会只有靠海蛟帮,所以王寿没有说错。

    见厉猛没有答话,王寿就知道厉猛并没有反驳。

    ” 厉兄弟,过几天我专程派人来保护你,你看如何?”王寿呵呵笑道。

    厉猛从心里叹息一声,棒子会现在也就只有这样了:“没有问题,我还求之不得。”

    放下了身价,放下了尊严,厉猛他终究是答应把棒子会纳入巨帮之中。

    王寿两腮更显深陷,哈哈笑道:“厉兄弟那要好好照顾自己,一些障碍我们还是行的。”

    保护,顾名思义就是出头了。

    厉猛没有说其他,他也不知道海蛟帮想要做什么,经过陈建的死,他突然明白了许多。

    “谢谢关心了,恕小弟现在累了,想要休息,王哥抱歉了。”

    “应该的,应该的,厉兄弟好好休息,我这就不叨扰了。”说完王寿就走了出去。

    看着离开的王寿,厉猛摇头,果然巨帮不会放过吞噬帮会的机会,恐怕南区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巨帮的监察之下。

    王寿走出了门,脸上的笑意消失:“最近几天不要去找县太爷麻烦,等他上任之后,我们再去,打打杀杀的多麻烦,对了,给闪棍会制造点麻烦,猛虎帮肯定也要行动了,这样不仅能打击猛虎帮,还能给厉猛报报仇。”

    刘清药店处。

    经过了一晚上的了解,林子光知道了刘清与铁皮的名字与性格。

    知道他们两个都不是坏人,而且还救了自己,这让的林子光放松的同时,还有些失落。

    他没死,意味着承受痛苦。

    他知道自己的家从此都不会再有,这里是南环区,离自己的家不远,只要走半天多的时间就能够回去,但是他不想。

    不是不想回家,而是他怕,怕见到令自己痛不欲生大场面。

    不过他又是知道,自己必须要回去,他的娘亲,他的亲人,他还要回去看看。

    林三从小让他读书,不想让他成为像他那样的人,但是他不喜欢,他更喜欢像他爹那样的生活。

    早早的起了床,什么也没有和别人说,他一个人往着他的家而去。

    他想看看究竟怎么样了,虽然明知道是不好的结局,但是他不回去,他知道自己这一辈子都会活在痛苦中。

    同样的一裘白衣,一个少年走在街道上。

    似乎是好久没有走过路,林子光感觉自己的腿有点不听使唤,走起路来,他感觉有些恍惚。

    从清晨一直走到了下午,他终于来到了他原来生活的地方。

    熟悉的正气区,他往着自己家的街道上而去,走一步,林子光心中都在承受巨大的煎熬。

    熟悉的街道,熟悉的景象,却是陌生的感觉。

    他没有了那天的惊慌失措,也没有那天的惊恐。

    街道上人来人往,他的家却是变成了一片废墟。

    以前光亮的建筑,现在也是变成了焦黑的模样。

    深呼出一口气,林子光踏进了他的家,他的眼中只有痛苦。

    没有预料中的惨像,大院内没有任何的尸体,只是有些地方显得乌黑,他明白那是血。

    站在了那天晚上所站的地方,地上有着乌黑,他俯身摸了下去,似乎是心疼。

    最终他又是昏迷了过去。

    白衣少年闭着双眼,气息平缓。

    厉猛挣扎着站起了身,他看着面前的这个少年,他没有做其他,只是静静的看着。

    林子光,林三的儿子,棒子会的人发现有个少年进入林三房里,所以毫不犹豫,他们叫人进去抓人。

    当进去之后,就看见已经昏迷的林子光,最后把人带了回来。

    厉猛叹息,这个少年脸上的痛苦之色溢于脸上,他明白,是自己让的这个少年成这个样子的。

    这个少年从此孤苦无依。

    他想通了许多,一生的利益能有多大?从陈建死后,厉猛就像是换了一个人,没有以前的狠劲,他多的是放松,宽慰。

    他对不起很多人,已经说不清了,陈建,石柱,包括面前的这个少年。

    林子光睁开了眼,入眼之处是亮堂的光,与华丽的装饰。

    “你醒了。”厉猛语气干涩,这个少年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林子光没有说话,他没有见过厉猛,所以并不知道他是谁。

    “我就是那个让人杀你全家的人。”厉猛看懂了林子光的脸色,直接开门见山的道。

    林子光眼中先是闪过错愕,接着化为愤怒,最后是仇恨,不过随着变换之后,他的眼中化为了平静。

    厉猛一直观察着林子光,看见林子光那样子,他不知道这个少年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他却是知道,林三似乎生了一个了不得儿子。

    “想杀我吗?”

    林子光毫不犹豫:“想!”

    厉猛没有多说了:“你走吧,我等着你杀我的那一天,只要你有那个实力。”

    林子光爬起身,他也不管是不是真的让他走。

    他站起来后直接往着外面而去。

    厉猛最后想说什么,但是还是化为一声长长的叹息。

    看着林子光的身影,对不起始终没有说出口,他只是在心里说了出来。

    一句对不起,并不能抵过悔错。

    “派人下去,以后好好保护他,我不希望以后他出事。”一个爷们,用另一种方式,补偿他的过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