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6章花魁

    一切来的那么突然,船舱里面只是骚乱了一会,就逐渐安静了下来,因为大家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奴家谢谢各位大爷来捧场,在此奴家很谢谢各位爷了,小女子可是终生难忘嗯~”

    老鸨的声音自高台上响起。

    船舱里面都安静了下来。

    老鸨酥麻的声音再响起:“距离上次花魁所得已经过去了两个月,奴家为了大爷们,以最快的速度寻得一绝色女子,此女子貌美如花,不仅精通音律,还精通诗词歌赋,要不是奴家为了生活,奴家都舍不得送出来。”

    说道这里,老鸨的样子特别的委屈,难过。

    千小机看到这差点吐了。

    玛德,偷人家小女孩的撒娇专利。

    人群中一个猥琐的胖子站了起来,擦了擦嘴边的口水:“老妈子,我可以养你,只要你能满足我……”

    人群顿时一片笑声。

    老鸨见到这么一幕,眉开眼笑的:“大爷可真好,奴家可等着你养我哦~就是不知大爷能不能满足奴家了嗯~?”

    人群再次大笑起来。

    “死胖子,别逞强了……下去吧。”

    “就是就是,你看我这壮汉之样都不敢说能够满足人家了,就你那样子,恐怕人家一点满足也没有吧……”

    人群熙熙攘攘的闹着,不消一会就慢慢停了下来,此时那个胖子已经脸憋的是通红了,这是被气的。

    不过这么多的人都再说,也不好找人麻烦,悻悻的坐了下去。

    “咯咯,承蒙大爷们给奴家面子,奴家也不好意思再占着这个高台了,大家的目的都是一样,都是想要拥有花魁,你们这些臭男人啊,见到漂亮的,就会不顾一切,奴家知道自己人老珠黄了,所以也不在高台上丢脸了。”

    老鸨拍了拍手:“各位大爷,还是老规矩,价高者得,奴家退了。”

    随着老鸨退下后,整个船舱一下子黑暗了下来,不留一点光亮。

    坐在高台下的人群喧闹着,不知道这一会究竟在搞什么名堂,以前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况。

    虽然不知道这一次在搞什么名堂,不过人群中却是期待的。

    所谓花魁必然是绝色的,每一次的花魁都会被人争夺而去然后花费大量的钱财才能成功夺得回家。

    不过成功几率最大的还是只有坐在最前面的那些富家子,也就是所谓的贵族。

    这些贵族不仅有钱,而且还有势,所以争夺的时候都是他们争夺了。

    至于后面的文人才子和老百姓,都是来看看美女的。

    尤其是这些所谓的才子,更加是来打酱油的,因为他们除了穿的体面一点,其他的都还不如他们后面的这些老百姓。

    起码这些老百姓还有钱,而这些所谓的才子,连钱也没有,他们之所以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做那些虚无的梦,盼求一个红楼女子能够看上他们,然后共度良宵。

    所以其实这些文人看似风光,其实在这里乃是最低级的并且下贱的。

    红楼的这些女子最看不起这些文人了,她们要的是钱,而文人却分钱没有,就是吃白食。

    红楼里面的女子本是风尘之人,怎么可能欣赏什么文人幽默,还有文化,她们要的只是钱。

    实在是忍受不了欲望了,而红楼里面的女子却在当晚没有生意,所以只有找文人进行发泄。

    随着时间的流传,就变成了什么红楼姑娘看上了这些才子的文化,欣赏他们的文采,久而久之,众多的文人就喜欢来红楼了,有免费的东西,怎么可能不要?

    “咔……咔……”

    正在这时,所有的人都听见了有什么东西打开的声音。

    “咔咔……”

    声音越来越大,众人都秉息凝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咔咔的声音越来越急,不知道谁尖叫一声,众人抬头仰望。

    伴随着咔咔之声,船舱之上,顶棚正在打开,一缕韵光倾洒而下,照亮了高台。

    终于咔咔之声停歇,一副绝美的画面众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众人悚容。

    一女子,笼罩在朦胧的月光下,穿着轻纱丝裙,从船舱之上缓缓的降落而下。

    女子脸上围着一块丝巾,看不清样子,但是众人却已经陶醉其中。

    这时,所有人的呼吸不由的加快起来,眼睛死死盯住那降落而下的女子,不敢眨眼。

    那是美丽的仙子,从天而落。

    女子的身躯曼妙,身躯随着降落开始舞动起来,芊芊细手,自轻纱袖中伸展而出,一只青笛握在手中。

    芊手抚动,青笛迎上了那丝巾内薄薄的嘴唇,一缕笛音在船舱内飘荡而出,曲音终由……

    众人怂容……

    轻纱飘动,长巾渺渺,一曲诉外情仇游离在心头。

    青笛摇动,音律潇潇,一双小脚,终于踏上了高台。

    月色朦胧,众人看着高台上的女子,只感觉刚刚那是一场梦,虚幻却美好的梦。

    笛音消散,华灯亮盏,船舱之内再度回复亮堂之色,众人却久久不能回味过来,安静的可怕。

    啪啪……

    轻轻的掌音,让的众人回神,望向那高台之女,众人只感觉她是如此的圣洁,如此的高雅。

    高台之上,一少女半弓着腰盛着青笛退下,老鸨的火色身影出现在高台之上。

    “各位大爷,你们是不是觉得好美,就连奴家也是这么觉得,人间哪得这女子。”

