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想见的人,不在身边

    “那他呢?那个男人呢?现在在哪里?我妹妹这个样子,他怎么不过来看看?”柳扬风又问道,语气有些恼火。

    “他要带雪姬回京城拿药,不然雪姬就没命了!”展慕颜说。

    “他要救那个女孩没错,可是,他也不能把我妹妹丢在这里不闻不问吧!”柳扬风更加气愤起来。

    “是我不想让他再见到念念的!我不让他来!如果他要见念念,我就不会给他游龙阁的药!你懂了吗?”展慕颜烦躁地说。

    看到展慕颜这个样子,柳扬风突然想起,上次在天香楼时,他是看到过展慕颜对念念表白过感情的。

    现在看来,展慕颜依然爱着自己的妹妹,这倒还真是个出乎人意料的事情。

    柳扬风不由笑道:“我都忘了,你是喜欢念念的。老实说,虽然我一直都很烦看到你。可是,如果你能做我妹夫,我觉得比那个皇上好一点。至少,我和你,都是老熟人了。”

    这句话把展慕颜冰冷的脸上也勾起了一抹暖意,他笑了笑,淡淡地说:“我正在努力之中。”

    李睿也笑了起来:“看来还是懂医术比较好,能用这种方法让你的对手不再出现。”

    然而这快乐的气氛只是一闪即逝,看到躺在床上的念念。三个人的心中又都沉重了起来,一时谁都不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展慕颜说:“你们先去休息吧,我在这里照顾着她就行了。”

    柳扬风摇摇头说:“我好不容易才和妹妹相见,就害得她这样,我想多陪陪她。”

    李睿也说:“念念这样,我难逃其咎。如果不在她醒来的第一时间向她诚恳道歉,我怎么能去休息?”

    这样争了半天,三个男人谁也说服不了谁,谁也不愿意离开这里。于是,全部都留了下来,守在念念的床边。

    不知道过了多久,念念悠悠转醒,她吃力地动了动嘴唇,发出的第一个含糊不清的声音是:“三哥……”

    第二句话清晰了很多:“我的孩子……还好吗?”

    然后,念念张开了眼睛,她看到了展慕颜,看到了柳扬风,也看到了李睿,他们全部关切而又担忧地注视着她。

    可是,她最想看到的那个人,不在这里……

    听到念念问起孩子,展慕颜,柳扬风和李睿三个人的心中同时一沉,望着床榻之上虚弱不堪的念念,谁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能使她受到的伤痛少一点。

    一阵难言静默,李睿先开口说道:“念念,对不起……孩子……出了意外。”

    念念闻言呆了呆,伸手抚向自己的小腹,那里,没有了一点感觉。

    她扭过头去,泪一串一串,无声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打湿了头下的枕巾。

    这个孩子,终于没能保住,这个结果,是她怎么样也没有能想到的。

    一个在她身体里孕育了几个月的小生命,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她。她的孩子,还没有机会来到这个世界,就以这样一种方式,向她这个妈妈说了再见。

    “念念,你别太难过……现在,你的身体很虚,别哭啊。”展慕颜急切地握住了念念的手,看着念念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流泪,比什么都让他心疼。

    “妹妹,是我这个哥哥不好,你先别哭,孩子……还会有的。”柳扬风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念念,只好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可是念念依然只是无声地哭着,一句话也不说,眼泪越来越多。

    苏俊楚不在这里,她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虽然知道雪姬为了救苏俊楚而生命垂危,也许更需要苏俊楚的照顾。可是此时,没有苏俊楚在身边,念念的心中,依然感到是那么的痛,痛得她连五脏六腑都痉挛了起来。

    三个男人的心都被念念的悲伤无助的眼泪弄得不是滋味,李睿和柳扬风的心里充满了愧疚和不安。

    而展慕颜,对此时的念念更是满心不忍,他很想把念念搂进怀中,为她擦干脸上的泪水,向她倾诉自己心中的怜惜。

    可是他刚刚喊了一声:“念念……”

    念念就轻轻摇了摇头,声音微弱地说:“别和我说什么,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们先出去,好吗?”

    三个人互相看了看,知道此时再说什么都是多余,只好无奈地退了出去。

    刚刚关上房门,身后,便传来念念压抑的,哀怨的哭声……

    连续几天,念念都有点呆呆怔怔的,身体也羸弱不堪。

    尽管展慕颜想尽了各种办法,让老板每天专门给念念做了各种鲜汤补品,她的脸色却依然不能红润起来。

    她一次也没有在他们面前提到过苏俊楚,对于念念来说,这一次,她不仅失去了孩子,也同时失去了爱。

    看着念念憔悴而又忧郁,柳扬风和李睿商量了一下,他们决定,去把苏小柔和李默找来。

    念念的这个样子,也许只有看到她的好姐妹苏小柔才能好一点。反正,展慕颜对念念一直是呵护备至,关爱有加。他们也不用担心,念念的身体没有人照顾。

    于是,他们告别了念念和展慕颜,去寻找李默和苏小柔。

    展慕颜很赞成他们去把苏小柔找来,一开始念念答应嫁给他的时候,就说了要先找到苏小柔和柳扬风。

    现在,虽然中间发生了变故,念念似乎并不能顺利地嫁给他了。可是,念念的这个心愿,还是一定要帮她实现的。

    因为刚刚流过产,念念暂时还不能下床活动,她的脾气也变得很坏。

    展慕颜每天都在床前陪着念念,念念这样,他的心中更是苦恼。

    他知道,念念纠结的心事是什么。甚至,他听到念念在睡梦中喊出过三哥这两个字。

    这些,都让展慕颜的心又酸又痛。也让他不禁对自己感到怀疑起来:难道,试图用这种方法让念念回到自己的身边,真的错了吗?

    可是,爱上一个女孩,对展慕颜来说,是那么奇异的一件事情。只要有一丁点的希望,他都不舍得放弃和念念在一起……

    这一天,展慕颜刚刚走到念念的床边坐下。

    念念靠在床头,突然问:“雪姬怎么样了?你救好了她?”

    “只要按照我给他们的药治疗,她活下来应该没问题。只是,时间需要拖得长一点。”展慕颜说,知道话题可能马上要转移到那个关键的人身上了。

    果然,念念沉默了一会,又问道:“我三哥呢?他一直陪着雪姬吗?”

    “他带雪姬回京城了,因为还有两味药,只有游龙阁才有,他必须尽快赶回去给雪姬拿到药。”展慕颜轻声说道。

    “哦。”念念哦了一声,尽管早就料到苏俊楚可能不在此地了,可是此时听到展慕颜清晰确定地说出来,心却还是被突如而至的失落占满,仿佛突然空缺了一大块。

    苏俊楚竟然带着雪姬回京城了,他在走之前,甚至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甚至问都没有问一句,她和孩子怎么样了?

    这个说过会爱她一生一世的男人,就是这样爱她的吗?还是,在雪姬为他挡住那致命的一击的时候,他就已经爱上了雪姬?

    念念怔怔地想了一会儿,突然变得激动起来,瞪着展慕颜问道:“你们男人,是不是都是这样的?前一分钟还在说永远爱着你,后一分钟就可以忘得一干二净了?”

    “念念,不是这样的啊,至少我不是。”展慕颜没有想到念念会问一句这样的话,赶紧答道。

    “那么,他为什么看都不看我一眼就走?他为什么一句话都不给我留下就走?他难道不知道,我还在等着他吗?”念念的声音微微颤抖,眼圈不可抑制地红了。

    “因为,我告诉他,如果想救雪姬,那就不能见你。这是我愿意救雪姬的唯一条件。”展慕颜注视着念念,静静地吐出这些字。

    听到展慕颜这样说,念念呆了一下,紧接着心中就燃起了迅猛的熊熊怒火。

    她想也不想,扬起手来就向着展慕颜打了过去:“展慕颜,我真没有想到,你会这么无耻!竟然用这种方法要挟他!”

    女孩的手重重地落在展慕颜的脸上,发出清脆的声响,让两个人都愣了一愣。

    念念吃惊地看了看自己也火辣辣疼痛的手掌,在心里问:天,我的脾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坏?我真的要变成泼妇了么?

    “听我说,念念……”展慕颜握住了她的手,急切地想解释。

    “我不听我不听!我什么也不想听!你!出去!”念念用力甩开了展慕颜的手,捂住了耳朵大喊。

    失去孩子的痛苦,自己爱的人正守护着别的女人的痛苦。此刻,在念念的心间通通爆发,她从来没有这么生过展慕颜的气。

    “念念!”展慕颜拉下了念念捂住耳朵的手,激动地说:“这些话你非听不可!你不觉得我更爱你吗?甚至比他更爱你!我跟他说了这个条件,他可以不答应的。如果是我,我怎样也不会答应再也不见你去救另一个女孩。可是,他答应了,他真的走了。那个时候,我觉得我还是有机会的!我可以给你更多的幸福,你为什么心里就只认准一个他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