    看着台下男人们不停的吞口水,老鸨知道,机会来了:“大爷们一会可不要手下留情,你们争的越激烈越好哦~”

    咕噜~

    两声吞口水的声音响起。

    “小李子,你这是第四十八回吞口水了。”千小机口边流水说道。

    李得意擦了擦自己嘴边的口水:“你还说我,你这是第三百九十九次吞口水了。”

    望着高台上,老鸨旁边的女子,千小机又吞了吞口水,这个女子绝对是美女!

    千小机眼中有些渴望:“这个女的太美了,要是讨来做老婆该多好。”

    说完脸上一片向往之色。

    不过想着他是红楼里面的女子,就有些兴趣泱泱了。

    李得意看着千小机像是一下子就失去兴趣的样子,还有些奇怪,刚刚他不是很有兴趣的吗?虽然李得意也觉得讨来做老婆很爽,但是知道自己一个商人还是别去抢了,虽然他们李家有钱,但是和那些贵族一比,就差很多了。

    而他也只认为,只有千小机可以和那群最前面的贵族争夺了。

    不过现在看着千小机似乎一点兴趣也没有了,他怎么能不奇怪,他觉得要是千小机抢到了这个花魁,他也会很有面子的,因为他是跟着千小机来的。

    不知不觉当中,李得意已经开始发生了微妙了转变,似乎从心里真的有把千小机当做老大的心了。

    不理解的问道:“大哥,你难道不去争夺那个花魁了?”

    千小机抬眼一望李得意,有些不高兴:“争什么?”

    “当然是争取抢回家啊!”李得意越来越不懂了。

    千小机白眼一翻:“抢回家做什么?这种女人我可不想要,我害怕有艾滋病。”

    艾滋病李得意是不懂这是什么了,但,从千小机的语气当中,李得意知道千小机是不会争了。

    想到刚刚千小机说完讨老婆做后就变得没有兴趣了,一个想法,慢慢的从李得意脑海中诞生……

    轻言细语的问了出来“大……大哥,难道……你……你不行了?”

    然后看了看千小机两腿之间:“哎~”

    长长的一声叹息。

    “我操!你丫的才不行了!”男人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这件事了,所以千小机当然忍不住,直接一脚踢过去。

    李得意赶紧闪开,看着千小机那似乎要吃人的样子,李得意赶紧闭嘴,但是心里更加的好奇啊!

    为什么大哥不去争夺?

    想啊想,李得意真的想要知道答案:“大哥,你为什么……不去抢花魁?”

    听到这个问题,千小机看了看高台,看着老鸨还在那里说着,千小机耸耸肩:”她是风尘之人,也不知道被别人玩弄了多少回了,我还抢回去做什么?”

    一听这话,李得意马上明白了,原来大哥没有兴趣是因为这个。

    不过随之李得意就笑了起来:“大哥,你可要放心,所谓的花魁可都是处,不然花魁也不会时常换了,花魁的命运要嘛是被别人赎出去,要嘛就沦为整个红楼中平凡的一员,所以大哥担心的完全没有必要。”

    李得意循循善诱,他还想狠狠出一把风头,谁叫以前他竞争花魁的时候,都是被前面坐着的贵族给抢了。

    处这个字,让千小机来了兴趣:“此话当真?”

    李得意顿时觉得自己要成功了,肯定的道::“当然是真的!”

    千小机再次看上高台,他的视力很好,在这里他也能清清楚楚的看见花魁的容貌。

    虽然被丝巾遮住了脸,但是一双水光波动的眼,千小机还是看清楚了,细细的柳眉微微翘起,千小机判断这女子绝对的清亮脱俗,恐怕和冷悠悠差不多。

    不过千小机看着花魁的眼睛,似乎看到了不耐烦,还有一些奇怪的意思,甚至女子似乎在看着什么。

    这倒是让千小机不解。

    “大哥,你可一定要抢回家啊。”李得意激动的道。

    千小机一时还有些发懵:“为什么一定要抢回家?”

    李得意没有回答,因为此时老鸨宣布了最后一句话:“价高者得,不过这一次最高者还要写一首诗,我们的婉儿姑娘满意的话,才能够去她的香房,奴家宣布。现在竞争开始!”

    接着巨大的呐喊声吼了出来。

    李得意回过头望着千小机:“大哥当然是把这姑娘抢回家当娘子啊!”

    最后李得意拍了拍千小机肩膀,满脸诚恳:“大哥,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